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维铮:质疑两炮论

  半世纪来,中国的历史教科书,总是这样描述“近代”与“现代”两个历史开端:

  一曰,1840 年英国发动鸦片战争,依仗“船坚炮利”,把封闭的中国打得门户洞穿,迫使清朝签订丧权辱国的江宁合约,从此中国沦为西方列强的半殖民地。

  二曰,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从此中国人醒悟了,决心“走俄国人的路”。

  就是说,前一炮将中国由“古代”打入“近代”,被迫纳入西方资本主义世界体系,而后一炮却把中国由“近代”引向“现代”,跟着苏俄进入列宁、斯大林建构的社會主義的新世界。

  关于以腰斩清史界定的中国近代史开端,关于五四运动是在俄国十月革命的直接影响下发生,而成为中国现代史的起点,都有毛泽东的经典指示为依据。

  我对“两炮论”由笃信而怀疑,过程长达二十年。按照“两炮论”,没有英国炮舰打遍中国万里海疆无对手,满清道光皇帝岂肯同意白下之盟吗?没有“俄国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陈独秀、李大钊等岂能在苏俄特使指导下建党吗?据此逻辑,中国进入“近代”,当然是被英国大炮“轰入”的,而中国能够进入“现代”,当然也是遥远的阿芙罗尔号大炮轰出苏俄的回应。

  但看逻辑,都可通。因而拙著《走出中世纪》,于1978年冬问世,已故的陈旭麓教授,便对拙著命题进行批判,说是应该正名为“轰出中世纪”。

  问题在于逻辑应与历史相应。中国开始告别中世纪,是自行“走出”,还是被外来侵略者“轰出”?一字之差,却涉及中华民族的内在精神。1840年的清英鸦片战争,满清的万里海疆,居然被区区数十艘英国桅帆船,其船也不坚,炮未必利,打得没有招架之力,难道可证中国没有能力自行走出中世纪吗?中外历史早已表明,那次战争中国的失败,不败在军事,不败在技术,败在哪里?败在满清专制体制的腐朽,尤其败在满清道光帝的“遥制”,于前敌无所知而坐在紫禁城中瞎指挥。以后清法、清日战争惨败,直到挟植义和团而导致八国联军攻陷北京,罪魁祸首必定要追究到慈禧太后,历史理由也正在于体制的彻底腐败。

  至于“俄国十月革命一声炮响”,是否将中国“轰出”近代,那是别一问题。从历史来看,由1917年到1949年,那三十多年的内外战争史,便不可能令人相信“轰出”论。

  清末的中国疆域,历经沙俄、日本的侵夺,已较康熙时代的大一统帝国疆域缩小很多,但仍比斯大林强夺外蒙及唐努乌梁海以后的民国疆域大得多。那以后中华民族,由五十六个民族组成。汉族虽属人数最多的民族,但如周恩来所谓,非汉族的边疆民族,分布区域实占今日中国面积的百分之六十。而我们的近代史或现代史,常将非汉族置诸度外,这合理吗?

  作为如今全球最大的民族复合体,中华民族早就在走自己的道路。论民族或族群的数量,中国或不及印度或苏俄,但论整个中华民族的凝聚力,为何“近代”中国没有如印度沦为英国殖民地?为何“现代”中国没有如苏联那样膨胀而突然解体?当然是全球史研究的最大悬案。

  显然,质疑“两炮论”,进而探究近现代中国是否“被现代化”,都应属历史研究再出发的起点。

  作者:朱维铮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历史长河 » 质疑两炮论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phuckcommunism 说:,

    2008年01月24日 星期四 @ 09:21:21

    1

    Quote: 为何“现代”中国没有如苏联那样膨胀而突然解体?当然是全球史研究的最大悬案。

    这是由民族特质决定的。李光耀说过,中国人的忍耐力是很强的。我们民族是最理想的奴隶。

    至于十月革命,完全不值一提,让全球陷入无休止的战乱、屠殺、饥荒、独裁和核战争威胁中的正是Communism这个恶魔,其堪称20世纪灾难之首。

    让中国步入现代化国家之列的进程至少滞后50年的两大因素,一个是日本侵华战争,另一个就是Communism。

    回复

  2. 梁国樑 说:,

    2008年02月02日 星期六 @ 11:04:19

    2

    也论汉奸—-林思云的”怎样看待汪精卫政府” 是一篇重历史事实的文章。百年来国人习惯了依赖 “胜王败寇”的历史解读心态;更重要的是国人近百年来在不正常的政治,教育熏陶下,失去了作为人最可贵的—-怀疑精神。这一点海峡两岸有共性;差别在于,台湾在败走大陆五十年间不得不和西方打交道,也因此学会了对“异己”见解的容忍。大陆则反其道而行,
    ”有知识的人“ 大部分在历史问题上只能容忍一个“标准答案“,不知是怎么宠坏的!!如果这样发展下去,那么大陆只能
    依靠武力“统一”,而全台湾的人(包括国民党)都只能被逼上梁山,依赖美国,全体作“汉奸”。

    二百年前,”美奸” 杰佛生(Jefferson)当上了美国第二任总统,制定了宪法。“汉奸”是中国近代的特产。二OO六年,丁肇中在上海被问及他何时喜欢上物理?丁先生回答说,他其实自小就爱历史,但是后来发现中国的近代史众说纷纷,才改学了物理。唉哉!诺贝尔物理奖必须如此获得。为政者当思之。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