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曾宪:艺术中的技术美生成规律

  艺术是美的世袭领地,传统艺术如此,现代、后现代艺术同样如此。正像“美”有着非常丰富的构成要素一样,艺术美的构成要素也是极为丰富的;艺术中的“美”绝不是一个平面的单一的概念。传统的形而上思辨美学,将艺术美视为美的一个流动范畴,是无法揭示艺术美的构成本质的。本文所讨论的,就是艺术美构成的要素之一 ——技术要素的美学价值及技术美的生成规律。

  中国传统艺人有一句行话,叫“艺中有技,艺不同技”。这句话说的很精辟,指出了艺术与技术的联系。绝大多数艺术,都有其技术支持。极少数没有技术支持的所谓观念艺术,其诞生之日就是终结之日,永远只能是一次性的存在。象20世纪初杜桑的《泉》,他将男小便池搬进美术馆并被视为“艺术品”,但在他之后,别人再向美术馆里搬类似用品,就不是艺术品了。原因就在于这种所谓的艺术“创作”中不含有技术性因素。但是,仅仅具有技术也不是艺术;艺术高于技术,技术永远只能是艺术和艺术美的构成要素。

  在真正的艺术创作中,技术的首要使命是服务于艺术作品的结构、形象、意象、意境、主题等等所谓内容与形式的表现的,离开这些表现的目的,单纯技术的展示,或通常说的卖弄技巧,不仅可能破坏艺术的生命,技术也失去了美学意义。譬如一个乐队的鼓手,他的鼓敲得非常好,但如果他不服从统一指挥,离开交响乐的整体结构,只想显示自己的技术,结果必然是,他越敲得起劲,对整个乐曲来说,就越是灾难性的,当然,也没人愿欣赏这样的鼓声。

  但在服从服务于艺术整体生命的前提下,技术表现的本身也具有审美价值,并构成了艺术中的技术美。这在中国传统艺术中看得尤为清楚。中国戏迷看戏曲演出,不叫“看戏”,叫“听戏”。为什么叫听戏呢?因为这出戏他已看过无数遍了,人物、情节甚至连演员的表情他都早知道了。他来戏院,就是要听不同流派演员的演唱技巧。因此,他是侧着身,只用耳朵听。唱的好,他鼓掌叫好;唱的不好,他鼓倒掌,叫倒好。而有些著名演员,一出场,刚唱一句,观众就会叫好,这叫“碰头好”,被观众叫好的演员有时便会退出角色,向观众鞠躬致谢——感谢观众对他唱技欣赏。可见,中国戏迷是世界上最优秀的观众,因为他们着重欣赏艺术中的技术美,是内行审美、专业审美。

  内行审美或专业审美,审美主体或是本专业艺术从业人员,或是有相应专业修养的艺术批评家及“发烧友”。譬如戏剧电影演员有演艺派,本色派之分。内行专业审美一般欣赏演技派的演员,欣赏的是他们的表演艺术,而不是他们的容貌美丑和所扮演的角色善恶,因为演员可能是丑陋的,所扮演的角色可能是凶残的。而外行观众大多欣赏某些年轻漂亮的本色演员,欣赏的是他们的亮丽形象和所扮演的英俊迷人角色,演员往往跟着角色沾光。这便是内外行之间审美尺度的区别:内行专业审美,重在欣赏艺术固有的各种表现美因素,特别是技术美;而外行审美和非专业审美,所欣赏的往往是艺术内容中的各种生活美因素,尤其是伦理美。显然,只有内行专业审美,才是真正对纯粹艺术美的欣赏。所谓“外行看门道,内行看热闹”。这“看门道”,对艺术来说看的就是其化难为易举重若轻灵活自由的技巧运用奥妙。

  正是从内行专业审美中,我们发现艺术中的技术美的生成是条件和规律的。对于那些缺少基本功法、或违反技术规范的所谓艺术,它首先存在的是一个技术对错的问题。譬如歌唱家跑调、演奏家串音、整个乐队噪声一片,则根本就不能称为为艺术,当然更谈不上技术美不美了。这就是艺术基本功训练的重要性。那么,是不是技术正确就具有审美价值了呢?当然也不是的,否则所有艺术院校的毕业生,便都是艺术家了。那些花拳秀脚、因袭雷同、匠气十足的平庸之作或模仿之作,尽管技法上无可挑剔,但其技术表现却是毫无审美价值可言的。究其原因,就在于这些艺术中的技术含量或表现难度太低甚或毫无难度可言,难以获得同行的钦服。而只有那些技术表现难度较高,能与一般水平拉开价值距离的艺术,才能获得内行的赞赏,其技术才能获得审美价值。这一技术美的转化生成规律通俗地说,就是所谓“难能为美”,即艺术家的技术发挥,只有突破了相当难度,超出常人水平,其技术表现才能获得艺术美价值。

  我们再援前例说明。譬如本色表演,同样也是需要有一定技术的。否则,一台尽是“棒棰”,那戏根本就没法演。但即便是成功的本色表演,内行依然认为不美,则是因为其技术难度太低了,不值得欣赏。而演技派表演,由于演员与角色反差很大,演员表演的难度很大,超过了一般演员的表演技巧水平,所以,内行肯定并欣赏其表演美。这道理就象唱歌一样,每个人都会唱歌,但我们一般人的唱歌,不仅不是艺术,甚至可能是噪声,被邻居投诉。进一步说,通俗歌星的演唱,尽管被追星族所激赏,但却往往很难被称为歌唱艺术家,原因就在于后者需要掌握高难度的歌唱技巧,而普通歌星只需要一幅好嗓子外加煽情表演就可,其演唱技术的难度系数远远低于歌唱家。因此,技术表现的难度系数大小,可以说是检验纯艺术价值有无或高下的一块专业试金石。

  更能说明这个问题的是对中国传统书画美的欣赏。西方人对中国书画曾很有神秘感,非常欣赏。但许多人看到中国书画家的创作过程后,就感到失望了,为什么呢?因为创作时间太短了,几分钟时间怎么能创造出伟大的艺术来呢?——创作容易,自然就不美。他们不知道,自己是将西方油画的技术标准放到中国书画上来了。真正的中国书画艺术,其难度绝不在西方油画之下,问题是这种技术难度,一般外行人是看不出来的。中国古代著名的画论家谢赫有“六法”之说,其中,五法都是讲的作画技术、技巧。这些技术技巧,从色彩、结构等方面说,与西方绘画虽有差异,但尚可被理解;而其中的用笔用墨技法,却是西方绘画没有,也难以被理解的了。中国书画工具是毛笔,主色是墨,载体是宣纸。毛笔是软的,墨是黑的,宣纸是极为吸水的。这样,沾墨的毛笔一落到宣纸上不仅无法更改,而且还能记录下作者如何沾墨、如何落笔、如何勾勒线条的全过程。这就是所谓笔墨功夫,其中的难度,对于没摸过笔墨的人,是难以体会的,但它却是中国书画艺术魅力之所在。“笔墨情趣”,“墨分五色”,就是指的这种笔法魅力。

  中国的真正书法家,大都能将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书法家的字帖默写下来,而且能默写不同风格书法家的字贴,如此写了几十年之后,才能获得书写自由,才能独成一家。中国的大国画家也是这样。他的专业训练也包括摹仿前人的画,摹仿前人怎样用笔、落墨、造型,模仿几十年之后,自己再结合对生活和人生感悟,才能独创一派。这样,对中国书画家来说,在他落笔的几秒钟时间内,其速度节奏、墨色浓淡、线条结构等等,所展现的都是他几十年的功力。中国书画家在评论同行的作品时,都是能够要看出这个人写了多少年,画了多少年,甚至读了多少书的。问题是,外行人,特别是西方人看不懂这些内在的奥妙,看不出这一笔后面的功夫!可以说,油画家花在一幅作品上的功夫是中国画的几十上百倍,但中国画家花在一幅作品背后的功夫,则是油画的几百甚至上千倍。中西绘画各有其妙,但都可以用“难能为美”这把尺子衡量。只是由于中国画技术的特殊性,难释性,外行人看好的国画,可能一文不值,普通人看着幼稚的书法,却可能极为珍贵,这才产生出种种误解或误读来。

  其实,欣赏中国书画艺术如此,欣赏其它艺术又何尝不如此呢!能从艺术中欣赏到其内含之高超表现技巧,才是专业艺术欣赏水平呢!毫无技术难度,是人就能创作的作品,永远是不会被专家肯定的。这里,我们就不一一举例了。

  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艺术中的技术因素要获得审美价值,必须以某种难度系数为条件呢?即为什么只有“难能”才为“美”呢?个中原因,我试图从两个层面简单解释。

  从前文化层面讲,这是与审美“心理—意志”发生规律相关的。我们知道,人类的审美依赖对主体肯定性情感的激起。面对无动于衷的对象,是不会发生审美的。而心理学告诉我们,人类情感的激起反应水平总是与对目标行为的渴求水平及实现水平成正比的。没有技术难度的,无所谓的行为,无论成功与否都掀不起情感的波澜;而那些技术难度大,人们特别期待的行为目的一旦实现,则会产生极大的肯定性的情感——欢乐和喜悦。这就是审美心理的发生机制。譬如,自由体操。自由体操并不“自由”,如果没有技巧难度,谁都“自由”地蹦蹦翻翻,连自己也不会激动,更不会有人欣赏了,因为它们通常都不是人们所非常期待实现的目标。而高难度动作,人人都知道它难以完成,这时,运动员能如人们所期待的那样成功做完,则观众会和运动员一起激动,甚至喜极而泣。这表明,那些一般人非常渴望却难以达到的行为水平,一旦实现才能激起人们心理的肯定性愉悦。

  从文化层面讲,则是与文化审美本质直接相关。文化审美是人类对自己创造性“本质力量”的全面肯定,就是从对象身上体验到属人的自豪感。而技术,就是“本质力量”的重要构成因素;人类的智慧或学识等等,往往都要体现在技术的操作或创新上。由于人类所有产品都是“本质力量对象化”的产物,都含有一定的技术因素,都或多或少地体现着主体的“本质力量”,传统美学将其都视为美的客体,是有违常理的。实际上,不同客体内含的主体创造性本质是有差异的,它们对主体的肯定性审美意义也是大有差别的。譬如一个画家,他一生要画许多幅画,其中有些是败笔之作、有些是技术难度很低的应景之作,这些画作当然不是对主体创造本质的全面肯定,画家自然也不会以其为美。而一般说来,那些技术难度大,画家呕心沥血反复探索而创作成功的得意之作,则是对主体创造本质的充分肯定,画家自己以其作为自己艺术代表作,自我欣赏并拿出去展览。同样道理,在一群画家中,那些技术发挥水平一般的画家或作品,因不能体现画家公认的创造水平,也就不能被大家所欣赏了,而只有那些出类拔萃的作品,同行因钦服才视为艺术审美对象的。正因如此,那些难度系数高的技术表现才能获得文化审美价值,并成为艺术美的重要构成因素。

  当然,由于不同的艺术创作和欣赏水平起点不同,这种“难能为美”的技术美生成条件也是相对的。在一个小村庄里,一个业余歌唱演员的演唱大家就很欣赏了,尽管他唱歌时老跑调。但到了大城市,这个演员便不会登台了,因为大城市人们的欣赏水平高,不会有人愿意听他跑调的演唱的。而如果在国际音乐会中,有歌唱演员跑了调,那就不是不美的问题了,而是大大丢丑了。这种“难能为美”的相对性,就涉及到审美价值生成和欣赏中的环境问题了。对此,笔者在自己的美学专著《审美价值系统》中有着更详尽的论述,此处不赘了。尽管有诸多相对性限定,“难能为美”作为确定条件下的艺术美尺度却是绝对的,它不仅适用技术美,也适用艺术中的智慧美、学识美等要素。伸延出去,它还适用于需要复杂技术的各类专业文化领域,象军事、管理、教育,象建筑、服装、烹饪等等。本文只是以艺术中的技术美为例作些通俗阐述而已。

  作者是青岛社科院研究员

  来源:5月13日《文艺报》,发表时有删节

  作者:杨曾宪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文化视点 » 艺术中的技术美生成规律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