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萝:关于房地产的七大问题

  近来,北京的房地产价格又出现了上涨。对于这一事态,网上有了一些反响。但是,不少议论没有触及到根本性的问题,比如民众住房的权利、政府的责任、市场的公开、公正、公平以及房地产投机可能带来的巨大风险。

  1. 住房是基本的人权

  长久以来,房地产似乎成了简单的市场问题和投资问题,成了一个仅仅由房地产商和政府来讨论的问题,大众的权益和呼声完全被忽视了。

  其实,只要思维清醒的人都应该认识到,有房住是基本的人权。沈晓杰最近不仅指出了这一点,还为我们提供了相关国际公约的条文。

  《世界人权宣言》第二十五条就规定:“人人有权享受为维持其本人和家属的健康及福利所需的生活水准,包括食物、衣着、住房、医疗和必要的社会服务”。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在第一条中也指出:“所有人民得为他们自己的目的自由处置他们的天然财富和资源,……在任何情况下不得剥夺一个人民自己的生存手段”。

  《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第十一条规定:“本公约缔约各国承认人人有权为他自己和家庭获得相当的生活水准,包括足够的食物、衣着和住房,并能不断改进生活条件。各缔约国将采取适当的步骤保证实现这一权利……”

  1991年,联合国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委员会还专门发表了《关于获得适当住房权的第四号一般性意见》,“意见”的第一条规定:“适足的住房之人权由来于相当的生活水准之权利,对享有所有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是至关重要的。”

  感谢沈晓杰的工作。有这么多的国际公约在,足见房地产问题不仅仅是简单的市场问题,住房也不仅仅是简单的商品。虽然宪法没有明文规定公民居住的权利,但根据宪法的精神,这一权利是存在的。

  我记得,在谈论诸如言论自由的权利时,有人说:人权主要是生存权。现在,由于住房价格的暴涨,民众的居住权受到了威胁。请问,这样的生存权为什么就没有人出来维护呢?

  我还记得,有专家说过:民主不是急需的,法制最为重要。那么现在,为什么就没有人出来维护公民合法的权益呢?

  2. 房地产市场需要公开、公正、公平

  房地产市场作为市场,理应遵循市场经济的原则。目前的市场是一个畸形的市场,主要的问题是政府部门常常直接参与市场的运作,甚至把房地产项目当作政绩;房地产商借助经济实力和政府的支持,联手推动市场价格。

  不仅如此,舆论也被财阀所控制,我们能够听到的,是“房价上涨合理”的声音。我们知道,在不对称的信息和恐慌的气氛中,不可能形成公平的价格。消费者购买电视机一类的商品尚且能够受到各种保护,而房地产市场却常常例外。

  居高不下的房价,不仅对于无力购房的穷人是不公平的,对于有能力购房的人也是不公平的,因为这不是不平等的交易。在网上,甚至出现了“买一套房子消灭一个百万富翁”的说法。

  3. 住房不能成为投机的筹码

  有人说,投资的需要会不断地推动房价。我认为,在中国人多地少,资源相对贫乏的情况下,必须限制这样投资。大家知道,现在贫富悬殊严重,常听到百分之多少的人掌握了百分之多少的财富这样的说法。在缺少投资的渠道的前提下,听任这部分资金进入房地产市场,就等于是拿民众生活必需的商品来囤积居奇。无限制地发展下去,将会使穷人无立足之地。因此,不能让财富肆无忌惮地蚕食民众的生存空间。

  现在,限制购买房产的数量,或者对于超出的面积征税,规定买卖周转的时间,应该是必要的。同时,确保购房实名,记录每个人拥有房产的数量,也是必要的。

  4. 驳房地产市场国际化论

  记得有上海的学者论述高房价的合理性。他说,上海的房地产不仅是上海的,而且是全世界的,全世界都来要买上海的房子。其实,只要国家还存在,就不会有无止境的自由贸易。在中国公民的住房需求尚未满足的时候,敞开市场让外人进入,真是匪夷所思。

  世界上人多、钱多、地少的国家很多,比如日本、韩国、以色列,等等。为了维持高房价而考虑他们的需求,那就与卖国没有区别了。

  如果按照这位学者的观点,有钱的以色列人到中国买房子,建立定居点,是不是巴勒斯坦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了呢?

  5. 高房价的危险性

  高房价的危险性是显而易见的。过去,有些经济学家认为,工人的低工资中国有利于提高中国的国际竞争力。但是,当高房价大大地提高了中国企业的运营成本,加重了民众的负担时,“竞争力论”就不见了。这说明,某些学者坚持的是双重的标准,以财阀的利益为转移。

  大量的资金和信贷投入房地产市场,不但推高了房价,也为日后的下跌埋下了伏笔。随后出现的,将是金融危机和经济萧条。这样的先例,已经在日本和香港出现过了。

  6. 呼唤国家的均衡发展

  北京、上海和其他大城市房价的上涨,还有其他的原因,其中就包括国家发展的不均衡。探究发展不均衡的原因,在于权利的不平等。一段时间以来,有限的几个大城市得到了很多不应有的特权,造成了各种机会向这些城市倾斜,最终导致了人群向那里流动,推高了包括房价在内的生活成本。

  应该认识到,过分地发展超大型城市不仅不经济,而且会加剧地区发展的不平衡,对于国家的稳定是不利的。

  因此,为了达到均衡的发展,适当地照顾中、小城市是必要的。

  7. 政府的责任

  这几年房地产市场的畸形发展已经到了必须治理的时候了。要稳妥,但更重要的是要有实实在在的效果。

  房价的不断攀升,不仅蚕食了经济发展的成果,打碎了民众的幸福感,而且就要威胁到社会的稳定。不仅如此,对于金融危机的可能性,也必须提早防范。

  房地产价格暴涨的利益属于少数财阀,买单者却是整个社会,而最终还要由政府来采取措施,满足居民的住房要求,处理严重的社会经济问题。

  与其等待那一天的到来,不如现在就采取有效的行动。

  2006. 4. 20.

  参考文章:

  1. 沈晓杰:居住权:宪法、人权宣言和国际公约?泡泡俱乐部- 社区首页

  2. 华夏高山转:高度警惕住房成为暴利商品后的国家危机. 凯迪猫眼看人

  3. 每套房子消灭一个百万富翁. 凯迪经济风云

  作者:刘松萝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关于房地产的七大问题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