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毅富:中韩传统文化之争——汉字之争

  开篇语

  近年来,韩国开展了一连串争夺中华文化的举措:向联合国申报“活字印刷术”是韩国发明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不明就里,竟同意了;抢注江陵端午祭为韩国文化遗产,也成功了;论证孔子是韩国人,美女西施,神医李时珍也早被划入“韩国籍”;把中医说成是韩国发明的,连同《本草纲目》、人参、针灸一起收入囊中;急匆匆向联合国提交汉服申遗书;指称汉字是由韩国人发明的;准备在2008年前完成了“整体风水地理”项目的准备工作。

  中国网友因此深受刺激,也促进了对传承推广中华文化的反思,思考如何用现代化的手段展开保卫战,在构建文化自信的同时,也要摒弃文化优越论,警惕文化沙文主义,保持批判性的思考,形成知性的力量,令中华文化永葆生命力。

  从“端午祭”申遗到将中医改为韩医申遗,从号称“汉字是古代韩国人发明的”到汉字申遗,韩国人的“胃口”越来越大,中国的网民不愿意了,他们说汉字是中国的,不是韩国的,表示要维护汉字的“所有权”。“汉字对韩国人确实是遗产,因为他们不用了。但是汉字还在中国生机勃勃地活着,进化着,没死申什么遗!中国给汉字申遗?除非中国文化灭亡了!”面对挑战,网友们拿出了自己的理由,更有了应对的策略,把刺激化为机遇。

  争议 韩国学者提出汉字“申遗”

  今年10月“国际汉字研讨会”在北京召开之后,韩国《朝鲜日报》刊载消息称,为预防东亚国家因使用不同形状的汉字产生沟通混乱,由韩国领头,中、日、韩三国和中国台湾地区的学者制作5000-6000个以繁体字为基础的常用标准汉字。这一消息随即被与会的中方代表否认,提出“简体字”是中国的法定文字,不会轻易改变。中韩汉字“繁简之争”方兴未艾,又有网民热炒韩国学者提出的汉字“申遗”说。

  汉字“申遗”其实在韩国已经热了一年多,去年10月10日的韩国《朝鲜日报》报道,韩国首尔大学历史教授朴正秀说,经过他十年研究和考证,认为是朝鲜民族最先发明了汉字,后来朝鲜人移居中原,把汉字带到了中国,才形成了现在的汉文化。他将建议韩国政府理直气壮地恢复汉字,并向联合国申请汉字为世界文化遗产。

  一篇发表在一个汉语研究的英文网站chinalanguage.com上的文章能代表不少持这个意见的韩国人的想法。这篇文章称“东夷人是韩国人,是大汶口文化的创造者。被称为‘汉字’的文字有可能是高丽人发明的”。

  热评 汉字生机勃勃不用“申遗”

  这一系列消息随即引起中国网友强烈反弹,加之韩国此前大动作为端午申遗,一系列“争端”,引发中韩传统文化之争网络论战。

  当回顾在chinalanguage网站上的关于汉字起源的争论时,网友们惊异地发现这竟然是发生在2002年的事情。而经过搜索后,大家又发现“韩国人发明了汉字”这个话题早已在google论坛等国际论坛上炒得沸沸扬扬,代表性观点就是:“商以前,韩国人住在山东。后来韩国人入主中原成立了商朝,并发明了一种文字(即汉字),但这种文字不能和所有部落语言相适应。只有华夏部落忍受下来并发展了和其相适应的语言,而周朝打败了商朝,韩国人退出中原后,就抛弃了汉字重新使用以前的韩语。”

  “这是对中国文化的剽窃。”一位留学韩国的网友“我的中国心”表示了愤慨之情,他说:“有个韩国名校博士和我讨论,信誓旦旦地说甲骨文是从朝鲜半岛传到中原的。要知道韩国直到15世纪才有自己的文字,韩国建国后为了‘去汉化’才禁止使用汉字的,韩国学者‘参考’的史书几乎都是用汉字写成的中国史书,它们以前还根本没有文字记录的历史呢。”

  面对韩国学者一套又一套的“论据”,中国不少民众置之一笑:“任何人都知道中国有着世界最长的连续不断的历史,中国文明影响了许多东南亚和东亚的国家,比如日韩。”“当中国人有了那些发明时,还没有一个明显的关于韩国人和日本人的区分,他们还没有自己的民族,怎么可能发明汉字?”有网友指出,韩国学者的逻辑起点就有问题,他说:“韩国人发明了汉字为什么自己不用,无偿送给中国人而自己又另外弄了一套?”

  也有天涯网友对韩国汉字申遗作了讥讽式的解读:“汉字对韩国人确实是遗产,因为他们不用了。但是汉字还在中国生机勃勃地活着,进化着,没死申什么遗!中国给汉字申遗?除非中国文化灭亡了!”对于韩国的一系列文化“发现”,网友STKAV称:“恭喜韩国人又发现了汉字是他们创造的,说不定明天他们又会发现了什么。太阳?月亮?”然后他的结论是:“韩国牛肉为啥贵——牛都吹到天上了。”

  应对 有心有力保汉字“所有权”

  如何保护好汉字,不让汉字成为别人的遗产?网友各出妙招,归纳起来是“有力”与“有心”。

  “有力”是指过去汉字文化圈使用汉字是因为中国经济强盛、文化先进,因而有网友提出,新世纪推广汉字同样需要先国富民强,随着中国的经济发展、日益强盛,从前的汉字圈国家开始有了重新恢复使用汉字的需求与热情,这是值得肯定的事。

  除了经济强盛,推广汉字还有“心”。古老的汉字是使用人数最多的文字,21世纪以来,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汉语热和孔子学院使汉字又一次的大步走向全球。

  还要尊重汉字的发展规律,建国后推行繁体字的简化,无疑是考虑到繁体的汉字难写难认,为让更多的人易于学习和掌握汉字,并由此深入了解和领会中华文化,确有简化的必要。但凡事物都有两面性,简化过度的“第三套简体字方案”后来便被废止了。

  讲到汉字,离不开书法。在广东,书法一直是小学生的必修课程之一,近年来省教育厅也多次要求加强中小学书法教育。而浙江近日也将书法教育列入中小学选修课程。

  新快报记者 邓毅富 通讯员 王勇幸 报道

  作者:邓毅富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文化视点 » 中韩传统文化之争——汉字之争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张磊 说:,

    2008年04月10日 星期四 @ 04:05:12

    1

    是谁吃了一坛子韩国文化的醋
    2008-03-17 于德清

      
      从事编辑职业的子虚先生问身为记者的乌有先生:你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乌有先生答曰:我从网上来,要到网上去。现在有些媒体不负责任地报道一切,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近日,广州某媒体接连推出系列中韩文化之争的报道,“韩国人发明了汉字”、“韩国要进行风水申遗”、“韩国发明了活字印刷术”。这些已然在网上成为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又被该媒体当新闻来报道。这几集连续剧演下来,社会已然炸了锅。“文化蚕食”、“文化侵略”等等舆论导弹纷纷射出,大有将人家炸回旧石器时代的气势。   
      
      我非常理解某些人士保护中国传统文化的热忱。然而,以平生之见闻,实在没有见过如此维护传统文化的。该媒体12月12日报道说,汉字“申遗”在韩国已经热了一年多,去年10月10日的韩国《朝鲜日报》就报道,韩国首尔大学历史教授朴正秀经过十年研究和考证后,认为是朝鲜民族最先发明了汉字。他还建议韩国政府理直气壮地恢复汉字,并向联合国申请汉字为世界文化遗产。于是,韩国联合通讯社就按图索骥去了。韩联社13日报道说,首尔大学没有名叫朴正秀的教授,而且韩国国内也没有要求为汉字申请世界文化遗产的举动。从韩联社的报道来看,汉字事件至少说明,我们的媒体一是没有认真核实新闻事实,二是小题大做,将一些连韩国人都觉得不着调的言论肆意夸大其效果和影响。当然,这样做的结果固然哗众取宠了一把,同时也硬生生被人家抽了一个嘴巴。
      
      令人称奇的是,这并不妨碍该媒体继续推出系列报道。结果又立刻招来了韩国媒体的辟谣。据中新网12月18日电,针对我国媒体报道:“韩国从2003年开始,就在国立中央博物馆的主导下联合数十个机关促进了风水地理说的世界遗产登记工作,将会在明年内结束登记工作。”韩国的《东亚日报》报道说,在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和文化财厅确认后发现这并不是事实。风水地理说的申请是绝对不在计划之中的。好家伙,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我们的文化保护工作还未见得怎么样,却先吃了两堑而未增一智。当然,对于“韩国发明活字印刷术论”是否还会再被人掌掴一次,我们还在拭目以待。无知者无畏,如果我们的某些媒体和某些人士根本就不看外电,不关心人家在说什么,也许这部“妖魔化”韩国的闹剧还会继续演下去。
      
      面对国内媒体现状,我们已经做好了各种娱乐至死的准备。从纸包子,到第一次心动,再到最近的洪金宝猝死事件,媒体不负责任的行为层出不穷。这次又是玩民粹,有意煽风点火,制造中韩之间的民间对立。不过,好在两国的有识之士皆针对此事发表了不少理性的言论。某些人的一肚子邪火,也就难以燎原。
      
      在这一系列的中韩文化之争事件中,固然要谴责媒体的操行问题,然而,无风不起浪,如果不是我们的社会已经给韩国人酿好了一坛子老陈醋,媒体也就难以达成制造轰动效应之目的。媒体最多就是看准了这坛醋,并将其打翻而已。
      
      中国的传统文化当然需要保护,但是,当前的某些文化保守主义者和激进的民族主义者往往缺乏开放的心胸,因而,既不能正视与反思当前我国文化保护不力的现实,又对周边国家的文化保护政策以嫉妒、敌视等等阴暗心态视之。而当韩剧赚够了中国妇孺的眼泪、又当端午祭申遗成功,某些人的醋劲就会愈发强烈。这就如同没落贵族见不得暴发户一样。醋坛子被打破其实是早晚的事情。即便没人来打破,醋多了也会溢出。不过,如此善妒,实在有辱大中华文化的体统。
      
      韩国政府的确对其文化产业高度重视,不过,重视的背后是商业。如果落实到这个层面,中韩文化之争,则当是商业利益之争。这还是文化搭台经济唱戏。本人不是无私的国际主义者,对此倒是不完全反对。如果大家觉得,我们对传统文化的保护还不够商业,那就大胆地和他们争去吧。只是,有两点需要注意:一不要再去做傻事,二不要把我们的传统文化越保护越少。

    =====================

    “韩国申请汉字世界文化遗产”为中国媒体误传

    韩联社首尔12月13日电 由于中国媒体误传韩国将向联合国申请将汉字指定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消息,中国网民正在愤怒不已。
      
      此前,中国媒体曾误传无从查明身份的一位韩国学者主张“汉字发源于韩半岛”,并且毫无根据地说韩国试图独占汉字。这种闹剧一般的文化争论煽风点火,影响到两国人民之间的感情。
      
      日前,广州《新快报》通过题目为《韩中文化战》的特别报道指出,韩国试图向联合国申请汉字为世界文化遗产。
      
      《新快报》指出:“去年,首尔大学历史系教授朴正秀称,经过10多年的研究发现,韩民族最先发明了汉字,后来他们将汉字带到中国中原地区,并形成了现在的汉族文化。”
      
      《新快报》还指出,朴正秀还向韩国政府提出了向联合国申请汉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建议。
      
      但首尔大学国史系或东洋史学系等在职教授中没有名叫朴正秀的教授,而且韩国国内也没有要求为汉字申请世界文化遗产的举动。
      
      13日,香港《文汇报》等也援引《新快报》的误报,在中国网民之间掀起了轩然大波。自称在韩国留过学的一位中国网民称,韩国直到15世纪才发明了韩文,他们将汉字申请为世界文化遗产是盗取中国文化的行为。
      
      《新快报》甚至称,最近,韩国、中国、日本和中国台湾等4个地区的学者在北京举行的国际汉字研讨会议上,决定以繁体字(韩国和台湾使用繁体字)为基础推出常用标准汉字。这一消息随即被与会的中方代表否认,提出“简体字”是中国的法定文字,不会轻易改变。

    ==================

    风水要靠谣言“申遗”?
     ·方舟子·
        
      自从韩国把端午节申请了世界文化遗产,在一些国人的心目中韩国就扮演了窃取中国传统文化的角色,而某些媒体也跟着炒作“中韩文化之争”,时不时传出韩国又要拿某种中国传统文化去申遗的消息。去年有媒体报道称韩国准备把中医当韩医去申遗,让一些中医人士大感惊恐,后来韩国官员称这是个误会,他们只是要拿一本韩国医书《东医宝鉴》去申请世界纪录遗产。几天前南方一家报纸《新快报》报道说韩国计划拿汉字申遗,倡议者是首尔大学历史教授朴正秀,引起中国网民炮轰云云。韩联社马上做了调查,首尔大学并无这位与韩国歌星同名的教授,韩国也无汉字申遗的计划,指斥这种误传将伤害两国人民的感情。
        
      同一家报纸、同一名记者乐此不疲,随后又报道称韩国计划拿风水申遗,中国网友呼吁政府力挺中国申遗云云。不知这回韩联社还有没有兴趣调查,我倒是顺手在网上做了点检索。那些中国网友呼吁和上一篇的网民炮轰一样,都查无出处,只见于该报纸报道,不知是否出自该报的内部网。报道中提到文豪郭沫若肯定风水的一段话,并非真的出自郭沫若,而是“风水大师”的老生常谈。更令人气愤的是,东南亚一位“风水专家”为风水辩护的一段话,在这篇报道中竟然成了曾经写过多篇批判风水文章的科普工作者陶世龙所言。
        
      本来颇有几位文化名人、大学教授也在公开鼓吹风水,不知为何不找他们出来赞助,却要玩这种很容易被揭穿的移花接木的小把戏?非要在报道中把明明是反对风水的人士都改造成风水的支持者,让“风水文化”一统江湖?申请世界文化遗产的用意是为了保护某种濒危的文化,但是近年来风水业在国内正欣欣向荣,官员、学者、商人相信、支持它的不少,甚至某些高校、政府机关建大门、盖大楼都要请“风水大师”看风水,风水何曾落到需要保护的地步?申遗的目的,不过是锦上添花,为了让“风水大师”的身价再提高一些罢了。
        
      中国建筑风水文化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徐韶杉为中国民间“风水申遗”提供的理由是:“不管是否迷信的问题,关键是要把老祖宗的遗产留住,父母再好再坏都还是自己的父母,先把‘风水申遗’留住再说。”如此说来,只要是老祖宗的东西都是需要留住,都是可以申遗的。如果国人自己不重视,就借助“韩流”来唤醒麻木不仁的国人好了。下一次我们如果见到有哪家媒体独家报道韩国计划拿跳大神、裹小脚去申遗而引起中国网民炮轰,我们就不必再大惊小怪了。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