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圭武:慎用知识权力

  知识,当它局部化时,也是一种权力。掌握局部知识的专家们握有权力,是因为他们所知道的是别人不清楚但对别人的福利至关重要的东西。在这种情况下,每个人将不得不放弃自己的一部分权利,遵从知识专家们的权威。劳动分工的制度是产生知识权力的现实根源。在推进中国现代化的进程中,一方面,领导干部应树立正确的政治权力观,不能滥用政治权力,这是社會主義建设事业能够取得成功的一个基本保证条件;另一方面,随着知识在社会经济生活中的作用越来越大,我们也应高度警惕知识人对知识权力的滥用。

  知识权力的滥用,有多种表现形式。举例来说,如电脑黑客的某些所作所为;再如某些专家在职称评定、论文评奖中不恰当利用自己权威的行为;还有如某些理论工作者,不实事求是,从个人目的出发,尽说些违心话,奉承话;等等,包括各种学术腐败,不一而举。但不管知识权力的滥用有何种表现方式,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通过种种途径不恰当利用自己手中的知识为个人谋取不正当利益。

  知识权力的滥用,危害巨大。首先,从时间上来看,知识的传承功能使不恰当运用知识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也具有了传承效应。其次,从空间上来看,知识的扩散性也使不恰当运用知识的负面作用具有了放大效应。再次,从知识者自身来看,知识所有者一般是以社会楷模、权威形象出现在社会舞台上的,所以,知识所有者的所作所为将比一般人的影响更大。第四,从当代来看,世界正张开双臂迎接知识经济时代,知识对经济的作用也越来越大,在这种情况下,不恰当运用知识对经济的负作用也会越来越大。第五,从我国情况来看,面对落后局面,走跨越式发展道路,建设社會主義现代化强国,知识的作用将尤为关键,所以,不合理运用知识,走入知识的误区,将会对我国发展产生根本影响。第六,从新时代党的要求看,合理运用知识也是“叁個代表”的集中体现。因为知识的合理运用,既符合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也符合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同时也符合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反之,则反之。

  针对滥用知识权力问题,必须要采取有效措施进行综合治理。首先,广大知识工作者要树立正确的利益观。知识工作者和一般人相比,应更具有献身精神,这也是由知识职业本身的重要性所决定的。从事知识探索,既是一项需要付出有时甚至是巨大痛苦的事业,也是一项崇高和神圣的事业。所以,牢固树立为人民执着献身的精神,对知识分子而言,应责无旁贷。当然,知识所有者也应有自己的利益追求,但当需要在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之间做出平衡时,应毫不犹豫选择前者。古人云:“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苟利国家生死以,岂以福祸趋避之”,这才是知识人应具有的境界。其次,要从制度上进行建设。这里核心是要建立合理的利益驱动机制,使知识工作者的个人利益和社会利益相互有效结合,二者互为增长,互相促进。为此,第一,领导干部要真正尊重人才,要善于运用人才,要在制度上落到实处。第二,要进一步完善知识成果的评价机制,要整理和清除目前在知识评价过程中出现的混乱和不合理现象。第三,对知识人既要重奖,也要严惩。要对实实在在奋斗在知识第一线的人,不但要给予其应有的回报,而且要实行重奖政策;同时,要对不合理运用知识权力的人,要进行严肃处理,决不手软。再次,要进行综合治理。知识系统是社会大系统的一个子系统,而社会大系统功能的正常与否将直接影响子系统功能的正常与否。在当前,我国正处在社会转型期,众多问题搅在一块,头绪繁多,而这些问题又相互间互相联系,互相作用,形成一种错综复杂的局面。当前我国知识领域中出现的众多问题,也是社会其它问题在知识领域的一种折射;所以,抓好当前社会其它问题的治理工作是实现知识系统有效治理的一个重要保证。最后,应加快发展教育。知识所有者只所以能有条件不合理运用知识权力,与知识的稀缺有着直接关系。大力发展教育,提高知识的普及程度,可为知识权力的运用增加一条社会约束条件。

  作者是甘肃省委党校经济学部教授

  作者简介:宋圭武,男,1964年10月生,中共甘肃省委党校经济学部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经济理论和“三农”问题。

  作者电子邮件:gssgw007(at)sina.com

  作者:宋圭武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慎用知识权力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