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文杰:春运,我们心中的痛

  春节将近了,在各方的游子们都期待着能够回家去与家人们团团圆圆地过个年,不图什么,就图在家聚一聚,不管过去的一年里,是否收获丰盈,更重要的是一种传承了几千年的文化传统,我们一直延续着。可是在远方的人们要是一想到回去,却又不得不寒心,这些年来,在脑海里的春运二字似乎是沉重的,也是苦涩的。

  记不清楚春运这个词是在什么时候诞生的,好像也有些年月了,这是改革开放以来的新的产物。孩提时却没有那么深刻,只是九十年代后这一形势才会更加深入人心的。但无论何时的春运,在人们的记忆中都是酸楚的。

  倒是这几年我们国家的基础设施大大地提高了,可是这交通状况却没有见得就要好多少,去年年初修了八年的京珠高速公路顺利通车,可是就在全线通车后的几个月内的2005年的春运,却把整个从郴州到清远与广州交界处都给睹得死死的,原因是什么,我不清楚,但是我看到的是,在广州境内的跑面明显要宽出几个车道,在这里是很少睹车的,为什么刚修好的公路就睹上了呢?有关部门在规划设计这条路的时候就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嘛?我试问?

  这几年我们国家的价格管理办法是出台了,开始的时候还做了些什么各式各样的听证会,可是说来却好笑,就好笑春运时的火车客运,到了这个时候,铁路部门本是收入最火的时候,他要涨价,打着个幌子开了听证会,可是我就不清楚那听证会的参与者到底是些什么人,我是依稀记得2002年的《中国青年报》里有一则相关报导,当时的听证会的一些参与者,其中就不到15% 的人员是普通民众,而更大部分的是铁路部门和相关的部门的人员。这就让我纳闷了,这价格管理办法里边不是说了要有相当比例的消费者去参与的吗?倒是现在是铁老大,他说了算,没有必要和你商量,就算是作出让步也可笑到了极点,就像今年的让步,所谓的让步就是那么几列为数不多的临客普客硬座是不涨价的,美其名日,说是农民工专列,你若是真体恤游子们外出打工不容易,好不容易加班加点,一年下来挣到这几元钱赶着回去与家人团聚,就应该所有的都不上浮了,倒是那几列普客硬座能够装得了几个人呢?在他铁路运输客流的比例多多大一个成分?我想只要有眼睛的人都是看在眼里的。

  倒是有关部门也还知道这个价格的混乱的现实,所以在这些年各省都有自己的条例出台,如广东对于公路交通的收费,这两年都是普通车的涨幅是不得超过40% 直达班车不得超过65% ,这个字眼上看起来,好像是很体恤人民群众,反过来想想,再仔细看看现实,这所有的车都是按这个容许的所谓的最高的涨幅,你又为何要总是玩弄这么字眼,索性有关部门的文件这样说我们老百姓看起来才更愿意接受:普通车的涨幅是40% ,直达班车的涨幅是65%.这样看起来才更像是上级主管部门下达的文件。倒是这样还好,可是现实是省际普通班车,本是被列入40% 内的,可是实际情况却更糟糕,甚至高达300% 都不为过,这而且这是公开的秘密,我不相信上级主管部门会不知道,若说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些各大城市的市级车站的实际售票情况却反映出来了。

  一两年前一直炒得很热的,关于各地的最低工资的提高也是个问题,十多年来就这么一次的提升,可是其幅度却真的是让我看到了很是忧心,这些年,我们国家也意识到了现今我们社会上的贫富差距是一天大过一天,每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生产总值增长率都是高于7% 的,但是回到刚才所说的最低工资上去,就算这是十年内的变化。好下面我以广州为例,1995年,广州的最低工资标准是320元,2005年是684元。1995年广州的GDP为1243亿元,同样2005年的GDP增长率若是以最保守的12% 来算都有5000亿,你去看一下这两者的增长比例,最低工资的增长率,10年内为,最低工资增长为113% ,而GDP的涨幅却是303% ,这还是最保守的数字。你可以去想象一下,这样的状况下,这贫富差距怎么能不高,而且这个最低工资显示的只是通常情况,现下在笔者所在地东莞、深圳还存在着有尽半以上的企业是没有按照政府所制订的最低工资标准执行的。这种情况我想有关部门更是不可能不知道的。似乎这规定只是作出来欺骗自己的。我感觉到寒心,。

  春运,本是公共设施利用率最高的时候,相对来算其成本本应该更低,反倒是在单价上去高涨,我不明白这种经济理论在现时的经济体制下还会存在,而且是理所当然的。我只知道,我们办企业的,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要面对竞争,都必须要尽量压低我们的产品价格才能够求以生存,相反这种违背经济理论的现象却更有章可循了。

  春运,是我们心中的痛,长久以来就是的。自打春运这个词产生以来。我不知道何时我们才能够走出对春运的阴影的影响。

  写于2006年1月9日14时54分

  作者:曹文杰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春运,我们心中的痛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