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五常:中国经改的致命伤

  很不想用上听来是那么严峻的题目,拿开了几次,最后还是采用了。写文章我不磨斧,喜欢开门见山,有话直说。这样的文字读者多,但捱骂却免不了。无所谓,像我这个年纪的学者,说几句违心话不会有机会向自己交代了。

  新劳动法惹来的祸,北京的朋友不可能不知道。虽然我早就知道会有大麻烦,可没有想到麻烦会是那么大。工厂倒闭,老板炒员工,员工炒老板而诉之于法,劳、资双方敌对,手法千奇百怪,极具想象力。这一切,不是我事前没有想到,而是没有想到那么严重。这几年从国内跑到外地——尤其是越南——去设厂的炎黄子孙不少,转移有利阵地也。近来传言四起,说因为新劳动法的推出,问津越南者急升。我不反对国内的厂家投资越南或其它廉价劳力之邦。为了生计,或要多赚钱,无可厚非。我反对的是中国推出法例,把投资者赶到越南等地方去。

  为什么新劳动法会有这样庞大的杀伤力呢?不是肤浅的问题。三个月前,我跟阔别了十二年的德姆塞茨进晚膳。提到中国的通胀复苏,他说恐怕北京会推出价格管制。我说:「不会的。」他问:「为什么不会?」我回应:「一言难尽,刚才交给你的长文内有解释。」那是我在去年九月完工的《中国的经济制度》的第二稿,用英语,是为高斯动笔的。该文对中国的地区竞争制度有详尽的分析,其中指出一个要点:在县与县之间的激烈竞争下,对地区不利的政策在中国不容易推行。我说担心的是地区没有话事权的政策,例如关于货币的。

  新劳动法显然对地区的竞争不利,非常不利,为什么会闯出大祸呢?读者猜到答案吗?我赌你猜不中。我的答案,有两方面,相关的。其一是新劳动法的第十四条,那任职十年后自动改为无固定期合同的,逼使老板回顾数手指,要在新法推出之前采取行动,或起码要考虑怎样「走位」才对。

  其二是新法之前的旧劳动法,一般没有严厉执行。不少机构,尤其是那些看似平凡但其实是劳苦大众的米饭班主、我称之为接单工业的,在国际激烈竞争下,利润甚微,历来对旧法忙顾左右。超时工资不超,假日工资却假,等等,劳、资双方你情我愿,大家有工开工,有饭吃饭。看来有点那个,然而,就是在这种若有若无的旧法处理下,中国的劳苦大众——包括苦了数千年的农民——从二○○○年起其收入出现了近于爆炸性的增长。中国经改的奇迹主要就是这一点:什么高楼大厦、高速公路、跨海大桥,等等,皆次要。新劳动法的推出,逼使大家回顾数手指,漠视旧法的行为,面对可能被炒的员工不难旧「债」重提了!这样一来,新劳动法的大名不胫而走,大家得过且过或忙顾左右的日子是过去了。然而,就是在那些得过且过的日子中,贫苦人家的生活水平升得快,破了人类纪录好几条街。

  朋友,你做过生意吗?我做过,为了经济研究需要的深入体会,屈指一算,尝试过的行业达十九项之多。我不怀疑刻薄成家的老板存在,但经验说,懂得赚钱或赚得心安理得的雇主,不可能不知道善待员工是黄金定律。员工作出贡献,公司赚到钱,加薪是鼓励,老板的回报可以预期,皆大欢喜,何乐不为哉?困难是做厂或做生意赚钱,谈何容易?靠投资地产或股票的可以碰巧发达,但要落手落脚的玩意,竞争者无数,不善待员工是死路一条。

  说过无数次,我们应该帮助那些真的需要帮助的人,但归根究底,那些可以自力更生的人,政府要做的是鼓励他们自力更生,给他们机会自己打上去。昔日的中国扼杀了这机会,于是一穷二白,而今天的人民币升值、禁止数百种来料加工的产品出口、某些进出口税、知识敎育左管右管,等等,也削弱了自力更生的机会。最严重是新劳动法的推出,不仅本身约束了市场的合约自由,大幅提升产出成本,而又因为有人民币升值等局限转变在前,在新法带动下变得多管齐下,加起来是中国的伟大经济改革的致命伤。

  这里我要把一个说过的重点重提。中国人多地少,天然矿物乏善可陈,是没有资格搞什么福利经济、最低工资等奢侈政策的。中国有的是人,脑子聪明而又可以刻苦耐劳的人,是我们经济发展的主要本钱了。给他们所有可以自力更生的机会是唯一的可靠出路。西方的福利政策或乱搞一通的劳工法例,目的是把租值转移,一般用于地大物博或产品名牌及发明专利价值奇高的国家。这次新劳动法的推出,导致无数员工被炒及公司关门,证明着我说过的:地球一体化,参与国际竞争的廉价劳力暴升,在中国养活无数低下阶层的企业,赚取到的租值甚微。

  那天访问了一位在广东设厂的朋友。他在国内做厂浮沉了好些年,是接单工业的专家。关于新劳动法,他说可幸的是他目前的工厂是新开的,只开了一年多,困难还不大,未雨绸缪,他们正在考虑多方面的应对。听了个多小时后,我教了他一个法门。你猜是什么?是把他厂内的生产过程的所有部分尽可能改为件工制。三十多年前我在香港跑工厂,调查件工合约,一九八三发表了以件工为重心的《公司的合约本质》,该文今天在国际上还屡被引用,行内的朋友视为经典了。件工这回事,不是产出的全部过程都可以用,但好些部分,通常不用件工的,原则上可以用件工,只是计算与审查质量的费用略升少许而已。如果产出过程全部采用件工合约,新劳动法的九十八条全都废了!

  想想吧。我是工厂老板,接到定单,可以对员工说:「我要百分之三十作毛利,是厂房、维修、利息、管理、灯油火蜡等需要的。余下来的百分之七十,扣除原料后,你们按件工摊分吧。接不接这张单你们决定好了。」三十多年前香港的某些厂家这样处理,大家相处安然。那些是件工比较容易采用的行业,但我知道,只要接受交易费用略为提升,大部分的工厂可以把大部分的产出过程通过件工合约处理。同样的思维,是原则上,一家工厂可以把不同部门「斩件」,判给员工,让员工作自己的老板吧。这是我一九八三那篇文章的一个含意,触发了行内的「谁是雇主,谁是被雇」之争,打起官司会是很过瘾的。

  以件工处理产出,新劳动法管不着。有一个险处。七十多年前的美国,因为最低工资不低,加上工会的极力反对,件工被定为不合法。如果发明新劳动法的有本领在中国废除件工制,那是神州大地的末日,杀上门来再算吧。

  作者:张五常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中国经改的致命伤 浏览数

6 条评论 »

  1. 黄 说:,

    2008年01月30日 星期三 @ 02:18:06

    1

    我不怀疑刻薄成家的老板存在,但经验说,懂得赚钱或赚得心安理得的雇主,不可能不知道善待员工是黄金定律。员工作出贡献,公司赚到钱,加薪是鼓励,老板的回报可以预期,皆大欢喜,何乐不为哉?
    事实与你的想象出入太大。整篇是臆想。

    回复

  2. li 说:,

    2008年01月30日 星期三 @ 08:49:40

    2

    不同意你的观点!太垃圾,照你的理论,中国只有一直走低成本的路了。。就不会产业升级了。。

    回复

  3. robson 说:,

    2008年01月30日 星期三 @ 11:27:53

    3

    楼主是资本家的乏走狗,血汗制度的卫道士! 一身奴性,不可药救.

    回复

  4. 七月农夫 说:,

    2008年01月31日 星期四 @ 00:55:41

    4

    唾弃没有良知的学者
    ——七月农夫(2008-01-30)
    前几天刚和大学老师在邮件里聊“Made inChina”在国际上的奴隶地位,今天就看到一篇名为《中国经改致命伤》的文章,无耻啊!文章说新《劳动法》把投资者赶到了越南等地,文章把新《劳动法》说成了中国大地最恐怖的恶魔,居然还冒出这样的话“中国的劳苦大众——包括苦了数千年的弄民——从二○○○年起其收入出现了近于爆炸性的增长”,我强忍怒火看完了这个叫“无常”的人的文章,我不知道这个自称学者的人为什么有脸说这样的话,还有没有人性,还有没有一点残存的良知。
    我不是学者,只是普通得如同砂砾一样的中国人,我已经在企业工作超过了10年,从国企到上市公司,到民营企业,从内地到沿海,如今我在广州一家私营公司做中高层管理人员,超过10年的制造型企业工作经验让我对中国的制造业体会异常深刻了。说得直接一点,中国整个的制造业,以及中国的工人,特别是沿海城市劳动密集型制造企业,就是外资最廉价的奴隶。无论是在珠三角还是长三角地区,几乎所有的工业区都是每周上班6天,每天晚上和周日还要加班,员工每天的工作时间都在11个小时以上,平均每周工作时间都在75小时以上,工作时间是法定时间的2倍,以深圳为例,其最低工资标准不到800元,但是在劳动时间增加将近一倍的情况小,工资仍停留在800~1200之间,这就是中国制造业工人的现状。
    这位“无常”居然说中国没有资格搞福利经济、最低工资等是奢侈政策,这也就是说中国人就是贱命,不配享受福利和最低工资保障,中国人就应该像奴隶社会时的奴隶一样,必须任劳任怨的做牛做马,以换取一口饭吃,如果不做连饭都没得吃。我到想问一问这位“学者”的祖上三代是做什么的,说话如此嚣张,如果在100多年前中国人就这样任劳任怨的话,哪里会有什么辛亥革命,那他可能还梳着长辫子在做爱新觉罗的子民,见到比自己大的官就下跪,哪里能在这里说些屁话呢。
    文章居然说农民的收入呈爆炸性增长,说贫苦人家的生活水平提高破了人类记录,我想应该是张某人自从开始替一些盗窃大众财富的人说话以来他家的财富才在爆炸性增长,他家里的生活水平在飞速提高吧。当我们看到民工为了讨薪被打破了头,当看到这些年物价水平以超过工资水平数倍的速度上涨时,当看到教育、医疗、住房价格涨得比天还高,无数的孩子因家庭贫困无法上学,无数的农民因拿不出医药费而出院回家等死,无数的房奴每天早晨一睁眼就想到又欠银行多少钱的时候,当我们这个月的工资单上显示扣了多少个人所得税,而下一个月我却因失业没有地方吃饭和睡觉的时候,当我们看到媒体每年爆出多少超级富豪、新贵的时候,当我们也面临20%的人拥有了社会80%的财富的时候,还能说收入暴增,生活水平破了人类记录,这样睁着狗眼说瞎话的的学者我不知道他的良知到哪里去了,人性哪里去了!
    说到善待员工,我不知道在狂人眼中何为“善”,是那少得仅够糊口的工资还是充满有毒气体的车间,是那锁得如同牢笼般没有消防通道的厂房还是员工那双双因为长期超时加班布满血丝的双眼。08年的风雪来得比春节快,也来得比以往更加猛烈,08年的春运被媒体称为风雪归家路,辛苦了一年的工人都盼望能早日返乡与家人团聚,但前几天当我在饭店吃饭时,听到邻座一个公司的董事长对手下的人说:“不准任何人提前请假回家,要走的人一分钱工资都不给……”想着他们家乡白发苍苍的父母,和牙牙学语的孩子,我觉得“善待员工”四字重若千斤。
    这些年来,中国的企业家和暴富的新贵们依靠偷工减料和采用延长工作时间降低工人工资的办法降低产品的制造成本,进行恶性竞争,已经把中国变成了一个西方国家的廉价加工工厂,把Made in China变成假冒伪劣的代名词,这种状况表面上看好像是中国产品具有较强的市场竞争力,实则上是中国人在贱卖自己,而这种过度竞争是损人不利己的恶性竞争,最终受益的是西方国家,因为他们在中国买东西比自己生产还要便宜很多。如今连西方国家自己都在指责中国大陆的“血汗工厂”压榨工人,而无耻的人却还在为血汗工厂高唱赞歌,其骨子里就浸满了奴性。
    我们说提高竞争力,应该是通过技术的进步,品质的提高,服务的完善来提高市场竞争力。为什么客机一般都买空客或波音,为什么宝马奔驰的价格如此之高依然卖得红红火火,是因为他们有先进的技术和可靠的品质保证,而依靠恶性价格竞争去获取市场分额只不过是一种杀鸡取卵的短期行为。所以说新《劳动法》不是中国制造业的灾难,而是中国提升和重塑制造业的动力,而且它还不够强有力,如果新《劳动法》能够不折不扣地得到实施,强制性的在制造业实行5天8小时工作制,完善员工的各项福利待遇,真正提高工人工资水平,哪还有那一家企业能把产品价格压到几乎等同于材料成本的水平,还有谁能打价格战,那么竞争的焦点只能转移到技术、品质和服务上来,通过提高整个中国制造业的整体水平来提高竞争能力,只有这样才能改变Made in China在国际上的恶劣形象和中国制造业的奴隶地位,同时真正让老百姓,让财富创造者获得相应的收益。
    可惜我们的连“御用”学者都算不上的人太没有人性,为了巴结逢迎暴富的新贵,连自己残存的良知都廉价出卖了,可悲啊!

    回复

  5. FelixXu 说:,

    2008年02月03日 星期日 @ 12:58:06

    5

    这位七月农夫仁兄看来真是对张五常深恶痛绝。但是你必须清楚,经济发展必须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况且张教授指出勤劳智慧者多得,哪里没有良知。

    中国人的可悲就是如此。知识分子不但得不到尊重,反被抨击无良。试问这样的环境,还有人回去真正学习探究智慧与真理吗?

    回复

  6. 经济学家不是法官和政客 说:,

    2008年02月03日 星期日 @ 19:37:50

    6

    张五常没有臆想,臆想的我们这些只有良好愿望的人。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