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周:为性工作者正名

  前言:前些日子深圳市严厉打击卖淫活动,并把性工作者抓起来游街,本人有感于此,故作文一篇,以表我意:

  我们现在正在试图建立一个民主的法制和谐社会,那么我们马上就要追问,什么是民主的社会、什么是法制的社会,民主与法制的标准是什么,民主法制的基本特征是什么。是否社会和谐了就表示民主与法制了呢?我想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的,在汉代初期,统治制为了养生休息,放松了政治环境,减少了摇赋,鼓励生育与开荒,社会也达到了非常高程度上的和谐,在武则天在位时,百姓也过得安居乐业,社会也是很和谐,然而我们依然不认为那个社会是民主与法制的,因为民主与法制是现代化进程中出现的,是属于现代化语境之中的,民主与法制的标准绝对不仅仅在于社会的是否和谐(而民主与法制却能使社会和谐),笔者认为民主与法制的基本特征应该是人作为一个个体站立起来了,人作为独立的个体不再附属于任何一个团体或为人,而是拥有自我设计的全部权利。忽视人作为个体的独立性而单独地讨论民主与法制都是没有意义的,最终将是不能取代人制的。

  而个体站立起来的标志便是个体的一切自我设计权利得到承认;个体的独立性不受到任何一方的任何借口的怀疑与干涉;个体在不妨碍、干涉到他人作为一个个体的自由权利的情况下,可以自由地支配自己的身体与意志的方向并为自己所做出的行为负相应的责任,个体对这个世界可以保持自己的独特的看法,任何人或集体没有权利把自己的思想强加到另外一个个体的身上,这就是个体独立的基本表现。每个个体都可以也应该根据自己的自身条件以及个人爱好来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这一点也是绝对不容受质疑的,在个体社会中,每个人应该都是独立,他只对自己的意愿与行为(请注意“行为”这个词)负责,除此之外他不需要对任何人负任何责任。

  在现在的市场经济条件下,性工作者因为自身的原因,她们(当然也包括他们,这里且只说她们)用自己身体与他人进行平等的交换,性工作者自由地支配了他们的身体,同时也没有妨碍到他人作为一个个体行使个体权利的权利,自然不能算是违法,这种行为是也必须得到社会的承认的。在非强迫情况下的自愿的性交易都应该是属于正常的交易行为,它是性工作者最基本的权利,任何形式的借口都不能剥夺她们作为一个公民依法支配自己身体的权利,任何执法者冠冕堂皇地把这些性工作者压去游街,本身就对法的一大调戏,就是一种违法的行为,就偏离了法的精神,是对个体的巨大的侮辱,它剥夺了其他个体应有的权利,是对中国民主进程的一大挑衅。

  如果一个个体都不能自由地按照自己的意愿来支配属于他/ 她(甚至还包括它)的身体的话,那更不用说其他权利的行使了,一个公民如果连怎么支配自己身体这个基本的权利都没有,都被剥夺了的话,那其他的权利将是无从说起的。很难想象一个被囚禁在监狱中的人还可以自由地去选择住在乡下或者住在城市当中。所以如果要使公民的各个权利能得到实行,最基础的就必须先尊重个体在不妨碍、干涉到另外一个个体的自由的条件下,自由行使他/ 她作为一个个体自由支配自己身体的自由,有了这个基础,我们才可能谈论自由、民主、法制。

  所以,性工作者的无论在那一方面上来说,都绝对不能是被看成是一个社会的耻辱,而应该把性工作当作一种正常的职业而被尊重——至少被理解。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越高,应该是一个越融合的社会,应该允许社会的多元发展,应该尊重每个个体的自由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而不是用带有偏见的眼光去看待这个职业。一个社会中的人们的文明程度越高,就越应该用更加宽容地态度去看待世界,就应该更加具有博爱的精神,就应该更加懂得尊重一切个体,而非把自己的主观偏见去看待他人以及他人的正当行为。在一个健全的民主、法制社会里,性工作者不能、而且不应该成为社会唾骂的对象,我们应该用看待一个正常公民的眼光去看待她们以及她们的劳动。

  作者邮件:deronrobert(at)yahoo. com. cn

  作者:郭小周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为性工作者正名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