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盾:“知识改变命运”与“读书赔钱”

  新学期到了,又一批成绩优秀,怀揣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高才生”们,正在与他们的家人一起,为那昂贵的学费发愁。

  一部《落泪是金》,描写的是贫困大学生;一部《其实我不想走》,演的也贫困大学生。有知识、有能力考上大学,却因为贫穷上不起大学的事例,已经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各种媒体上。

  最近我又看到这样一组有关高等教育方面的新闻报道。

  一则新闻是“审计风暴刮到高校”。2005年审计报告中详细开列了2004年组织的对教育部直属18家高校专项审计的问题清单:2003年这18所高校收取未经批准的进修费、MBA学费等64427万元,国家明令禁止的费用6010万元,自行设立辅修费、旁听费等7351万元,超标准、超范围收费的学费、住宿费等5219万元,强制收取服务性、代办性收费3284万元,重修费、专升本学费等554万元,共计8. 68亿元,比上年增长32%,占当年全部收费的14. 5%。

  随着教育产业化的推行,学校扩招,一些大学城陆续兴建,大量举债,都是以学费收入作为抵押,这些债务势必会有相当部分转换到收费上,导致高收费和乱收费。

  另一则报道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的《2005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报告中,教育收费问题的严重已经“连续数年,多项关于城乡居民储蓄的调查中,子女教育费用均被排在第一位,超过养老与住房。”北京市统计局城调队一项社会调查显示:有64%的家庭认为高校学费太高;33%认为一家供养一个大学生很困难,37%认为勉强供得起,只有30%的家庭认为毫无困难。而北京的人均收入在全国名列前茅。

  另据统计部门提供的数据:全国高校生均学费已经从1995年800元左右上涨到了2004年的5000元左右,进入新校区的学生的学费则在6000元左右;住宿费从1995年的270元左右,上涨到了2004年的1000元~ 1200元;再加上吃饭、穿衣等,平均每个大学生每年费用在万元左右,4年大学需要4万元左右。2004年我国城镇居民年平均纯收入和农民年平均纯收入9422元和2936元。以此计算,供养一个大学生,需要一个城镇居民4. 2年纯收入,需要一个农民35年纯收入,这还没有考虑吃饭、穿衣、医疗、养老等费用。

  过去看小说《红旗谱》,农民的孩子因为家里穷都是上“师范”或者“军校”之类不用家里出钱还管饭吃的学校;而如今在解决贫困生上大学的问题上,教育部门、学校以及社会各界都在“想方设法”,但我认为:制度的问题必须用制度来解决,仅凭所谓的“爱心”与“救助”是不能解决根本问题的。

  当一个学校招收的“贫困生”都占到25% 以上;当64%的家庭认为高校学费太高;当供养一个大学生,需要一个城镇居民4. 2年纯收入,需要一个农民35年纯收入的时候。教育产业化与市场化的路,我们还敢“义无返顾”、“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吗?

  当我们面对着越来越看不起病的群众,敢于坦言承认“医改”失败的时候,“读书赔钱”的现实还不能促使我们对于“教育产业化与市场化”的反思吗?

  宪法中明确规定了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力,自然应该包括受高等教育的权利。不要一不留神,高等教育成为了“贵族”或者“有钱人”的特权。

  但是,无论如何“知识改变命运”的一条颠覆不破的真理……

  作者:李盾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知识改变命运”与“读书赔钱”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bxc601 说:,

    2005年10月04日 星期二 @ 13:03:55

    1

    在中国,知识改变命运是自古以来一条颠覆不破的真理。这是因为中国自古以来就缺乏知识。正是因为知识如此重要,人们才对它愈加重视。然而在知识改变命运的同时,很多人在用自己的命去换知识。大学生们在取得知识的同时,也忘记了自己父辈们的艰辛,老人们叫作忘本。父辈们则在用尽自己的全部劳动支付了子女的学费之后,剩下的就是遭别人的白眼,子女们的命运可能改变了,父母的命运可是掌握到了子女的手中了。学而优则仕,这是孔老夫子早就下过的结论。二千多年来人们仍然没有改变自己的命运。这就是中国的历史,也是中国的文明史。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