叶康乐:从人民币升值说起

  中国的大多数媒体既没有思想也没有灵魂——注意,我这里用了大多数,而不是全部。为什么?因为我不想得罪所有的媒体。

  为什么我用这句话开头来谈论人民币升值问题呢?

  道理在于——其实只要是稍关注人民币升值问题的人也都能注意到:在人民币没升值前,天下的大部分媒体都在宣扬着这么一个观点:人民币是不应升值的,升值会带来很多危害的。比如造成7000多亿美元外汇的损失(意思是说人民币升值后,相应地,国家的外汇储备中的美元就贬值了,其实这个观点很幼稚,因为你要想想,整个人民币是多少亿?当然远远超过七千亿美元,截至2005年七月,金融机构的各项存款是超过28万亿人民币,整个中原大地上的人民币资产几近无限,为什么不说升值是大赚了呢?),比如说会造成出口的下降,等等,其间,诺贝尔奖得主蒙代尔一篇论述人民币升值有12大危害的文章广为流传,蒙代尔认为,人民币升值有12大危害:

  “第一、延缓人民币可兑换化进程;

  第二、导致外国直接投资下降,可能在未来三四年里降低5% 到6% 的直接投资;

  第三、导致经济增长率急剧下降;

  第四、使银行不良贷款问题恶化;

  第五、使失业率水平恶化;

  第六、在东南亚地区造成不稳定因素;

  第七、…………“

  这篇文章被迅速转载,几乎出现在每个媒体的版面上。也此同时,观点类似的反对人民币升值的文章在媒体穷出不尽,占尽风头。当然,作为媒体负有作为党与政府的传声筒的作用,在政府官员包括温总理在内,屡次表示将不会屈服于国外压力时,媒体想当然的认为政府是反对升值的——是的,在这些媒体看来,中国的领导人是不想人民币升值的,温总理不是说过了吗:人民币是一个主权的事,中国不会受制于外来压力。再说,这些年来,美国早已被宣传成了中国的敌人,这个敌人要求我们升值,那升值肯定是对我们有害对他们有利的事,这种损自利人的事,我们能干嘛?

  以此逻辑,天下媒体于是群起喧嚣,不能升值不能升值!升值害处实在太多。如此之多的媒体纷纷发文大肆宣扬人民币升值的危害,令人觉得好像人民币一升值国家就会灭亡一样。

  而如今,升值已经成为现实。于是众媒体们就话锋一转,对升值大吹起赞歌了!

  更有好事者总结出升值的诸多好处。如

  1:人民币升值,利于偿还外债,

  2:可以直接以人民币进行各种交易,包括用人民币购买境外股票

  3:便相的举债功能,其实这相当于人民币将成为国际上不付利息的债券。增强了本国经济抵御风险的能力。

  4:成为通用货币的币种,由于该币种相对于其他币种不存在支付性难题,一般都只能作为外汇市场上炒家们用于攻击非通用性货币的工具,而难以成为被攻击的对象,因而增强了金融上的抗风险能力。

  5:……

  我们说,媒体作为政府的传声筒也已经很多年了,这种事干得也已经够多了。本来也应该见怪不怪了。关键是这次在人民币没升值前,几乎所有的媒体的刊文都倾向于反对人民币升值。而一旦人民币升值后,天下的媒体就纷纷转谈人民币升值之好处。好像个个得了健忘症一样。不错。以前媒体也经常干这事,只是此次最为明显。

  我想说的是:媒体对某一件事总是一边倒不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吗?

  就拿又一件最近的例子来说吧。当年黄金高以反腐英雄之面目出现时,天下媒体皆为之纷纷叫好,现在突然之间这个英雄变成贪污犯,变成拥有众多情妇的生活腐败分子被抓了,天下媒体又纷纷投井下石( 只有中国青年报载文发出了“黄金高案件, 能否公开审理”的呼声。) 这种态度,想必野生动物世界的变色龙看见了也自愧不如吧。

  媒体的一边倒不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吗?冤死者的声音谁来倾听?想当年文革的时候鄧小平、刘少奇纷纷下狱,国家的第二号人物被别人随意的拳打脚踢,却无人来过问他的感受,他的想法,他的冤情。国家的第二号人物突然之间就变成了一条流浪狗,从人们的视野里永远的消失了。且被踩上一脚:永世不得翻身。

  这不是很可怕的一件事吗?当所有的媒体都只有一个声音时,谁能保证这种事不会重新发生?第二号人物可随时被以莫须有的罪名踩倒,那第三号呢?第四号呢?那普通的老百姓呢?那你我呢?

  我记得我读初一的时候,当时的政治教材上写得是计划经济好,市场经济坏。市场经济造成了十年一次的经济大危机,这个经济大危机将一次被一次严重,直到彻底地摧毁资本主义国家为止。而我们社會主義国家由于实行计划经济,因此能有效避免经济危机的发生,这就是社會主義经济的优越性所在。当我读到初二的时候,这种说法变了,课本里说,市场经济还是有一定的作用的,所以我们社會主義经济应实行以计划经济为主,市场经济为辅的方式,这样的经济结构才是世界上最合理的,将超越世上的一切国家。

  而当我读到高中的时候,这种说法又变了,课本里说:市场经济或者计划经济并不跟社會主義制度挂钩,在社會主義也是可以实行市场经济的,并说了市场经济的一大堆优点,然后说,我们现在应该实行市场经济为主、计划经济为辅的方式,这样的经济结构才是世界上最优的。

  我不知道现在的教科书是怎么写的。但是,当教科书老是自己打自己的耳光时,我也就逐渐对教科书产生怀疑了。我想,即使是一个傻子,被骗了这么多次,也慢慢地学得精了。下次再看到这些花言巧语时,未免先要用自己的脑筋想一想了。

  现在的媒体岂非当年的教科书?声音如此一致,还如此的铺天盖地,慷慨激昂,糟糕的是:当脸上激愤的红晕尚未散去,就开始打起自己的耳光来了。令人不由自主怀疑其患有某种分裂症。

  中国什么时候才会出现拥有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有自己的风格有自己的灵魂的媒体呢?中国的媒体,什么时候才能拥有“健全的人格”?

  我们要在本世纪实现伟大的民族复兴大业,是不是在实现复兴大业前,该允许出现几份能发出别样呼声的媒体?也好让我们的复兴大业走得更稳些,更准些。少些弯路,少些摸着石头过河。

  (后记:当然,媒体的从业者个个都聪明的很(因本人也接触过不少媒体从业人员,知道他们个个都很聪敏),也并非没有自己的想法。也没有哪个媒体不想拥有自己的特色。中国那些整天令人大跌眼睛的专家也并非全是笨蛋,大家也心知肚明的很。只是嘴上说出来时总难免变得跟心里想得不一样。中国历来不缺乏才情高涨的人,缺的是那片可以驰骋的天地。媒体自有媒体的苦衷,有着不得不如此的“理由”,但是不是因此就可以推卸一切责任了呢?)

  作者电子邮箱yklleeyelingjun@ 163. com

  作者:叶康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从人民币升值说起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