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风:资本主义的“反民主”本质

  资本家逻辑的“利润最大化”是财富不均,经济动力消失,陷入滞胀的原因。如果按照资本家逻辑任由经济运转,即所谓的市场自由化,就会造成资本家一方面利用贷款发行货币,来产生需求,一方面用利润剥夺需求,两者都使资本家获得好处。问题在于一方面普通公众获得的货币实体在减少,另一方面货币本身的购买力在下降,两者对普通公众都没有好处。只有在对外大量剥削的情况下才能维持这种经济体的运转,比如通过中国生产形成的廉价产品,国外获得廉价石油,廉价资本。而且这种剥削必须不断增加使得普通公众的财富比例虽然减少但是购买力仍然有效维持。技术发展和市场资源重组带来的生产效率提高等好处实际上在这样的循环中不断流向少数资本家。即使你通过高科技企业一时上市,一旦处于这个循环的底层,那么很快就会消耗殆尽。尤其是大资本掌握着投资市场的波动拥有绝对的权力,只有政府法令可以对等干预。

  解决之道是微观经济的逐利性与宏观经济的逐义性相匹配。增加社会福利供给,包括确定劳工权益等于实质上增加普通公众的购买力。增加富人税收比例,可以避免通过增发货币降低货币价值,使得政府一方面收回货币一方面分发货币,维持市场货币的平衡。银行通过适当信贷则可以促进生产性投资的踊跃,同时维持。衡量社会责任,要求企业计算造成的社会成本而不仅仅是劳工成本,使得社会从资源提供角度吸收资本家货币,平衡投入产出向着有利于社会进步结构调整的角度发展。

  问题在于这种匹配正是资本家竭力反对,他们不希望出现一个逐义性的经济政策,同时经济的波动周期从来不会影响大资本的利益。因而他们妄图掌握这种制约他们的公共权力。公共权力的争夺最终将成为经济平衡与公共利益的关键之战。民主制度并不是诞生在资本主义社会,而是伴随着推翻一种绝对权力与资本主义同时产生。资本主义的动机在于夺权从而成为过去绝对君主的替代者,而民主则是为了普通公众推翻一切不平等的统治。实际上资本主义下的资本家与封建时期的贵族资本家没有变化,只不过是夺取政权的资本家。封建主义之后民主的主要斗争对象就变为资本主义,这也是社會主義浪潮与资本主义社会的内部改良的原因。欧洲以及美国社会的民主法制都是在民主主义的浪潮下才逐渐改进完善的,但始终只能达成与资本的妥协。公众只有在受到伤害时才能聚集起来,而资本家则无时不刻的在影响公共权力。选举者对资金和媒体支持的需求实际上让竞选者成为资本与民意的中间者,只能略微偏向一方,但欺骗和无耻最终成为其成功的最后手段。

  作者:新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资本主义的“反民主”本质 浏览数

12 条评论 »

  1. 思想春秋 说:,

    2008年02月21日 星期四 @ 10:09:13

    1

    民主这道谜题应该解开了!

    回复

  2. 风中独唱 说:,

    2008年03月10日 星期一 @ 13:06:56

    2

    说的好,不过作者的意图是什么?给斯大林主义招魂吗?作者所说的都是事实,但这事实可以改变吗?按马克思的想法?共产主义的结果只能是使那些原本处于中间者地位的政治家成为一手掌握公权力,一手控制国计民生的"上帝".资本家是没了,而那些自以为能获利的无产者呢?呵呵,成了奴隶,不打引号的奴隶.逐利只能靠博弈,共产主义者的上帝已经死了.

    回复

  3. 独白 说:,

    2008年03月12日 星期三 @ 04:14:57

    3

    风中独唱:如果思想陷入非A即B,我们还停留在原始时期。我们总是听见说物理到头了,哲学到头了,经济学到头了,实际上没有一个学术能够坚持一个世纪。社会是发展变化的。文章已经提到,反对资本主义的专制一开始就有很多形式,有从暴力革命,有内部改良。不要只找失败的说。实际上美国的普选制度,北欧的福利资本主义制度,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每一个民主制度都在变化发展。如果没有反对资本主义专制的民主浪潮,工会组织在美国根本就不会兴起,与之配套的社会福利体系,根本就会成为摆设。马克思列宁的社會主義道路只是当时反对资本主义专制的一条道路而已。当年资本主义夺权的路程一样不平坦,几次反复,但最后通过战争和制度建设这两条道路同时发展才能取得他们后来的位置。资本主义如果成为阁下的终极理想的原因就是相信博弈,那么你相信不公平的博弈吗,如果相信,继续活在奴隶社会就好了,何必变革?

    回复

  4. 风中独唱 说:,

    2008年03月13日 星期四 @ 12:26:50

    4

    独白:我当然不相信不公平的博弈,这就是我不同意马克思所勾画社会的原因。资本主义的环境之下,财富使得资本家们有可涉足政治的资本,而无产者们因为人数的众多也不是可以被忽略的群体。有钱人当然可以合法或非法的运用金钱来买通官员,可那些官员们也得顾及一下自己以及自己政党的政治生命。终归民主选举的政治不是一锤子买卖,各有资本,博弈也就公平。呵呵,听说金三世马上就要继位了。我从不怀疑那些提出极左理论的政治理论家们的道德,马克思或许就是目睹了无产者被欺压凌辱而咬牙切齿的要将旧世界打的粉碎的。可他忽视了有比资本家更可怕的一群人。当官员们以共产的名义实际占有着所有的生产资料的时候,一群新的奴隶主就诞生了。我相信马克思绝对没有预想到他的理论会被后人发挥到何等的高度。如果他知道柬埔寨的那些屠夫仪仗的是他的理论,我还相信马克思一定会把自己的所有著作付之一炬。资本主义是会改变的,这肯定,事实也说明这一点,因为她不会那么坚定的画地为牢。对了,如果朝鲜半岛统一,应该是韩国兼并朝鲜吧?呵呵。

    回复

  5. 独白 说:,

    2008年03月14日 星期五 @ 02:27:39

    5

    风中独唱,很高兴你认识到资本家的为了利益不顾一切的本来面目,不过他们可不是只有买通官员这么一个途径,或者根部不是他们的主要途径,只有无产者才需要买通官员。对于资本官员需要去买通资本才能获得支持,因为做任何事情都需要资本的支持,包括选举。在这种博弈体系中,谁是绝对的奴隶主呢,是资本家而不是官员。贪官根本不是社会不公平的来源,来源在于官员需要脱离自身职责去讨好另外的绝对权力,那么我们选出谁又有什么不一样。资本主义不会情愿向着背离自己绝对权力的方向改变的只会想方设法的阻止,谁能施加压力呢,就是民主。所以说资本现在已经是民主的反面,具有“反民主”的本质特征。相信他们自己改变就像相信黄帝自己退位一样可笑。

    回复

  6. 风中独唱 说:,

    2008年03月14日 星期五 @ 12:59:22

    6

    独白,无产者是不需要去买通官员的,呵呵,他们本应该做的是等着被讨好,因为他们可以将讨厌的家伙选下台。当然,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在朝鲜、古巴、越南以及那个已经不存在了的苏联。选举是一个很耗钱的事,这谁都知道,所以资本家们才能蹦出来找个人给他们摇旗呐喊。财主们人数稀少,他们能做的也就只是满世界撒钱来引起注意。各怀鬼胎,也就可以相互利用了。马克思说现在的历史是两各階級的斗争,我到更觉得是三各集团的博弈——官员、资本家和无产者。在对于无产者的剥削上面,资本家们或许比那些掌握公权力的官员要有所顾及。因为面对无产者的暴力威胁,单纯的资本家只能自掏腰包的请几个保镖,而官员们则可以不花分文的招来一整只军队。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当资本家和掌权者们联合起来以后,可怜的工人们是没有活路的。不过还好,因为选举的原因,官员们还没那个胆量。而按马克思的规划完成了革命之后,很不幸,官员们就是资本家,而且他们实际上也不需要选举了。共产?工厂里一个螺丝钉你都不能碰。民主?你饿死了也要听伟大领袖毛主席他老人家的话。

    回复

  7. 独白 说:,

    2008年03月15日 星期六 @ 12:13:53

    7

    风中独唱:你会觉得资本家为了避免掏几个钱来雇保镖就会害怕无产者的暴动吗?我觉得这太可笑了。选举制度能否把希特勒选下去呢,不能,能否把那些罪之大者的资本家绳之以法呢,不能,选举能做什么呢,就是换一个面孔。当掌权阶层的利益已经连在一起时,选择谁并不会影响阶层的利益。下来的人依然可以享用其地位获得的利益,他们不过是进行政治力量的内部洗牌罢了。对于民众他们不过是起到了类似佛教的来世理论的安慰作用。相信下一个选出来的会好些。你说的很好啊,当掌权者和资本家联合起来的时候的确无产者会没有活路。所以我们需要的是让无产者和掌权者联合起来。无产者恨的首先是资本家其次才是和他们合谋的官员,因为他们最了解谁剥夺了他们的利益,官员不过是职员罢了,虽然有好坏之分。如果你把官员体制和资本家对立起来,那就好像把董事会和经理对立起来。选举和政策只是执行层面的,机制不好可以调整,但是股东是谁才是公正的本质。如果你比较一下发展速度就会发现改革开放中的发展成就除了GDP不管是科技,工业资本积累,什么也没有,但是建国后却从残破的废墟建立起完整的工业体系,谁的发展更快,谁对中国的贡献大。我从来不认为中国的发展需要遵循什么外国的主义,不管是马克思还是华盛顿,不管是斯大林还是罗斯福。中国的民主理论有与西方完全不同的发展根基。西药治中病,要么治不好要么害人。

    回复

  8. 风中独唱 说:,

    2008年03月19日 星期三 @ 11:33:32

    8

    独白:你还是否记得希特勒当领袖的那个政党名字的全称,不过我似乎记得,叫德国国家社會主義工人党。这个让世人为之颤抖的法西斯团体就是靠着宣扬国家对经济进行控制,限制资本家的一些暴利和维护工人利益而发家的。当然,你可以说他是个骗子。但那些不是骗子的人又怎么样呢?当政府控制了经济以后,呵呵,什么言论自由,什么选举自由都会毫无意义的被废止。斯大林同志很好的领会了这一点,从而使得以他命名的斯大林主义和德国的纳粹主义在西方齐名。欧洲的资本主义国家,如果不算那个小角色墨索里尼,只在德国出现了一个希特勒,而在东欧和亚洲的社會主義国家中呢?苏联的斯大林、中国的毛泽东、柬埔寨的波尔布特、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朝鲜的金日成以及他的宝贝儿子金正日等等。如果你不承认在资本主义中出现希特勒是个偶然,那么在社會主義中呢?我不想再用理论驳斥那些在教科书中反复出现出现的洗牌理论了,我只想用事实来说明一下。现在的美国,也就是那个资本主义头子美帝,工人们可以为嫌福利不好而罢工,并且能在政府中找到相当多的支持官员,而在大洋彼岸的现有几个社會主義国家中呢?对了,我又看了那个执意要将中国的改革开放进行下去的矮个子的录像,我相信没有人会放弃好的而追求差的,除非他的脑袋有毛病,不过貌似鄧小平的神智没有问题。还有一点我要提醒一下,社會主義和共产主义理论的创始人马克思貌似是德国人吧?我地理不好,不过我隐约记得德国好像是在西方吧?呵呵。

    回复

  9. 独白 说:,

    2008年03月19日 星期三 @ 13:19:45

    9

    不知道你的个子高矮,但是水平看得出来,只是拿些表面文章说话,根本看不到背后的规律。每次资本主义的绝对权利者出现的时候,就死一个总统,你数数死了几个了,社會主義恐怕没有这么频繁吧。换句话说就是资本家躲在幕后控制政策。说实在的我很担心这次的奥巴马呢,如果他不胜也就算了,如果他赢了,他面临的是那些丧尽天良的资本家,他有生命危险的。说说美国吧,美国生活好吗,横向对比也许是的,但是纵向对比,美国人的穷人比例从来没有下降。生活在穷人区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别说游行,随时都可能丢掉性命。但是美国社会不去报道,而且还会声色俱厉的批评其他国家。谁说资本不控制思想,每年有多少书和电影被禁你查过吗?当年掀起的对共产党的恐怖主义害了多少人,怎么不提了呢。总是把自己光鲜的一面摆出来,告诉别人我生活的不错。说你不懂你不听,美国人之所以生活好不是什么制度好,而是靠各种政治经济战争手段大举吸取其他国家财富给美国人提供福利,不会在乎什么民主正义。美国人可以游行,多少反对美国的生活在其他国家的人为什么受到死亡威胁呢。你再算算,以美国国家之大,掠取资源之多,自身资源之丰富,以他们的人均占有资源再看他们的生活水平其实非常一般,治理非常差劲。即使不考虑国家资源在全世界他们的人均生活水平根本谈不上是最好的。更何况排除最富有的10%,大多数人拼命了一辈子仍然一无所获。希望你有时间看看美国内部的讽刺文学,了解事实真相,不要老看政治宣传,否则岂不和你所说的在中国看cctv一样受到专制了吗。

    回复

  10. 是时候了 说:,

    2008年04月12日 星期六 @ 23:33:19

    10

    不知将资本家换成共产党会起到一个什么样的效果?不过现实大家都看到了。

    回复

  11. 深海冰 说:,

    2008年08月11日 星期一 @ 06:30:30

    11

    同意独白的观点,以我在美国的经历,政府本质上是压迫人,当民告官时,你同样面对掌控规则,把你玩得团团转的政府,除非你足够有钱,请得起大律师,上得了报纸,否则都是白扯。我比较同意列宁的新经济政策,非绝对的国有与私有,国家干大事,人民富生活。我认为中国当下之急是完善监督,看住中层官员:放宽基层民主,让民众有活头。看美国的历史,同样发现,他立国时就反对民主而追求共和,可以说反对一人一票,这就像罗马的元老院,美国要的是受限制的君主制,这限制不来源于人民,而是来源于众议院(元老院)。

    回复

  12. tkot 说:,

    2009年08月29日 星期六 @ 03:52:51

    12

    真正的民主是在中国还是在美国?也许民主在客观世界上根本没出现过。
    中国的现状,也许是当今的政党造成,纵观中国,中国的现状更是历史问题,你有把握当今是资本主义执政时,一定比共产党人好??三十年的成就你可以否定??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历史的选择也是必然的……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