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山:关于中国传统的当代定位

  中国的传统文化,自20世纪五四运动之后,迷失了方向。虽有当代新儒家的“接着说”,说来说去还是不离“仁义”,再也不能如“五四”以前那样,能被广大民众所接受。究其因,时代已变,正如唐诗所云:“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2千多年间,因儒学“独尊”乃至“独霸”,道家学说之真面目,一直被遮掩、贬低、扭曲。值此传统文化当代定位之际,理应还其真相;其有裨于现实之精论,理当受到重视。儒、道两学之区别,可从《庄子?天运》中的一个故事体现。孔子见老聃而语仁义,老聃给孔子讲述了一个故事:“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这个故事仅23个字,却尽显孔、老两人之分歧。

  “相呴以湿,相濡以沫”,是孔子的主张。一群鱼在泉水干涸的池塘中,互相用哈气湿润对方,用口中仅有的一点点唾沫涂抹于对方的体表,使对方苟延残喘,尽可能延长一些生命。在生存危机降临时,把生的希望留给别人,这是何等高尚的道德品性。“相呴以湿,相濡以沫”,极其形象地把“仁义”情怀推向了极致。孔子的“克己复礼,天下归仁”学说,正是从这里起步。当时一心图霸的诸侯不能用他,原因也就在这里。“图霸”是弱肉强食,要挤兑别人的生存空间,而“仁义”则要人们“克己复礼”。但是,汉以后的历代封建统治者,却看到了孔子的“仁义”价值。他们在不择手段夺取政权以后,无一例外地向人民宣教“仁义”,要求人们“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中国历代最优秀的知识分子,也都围绕这个课题做文章、求功名,乐此不疲;中国的老百姓,也便封闭在统治者倡导、知识分子营造的“仁义”氛围中生活。于是,两千年前是封建社会,两千年后还是封建社会。中国人创造了独一无二的漫长的封建社会世界纪录。“仁义”,帮了封建统治者的大忙。倘若没有洋枪洋炮的帮忙,中国现在还封闭在“相呴以湿,相濡以沫”的封建社会里。

  老子从一开始就不赞成孔子的“仁义”主张。他认为,“相呴以湿,相濡以沫”根本不能解决“泉涸”这一生存危机。在“泉涸”的环境中,“仁义”的结果,必然是死亡。回到江湖中去,是鱼的唯一生路。在江湖之中,鱼忘掉了“仁义”,因为它们根本不需要“相呴以湿,相濡以沫”。因此,老子提出了“相忘于江湖”的主张。老子的主张中,包含两层意思:

  一是不让“泉涸”这一生存危机出现。其办法,就是按照“道”即客观规律治理国家,让人民生活在适合于他们生存的环境之中,统治者不要无端干扰他们的生活。“治大国若烹小鲜”,是其基本方针。老子也讲德治,但是他所讲的“德”是“道”即客观规律的具体体现,不是“仁义”之类的伦理规范。他的以德治国,是按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治理国家;只有这样,才能使人们生活在一个最适合的环境之中,如同鱼生活在江湖之中。在这种社会里,因为不存在严重的生存危机,所以,人们毋须“相呴以湿,相濡以沫”。老子构想的“小国寡民”蓝图,正是他的以德治国的理想境界,而不是回到结绳记事蒙昧时代的复辟倒退。

  二是当“泉涸”这样的生存危机不幸降临时,人们应该积极应对,创造条件,改变“泉涸”现状;或积聚力量,冲向江湖,可能还有一线生机。“相呴以湿,相濡以沫”,是一种消极被动的行为,不值得提倡。实际上也于事无补,没有一线生机。老子用“不若”两字,表达了对这两种应世态度的基本看法。中国传统文化是一种多元文化。选择哪一种文化作为主流文化、官方文化,有其偶然性。一旦选定,便决定了以后社会发展的必然性。中国封建社会历时数千年,决定于当年以“仁义”为主导的文化选择。“仁义”在社会稳定方面功不可没,同时也成为中国社会发展的绊脚石。因此,如何对多元的传统文化进行当代定位和重新选择,是现代中国的当务之急。

  两千多年的历史告诉我们,“仁义”应该退居二线;而被儒家、新儒家以及当代新儒家一味贬低、歪曲、边缘化的老庄哲学,应该重新回到我们的视野中来。老子的先于天地而生的“道”,他的“命不可变,时不可止”的辩证思想,他的相忘于江湖的积极进取精神,都应该成为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源头,融入到我们今天的理论中来。

  作者简介:周山,上海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作者:周山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文化视点 » 关于中国传统的当代定位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