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大军:买房人有话说

  近年来,房地产业蓬蓬勃勃,俨然成为中国大地上最兴旺发达的行当之一。但凡有经济头脑的人,无不想方设法削尖了脑袋往这个行当里钻,有实力的资本家买地皮开发楼盘赚大钱,贴身裤兜里藏着小钱的人忙不迭的买上一两套公寓,待价而沽小赚一把。然而绝大多数和我一样的老百姓却无可奈何愁眉不展的望房兴叹,购屋买房像一座无形的大山,压榨着我们的嶙峋瘦骨,让我们生活在无奈和痛苦之中。面对着如此沉重的负担,我们一边战战兢兢心有不甘的掏出自己的血汗钱,与此同时又百思不得其解,我们的钞票到底花到哪里去了?我们的脸上画满了问号,想不通!想不通!还是想不通!

  最让我们想不通的是土地到底属于谁?大家都知道,凡是购买了住房,或迟或早都拥有两证,即产权证和土地证。可是仔细一想,我国的宪法里好像并没有关于土地归私人所有的任何条款,就是说,国家的每一寸土地都属公家,私人根本就无权拥有土地。我们手里的土地证其实只是一纸空文,你拥有的土地并不属于你,土地证只不过是开发商使用土地的一个凭证,即他们从政府手里千方百计弄来的土地已经获得了丰厚的利润,他们已经使用完毕这块土地。这个土地证只不过是政府和开发商之间进行土地交易完成的一个评剧,如果开发商没有还清向政府购买土地的钱,这个土地证是拿不到的。当然大多数开发商的钞票是从银行里贷款来的,不过他们用不着自己掏腰包还账,老百姓勒紧裤带省吃俭用东凑西借掏出的购房款直接冲抵了开发商欠银行的贷款。有了土地证,房屋就可以上市进行交易,看起来好像这所房屋已经完全属于你了。其实不然,政府和开发商签订协议的时候,一般都具体说明土地的使用实现,大约为七十年。如果你真想买一所房屋作固定财产,将这笔财产在你身后传给你的老婆和孩子,那么你可能要受到很大的伤害。因为七十年之后,这所房屋的土地所有权政府完全有可能名正言顺的收回另作他用,你将重新一无所有。你想想看,一所房屋没有土地的支持,那步变成了真正的空中楼阁,你难道能将房屋装上四肢车轮,在停车场里缴纳停车费后过日子嘛?你别不乐意,我国宪法明白无误的告诉你,一切土地归国家。聪明的人发现了这个问题,所以他们就不停的买进卖出,将房产向股票一样进行投机,这也是房地产恶性膨胀的原因之一。

  由此又回到了前面的问题,土地到底是谁的?按照全民所有制的概念,土地属于国家,而人民是国家的主人,那么土地自然也应该属于人民。可是现在的情况确是,我们自己的土地,被代表我们的政府拿来和开发商作交易,他们的交易完全是黑箱操作,我们从来看不懂我们在交易里应该享有的权利以及我们那一股利益的归属。我们看到的只是政府和开发商在中间大大的捞了一把,作为主人的我们瘪瘪的钱包被掏空不算还要到银行借一大笔钞票方能购买我们的住房。现在的房价就像孙悟空翻跟头,打着滚涨到了南天门,十年来我们南京的房价从每平方两千元左右迅速涨到了现在的每平方八千元左右。大家都知道,房价的飞速提高除了建材价格的上涨,主要是由于对地皮的炒作所导致的土地价格抬高,那么我们有理由相信政府从这么高的土地价格里绝对获益匪浅。然而可悲的是我们的政府却没有从这笔巨大的利润里拿出一点点来补偿我们的购房支出,我们本来就瘪瘪的钱包被掏得空空如也。非但如此,银行的购房贷款利率也随着房价的提升芝麻开花节节高,破屋又遭连阴雨,老百姓活得越来越难上加难。政府从土地的买卖中获得了极高的收益,这是不言而喻的,我们当然明白政府大有大的难处,需要政府开支的地方太多太多,城市建设农民补贴社会保障等等等等都与我们息息相关。可是我们面临的购房窘状确是迫在眉睫的当务之急,我们只希望活得稍微轻松一点点,每平方七八千元的房价我们实在无力承受,我们不愿意自己当了房奴子孙也和我们同样当房奴。同时我们的政府好像不应该将老百姓买来避风遮雨的房屋也列入那个大而化之的GTP,让百姓有房住本来就是政府的承诺,安居乐业市政府对人民最起码的责任。

  除此之外,还有更加令人不堪忍受的,我们在购买房屋的时候,必须承担比大山还沉重的房税。名目繁多的房税让我们眼花缭乱,十根手指头数不过来,再加上十根脚趾头,总共将近二十种税。而在这些税收里,重复收税更是屡见不鲜,比如开发商要缴纳营业税,而我们买房者又要缴纳契税,真难为政府左右开弓双管齐下,滚滚财源唾手可得。除了收税,各级政府还征收名目繁多的费用,由于收费属于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毋须上缴国库,所以地方政府对收费贪得无厌,据说有的地方政府巧立名目,各种购房收费竟达二百种之多。真是出家人不爱财,多多益善。根据不完全的统计,政府征收的税和费竟然高达全部购房款中的百分之四十左右,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你跳几跳,原来我们的钱包被那么多的手在掏呀!这些钱用到哪里去了,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只希望政府多多少少从购房款里占百分之四十的税费中减免一点而已。为了让一些赤贫的人群有房住,政府曾经开发了一些经济适用住房,虽然粥少僧多,可多少也给了老百姓些许安慰。不过我们也从中发现,政府开发的经济住房为什么能够比商品房便宜得多,这其中自然可以找到解决我们沉重住房负担的一条出路。政府开发经济适用住房绝对不能扰乱正常的市场秩序,土地的拍卖建材的价格一律要和开发商一视同仁公平竞争,不能走后门讨便宜。那么经济驻防低于商品房的价格从何而来呢?其实很简单,就是将多而砸的税费大大的减免。大家叫着嚷着要让房价降低,看看多么简单,只需减少税费,我们就买得起住房了。其实政府也不必忍痛割爱,对那些高档写字楼和豪华住宅,尽可以大大的征收高额税款,百分之一百百分之二百,有钱人绝对掏得起,政府又何必对大款心慈手软呢!可叹我们的政府非但不将属于我们的土地所获得利润返还给我们,反而雪上加霜滥用税费,从我们的瘦骨里压榨出一点油水,谁能想得通呢!

  我们知道,胡主席和温总理绝对是爱民亲民的,他们时时刻刻都想解决劳苦大众的住房问题。然而我们同时发现,中央似乎鞭长莫及,地方政府对土地权的滥用简直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开发商只要相中了哪一块土地,并且能满足某些领导的胃口,这一块地就理所当然的被划归其所有。至于这块地的开发对持续发展有无好处,对自然环境有无污染,老百姓的拆迁和安置有无保障等等则根本不在话下。而且我们从中发现一个罕见的现象,即越往下权力越大,你看看那些村镇绿豆芝麻官,他们常常在酒席宴上,在谈笑风生里,在一把花生米一杯土烧酒和区区几千元人民币的作用下,毫不含糊的大手一挥将百亩良田送给了开发商。在他们的眼里,什么法律,什么政策,什么老百姓的利益,统统都是臭狗屎,他们就是具有无限权力的土皇帝,在他们那一亩三分地上他们绝对说了算。由此可以看出,房地产的管理中弊端百出,腐败在这一块土地上枝叶茂盛,并且有失去控制的危险。随着房地产业的大发展,有多少良田转眼间变成政界商界名流聚会玩耍的高尔夫球厂,有多少文物遗迹变成了有钱人的别墅花园,有多少家庭被迫背井离乡,又有多少不愿拆迁的人被逼得走上了绝路。权力在房地产的发展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由此我们发现一个深刻的道理,其实权力只是一个中性的名词,就看掌握在谁的手里,就看为谁服务。国家有国家的权利,百姓也有百姓的权利,每当国家的权利和老百姓的权利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们就悲哀的发现,老百姓手里的权力立刻变成了镜花水月,变成了看得见吃不着的精神充饥的画饼。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人民到底在多大程度上是国家的主人,人民的东西和国家的东西到底是不是一回事?所以要想进行真正的市场改革,就必须将从前的大公无私变为目前急需的公私分明,急老百姓的财产到底是什么,国家的财产到底是什么,公家和私人之间绝对应该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老百姓的确眼光短浅,可是老百姓切身的利益难道不是政府为之努力奋斗的最伟大目标吗?谈到这里,我们不由得想起了日本东京羽田国际机场的故事,东京是世界大都市,来往于这里的人流不计其数,东京国际机场堪称来自世界各地无数游客闭经的重要枢纽。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举足轻重的国际机场大工程,在建设时居然被几户不愿拆迁的百姓逼得走投无路。无论怎样软硬兼施,老百姓就是寸步不让,最终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机场不得不退避三舍,不得不忍气吞声地向老百姓让步。现在的东京国际机场比当初设计的少了整整一条跑道,其实这并非一条跑道的得失,而是百姓在国家地位的重要标志,以人为本不正是让百姓争取并达到自己的正当要求吗?

  随着改革的持续发展,老百姓手里的东西多了起来,有了财产就想得到法律的保护,这是天经地义的。然而这样就产生了一系列的新问题,向手表自行车电视机甚至摩托车和小汽车等等属于私人财产是毋庸置疑的。可是房产的属性就难以下确切的定义,产权证和土地证实际上是两个分开的东西,一个是私人的,而另一个则是公家借给你使用的,七十年之后你必须物归原主。你看看,问题又来了,房子和土地难道当真能一分为二马?我想之所以那个老百姓千呼万唤的物权法迟迟出不了台,就是土地所有权的归属问题。一旦触及了最高宪法,我国的社会属性也要随之改变,那就变成大是大非的问题了。现在有很多专家学者对土地的所有权提出了折衷的解决方法,比如地权法,就是将土地平均划分,城市户口所有人每人平均分配,按照一人五平方,则可达到确保人人有房住的目的了。这样的设想未免太理想画了,要是当真能够如此照办,我们的共产主义早就实现了。在计划经济时代里我们就是这样做的,平均分配的结果是生产力的下降导致了中国的一穷二白。假若按照孔夫子的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治国方针,那我们就必须滚回到战国时代去,就必定永远被别人欺负。

  不久前我国参加WTO的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先生劝告我们,不要急于买房,还是租房为妙。是有凑巧,建设部一位官员也说要取消经济适用住房,要大力开发廉租房,说只有如此才能保证房地产市场正常化,才能保证穷人有房住。我们知道他们都是善良的好人,都是为了我们好,对此我们当然表示衷心的感谢。然而这种说法当真就解决了我们的住房困难吗,当真就是一条房地产市场正常化的康庄大道马?如果他们和我们一样也是租房户,如果他们也心安理得的看着别人有自己的住房,而毫不动心,那我们也无话可说。事实是他们一定有自己的住房,而且住得相当宽松舒适,那么我们就有理由认为他们是站着说话不腰痛,饱汉不知饿汉饥。大家想想看,我们难道一辈子就永远要租别人的房子住,永远要忍受房东高高在上的刻薄挖苦和高昂的房租马?再说我们的子孙难道在我们死后也要像接力赛跑一样接过我们的租房,永远生活在别人的屋顶下吗?

  从他们的话语中,我们可以做出一个穷苦无房者的解读,这样的解毒当然是穷人的专利,有钱人绝对无法盗版。第一个解读是先前的经济适用住房充分暴露出政府部门的贪婪敛财,如果没有这样的经济适用住房,我们还真不了解政府竟然为我们的购房设置了那么多的税费,他们上下其手,既上领了国家的财政又下掏了我们的腰包。第二个解读就是土地私有化完全是不可能的,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土地依然属国家所有,七十年的使用权仍然有效。换言之,买房人好像都是大笨蛋,你买的指示使用权,七十年之后,政府如果有了别的用途,你买了也是白买。第三个解读,根据他们暧昧的暗示,我们倍感心有余悸,似乎房地产的价格还有继续上升的可能。不由得我们不回头看看某些人的说法:目前的房地产价格不是太高了,而是太低了,这样的说法不能不让我们更加胆战心惊。

  虽然土地私有化目前仍然不可能实行,可是我还是要说,只有土地私有化才是房地产市场正常化的唯一出路。只有保证了私人的财产不受侵犯,老百姓才可能真心实意的支持拥护改革开放。为了自己的私有财产,老百姓绝对要求一个公平合理公正透明的社会环境,那样的环境不正是我们改革开放的最终目标嘛!一位朋友从澳洲回来,和我谈起了他的买房经历,他辛辛苦苦奋力拼搏好几年,终于攒了一笔钱,四处寻找选定了一处合适的房产。那所房子很旧,可是院子却非常大,朋友说他看中的就是这个大院子。所有的手续完成之后,朋友立刻开始动手改造房产。他将院子一分为三,拆了原先的旧房,用铁栅栏隔成三个院子,然后每个院子里各盖了一座三层的小楼。朋友自己注意做,其余的两座都高价卖出了,细细一算,非但没赔钱,还大大的赚了一笔。中国人的聪明才智举世无双,可是更加重要的是需要有一个让聪明才智充分发挥的环境,没有自己的地盘,没有一个宽松自由的市场,在聪明的人也英雄无用武之地!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买房人,我根本不懂什么经济学,可是我有自己的生活准则,根据自己的处境做出符合自己利益的判断。现今房地产论坛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高官有高官的说法,经济学家有经济学家的说法,开发商更有开发商的说法。不过存在决定了他们的意识,他们从来也没有站在我们买房人的立场上说话,他们说的完全是对我们毫无作用的废话。千言万语千头万绪,房地产市场上只有我们没有话语权,可平心而论,真正有发言权的,除了我们还有谁呢?!

  中国南京庄大军

  作者电子邮件信箱:zgnjzdj@163. com

  作者:庄大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买房人有话说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普通人 说:,

    2008年07月21日 星期一 @ 04:31:29

    1

    支持,湖北随州最大的经济适用房居然只有几十套,一群贪官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