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霜:“读书无用论”又流行预示什么

  据悉,河北省威县是个“普九达标县”,按照达标要求,其义务教育阶段的辍学率不应超过3%。但事实是,该县每年初一入学学生保持在10000多人,在初三中考时,参加考试的只剩下4000来人,三年里流失6000多名学生。而更令人沉重的是,威县并不是一个特殊的典型,它不过是记者随意调查的一个县,也许比它的辍学情况严重、更触目惊心的县还有很多。

  孩子厌学值得反思

  出现这种严重情况的背后是孩子“厌学”,有些学生认为:“学习不好,读书没意思。”家长们在算“划不来”的帐:“念也考不上,考得上也供不起,供得起也找不下工作。”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信号?它预示着什么?笔者不敢妄言中国教育有可能由此从“红火”走进一个“萧条”的季节,但觉得这应该引起整个社会的忧思,党和政府高度重视,特别是教育主管部门的反思与警觉。

  学生“厌学”的原因何在?是因为读书苦,读书累,读书难,“学习不好没意思”。家长对孩子辍学漠然处之,甚至予以支持的原因何在?是因为孩子读书希望渺茫,前途莫测。归根结底,是因为学生读书投入的学习成本大,家长投入的经济成本高,且不说低收入的农民、下岗工人,就连教育部前副部长张保庆在“临退时”也说教育收费“是有点高”,并坦言“我和我夫人两个人的工资加在一起,也只供得起一个孩子上大学。”而孩子上了大学之后,最终收穫的果实往往是“肥皂泡”,於是新的“读书无用论”就产生了。

  从学生厌学的原因来看,并非因为家庭的经济困难,交不起学费。这里面固然有学生学习态度、学习目的、刻苦精神等自身的原因,但是否还有教学制度、教学方法、教学内容等方面的原因呢?教育主管部门、学校和老师是否应该创新教育制度、方法和内容,改变对学生学习的“高压政策”,变“应试教育”为“应用教育”,让学生学得轻松自如一些,学的知识更实用一些,让教学对学生产生一种无形或有形的“吸引力”和“适用性”,从而缓解或消除学生那种学习没意思的“厌学”情绪和“读书无用论”呢?

  教育产业化行不通

  内地义务教育长达20多年名不副实,最近发布的《中国全民教育国家报告》中提到,全国要到2007年才能在农村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中实现“两免一补”政策,2010年才能在农村地区普遍实现免费义务教育,2015年才能在全国城乡普遍实行免费义务教育。教育改革把教育推向了产业化,学校成了收费的“工具”,大学毕业生就业难等诸多问题和矛盾凑合在一起,让一些“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逐渐心灰意冷,让一些学生“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梦想灰飞烟灭,“千军万马”不再去挤“独木桥”了,最终会不会使一些高校变得“冷落”、“空城”?由此看来,教育产业化给教育带来的繁荣能否长盛不衰,给一些高校带来的经济利益能否长久保持下去?教育产业化的路还能走多远呢?

  有媒体提示:教育或繁荣或苍凉,都预告着下一代国人和国家的命运。新“读书无用论”如果任其蔓延,长此下去,中国的教育将走向一个什么样的境地,这是不言而喻的。为了教育的发展和未来,更是为了国人和国家的命运与前途,我们当前是否应该直面现实,对教育和教育改革做一些理性的分析与研究,并且对一些宏观政策取向做出必要的调整,以寻求到解决当前问题、将来“危机”的有效途径?

  作者:吕霜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读书无用论”又流行预示什么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