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守道:冠军与文化

  一位署名张怀旧的先生写了一篇题为《刘翔没文化》的文章。谈了他的两个见解,一是根据他本人的经历,他推测刘翔没有什么文化;二是他认为一个运动员得了冠军,人民群众没有必要欣喜若狂。文章的语气稍嫌偏执,措词略带刻薄,颇具愤青风格。此文一出,未见刘翔本人有什么反应。但世界长跑冠军王军霞女士却感到“很心痛”,写了一篇《什么才算有文化》的文章予以痛斥。王军霞女士此举,很有点“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味道,让我们又一次领略到“惺惺惜惺惺,好汉惜好汉”之说的言之有据。

  仅看题目,还以为王军霞女士要在“什么叫文化”和“刘翔有没有文化”的问题上与张怀旧展开辩论。但在看完全文以后,才发现她没有这样做,也不打算这样做。她只是认为张怀旧“刘翔没文化”一语,伤了她们的自尊心。她不能容忍像张怀旧那样的自以为有文化的人,“肆无忌惮的笑话我们体育人”。

  王军霞女士也许没有想到,她的这篇文章,恰恰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张怀旧先生的推测基本不错:刘翔没文化,世界长跑冠军王军霞也没有太多的文化。因为王军霞女士的这篇文章,正好暴露出了世界长跑冠军的同样的弱点。

  什么叫文化,这的确是一个不容易回答的问题。因为它的概念太宽泛,内容太丰富,至今没有人给它下过一个确切的定义。所有的对“文化”一词的解释(据说有上百种之多),至今都没有得到大多数人的一致认可。就通俗的意义来说,文化就是识字、读书。一个人识的字多,读的书多,人们就说这个人文化水平高;一个人识的字少,读的书少,人们就说这个人文化水平低。通俗意义上的文化,是与人类几千年来一直沿用的知识载体联系在一起的。人们把读书识字的痞子叫文痞,把不识字的人叫文盲,国家把扫盲作为提高人民文化水平的重要举措,就很能说明这一点。我们通常所说的文化产品,文化市场,文化程度,无不与文字联系在一起。不过,文化有时又好象与文字无关,比如什么“酒文化”、“茶文化”、“鬼文化”、“灯文化”、“河姆渡文化”、“元谋文化”等等。这些五花八门的文化,或者与文字不沾边,或者是存在于文字出现之前。其中的奥妙,留待专家、学者们去研究吧。

  张怀旧先生所说的文化,从他那篇文章的内容来看,应该是通俗意义上的那个文化。

  刘翔有没有文化?我说有文化。我的根据是:刘翔上过学,读过书,会写文章,初二的英语考试还得过72分,人们不必用扫盲的方式来提高他的文化水平。那么,张怀旧先生说刘翔没文化是不是说错了?那也未必。因为中国的语言文字是非常有弹性的,同一句话,或者同一个词,常常是“提起千斤,放下四两”。说刘翔没文化,既可以理解为刘翔一点文化都没有,是一个文盲,也可以理解为有文化,只是文化不多或文化水平不那么高。就像有人说我没有钱一样。你说他说错了吗?没有说错。很多人都是这样说的,我自己也承认我没有钱,但说我没有钱并不是说我一分钱都没有,以至吃不起饭,穿不起衣,看不起电视,用不起电脑。只是我的钱很少而已。张怀旧先生的意思显然指的是后者,那也就大致不错。因为虽然我说刘翔有文化,但实际情况是,刘翔小学四年级还没有读完,就进了区体校。三年后从区体校直接转入市体校,期间插班到宜川中学读了一年书(初二),又回到市体校。从此以后,他就全身心地投入到跨栏的训练和比赛之中,再也没有正儿八经地读过书了。而体校的文化课是很少的,基本上形同虚设。刘翔的业余爱好是游泳、打牌、打乒乓球、桌球、游艺机、游戏机。刘翔读书的时间很少,

  也不喜欢读书。他自己说:“经过三年的区体校生活,我已经远离了书本,要我重新去拾起它们,我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一下子习惯”。“不要说一整个上午(上课),就算是一节课,我都如坐针毡”。“读书苦啊,真苦!”根据上述的情况,就通俗意义上的文化而言,刘翔的文化确实是不那么多的。在“博士生,研究生,本科生,生生不息”的今天,相对而言,说一个实际只读了四、五年书的人没有文化,也不算太离谱吧。

  那么,一个人得了冠军,值不值得人人欣喜若狂、举国称庆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得对冠军有一个基本的了解。

  什么叫冠军?冠军就是在体育运动比赛中最后胜出的那个运动员。是一个充分展现了自己的一技之长的人物。运动会又是什么呢?是一种竞技活动。只要举行比赛,就一定有冠军产生。有多少次比赛,就有多少个冠军,有多少项比赛,就有多少个冠军。一个参赛者要取得冠军,不需要太多的本领,只要有这方面的特长,只要参加本项运动比赛的选手中,没有人比他的成绩更好就成。任何运动会都不会对运动员提出诸如文化、智力、道德、信仰、思想观念等方面的要求,都不会对运动员提出综合素质的要求。你是一个弱智者,是一个有心理障碍者,或者是一个有道德缺陷者,你一样可以参加比赛,只要你表现出色,你就可以获得名次甚至冠军。全国各大、中、小学,许多机关、单位,每年都举办运动会,所产生的冠军可以说成千上万。当然,由于冠军只产生一个,参赛的范围越广,参赛的人越多,参赛选手获得冠军的概率就越低,参赛选手就感到难度越大。得了单位的冠军不一定能得县、区冠军,得了县、区的冠军不一定能得省市冠军,得了省、市的冠军不一定能得全国冠军,得了全国的冠军不一定能得亚洲冠军,得了亚洲的冠军不一定能得世界冠军。运动员感到夺冠难,其难点不在于比赛对选手有什么特

  别的要求,而仅仅在于争的人太多。迄今为止,世界上所有的运动项目都没有对冠军设置硬性的指标,比如要举多重,跳多高,跑多快等。如果设置硬性的指标,举重要举500公斤,跳高要跳5米,100米跑规定为8秒,那就谁也休想得到冠军,谁也不会去做世界冠军的那个梦了。

  所有的冠军中,当然是奥运会冠军的名声最响,这是因为奥运会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参加的运动会,层次最高,参与的人数最多,争夺也最激烈。但奥运会冠军与其他冠军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无非是某项竞技活动中的获胜者而已。没有第一名,第二名自动成为冠军,没有第二名,第三名自动成为冠军,矮子里面肯定会有高子的。中国有句古话: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50米步枪3×40比赛,中国选手贾占波获得了冠军。他获得的这个冠军,其偶然因素远远高于必然因素,因为前九枪的成绩,美国选手埃蒙斯比他高出好几环,只是由于埃蒙斯最后一枪失误,子弹不知去向,判零分,贾占波才得以登上了冠军的领奖台。假如埃蒙斯最后一枪没有失误,或者贾占波的最后一枪出现失误,谁是冠军就很难说了。贾占波获得冠军,并不是因为他的枪法绝对地出色,而是幸运。如果说有谁为他的夺冠立下了汗马功劳的话,最大的功劳应该记在埃蒙斯头上。

  人类的心理活动极为复杂。人除了要吃、要穿、要玩,还要名气、要声誉、要权力、要刺激,要猎奇。斗智、斗勇、角力的活动随处可见。体育运动比赛,包括奥运会在内,就是这类活动之一。早期奥运会的举办目的,是出于竞技、好玩还是为了宏扬体育事业,我不甚了解,不好妄加猜测,但近年来的奥运会,则是越来越远离体育,背离体育,越来越趋向于观赏与刺激,越来越成为一种纯粹的竞技活动。体育是什么,是“锻炼身体和增强体质的教育”!高难度、高科技的竞技,与“锻炼身体和增强体质的教育”已经是南辕北辙,奥运会仅仅保留了体育的外壳而已。如今的运动设施、运动设备、运动器材,以及运动员的服装鞋帽,越来越贵重,越来越奢侈,越来越高科技化,一些与体育无关甚至对健康有害的运动项目也堂而皇之地成为奥运项目,就是最好的证明。

  冠军当然来之不易。特别是奥运冠军。因为参与角逐的人太多了。要战胜那众多的对手,你就必须苦练、勤练,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练。为了练出水平,练成绝技,你就不得不放弃许多休闲、娱乐和学习其他知识与技能的机会。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你想要在某项运动中夺冠,你就不能不在别的方面作出牺牲。冠军是用汗水、金钱(公款或私款)、时间、另外的发展机遇换取的。有的人甚至是用自己的健康换取的。现实中因长期超负荷训练而致伤、致残的运动员难道还少吗?

  冠军当然是有名气的。但获得冠军有什么意义呢?我认为除了获得者本人可以因此而得到奖励和扬名以外,没有别的什么意义。有人认为,一个中国运动员获得了奥运冠军,就是中国获得了冠军,这个运动员就给中国争了光。这不是无知,就是误解。第一,任何运动员都不能代表中国(或中国人民),也无权代表中国(或中国人民)。不然,就会得出一个运动员惨败就是中国(或中国人民)惨败、一个运动员犯规就是中国(或中国人民)犯规、一个运动员舞弊就是中国(或中国人民)舞弊的荒谬结论;第二,取得冠军的,是运动员个人,不是国家。不然,奖章和奖金就要归国家所有,出席领奖的就应该是国家或政府的代表;第三,获得奥运冠军对一个国家、对一个社会、对一个民族来说,并不重要。冠军和冠军的一技之长对国家的经济生产、科学研究、社会发展、人民生活、国家实力基本上不产生影响。一个国家是先进还是落后,是强大还是软弱,是富裕还是贫穷,人民生活是幸福还是不幸福,GDP是增加还是减少,与有没有有人获得冠军和获得了多少冠军毫无关系。

  奥运冠军的名声尽管很响,其实远远低于没有冠军称号的许多球星、影星、歌星。奥运冠军的能耐,也常常比不上“吉尼斯记录”的创造者。只要把吉尼斯记录中的竞技活动列入奥运项目,“吉尼斯记录”的创造者就肯定是一位奥运冠军。

  由此可见,张怀旧认为,一个运动员得了冠军,人民群众没有必要欣喜若狂,应该说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王军霞女士把奥运冠军的作用和价值看得太重了。奥运冠军的作用和价值当然不可小视,它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中国的奥运冠军不是一个个都成了大款吗?但是,奥运冠军的作用和价值,只对获得者本人有效,千千万万的老百姓并不会从中沾光。相反,正是因为培养奥运冠军,中国最好的体育场馆、最好的体育设施、巨额的体育经费大部分被奥运选手所占用,人民群众的体育需求不得不自我抑制。是人民群众为奥运冠军作出了贡献,作出了牺牲,而不是相反。

  顺便谈谈王军霞女士的几个观点。

  王军霞女士说,“是国家的培养与运动员的努力使中国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奥运冠军、世界冠军”,这是说对了的,因为国家确实花费了巨额资金和大量的人力、物力对他们进行培养。但她说的“同时也是一个个冠军带动了一个个体育项目的发展”,就说错了,没有这回事。

  王军霞女士说:“就像我们明知道我们中国人有很多不好的一面而不愿意看到别人尤其是外国人说我们不好一样,这不是我们不愿意承认自己的缺点,这是每个人的自尊问题。”明知自己有很多不好,而不愿意别人说出来,这叫做自尊?告诉你吧,这不叫自尊,这叫护短,这是一种双重的耻辱!自己有什么“不好”(这个“不好”不就是缺点、错误的意思吗),自己知道或者自己不知道,有人给你指出来了,这个人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你都应该表示感谢才对,表示了感谢,你才有尊严。你不感谢,反而不愿意甚至反对人家指出来,你还有什么尊严可讲?你只会让人加倍地卑视你,他只会从内心发出一声感叹:小子不可教也!

  文化和尊严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没有文化并不等于没有尊严。中国至今还有几千万文盲,没有文化。谁能说他们没有尊严?我们的祖先,就曾经是文盲,是没有文化的人。我们并不因此而自卑。一个人没有文化,大多是客观原因造成的,没有文化,只能说是一个缺陷,而不是耻辱。不知道什么叫耻辱,或者以耻为荣,才真的会让人笑话。

  电子邮箱zolotang@yahoo. com. cn

  作者:汤守道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冠军与文化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