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愚:从自主走向民主

  我不希望改朝换代,因为人类社会的进步需要人们的理性,理性的力量可以结束血腥的改朝换代的历史。我不希望社会的改革变成夺权,因为在现代的社会中,最终没有人能够夺走人民的权力,即使有人向人民夺权,他的成功也是局部的暂时的。我不相信社会的革命就是人头落地,就是以暴易暴,人类的民主进程,已经在演绎兵不血刃的革命。

  ——题记

  民主,民主!民主?

  民主能够发掘出大多数人的创新能力,从而促进社会的快速发展,使弱国变成强国,这是社会的客观规律,因而走向民主,健全民主,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定势。走向民主,健全民主,是中华民族走向强大的唯一道路。

  中国大陆不踏踏实实走民主道路是不行的,不这样就无法开发民力,就不会成为强国。成不了强国,就会与大国的现实不对称,就会因巨大的内、外部矛盾造成社会的动荡,分裂,土崩瓦解。对于21世纪的中国来说,民主是国家和民族之本。

  人类社会发展趋势是速度愈来愈快,找不到正确的民主道路,必然失去社会快速发展的机遇。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民族,走向民主的途径不同,国家和民族的经济基础和文化载体,决定了这个国家走向民主的正确途径。

  人类还缺乏社会发展的理性,习惯于以己为据,习惯于输出自己的理念,认识不到社会形态的异途同归。以己为据的观念,来自于人的动物性——动物划分生存繁衍空间的自然性。习惯于以强权和暴力推行自己的理念,是动物性的表现,这样的人是愚蠢的。当然,邯郸学步更愚蠢。

  非洲一些国家在民族和民主的矛盾中导致动乱和屠殺,台湾的兰、绿阵营之争导致社会的分裂,美国输出美式民主的失败……

  这些都证明:民主的成长和民主的形式都不能脱离国情,民主的成长不是由强权规定的,走向民主的道路是多样化的,是异途同归。

  人类社会的聚合力并不是物质力量,人类的聚合力在于精神——是精神力量把人聚合在一起形成国家和民族的。否则,人和其他动物就无法区分了,因为动物的群体只是靠物质利益聚合的。

  对于21世纪的中国来说,儒家思想的聚合力已经不够强大,清末以来随炮弹而来思想以及改革开放后随先进的设备而来的思想使思想的多元化已经成为现实,斯大林模式的社會主義主义被实践抛弃了,中国特色的社會主義也因理论的缺陷导致其与实践的矛盾,甚至有些方面表现为南辕北辙。中国大陆人实际上已经没有起聚合作用的主流思想。在这种情况下,动物性的贪欲和享受欲代替了人的精神,这样社会必然走向腐败,裂变。中国大陆的精神支柱需要重新建立,这个精神支柱就是走向民主——社會主義的真正的民主,中国需要民主精神的聚合力。这种聚合力是中华民族富强的希望。

  中国大陆的民主道路不好走,因为中国有一个“人口多,底子薄,封建包袱重,发展不平衡”的特殊基本国情。这种特殊的国情决定了中国特殊的民主道路,国外的民主道路只能参考,任何照搬西方民主的做法最终都会失败。如果给美国增加十亿人,美式民主一天也维持不下去。

  当前急需中国大陆走向民主的理论,而这种理论的成长需要百家争鸣的学术平台。思想多元已经成为事实,必须理性地对待这种事实,主政者必须承认这种事实,尊重这种事实,促进中国的民主理论在中国这块土地上成长起来,把社会发展的理性建立起来,否则,必然失败。中国已经没有时间再“交学费”,十五年之内,中国不能成为世界前五名的强国,资源之争必然肢解中国。

  只有在国情的特殊性中才能寻找到民主的道路,实事求是是寻找中国民主道路的基本原则。

  人口多,底子薄,人均资源占有量太少,这是中国最特殊的国情。很多人还在为求得温饱而挣扎,无暇顾及民主。特权力量以权力割据(对中央权力和人民权力的割据)的方式控制尽量多的社会资源,力图保持一定数量的温饱尚未解决的群体,从而保障特权的社会基础;因为对于温饱尚不能解决的弱势群体,民主无疑是奢侈,当人无暇顾及民主的时候,权力割据就有了牢固的根据地。因此,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消灭贫困是开端,而消灭贫困,必须从消灭权力割据开始。

  中国的人均GDP已经超过1000美元,论说已经不应该有贫困人口,是权力的割据提供了权力与物质利益交换的条件,是这种交换中,特权侵占了人民的劳动果实,使贫富差距急剧扩大,制造了不得温饱的贫困人口,增添了民主道路上的障碍。消灭权力割据,消灭权钱交换,从而消除贫困,把人从温饱的压力下解放出来,中国社会才有走向民主的物质条件。

  中国有世界上历史最长的封建社会,有丰富的封建上层建筑,因此封建包袱最重是中国另一特殊国情。

  “打天下坐天下”的正统观念,“官本位”的人生价值观,“背靠大树好乘凉”依附思想,政治异己化的习惯,法定权利随时抛弃或轻易出卖的行为,小事占上风大事盲从的思维定式,等待别人修路自己走路的商人精明,麻木和狂热并存的改朝换代的历史观,“赌一把”的人生快感,狭隘的民族主义和地域观念,这些由封建社会遗留下来的观念,都是中国民主道路上的障碍。

  在这些障碍中,依附思想是最大的障碍。奴隶社会和农奴社会形成了人的依附关系,有这种依附社会关系产生了人的依附思想。晚辈对长辈的依附(未成年人对成年人的依附是自然依附,应除外),女性对男性的依附,失权者对特权者的依附,穷人对富人的依附,员工对企业的依附,个人对组织的依附,下级对上级的依附……

  这都是弱者对强者的依附,有的是羊对狼的愚蠢的依附。

  有依附思想的人只知道去寻找那棵遮荫的大树,渐渐失去了开发自我的能力,成了不能自主的人。正是这些不能自主的人拉大了人的自然差别,成为特权滋生和发展培养基。

  对于有依附思想的人来说,无论自然赋予的权利还是社会赋予的权利都会随时丧失。人的依附性实际上就是奴性,把自己应有的权利拱手相让是中国特色的奴性表现,是形成官场,滋生特权腐败主要原因之一,是当今社会的罪恶之源。

  封建包袱重,导致人的民主素质低下,民众民主素质低下,成为中国走向民主的主要障碍。

  中国社会的发展历来都是不平衡的。改革开放之后,社会发展出现极不平衡的状态。中国的社会因发展不平衡衍生一个差距很大的社会,有天壤之别的“二元社会”,有几乎半个世纪的地域差别,还有特权者和失权者的“两重天”,民主观念的差别也很大。中国人追求民主已经有一百五十年的历史,始终没有找到走向民主的正确道路,君主立宪,三民主义,新民主主义都是纸上谈兵,斯大林模式的社會主義社会没有民主,改革开放后忽略了民众的民主精神建设,民众还缺乏民主的观念。目前,正确民主的观念只在劳动知识分子和真正的社会精英之中发展。

  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是十分艰难的,用改良主义的方法,改朝换代的方法,用强权推进民主,最终都是以暴易暴,未有成功者。历史已经证明,在中国,靠制度的改变是不能建立起民主社会的,真经照样能被歪嘴和尚念歪。中国大陆的民主化,只有靠人的改变,靠人的思想和能力的改变。

  根据上述国情与民主的分析,可以得出以下结论:中国的民主道路只能是从改造人开始——改造人的观念开始。

  自主!自主?自主。

  人民做社会的主人叫民主,欲做社会的主人,必先做自己的主人。走向民主应该从自主主义的建立开始。什么叫自主?自主是自己做自己的主人。能够自主的人叫自主者。自主者的思想体系叫自主主义。

  盲从,是中国人的传统习惯,盲从到不加思维的传谣,一直盲从到无法生活的境地,便演化为暴力。当盲从成为习惯的时候,社会便是骗子和暴力的天堂。盲从者没有独立思考的习惯,不能自主。自主主义的目的是从根本上改变这种传统习惯,培养独立思考的习惯,培养人的自主素质,进而培养社会主人素质,中国大陆社会的民主化,只有从此开始。

  抛弃依附思想的人,就会成为精神自主的人。抛弃依附思想是做自主者最基本的条件。抛弃依附的思想基础是自我平等的观念。

  什么叫自我平等呢?自我平等认识上的天赋平等,自认自己天生与别人的社会地位是相同的,没有优越感和自卑感,不愿做人上人,也不愿做人下人。

  在中国大陆,建立起自主精神是很困难的事,封建主义意识形态力图使国人不能自主,所谓“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因此有了愚民政策。中国人从听爸妈的话做一个好孩子开始,听老师的话,听领导的话,叫举手就举手,叫填谁的选票就填谁的选票,叫喊万岁就喊万岁,失去了个性,失去了自我,成了完完整整的传统顺民。在顺民社会的基础上,特权腐败随时随地都有滋长发展的空间。当特权腐败建立起社会崇拜的时候,思想的依附会使人完全丧失自我,不准思维慢慢导致不会思维,产生思想奴隶的群体。把思想奴隶转变为自主者,是能够做到的事,但不是容易的事。

  中国大陆人自主的状况是不平衡的,部分学者,科技人员、自由白领(从事法律、医疗、教育、艺术、新闻等职业的个体劳动者)和技术工人,是最具有自主精神的群体。比较起来,沿海发达地区比中西部、东北地区的自主精神相对强大,中国大陆落后地区地域和人口都占多数,建立起自主精神任重而道远。

  必须大力宣传自主思想,使人民去掉对权力依附和崇拜,去掉奴性,摆正个人与社会的关系。

  仅仅是精神自主的人还不是自主者,还需要自主的能力。所谓的自主能力,最基本的是有以正当手段获得生存物质条件的能力。没有这种能力,或有能力不愿意劳动的人,不依附别人就无法生存的人不可能是自主者。

  通过不断学习,掌握知识、技能、技艺,增强体质,以能力掌握自己的命运,不依附别人,也能生活得很好,这样的人才能使自己成为自主的人。

  在社会上,自主者应该是这样的人。自强的人:努力学习,不断学习,勤奋工作;在知识、技能、技艺等方面具有特长,有通过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获得生活资料养家的能力,有从事创新性劳动的能力。自立的人:成年之后不依附任何人,没有以依附为手段获得利益的企图,崇尚自由;这样才能时时刻刻做自己的主人。为共同利益结成社会团体,维护这个社会团体,但不依赖这个社会团体。自爱的人:消除旧社会遗留下来的恶习——不赌,不嫖,不浪费;不欺,不骗,不造假。摈弃等级观念,建立平等之爱——从爱人出发,达到自爱。坚决不与特权腐败者合作,不选举自己不认识,不认可的人做自己的政治代表,不与特权腐败者交往。

  自主不是绝对的,在中国大陆上,自主者必须遵守宪法,依法护身,会用政府签署的国际通行的人权标准来维护自己的权利。

  中国人应该在未成年之前,就培育出自主精神,并开始培育自主的能力;这是中国教育的新任务。长大成人后具有基本的自主能力,牢固的自主精神和通过维护群体权利而维护个人权利的素质。

  有自主精神,也有自主能力的人,还不是完全的自主者,只有有自主精神也有自主能力,还能够主动地维护自己的人权和其它社会权利的人,才是真正的自主者。

  个人的社会权利是群体社会权利的一个单位,社会地位又是以社会群体划定的,因而,只有在维护住群体权利的情况下,才能达到维护个体自主权利的目标。

  依附在现实社会中确实能够获得物质利益,对于一些人来说,依附确实是其谋生的手段。现在的自主者,常常受到不法侵害,生活得很不轻松。社会需要自主者的先驱牺牲个人利益来推动社会的前进,需要自主者的楷模,

  主政者必须认识到,个体创造性的失缺会导致整个社会失去了创造性,使整个社会失去自我更新的能力,必然老化,衰亡,因而必须支持自主主义。

  做自己的主人,把自己当人看,不再依附于任何社会势力,不与特权腐败分子合作,不幻想通过特权腐败谋取私利,特权腐败就会像一株失去滋养的植物一样,干枯而死。在特权腐败者已经渐渐成为階級的情况下,这样消除特权腐败,可以避免社会动乱给人民带来的痛苦。

  中华民族的封建历史太长,封建意识形态根深蒂固,俘虏了一代又一代人,从做一个“听话的孩子”开始,上尊下卑,不越雷池便开始了,趋炎附势,上行下效,“人上人”,“官本位”无处不在;惯于吹喇叭,抬轿子,做了轿子便“一览众山小”,还有那“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创新也成了灾难。对社会进行改造,最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要同封建意识形态彻底地决裂,树立起民主的意识形态。

  每个中国人都应该自省,自己是否是自主者,自己是否符合社会主人的条件,是否具有社会主人的素质。

  自主,民主!

  自主是民主的前提,相对健全的社會主義民主还需要有一个缓冲阶段,这个缓冲阶段就是公民培养自主主义阶段。人民的自主就是使人民具有民主的意识初步形态和民主的基本能力。中国大多数人成为自主者,中国的社會主義民主才能成为现实。没有自主的民众,民主必然会变质。中国大陆民众应该完成从自主者到社会主人的发展过程。

  要提出一个鲜明的口号:做自己的主人!不能做自己主人的人,谈何社会的主人?谈何民主社会?谈何社會主義民主?

  不能自主的人不是真正的公民,必然无法进入民主生活;民主本身就是自主者的社会活动。

  自主者应该组织起来,结成自主者的社会团体,联合起来,互助互爱,相互支持,先从开展一个不与特权腐败者合作的社会活动开始登上社会舞台,不充当特权腐败,权力割据的社会基础,割肉饲狼,最后必然会被狼吃掉。

  如果多数中国人都是自主的人,特权腐败便失去了滋生,发展的土壤,中国社會主義的全民民主就不难实现了。

  当自主者成为社会的主导力量时,就可以实现自主者的社会理想了,自主者的社会理想是建设一个中国化的民主制加公有制的新型的社會主義社会。

  自主者的民主政治体系是全民主政的政治体系,一切政治权力属于人民。这个体系必须满足于以下条件,一、再没有任何社会力量凌驾于人民之上;二、切实可行,以最小的成本最科学的操作来达到全民主政的目的。三、专业从政者是人民政治权力的代理者,是人民中选出来的政治专家,以法律决定人民对政治代理者的选择权、监督权和制约权。

  为了满足以上条件,社会必须是一个没有政党执政的社会,具备一个体系单一,各个环节依次可靠制约,政治矛盾弱化政治关系简化的政治体系的社会,一个使人民具有对政治代理者完整的选择权,监督权,制约权的法制社会。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原本就是一个全民主政的制度,不仅应该恢复其原来的设计,还要增加新的内容。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应该是国家的真正的最高权力机构,具有国家的立法权、执法监督权、全民所有制资产产权。其委任的国家主席应该有最高行政权和最高军事指挥权。经其批准的国务院,有中央行政权,其委任的最高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有最高司法权和最高监法权。

  《宪法》应该规定,任何政党的权力不能超过人大,政党只能通过人大代表中的党员代表实现政党的政治目标。在这样的框架下,在政体建设上实现较完善的民主。

  在基层应实现很多国家的民主政体已经实行的竞选制。所不同的是侯选人是独立候选人,不能代表党、派、社会团体候选。

  乡、镇人民代表及城市社区人民代表,由竞选产生,任期三年。候选人以自荐为主,选区自荐人数不够,再由选区人民以无记名投票方式推选候选人,补足候选人数。候选人与代表的比例为2:1;基层人民代表与选民的比率为1:10000,不足万人的少数民族,特例自选代表一人。基层人民代表必须懂政治,懂经济,身体健康,热心为人民服务的人,非现役军人。

  基层人大代表的选举过程,实际上是人民政治权力的委托代理过程,选票实际上是政治权力委托代理的文书。

  基层人民代表,可以被聘用为国家公务员,未被聘用为国家公务员的,可以获得从政补贴。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选票又是劳动合同书,代理人民的政治权力,为人民服务,理应得到从政的劳动报酬和经费。

  中、上层实现政治权利的委托制。县、市人民代表,与基层人民代表的比例为1:5,转受基层人民代表的委托,代理人数超过五万人。任期四年,其中常务人员为国家公务员。县、市级人民代表,必须有政治、经济专家担任。

  县以上的人民代表接受基层人民代表的转委托,其内容只限于议政权、提案权、提案表决权、对上级人大、同级政府、执法、检查机关的监督权。基层人大代表在政治权力转委托时,必须征得所代表人民的同意。

  市(直辖市)、省级人民代表,其与县、市级人民代表的比例为1:10,代理人数在五十万人以上。通过接受县、市(县级市)级人民代表转委托其所代理的人民政治权力来产生。任期四年,全部为国家公务员,应是资深政治、经济专家。

  “国人大”代表,通过市(直辖市)、省级人民代表的政治权力转委托产生,其与市(直辖市)\省级人民代表的比例为1:4,代理人数达二百万人以上,任期五年。

  上、下级“人大”代表可以兼任,从政的薪金、补贴兼获,政务太忙,可设政务所,聘用私人助理、代理。

  人民代表任职期间不可辞职,自认身体无法直接从事人民代表工作时,经常务机构批准,可以委托代理,任职期间死亡前,应有政治权力代理委托的遗嘱。

  “人大”设立法、监察、国防、政治信息、全民资产、资源、民族等委员会。各级“人大”决议由议案表决产生。代表的提案权、表决权一律平等,服从多数,保护少数。下级“人大”决议不能违背上级“人大”决议。

  国家主席候选人定为四人,由“国人大”从“国人大”代表中直选确定。候选人参加竞选,通过全民公决确定国家主席。任期四年,可连选连任,但只能连任两届。被选为国家正、副主席的人,任职前必须退出政党,成为无党派人士。国家主席负责组织各级政府,依法行政;各级政府组成后,需经同级“人大”批准,才是合法政府。

  国家公务员人数,不得超过公民数的五千分之一(不包括警务人员)。

  两头竞选,中间代理的组政方法,是最经济的民主组政方法,符合人口多,底子薄的特殊国情。

  体系单一是指政出一门,上下一条线。民主的政体不需要任何重复的政治权力,一切非人民系统的政治力量都会浪费社会财富。一切政治力量,只能通过人民代表来实现其政治目标和社会改造计划。

  人民军队不参政,在役官兵不得以个人名义参政。人民通过“人大”对国家主席的制约,来制约军队;同时,“人大”向军队派驻人民政治委员来保证人民对军队的控制,使军队永远是人民的子弟兵。

  全民主政的政体实质是人民权力的代理体,由人民委托的专家组成。选票的实质是聘书,人民出赋税来购买服务,通过民主选举来确定服务人员。

  这样的政体表面上没有执政党,实际上有执政党,只要政党能够把自己的党员培养成人民代表中的多数派,就能实现党的决议和人大决议的一致性,实现实际上的执政。

  自主者社会的经济基础主导力量是社會主義公有制,如果不能实行对公有生产资料有效的民主管理,公有生产资料的性质就会变质;因为在非民主的情况下,公有资产必然会私化或社会集团化。这样就不可能保障公有生产资料真实性。

  现有的公有制经济因缺乏民主管理,不是真正的公有制经济,必须进行改造。这种改造有两项内容:一是全民所有制经济的民主管理改造;二是集体所有制经济的全员股份制改造。

  只有由全体人民管理公有资产,才是真正的公有。只有“人大”能代表全体人民,“人大”不仅是全民民主的政治组织,还应该是民主经济管理组织。

  全民所有制经济的改造原则是:全民产权,全民管理,全民受益。具体内容是:产权归“人大”,使用权归经济实体全体员工的代表机构——职代会,收益分配依法兼顾国家、企业、员工三者利益。

  “人大”相当于现代企业制度中的股东大会。“人大”产权应表现为资产流向的支配权,经营过程的监督权和分配法律的制定权。“人大”要设国家资产委员会(简称“国资委”),由“人大”代表选举其中的经济专家组成,还可聘用经济专家作顾问。全民资产归“人大”,要求改变“人大”代表的知识结构,“人大”不能再是“拼盘”,“举手”,“鼓掌”的“人大”,必须是人民信赖的专家“人大”。

  全民资产的使用权归经济实体的全体员工,也就是归“职代会”。“职代会”相当于代企业制度中的董事会和监事会。职代会有企业经营者的聘用权,企业重大决策的审批权,员工股份的管理权,同时负有全民资产的增值责任和保障员工利益的责任。“职代会”应有法定的权利,义务,组织原则和全民资产的经营原则。“职代会”可以聘用理财专家作顾问。“职代会”代表要有很高的素质,是经民主竞争选举产生的,员工中深受大多数员工信赖的管理专家。国家为了保证全民资产的不断壮大,应颁布《公有经济实体职代会法》,依法保障职代会制度。在全民资本控股的股份制企业中,其它资本按资本比例选代表参加职代会,聘用经营者在审批企业经营重大决策时与职工代表有相同的表决权。

  城镇集体所有制的本来面目,是民主管理下的全体成员股权平等的股份合作制,现在的集体经济实体,早已不是本来意义的集体所有制,应通过改造,恢复原来的性质。

  集体所有制经济实体要改造成为股份合作制的经济实体。这种股份合作制是原始股权不可转让,不上市,不退股,可继承,享受分红的制度;改造前遗留下来的集体资产,应按其估值,分配给曾为创造这部分资产服务过的人,以原始股权(上世纪五十年代合作化运动时产生的股权)和投入的劳动价值(为原始股权增值提供的服务时间)确定股权比例。其“职代会”具有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的全面职能。民主管理条件下的全员利益共同的股份合作制是公有制经济的一种新形式。

  人民通过人民代表以民主形式管理国家的财政。

  自主者的自主精神必然会提升为民主精神,从个体精神和群体精神发展为社会精神,树立起民主的精神支柱。

  改革开放至今,中国实际从事工业生产的劳动力已经是多数,中国的社会主体已经从农业、农村社会转向工业、城市社会,意识形态的变化是必然的。传统农耕意识形态的主体是主、辅有序,而现代工业意识形态的主体是平等、合作;中国已经有了同儒家意识形态决裂的社会条件。

  特权是靠传统的农耕文化滋养的。摈弃农耕文化的糟粕,特权就会失去培养基,无法生存。不与特权合作,将是对特权最大的打击。这样消除特权,可以避免社会动乱给人民带来的痛苦。

  自主者的民主主义,需要新文化载体。目前的传统文化,已经破裂,但其厚重的碎片,残酷地压在中国欲腾飞的翅膀上,悠久的封建文化基础十分顽固。人民在这种文化载体上,对政治表现为“麻木”和“狂热”的交替。没有平稳的热情。要么只知道课税,纳粮,出夫,读书做官;要么受野心家的鼓动,揭竿而起,夺天下,去做王侯将相,然后去腐败堕落。中国需要的是新文化——自主的文化,民主的文化。

  民主进入中国之后,封建主义常常以民本主义与其同化,一些人企图把民主同中国封建文化嫁接,来寻找民主在中国的立足之地,这是徒劳的。只有摧毁中国封建主义意识形态,才能为民主创造出良好的文化载体。

  自主者的民主主义人生观建立在“利益共同体”的基础上,主张个人人生的价值体现在对群体的贡献上,从他人、夫妻、家庭、经济实体、社区、地方、国家、到全人类。群体有大有小,一个人只要存在于某个群体中,就要全心全意地为这个群体服务,如果这样的人生观能够占据主要地位,个人对群体奉献肯定能够得到公平的回报,人就会在群体中实现个人人生的价值。

  追求科学是人生最高的价值。科学是属于全人类的,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其不断的创新都会为人类的生存和发展提供新的动力。

  追求真理是追求科学的创新。真理在其开始露面时,往往很难被人们接受,这是有人的认识差异所造成的。真理的发展是艰难的,追求真理的人往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但追求真理的人生是对人类最大群体的奉献,具有最高的人生价值。

  人生的过程包括其数量过程和其质量过程,人生的价值在于其质量的优劣。没有质量的人生如草木一般,是行尸走肉。仅仅是为了延续生命而生存,是最低价值的人生。

  自主者认为,人类并未冲出自然界,人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人类社会应该是一种自然现象。最先进的社会,是“天人合一”的社会。人的创造欲,必须建立在认识自然,掌握自然规律的基础上。一切违背自然规律的创造欲,必将毁坏自然界和人类本身。人不可能“胜天”,是“天”的一部分,人类把利用自然说成是战胜自然,十分可笑。这是肤浅和极端创造欲结合的产物。人类最伟大的自然开发,就是对自己的开发。人类的认识重点是人本身。是人的享受欲和继之而来的非理性创造欲,使人背离了人的自然性。

  人,不过是生物环中的一个环节,象自然界其它事物一样。“信息网”时代,会使人们更加清楚的认识到,事物之间的联系是“环”的联系。是一个个信息环和制约环,构成了宇宙。人只是环中的一个小小环节。人必须与天地和睦相处,天地不是人的敌人,而是人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条件。不要“战天斗地”,同大自然对立。不要在不识皮毛的时候,就认为自己掌握了规律,拼命迎合人的享受欲,去进行那些毁坏人的“创造”。如果不能认清那些大大小小的,无数的运动着的环,就不要去实施所谓的创造。不要让畸形的创造欲毁坏了人的生存条件。

  顺应自然,不是消极的顺应,而是把人自身看作自然环的一个环节,在回归自然的基础上,认识自然,摸清规律,在事物全面联系的基础上,实施自己的创造。人的创造欲,也是人的自然性。

  自主者的人才观是“泛人才观”,我即人才,培养人才,量才而用,人尽其才,人人是才。通过学习和实践,除了有精神障碍的人外,都能够成为人才。

  自主者的民主道德主干是“利益共同”原则。主要是个人利益与公众利益的共同,但同时提倡,当个人利益与公众利益发生冲突时,舍个人利益而求公众利益。旧传统道德,把“义”和“利”对立起来,谓之“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其实,“义”与“利”是相辅相成的,“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有了利,才有仗义的经济基础,讲究“道义”,实际上也是求财的手段。个人利益为“利”,公众利益为“义”,主张“义”和“利”的兼容。

  “利益共同”也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准则。利益共同是群体存在的基础,利益共同不是利益平均,而是根据个人对群体贡献的大小,来取得个人利益。利益共同也是人际关系中“利己及人”的“双赢”原则。什么叫“利己及人”呢?自主者的民主主义道德不反对利己,尊重个体的生存,个性的发展的权利,但同时主张在利己的同时,给他人,集体,国家,人类带来利益。反对损人利己,也反对那种虚伪的“无私”。

  保护环境是利益共同论的现代化表现。人们应该以利益共同的原则,规范自己的生产、消费行为,因为环境是共同的,破坏环境实际上就是损人利己,或者损人害己。

  自主者主张“泛爱”,其内容是尊重妇女,爱护儿童,孝敬老人,帮困助残。认为这是利益的一种交换——个人与社会整体利益的交换。这也是利益共同的一种表现形式。

  利益共同是共产主义实现之前的道德主体。

  自主者力图建设一个公平的社会。自主者要消除社会地位的定格,给人以平等的生存权和发展权,建成一个公平的社会。一个公平的社会,并不是一个平均的社会,会是一个富裕程度不同,但共同富裕社会。

  无论是国策、企业策划,还是个人行为,其结果如果拉大了人与人社会地位的差距,人为制造不公平,都是反动的;反之,就是在推动历史前进。

  自主。民主……

  自主主义的社会活动转化为民主主义的社会活动后,自主主义的阶段就结束了,社会进入民主建设阶段。

  一个半世纪以来,中国人的民主道路十分艰难,原因是中国有一个悠久的封建社会历史,力图改造社会实现民主的人自身就有封建社会的因素,激情过去之后,脑后的小辨又露了出来。鲁迅嘶裂的改造国民的呐喊只是死水中的涟漪,中国始终没能选择到一条正确的民主道路。迷信西方的民主,移植西方的民主盲从,着重于制度的建设,认为社会的改变取决于社会制度,取决于社会精英的观点,致使始终没有把人的改造放在首位,这实际上也是由封建文化的灿烂造成的。再完善的民主制度,摆在没有民主素质的人面前,只能是曲高和寡或者叛经离道。

  改造人十分艰难,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因此,中国现在还不要奢谈民主,已经谈了一个半世纪,并没有实际的进展。要踏踏实实地从自主主义出发,培养人的民主素质。审视自身的封建因素,实现自我觉醒,自我改造,从改造自己出发来改造社会。踏踏实实地做事,不做秀,不要跟在别人后头起哄,中国的强大才有希望。

  中国共产党在中国人民从自主走向民主的社会变革中是大有作为的,自身也有一个从自主到民主的过程。要与时俱进,自我提升,坚定共产主义理想,坚定走社會主義道路,在执政理论和党建理论上要有创新,不能把执政和领导划等号。党员要少而精,不能鱼龙混杂,把没有共产主义理想,对社會主義三心二意,谋私利的党员清除出去。眼下,坚决把有腐败行为的人清除出党,不能姑息养奸。这样才能形成党内的统一性,一个政党,没有内部的统一性,就是一个不能自主的政党。这个自主过程,要靠党内的民主来完成。要有再一次接受中国人民选择的勇气,开放党禁,形成政治竞争的局面,在竞争中提高自己,自觉地不断地接受中国人民的选择。还政于民,建设一个没有执政党的社会,把党变成培养人民代表的大学校,把党员培养成深受人民爱戴的各行各业的专家,通过党内的人民代表,取得党的决议和“人大”决议的一致性,寻求党和人民的永恒的政治一致性。走这样的道路,可以永保领导地位,结束中国改朝换代的历史。

  路子对了,到达目的地就快了。

  作者电子邮件:shanmen88(at)yahoo.com.cn

  作者:俞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从自主走向民主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wulifeng 说:,

    2007年12月29日 星期六 @ 14:12:59

    1

    时至今日鲁迅根除民族劣根,改造国民性的愿望,其实现仍遥遥无期。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