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伟:考分与GDP

  考分与GDP,都是数字。

  数字有个明显的特征,容易比较大小,一目了然。因为数字的这一特点,使得人类社会对数字的应用达到前所未有的广度。在考分与GDP方面,数字的意义体现得更为明显。

  两个学生考分的不同,基本上能表明在试卷所考查的范围内,两者不同的思维水平。这一标签可能影响着一个人的发展机会与空间,成就完全不同的人生。人均GDP的差距,大体能衡量国家与地区之间不同的生活水准。生活水准的差距,吸引着各种肤色不同信仰的人在全球的流动。

  考分与GDP,全球通用。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用考分衡量各成员国青少年的阅读能力和科学素养,作为判断教育水平的一种尺度。芬兰学生得分最高,表明这个国家的一定优势,反映了该国未来的国际竞争力。

  人均GDP,进而转化为人均国民收入,是各种国际经济组织瞩目的数字之一。近几年排名各国之首,反映该国的生活质量领先全球,

  一目了然的另一个方面,是简单。简单则意味着不全面,可能有失偏颇。

  考分不能衡量品德与性格,而这与人的命运息息相关。有人总结了“前十名现象”,发现在社会上做出突出成绩的不一定是学校中的考试尖子,往往是成绩排名在10% —20% 之间的学生。

  GDP简单到一个“钱”字,忽略了太多。挪威与美国的人均GDP差距不大,但两国民众的生存质量大相径庭。从婴儿病死率、文盲率、犯罪率、贫困人口比率等因素上看,美国的总体生存质量比挪威要差许多。

  考分与GDP在当前的中国,有着更重的分量。这两个数字对两种人发挥着指挥棒的作用:学生和官员。

  为了考分,小孩子在学龄前就被进行“开发”,母语掌握之前就要同时学洋文,小学时就要为“奥数”之类而钻研各种千奇百怪的题目,中学则要时刻紧绷着神经,为了夏季的那几天。

  为了让GDP膨胀,手握一方权力的人可能热衷于追加投资,让各种“项目”的雪球越滚越大,让统计报表里的数字发挥“乘数效应”。这数字,可能与普通民众的生活南辕北辙。教育与社会保障最攸关小百姓的福祉,可它们对GDP的直接贡献远远不如“形象工程”的贡献大!

  各国都有针对学生的考试,也都有针对官员的考核,可“玩法”各有不同。芬兰学生的阅读能力大概不是一次次的“模拟考试”训练出来的。施瓦辛格当美国的州长,大概也不用向总统汇报GDP的年均增长率。

  不能全怪学校增加学生负担和高收费,深一层的原因是教育资源的短缺,我们的公共教育经费支出只占GDP的3% (而且基础教育部分是由本已入不敷出的县级财政承担,中央及省财政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而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是4% ,发达国家平均5% (其中以色列为7% )。

  不能指责行政官员只看数字,因为政绩考核要求他们这样。那为什么政绩考核对官员的要求与普通民众对官员的要求不一致呢?

  考分与GDP,不是数字的问题,是游戏规则的问题。

  作者单位: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361005

  作者:周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考分与GDP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