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祖社:让我们为“现场”精神欢呼

          ——渴望读到姚轩鸽《拒绝堕落》

  身处全球化“风险社会”,我们面临着文化的多元、价值的相对,以及意义世界被边缘化的生存情境,社会一天天被“市场化”,存在一天天被“原子化”,社群道德不断被“疏离”,个体道德生活本身正变得“碎片化”,我们面临着新一轮道德虚无的危险……。

  知识即德性。化知识为德行,是生存之伦理关怀的最高艺术。生而为灵性之尊,本来就拥有“道德圣人”苏格拉底式的警觉和道德诘问:未经审视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生活!于是,就有了“谁来捍卫生命的尊严?谁来拯救人的无奈与悲哀?官员”攻博“现象的背后?拷问志愿者活动?选举权是如何被滥用的?王铭铭现象的警示?媒体的精神在哪里?为什么要苛求李昌平?……。”

  一连串的质问背后,我们分明看到的是一个仁者超越一己之私的正义之思,一个智者忧国忧民的缕缕家国天下情怀!

  我们始终面临着经济发展与道德进步的“二律背反”。全球化、市场经济、科学、技术,所有这一切,使我们民族当之无愧的进入了“现代”,但很少有人认真地思考:我们在文化上准备好了吗?我们有足够的道德资质了吗?我们的确很丰裕、很繁荣,但是,如果这种表面的浮华是以一个民族、一代人甚或几代人的道德自性和品质的丧失为代价,我们还愿意进行这种并不等价和划算交换吗?于是,我们及时听到了一个个直面事实本身的“道德提醒”:“富人纳税还需要辅导”“关注民生是税收的第一要务”、“信用:市场经济的基石”、“守望”灿烂的日子“、”何时全面砸开户籍制度的坚冰“……。

  我们不时听到一种非常强大的声音:“当下才是真实”、“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是最真实的人生”的训喻,要求我们及时行乐,享受生活每一天!面对心灵的一天天被物欲吞噬,面对道德良知的空白和基本道德情操的轻率失守,我们却没有拥有足够的道德反思的知识,没有人告诉我们怎样去聆听心灵的声音,怎样去安抚业已严重受伤、变得不健全甚至扭曲了的灵魂!因此,在我们这个时代,充当时代精神的道德卫道士,面临着被讥讽、被怀疑的尴尬和危险!但是,毕竟有一些“众人皆醉我独醒”,“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道德勇士。他为我们社会的道德精神现状深深地忧虑着,他试图以一己理性之思,提供我们所急切需要的道德大智慧和道德启示:于是变有了以下的道德关怀:何处寻找真伦理;道德是一种不得已而为的恶;团队精神到底来自哪里?市场经济:你有道德支持吗;市场和教堂:难以取舍的双桨;“斯密问题”是一个伪问题;索罗斯荣获“代顿和平奖”引起争议的深层原因;素质教育是如何被误读的;大公无私:想说爱你不容易;纳税人权利究竟来自哪里;伦理相对主义的危害;应当用怎样的“德”治国……。

  读之,观之,思之,我们又有了“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的大儒境界,体验到一份久违了的感动和心灵的震撼!

  我们不乏一大批学院派专家,我们每日都能读到他们四平八稳式的、不痛不痒的书斋学问,那是远离了喧嚣的尘世,远离了普通民众真切的道德生活场景的知识!也讲“人心不古,世风日下”,也谈“道德滑坡”、“道德爬坡”芸芸,但由于缺乏一种在场的投入,也就势必是乏力、苍白的道德说教和空洞的道德义愤!

  于是,我们呼唤“对道德的现场追问”,于是就有了道德重建的应对性智慧:以德治国:呼唤科学的运行机制;死亡赔偿:该有一个统一标准了;韩国税务廉政建设的启示;社会弱者的伦理救助;亲情缺失的成因与道德救治;西部大开发呼唤英雄主义道德;如何构建新西部伦理精神;税收信息化如何走出道德困境;利己或利他:道德重建必须直面的现实抉择;入世必将冲击中国的伦理生态;解读以人为本的精神内涵……。

  “现场”意识是种道德实践思维智慧,一种公共知识分子的救世姿态的表达,一种可贵的道德境界,让我们为“现场”精神欢呼!

  作者简介:袁祖社,哲学博士后,陕西师范大学哲学教授

  作者:袁祖社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让我们为“现场”精神欢呼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