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山西黑窑工事件引发的人权状况思考

  在人权越来越被普遍认同为基于人的一种普遍性权利的时代,山西冷爆出了令人震惊的黑窑工事件,多少有些异常。一时间,各种质疑与批评纷至沓来,这些质疑与批评乃至攻击都是民众自然而然的反应——虐猫事件尚且引起全民关注,何况虐人事件呢?事实上,这就是所谓的“民愤”。民愤是一个民族的愤怒情绪,历史证明,谁小看它谁必将自取灭亡。韩国的总理可以为一座桥、一场高尔夫球等引咎辞职,这没什么,一个执政党,如果在执政期间严重失职导致人民生命权没有保障,它退出执政岗位也不是十分过分的事情。

  然而,就山西黑窑工事件,我在只想谈谈人权问题。

  山西黑窑工事件体现的问题是不把人当人看,严重违反了《世界人权宣言》基于人权的相关规定。《世界人权宣言》第四条规定:“任何人不得使为奴隶或奴役;一切形式的奴隶制度和奴隶买卖,均应予以禁止。”山西黑窑工事件里,黑窑经营者把民工当成奴隶使役,其过分程度比奴隶社会奴隶主对奴隶的态度和做法有过之而无不及,黑窑的生产方式纯粹是强化了的奴隶社会的生产方式,对民工的奴役方式是强化了的奴隶主对奴隶的奴役方式。这种无视《世界人权宣言》现象在社會主義国度里发生的事实与我们极力宣扬的政治理念形成如此强烈的反差,不知道我们的高层作何感想?事件暴光之后,黑窑所在地的一些政府官员仍然可以悠然自得地打牌玩耍、吃喝玩乐,说他们心底里装的是老百姓谁还相信?希望“人民公仆”的思想意识里有人权观念,那根本就是不着边际的幻想了。

  人权是人之为人的最基本的权利,人仅仅因为人而拥有的权利,在一个理性的社会里,这样的权利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践踏人权者之所以践踏人权,是因为他们要通过践踏人权获得利益。将他人使为奴隶,甚至进行奴隶买卖,是山西黑窑工事件的一大特色,黑窑经营者本质上运行着一种奴隶制度,他们就是奴隶主。奴隶主当然不会承认奴隶的人权,他们将奴隶当成他们的财产,财产不是人,财产是没人权的。在社會主義国度存在着一种区域性的奴隶制度,公然与《世界人权宣言》叫板,这是为什么?其实,从各种报道材料中,我们不难看出,黑窑奴隶主之所以那么神气,与其强大的后台有关。企图通过践踏人权获得利益是一种人类社会普遍存在的习惯性欲望,这一欲望的实现需要有运作环境和运作条件,当个人或集团的能耐不足以实现这一欲望,他们就会寻求更为强大的后台支持力量,而这一力量的提供者,最佳人选就是政府。政府由若干人员代表政府行使各种权利,这些人当中,买通关键性人物就可以把事情办妥——这几乎是所有具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伙的结构和运作模式。

  ——山西黑窑使他人为奴隶的现实就是如此运作的。如上所述,黑窑奴隶主无视人权的存在,其所背靠的政府官员同样没有人权观念。践踏人权已经是一种根深蒂固的习惯,以致于,在某些人的脑子里,根本就没有“人权”这个字眼和概念。人权理念的缺失导致的结果就是人权被随意践踏,山西黑窑事件即为一个有力的证明。

  有人可能会解释说,山西黑窑事件只是个例,我们是尊重人权的。不错,我们相当地遵守人权,某些“X皮书”就是针对别人对我们进行人权攻击而匆忙出台的,这好歹也算是我们对人权的一种“与国际接轨”的态度吧。可今天怎么来解释:广西的“个例”和其他各地的许许多多的“个例”被发现之后又来个山西的这个“个例”?人权不只是摆在纸面上给别人看的条文,人权要推行。文明的、先进的政权必须是一个充分维护人权的政权,缺乏人权理念的政权不可能是一个得到人民拥戴的政权。一个理性的政权必须将人权纳入其管理机制并将对人权的维护当作一个至高无上的职责与义务。仅有条文规定而无具体的、行之有效的推行措施,势必产生人权被严重践踏的后果。山西黑窑所体现的这种现象只是人权被践踏状况的冰山一角,在我们国家,包括政府行为在内的各种行为里头,有多少能经得起《世界人权宣言》的考验?

  不是很久以前的历史体现出来的对人权的普遍践踏现象如果说与时代背景有关,那么,今天,人权的被严重践踏又与什么有关?当越来越多的黑窑成人与儿童奴隶被“解放”,我心底里感到有些欣慰,但更多的还是担忧。

  黑马gxblk(at)163. com

  2007- 06- 23

  作者:黑马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山西黑窑工事件引发的人权状况思考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