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国华:现代化,谁为我们垫背?

  农业是我们这个星球上最自然,但又能高度文明化的基本生产方式。可以想象,靠直接的采集、渔猎而生存的话,就接近动物水平了,游牧的文明程度要高得多,但 仍然是漂泊不稳定的生活,只有在特定土地上的农耕生产,才能创造不断积累与稳定传承文明社会。我们看到,世界历史上的所谓四大文明古国,都是在大江大河流 域建立的农业文明。

  但是,后来主导我们这个星球上的文明,却不是农业文明,而不是另一种工商业文明。这种文明的形成,通常是不可想象的,工商业只有信托更为基本的农业才行, 全社会大多数人都靠工商业吃饭是可能的,谁能给整个社会提供粮食和其他资源呢?可是,希腊文明就是在极其特殊环境下形成的这样一种特殊文明,和四大农业文 明体系完全不同。

  大家知道,古代希腊是处于地中海东部、北部的一些岛屿及沿岸地区,这里众多山峦与海洋将人们分隔在有联系但不联通的不同城邦,这里除了小块平原,贫瘠的山 地不适合种植粮食作物,却非常有利于橄榄和葡萄两种作物的生长,用橄榄可以榨橄榄油,用葡萄可以酿葡萄酒。但是,这两种作物不可能直接用来养活人口,无法 形成宏大的农业文明。但它可以通过一定的渠道,把油和酒卖到别处,用以交换那里的粮食。也就是说,一开始,古希腊的农业就不可能自给自足,只有通过商业贸 易才能维持生存和发展。而它又拥有发展海外贸易的地理优势,它处于北非埃及、西亚巴比伦两大农业文明古国的联结处。希腊曲折的海岸,众多的海湾,晴朗的天 空,风平浪静的海洋,为这种航海提供了便利的条件。

  古希腊的商业发展起来,由盛装橄榄油和葡萄酒的陶罐、金属器皿,航海工具,武器的制造开始,带动了手工业的发达,而生产越是专业化,批量化,就越是精致, 越是独特,越是高效,销售手工业品的市场也越广阔,所能赚到的钱就越多。手工制作是专门设计与批量复制,关键是设计,你有技术做出别人没有东西,你的市场 利益也更大实现。

  这种工商业为主导的文明,在我们的地球上极其罕见的。贸易须以个体自由与平等交换的原则,这有助于平等观念的形成和民主政治的建立。海外贸易活动培养了希 腊人探险、开拓、扩张的民族性格,一个城邦的人口负荷过大时,就要到海外去建立殖民地。这使希腊人文化具有更大的多元性、开放性、普遍性,成为西方文明的 摇篮。

  前些时,读到一位著名学者证据确凿的文章,反驳说希腊社会的主要也是农业,并不是工商业。其实,仔细想想这并不算什么证据,种植橄榄和葡萄当然是农业,任 何文明社会的基本生存离不开农业。但是,我们所指的希腊社会,主要是在当时主导社会生活的大大小小城邦,也正是这些人口集中的以工商业为主的城邦,创造了 一种文化,成为西方文明的源头。而城邦外的广大农村,如斯巴达人及其奴隶,没有给历史留下太多直接的影响,通常置于我们讨论之外。

  中国文化与这种希腊文化是截然不同的。中国文化是怎样的呢?人在自然生态里生活,天地人合一,相互协调。农业生产中,人与对象的关系是培育,因地制宜、因 时制宜、因势利导地帮助动物植物自己生长,不能拔苗助长,不能人为制造,我们种植小麦、饲养牲畜,不可能说,先生产牛的脑袋,再生产牛的躯体,再生产牛的 尾巴,拼凑起来就成为一头活牛吧?(笑声)我们只能顺应牛自己的生命节奏,让它生长和生产。也就是说,农业的生产方式是培育。

  古希腊文化是怎么样的呢?手工业者要制作一件物品,与农民生产一种物品,完全是两码事情。而工业文明却是不能培育的。不可能说,播下几颗颗陶罐的种子,然 后长出一堆陶罐吧?(笑声)象阿凡提的故事,用一堆金币作种子,可以生产出源源不断的金币,这是一个用骗钱迷心窍的财主老爷的故事。工业过程中,制造者把 对象看成一个机械的、没有生命的、可以分析的东西,掌握其要求、结构和规则,进而用一些材料,按照规则把它制造出来。另外,频繁的海外贸易需要人们经常深 入陌生的地区,空间的把握使数学、几何学更加发达,陌生人之间打也讲究利益的精确计算。

  这导致西方人的思维特征是分析的、机械的、解剖的、主客观分立的,而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是直觉的、经验的、感性的、主客不分的。西方人的制造过程的关键,不 在于把握对象本身,而在于把握隐藏在对象背后的抽象的、看不见摸不着的形式与规则,这就是用明确的语言、逻辑和数学可以精确把握的规定性。所以,西方形成 了严谨的逻辑体系和理论化的数学体系。而中国人呢,信奉“言不尽意”、“得意忘象”、“得意忘形”,(笑声)人们更注重自己生命的直觉和经验,并不需要用 外在的机械的逻辑、数学来确立。比如说,农民凭借生命的直觉与对象保持某种关系,饲养一头猪,他会观察猪的行为,当猪烦躁不安了,按照人的生命体验,判断 猪是饿还是饱,是健康还是病态。

  我总结一下,西方文明后来如此强大,我们受到它的极大冲击,其奥妙在古希腊时代就已经奠定了。古希腊创造了这样一种理念:要拥有对世界的主动性,并不取决 于如何掌握有形的对象,而是取决于如何把握对象背后无形的规则、形式、结构、蓝图、方案等。现在的西方文明,是这种思维方式的产物。西方现代生产力的实质 是什么?是科学。科学的实质是什么?掌握对象背后的规律,掌握那个Law.经济、社会生活也是如此。西方现代社会关系的实质是什么?人际交往依靠的不是交 情,而主要是依靠法律、契约,也是规则,也是Law.前者存在于客观万物之间,所以又叫是Natural law,后者存在于人与人之间。西方文明如此强大,归根结蒂,就是Law的思维,也就是理性结果。

  Law的思维,也就希腊哲学中的Logos思维。希腊哲学家几乎公认,事物背后存在一个无形规则,探索世界的Logos具有人生的最高意义。很多哲学家都 以探索世界的必然性和规律性作为人生的最大乐趣。在古希腊的每一位思想家身上一以贯之,这是中国知识分子所没有的一种品格,即为知识而知识,为学问而学 问。相传,第一位哲学家泰勒斯有天晚上走在旷野上,望着满天星斗,却知道次日会下雨,正当他喃喃自语时,不料掉到脚下一个深坑里,有人把他救起。从此一个 笑话,哲学家决是关心天上的事情,却不不知道脚下要发生什么事情。但是黑格尔为哲学家辩护说,只有那些永远低头看地而不望天的人,才从不掉进坑里。毕达哥 拉斯学派发现毕达哥拉斯定律时,杀了一百头牛,请全城的人一起狂欢。德谟克利特认为,找到自然界中的一种必然性,比做波斯人的国王还要快乐。苏格拉底为了 一种正义,坦然地接过毒酒,一饮而尽,离别人世。柏拉图把理念论发展到极至,认为万物都是由理念决定的。他的学生亚里斯多德说:我爱我师,我更爱真理。欧 几里得把所有平面几何规律概括为逻辑化和公理化的体系,完成了至今仍然辉煌的《几何原本》。他有一位学生忽然提了一个问题:“你的理论这么美妙,可它有什 么用吗?”如果是中国学生,恐怕多数人都会提这个问题,而欧几里得的学生中只有一个人提出此问题。(笑声)欧几里得愣了一会儿,没有回答,他让仆人拿来两 个铜板交给他,说:“你走吧!你的问题我回答不了。”这种为知识而知识的传统,延续到中世纪时,变成基督教的传统。基督教世界实现了柏拉图的一个了不起的 想法。柏拉图曾认为,未来的世界应该由哲学家做国王。在中国人看来,秀才怎么能统治世界呢?然而稍微懂得一些欧洲历史的同学肯定知道,在持续一千多年的欧 洲中世纪里,占据社会主导地位的不是拿着刀剑的骑士、贵族和国王,而是拿着《圣经》的教士、教皇。在中世纪的西方人就相信,纯粹的知识与精神传统,具有支 配世界的能力。

  希腊人用理性思维精确地掌握现实世界,当然这在当时主要是一种哲学层面上的倾向,并没有建立完整的哲学-科学-技术有整个社会生活的理性体系,只有在希腊 化时代才有以欧几里得、阿基米德及托勒密为代表的古代科学,在罗马时代则有发达的艺术、技术及法律体系,它们都与希腊哲学的理性思维有一定关系。他们心中 有一个普遍的规律,这才给了西方文明对于普遍性原则的认同,并且让社会获得了统一认同的文化平台,譬如说后来基督教的一神论信仰,从而为具体生活领域里人 们不断地追求着多样性,追求个性、变化与创新提供了可能。

  中国人所擅长的直觉思维,把握的是事物的具体性、生动性、多样性,没有一种精确的、必然的规律性。这种直觉思维在熟悉的小圈子里,可能会非常有效地把握日 常生活,形成和谐的状态,但是,要走出去,要搞标新立异的创造,要展开大型的社会运作,就非常困难了。中国人最高的成就,就是模仿自然、顺应自然,艺术境 界的极至是达到天人合一,而且基本上限于当下的世俗生活。而西方人的最高艺术境界是离开自然状态越远越好,人为痕迹越深越好。柏拉图哲学看起来很抽象,其 实就好比说:建一座房子,最重要的不是砖块、水泥、钢筋等物质材料,而是房子的结构与框架。所以,用他的思路看来,建筑师的图纸才是房屋最核心的部分。谁 画出这张图纸的,谁就支配着这座房子。为什么西方的建筑师地位会比具体的建筑工高那么多,知识分子地位会比世俗生活的人高那么多,务虚的人会比务实的人地 位更重要,原因就在这里。中国人的建构讲究自然状态的和谐、稳定、扎实,而西方人的建构则那样脱离自然状态的张扬、高大、华丽。

  西方文明在古代社会中曾经强大过,因为商业贸易本身具有一种主动向外扩张性,经常要受到挑战,自己也会主动向人挑战,贸易与海盗行动经常交织在一起,海盗 和商人的角色有时是分不太清楚的。因此,在古代世界,希腊人经常卷入城邦之间,与外文明之间的殊死战争中。总的来说,这种工商业文明在这此战争中并没有绝 对的优势。他们的文化还停留在信仰、哲学的位置上,并没有发展出一整套理性化的文明体系来,就不断到来的野蛮势力冲淡了。

  西方文明在整个中世纪,直到新大陆的发现,文艺复兴,宗教改革,都没有形成明显的优势,反而在穆斯林世界咄咄逼人的攻势面前,疲于应付。好在基督教世界由 于共同的信仰,面对异教徒毁灭性的打击,还能整合起来共同抵抗。先后八次十字军东征,唯一完全胜利的只有第一次,但这造成了两大文明体系的平衡,也获得了 一定交流与影响。到十五世纪,伊斯兰教徒已经占领整个西亚、北非,并越过贯通亚欧间的博斯普鲁斯海峡和沟通非欧间的直布罗陀海峡,向基督教世界形成钳形攻 势,甚至对欧洲中心城市维也纳形成包围。不过就在这时,欧洲文明的命运开始出现转机。

  最重要的转机是新航路的开通,尤其是关于大地是球体的信念,导致了新大陆的发现,给欧洲殖民者带来了源源不断的黄金和白银。尽管这巨额利益的最先获得者伊 比利亚人只是用于消费,奢糜之风反而导致了这个地区的迅速衰落,却带动了周边城市公社里的资本原始积累。这些城市公社里的手工业制造和相应的商业贸易开始 发达起来,生产规模扩大,专业化程度及生产效率提高,市场范围拓展,利润越来越丰厚,掌握的资源优势越来越多。

  通常人们的基本生存是依靠土地的,欧洲中世纪也是农业社会。但是由于工商业的发展,这些交通要道上的城市公社渐渐地成为了经济中心。西方占据着文化的优势 地位,不断积累,成为世界的贸易中心。这决定了,西方的文明一定要向外扩张,一定要有殖民地,以保持它获得不断扩大的市场和原料,一定要有广大的农村地区 与他做生意。

  在我们的理解中,市场经济是一种公平交易,是一种承认各方独立、平等、自主,同时认同普遍规则的理性行为,所要达成的结果是一种相互获得利益,是一种共同 进步,即我们经常说的“双赢”。表面看起来,市场中的每个个体是相对独立的,个体间的交易是平等的,自愿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但是,这一件件公平交易的 背后,却有一个陷阱。

  因为,交易者之间,有着事实上的中心与边缘之分,处于中心地位的城市所掌握的商品具有优势地位,卖出的价格远远高于边缘地区商品的价格。城市没有农业,不 能自给自足,他们要主动跟别人交易,把自己的产品辐射到周边。他们做出的东西,分散的农民做不出来,因此他们在交易中占有优势。农民只能以低廉的价格出卖 初级产品,再以高价钱去买工业品。工商业不断地发明和发现,制造新的物品并推向市场,使得周边的人接受,并以为向往的目标。因此城市的中心地位越来越加 强,而乡村地区的依附地位越来越固定,牢牢地被中心城市牵着鼻子走,越来越失去自主性。

  客观上说,发达城市由于分工细化,协作密切,交易集中,其无论是生产规律、效率、品质,都远远高于零星的工商业活动。工商业给人们提供比土地直接收获的产 品精致得多的生活消费品,提升了文明生活的程度,但是它造成一个庞大的脱离传统农业的城市人口,养活他们,尤其满足他们的奢侈需要,必须有一个广袤的农耕 区域。这在传统农业社会的基础上是很难承受的,因此在中国传统社会里,工商业的发达常常是社会崩溃的征兆,聪明的王朝都懂得如何把工商业严格抑制在一定范 围之内。但是,西方城市公社却可以通过发达的贸易活动,把这种压力释放到广袤的地区去。

  世界一体化进程,其实是中心支配边缘、边缘服从中心的过程。希腊、罗马曾是周边地区的中心。西方近代文明的形成,也是中心城市向周边扩张,一开始是向本国 农村,接严正就是世界各地。为什么哥伦布发现新大陆那么重要呢?因为他给西方发现了一个广袤的边缘世界,由此可以把自己的产品卖到那里去,而把那里的产品 用很低的价格引进来。在这个过程也就是殖民化的进程,西方越是主动,其中心地位越是稳固,拥有的资源越多,越是能创造出更多更新别人造不出来的产品向周边 扩张。近代以来,世界的中心地区先后有伊比利亚、荷兰、英国、法国、德国,最后美国成为整个世界的中心。西方人最大的利益是:让全世界都对它开放,让他们 把自己制造的新颖产品销售到那里。早期西方人来到世界各地,竟可以把玻璃碎片当作珠宝卖给土著居民。买卖过程中,双方都是自愿的,但结果却是西方人越来越 主动,其他民族越来越被动。假如所有其它民族都自给自足,拒绝追随西方,西方文明就会死亡。这种方式一直延续到今天,使得地球上如今几乎没有一个完全封闭 的角落,没有一个西方人的手伸入不了的区域。西方通过一个个的桥头堡把自身的文明渗透到其他地方。香港,就是西方文明深入东方的桥头堡;上海,曾经是西方 文明深入中国的桥头堡。西方文明由上海开始,蔓延到武汉这样的内陆城市,接着进入湖南、江西、安徽、河南、四川等更为封闭的角落。

  西方近代文明进程除了城市运动,同时还有大学运动。大学运动的实质,无非是依靠大学的文化优势,带动中心区域工业化的发展。城市运动仅靠技术的进步而发展 生产力,但大学运动则在超越的精神层面,塑造全新的文化。后者由于与古希腊近代城邦文化的渊源,因此与近代城市运动相呼应,两者的结合,终于造成了一种全 新的近代文明。

  在西方文明渗透的过程中,西方人一直可以占有优势地位。这种优势地位是如何得以保证的呢?

  首先,西方人那种要寻找万物背后抽象规律的文化传统,独具一格,其他民族没有。西方培养的精英分子习惯于这种思维,不断进行科学发现,促进学术发达。而科 学和学术的根本载体就是大学。中国的大学,是为了让那些空白的、无知的、麻木的头脑去接受知识的训导,从而服从于知识。(笑声)西方的大学则不一样,它是 城市文明的中心,学术文化的中心。它培养的是社会的精英最有思想,最有激情,最有灵感,最有创造力,最能面对事物穷根究底。这些人走出大学校园后,思想不 断创新,发明接踵而来,他们构成城市文明的灵魂。西方大学,是独立于世俗之外的象牙塔,保证了作为世界大都会的城市具有源源不断的创造力。以这种尺度来 看,中国的大学根本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大学,它顶多是职业培训所,是为经济建设服务的简单工具。今天,有那么多的人在喊着口号,争创世界一流大学,这都 是一种不清醒的思维的产物。(笑声)中国大学的根本问题,不在于提高大学的水平,而在于重建大学的结构。在中国这样一个历史悠久、文化积淀深厚、智商发 达、人口众多的民族里,只要有一所像样的大学,它能不是世界一流的吗?真正的大学应该是怎样的呢?它是民族精神的摇篮、文化的中心和创造力的源泉,这里聚 集着一群自由思想、探索和发现的精英分子。今晚听讲座的各位,如果你不是为了考试拿高分而来,不是为了给老师留下一个好印象而来,而是凭兴趣而来,完全出 于自己内心的目标,自由的选择,这倒还是中国大学的一线生机。(掌声)

  其次,西方城市中有一群人,不断进行创造和发现,他们把制造出的产品广泛向外销售,他们自信地走向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理直气壮的声称:我们是最先进的, 我们的东西是最好的。由此,西方获取的资源越来越多,中心地位越来越稳固,对周边地区的优势越来越明显,吸引的人才越来越多,长此以往,形成一种良性循环 的体系。可是呢,今天的中国人发展经济的模式,正好跟这个体系相反。中国人吆喝着:你买我的小刀吧,你买我的玩具吧,你买我的衬衣吧,你买我的打火机吧, 我可以把价格放低。中国人制造的这些东西,全是西方人不屑于制造,但又必需要的东西。中国许多经济学家以为这种生产方式可以促进中国经济的发展,我只能说 他们是一群傻帽。(掌声)这种模式完全与先进的现代文明背道而驰,让西方人正中下怀,他们恨不得把全中国都变成其生产基地,他们只需要掌控生产的规则、描 绘生产的蓝图。由此可见,西方人是务虚的,中国人是务实的。西方人把无形的规则向全世界推广,把全世界牢牢绑在他们的生产线上。

  这里引出垫背的问题。西方的中心城市,一直是需要广大乡村地区给他垫背的。假如一个拥有一百万人口的城市,没有一个拥有一千万人口的其他区域作为原料基 地、销售市场和廉价劳动力市场,这个城市就无法生存,更不用谈,它会成为世界大都会。我们的邻居日本这样一个小国,它的发展也是建立在泱泱大国的中国及东 南亚地区给它垫背的前提下。日本是一个岛国,文化上具有相当的依附性,长期扎根于中国文化里。鸦片战争之后中国挨打了,日本后来也挨打了。日本一看过去一 直要仰视的中国不行了,西方比中国更厉害,那只能跟着西方走才行。虔诚地学习西方,日本比中国早得多,并且日本是从内心深处学习西方文化。而中国呢,自恃 为文明古国,瞧不起西方文明,学习西方也只从看得见摸得着的器物入手,而坚决否认西方的思维方式、价值信仰占有优势。当年,俾斯麦看到两种外貌相近的东方 人同时来到西方,中国人用大把的银子购买洋枪洋炮,日本人钻研西方文化、学习西方文明,他预言,中国将日益腐朽没落,最后任人宰割,日本将崛起为一个东方 强国。不到二十年,中日甲午海战爆发。被称为世界第六大海军的北洋舰队,被全民挨饿的日本打得全军覆没。从那以后,日本获取了给他垫背的一个辽阔地域,那 就是中国。中国赔偿给日本大量的白银,并且开放很多城市,作为日本的工厂和市场。鸦片战争前夕,中国还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中国国民生产总值占据全世界 的34%,高于今天美国的水平。大家不相信也得相信,因为这是事实。西方人渴望拥有优越的生活方式,迫切需要中国的茶叶、香料、瓷器和丝绸,中国却并不需 要西方的初级机械化生产出来的物品。于是,西方的银子源源不断流入中国。我们知道,中国并不是一个出产银子的大国,但是,在满清两百多年间,中国的白银储 备量急剧增加,以至于银子的价值不断下跌。这些银子从哪里来?全是西方人送来的。西方人开发美洲,把从墨西哥、伦比亚等地挖掘的银子大都送到了中国。中国 的银子为什么叫做大洋呀?这正是因为它们都是洋人送来的银子。中国太富有了!(笑声)但此时此刻,中国人的上进心和创造力却下降到最低的限度。英国人最后 付不大洋了,便把万恶的鸦片输入中国,麻木了大批的中国人。直到甲午海战时,中国还是很有钱的,但战败后,中国赔偿给日本两亿两白银,日本那么一个小小的 国家,一次性获取了相当于本国九年财政收入总和的银两,想想这一笔财发得多大。它用银子向西方学习,学习西方的思维模式和生产理念,然后现学现用,把自己 的势力伸向中国,从中国获得资源,把中国变成它的市场,让中国人给它打工。那以后的几十年间,日本积聚了雄厚的资本,日本垫在中国的背上一步一步往前发 展,迅速成为东方世界的中心。而中国呢?眼看日本走到前面,它创造的东西令我们顶礼膜拜,自己越来越被动,只能向它学习,用高价购买日本的技术和物品,银 子更是向日本流去。而这更稳固了日本的中心地位,越是能够占领强势市场,牢牢控制住了中国。如此循环,注定了中国的悲惨遭遇。

  幸运的是,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作为胜利者的中国,在相当长时间里扭转了为西方和日本垫背的局面。这其中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因为中国形成了一股强势力量,开 创了至今仍备受人们争议的毛泽东时代,中国开始走了一条与今天的现代化道路不同的道路,人们把它看作闭门搞建设的道路。但是,这与明清时代的闭关自守是有 根本区别的。区别在哪里呢?毛泽东意识到:跟着西方亦步亦趋,与西方接轨的道路是走不通的。这个问题,南美的一批政治家和思想家们早已经认识到。阿根廷模 仿北美的发展模式,在一段时间里看起来两者越来越接近,可是呢,突然金融风暴宛如一阵妖风,把阿根廷经济弄得一塌糊涂,阿根廷不得不又关起门来,自己搞自 己的。但搞到一定程度,发现还是不行,还得跟着美国走。南美一批先知先觉的精英分子在探索,如何摆脱这种边缘与中心的链条关系。在此影响下,形成了许多关 于现代化的批判性理论,如世界体系论,依附理论。它们告诉我们,市场经济并不是如我们所想的那样公平,市场存在中心与边缘之别,中心永远占有主动权,边缘 只得接受中心的文明模式,如此下来,边缘地区的被动趋势越来越明显。

  在毛泽东时代,中国与这一条道路说了声再见,走了一条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以自己的力量建设自己国家的道路。上海本来是当时一个世界性的城市,其地位远远 超过香港,这是西方文明伸入中国大陆的桥头堡。但是,我们把上海变成经济的龙头,让它带动全国。接着在北京、武汉、沈阳、西安等内陆城市也成为一个个中 心,包含着自己的大学、自己的研究所、高科技机构及精英人才体系。中国经济发展的动力,不再来自外部,而是来自内部。不是被别人拽着走,而是自己推动自己 往前走。应该说,在毛泽东时代,要绝对贯彻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逻辑是不可能的,因为中心带动边缘本是工业文明的普遍逻辑,中国人搞工业化,也要服从这一 逻辑。但毛泽东时代不再以别人为中心,而是以本国的中心城市为龙头。尽管一定程度上,也曾依靠苏联,也与西方作交易。毛泽东时代要收回香港并不是难事,但 为了保留这个与西方交流的窗口,一直维持着它的原状。

  曾经,赫鲁晓夫想让苏联发展高科技和尖端工业,而中国只要发展农业、制造低级产品就可以了。毛泽东看穿了赫鲁晓夫的把戏,坚决不同意让中国为苏联垫背,给 苏联垫背,与给美国垫背时又有什么不同呢?毛泽东非常情绪化地回绝了赫鲁晓夫,弄得赫鲁晓夫十分尴尬。中国与苏联决裂,苏联人骂我们背信弃义,当初苏联给 予中国多少支持呀,中国说翻脸就翻脸!毛泽东为什么要翻脸呢?因为中国不能给你垫背。虽然我们起点低,不得不模仿西方和苏联的许多东西,比如第一步,我们 拿过他们的图纸,但是,第二步,我们就要修改了,第三步,我们把别人的图纸撇在一边,搞自己的一套。这是抗拒强势文明的一种对策。就这样,五六十年代,一 个初级的现代工业体系居然在中国建立起来,而且,工业总产值超过农业总产值,基本实现工业化,并使工业保持自我增长的机制,甚至全速行进自己业制造出了别 人没有的东西。六七十年代,中国在相当多的领域达到世界一流水平,或者是准一流的水平。比如说“两弹一星”,虽然我们比苏联和美国慢一步,但我们毕竟跟上 了。再比如说,西方拉出光纤的第二年,中国也拉出了光纤。苏联人造地球卫星上天后的第十三年,中国的“东方红1号”也上天了。当然现在,我们的宇航员杨利 伟也上天,(笑声)但这与苏联宇航员加加林上天相隔了四十多年。毛泽东时代,我们甚至有比西方更先进的东西,中国第一次人工合成牛胰岛素,杂交水稻是在 1966至1976这十年动乱期间,在“四人帮”迫害的情况下,袁隆平研制出了的。这都是在“科学的冬天”里的成就。

  毛泽东时代的逻辑:别人有的我们要有,别人没有的我们也要有。这当然很悲壮,但最后还是失败了,为什么失败?我没有足够的时间去阐释,有主观和客观的复杂 原因。毛泽东进行了一场悲壮的试验。肯定有人要骂,让几亿人口跟着他做了一个试验,过着贫困的生活,断送了不知多少生命。这种试验是不是太不人道呢?骂毛 泽东的人,有一定的道理,但是相反的逻辑呢,当我们跟着西方接轨,自以为是迈向现代化时,固然取得了伟大的成就,但是这种成就背后的悲哀是:中国人越来越 丧失独立的思考能力和创造力。在世界思想的海洋里,中国思想完全被忽略。面对西方人,当代中国人的自信心崩溃了,难以想象去打造一个自己的品牌,去拥有一 项别人没有的知识产权,去引领一个时代的方向。

  中国正忙着跟世界接轨。(笑声)什么是接轨呢?按照别人的现有规则,跟着别人行动。中国的科学家们,这二十年多年来在干什么?跟踪世界先进水平。这种跟 踪,自然不是真正的科学,我们的科学沉默了。中国心甘情愿跟着西方走,中国人彻头彻尾地在给西方人垫背。这种状况的一个典型反映是:二十多年来,引导中国 潮流的,不再是上海,不再是北京,不再是沈阳,不再是武汉,而是原来的一个小渔村,深圳。这里创造了奇迹,迅猛发展为一个经济中心。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 深圳靠近香港,而香港是西方文明深入东方的桥头堡。我们在香港边上开了一扇窗口,让深圳把西方现成的东西直接拿过来。西方那么先进的东西,我们拿过来马上 就能使用,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当然占了便宜啊!(笑声)我们骄傲,我们少走了很多弯路,只用二十年的时间,走过了西方五十年的历程。这里,我无意抹煞中 国在物质生活方面取得了天翻地覆的成就,但是,这种成就的背后蕴藏着巨大的危机:丧失了自主性、能动性和独立思考能力。

  中国大学的沦落就是最好的例子。大学本来应该是自由思想、自由交流、自由探索、自由创造的文化空间,而现在,我们的大学变成了为经济建设服务的工具,甚至仅仅是个名利场。(掌声)

  中国如今的垫背角色,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全国人民成为西方的打工仔。什么叫打工仔?老板有一套现成的方案和规矩,我服从、依照和模仿它,老老实实在其夹缝 中生存。说得可怕点,现在中国的整个文化是打工仔文化,整个经济是打工仔经济。而且,竟然有经济学家相信,这种模式很快会促使中国崛起为世界经济强国。几 年前,我听一位著名的中国经济学家在清华的讲坛上说:说今天中国是第三世界国家,西方人早就不信了,中国该属于经济的第二世界。世界银行的报告说,中国的 购买力与美国的购买力已经相差不远。按照现在的速度发展,十来年后,中国就跻身世界第一经济强国了。底下有一位同学发问:中国没有高科技呀,怎么成为第一 经济强国?这位著名经济学家答道:中国不需要高科技。(笑声)高科技研发耗费巨大的时间、人力和财力,一千次试验中也许只有一次是成功的,这是很不经济 的,只有傻瓜才干这种事情,中国人只需要干别人已经干过的事情就行了。没有高科技可以照搬,不让照搬我们还有一个法宝,盗版。(笑声)

  这种想法,可谓正中西方人的下怀。中国经济学家里有一大批人极其自恋。一种激进的说法认为,他们是西方利益深入中国的买办学者,运用西方的强势逻辑来愚弄和欺骗中国人。没有独立的知识创造,中国经济真能持续快速增长吗?

  打开国门之后,我们发现,人家的汽车太棒了,比我们自己搞的又便宜又好用,干脆买现成的吧。当年鄧小平认为:中国自己造船不合算,不如向西方买船,而买船 更不如租船。江青给毛泽东打小报告,弄得鄧小平很难堪。毛泽东的逻辑正好与此相反,就算不经济,我们也要自己干,尤其是高新技术领域。为什么呢?因为拥有 独立的知识产权,我们不受人家制约。今天,几乎中国的所有高新技术领域,都要仰赖西方。中国不再独立生产汽车,不生产飞机,甚至在军事上也一步步仰赖进 口。这会造成什么结局呢?西方垄断高科技,源源不断从我们这里诈取高额利润。

  西方人有时甚至放开让中国人盗版。微软的视窗软件,想必诸位和我一样,都在用盗版吧?(笑声)用盗版,既经济合算,又方便快捷。比尔?盖茨放任中国人去盗 版。据说微软公司还干这种事情,白送你一台电脑,当然是送给贫困落后地区,你要不要?当然要。不要白不要。(笑声)你拿来一用,发现这东西真是太奇妙了, 可以迅速成为信息时代的弄潮儿。你尝到甜头,周围的人也会羡慕你,你被奉为群体里的先锋,你很惬意。你会利用手中的电脑及你的技能迅速成为当地的精英,占 据优势地位。三年以后,这台电脑过时了,坏了,你要继续拥有优势,就得拥有一台配置更高级的电脑。这时再没有送你了,不过你已经买得起了,于是你就成了电 脑市场的顾客。这不是单独你一个人,你的背后有一个群体,他们在你的影响之下,也努力购买美国公司的电脑,于是你所在的贫困地区的市场就打开了,给美国输 送资源。这个过程也正是买办阶层形成的过程,最初的买办是西方人扶持的,逐渐在某个区域占据优势,他为西方人垫背。进而,在他的影响下,会出现更多的买 办,不断壮大给西方人垫背的力量。微软公司放任我们使用盗版软件,让你使用它不断更新,不断优化的操作系统,到了娴熟的程度,到了完全无法摆脱的地步。一 旦有一天,你有了自己的公司,对不起,你再也没有免费的午餐了,反过来,你得源源不断地以高额代价购买微软的系统,你就老老实实给人垫背吧!

  今天中国,很难摆脱这种垫背的命运,相当普遍的一群人,已经走不出甘心情愿为人家垫背的思维了。中国所有独立创新的领域都沉默了,因为每个领域都有人家现 成的东西可以廉价甚至免费照搬,久而久之,再没有人独立创造了。中国高科技早就沉默了。我们刚才讲到,毛泽东时代,中国还有世界一流的科学家和一流的科学 技术成就。科学的春天到来的时候,我们在全国范围内学习陈景润,渴望有一大批陈景润出现。其实,在毛泽东时代里,陈景润不能算是中国一流的数学家,只能算 是二流的数学家,一流的数学家应该是华罗庚等人。可是后来,华罗庚去世了,陈景润也去世了,中国却再没有立得起来的数学家,恐怕没有一位数学家敢说,他在 世界数学界够入流的水平。不仅数学,几乎任何一个领域,我们都没有什么创新。今天,中国有那么多的院士,他们这二十多年来,到底干了什么?(笑声)我们学 校有一位老先生,做过国家科技干部管理学院的院长,他的话非常直率,他说:二十多年来,在科学的春天里,中国的科学家没有一个人创造了一套新思想,没有一 个新概念、一项新方法和一种新理论,为世界所公认。这意味着,中国科学彻底沉默了。事实上,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全国最高的科学与技术一等奖连续几年空 缺,直到今年,国家干脆地取消这些奖项。(笑声)新世纪设立的国家科技最高奖,前四位得主中,物理学家黄昆的关键成就,是在国民党时期创造的;数学家吴文 俊的关键成就,是在1977年初创造的:“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的关键成就,是在“文革”十年创造的;只有计算机专家王选的成就,是在改革开放初期做出 的,他基本是在追赶世界先进技术,幸而在汉字激光照排方面追上了。此后20多年,中国所有科学家,都在跟踪世界先进水平,但没有一个追上了的。这种跟踪、 追赶、垫背的思维,从根本上抹煞了人们的创造力。

  甘心情愿为强势文明垫背,永远不可能成为一流的民族。中国的出路是,果断地与这条道路决裂。这种接轨的所谓现代化,在世界上除了个别国家如日本,可以达到 二流水平外,绝大多数是根本走不通的。必须注意到,日本给美国垫背的同时,有一个比他大十倍、几十倍的中国和东南亚为它垫背。日本处在垫背的中介上,才能 成为世界二流的国家。如果中国要以模仿日本模式取得成功,必须要有比我们大十倍的地方,如老挝、柬埔寨、尼泊尔、刚果、肯尼亚等为我们垫背,但是地球很 小,没有这么辽阔的地方供给我们资源和市场,给我们当垫背的对象了!怎么办呢?中国也有办法,大城市给深圳上海垫背,中小城市给大城市垫背,城镇给中小城 市垫背,最后农村给城镇垫背。试问,究竟是谁在给中国垫背呀?最终的垫背者是农民。产生什么后果呢?大家知道,如今中央最焦心的是“三农问题”。农民问 题,是当今中国最棘手的问题。因为大家都垫在农民身上,农民再也找不到其他人给他垫背了,农民成为一个彻底绝望的阶层。中国是踩在农民的肩膀上追求现代化 的,而农民最后是无助的。这条道路,注定要走到尽头,贫富分化越来越大。在世界范围内,现代化和全球化的潮流甚嚣尘上,富裕和贫困的距离拉得越来越大,成 为无法解决的难题。这个问题,甚至可能导致地球的彻底失衡,像美国这样的国家越来越丧失自我检讨、自我反省、自我改变的能力,他们把自己看作文明的代表。 就像今天的上海人看不起另外的所有中国人,他们认为上海代表着先进文明,因为上海在与国际接轨,其实就是给人垫背。与国际接轨今天成为没有道理的道理,正 如毛泽东时代的造反有理一样,本来没道理,但它最后变成不争的道理。

  中国要走出这种潮流,当然不可能回到毛泽东时代,毛泽东的悲壮试验,已经失败了。中国只能在自己内部,重新建立自己的动力体系,不能老想着与国际接轨,不 能老让别人牵着鼻子走,要形成独立的思想中心、文化中心、观念中心和创造力中心,培养出一大批精英分子,他们既能与西方对话,注意,对话不等于接轨,又能 拥有绝对的自信,拥有丰富的思想资源和独立的思维方式,他们形成一个创造力队伍,仿佛二十一世纪的黄埔军校,二十一世纪的革命队伍,二十一世纪的延安。在 我的理念里就是:文化立国,契机就是大学重建。中国今天没有真正的大学,真正大学里的每个学生都是自由的人,有内在的素养,有独立的文化,绝不人云亦云, 绝不任人摆布,他是一个思想者和觉悟者,他能进行不断的思考、创造和发明。只要中国大学能培养出一批这样的人,中国就能重新成为一个有自信的民族、有灵魂 的民族。中国就会生发出创造力,做出别人做不出的东西,中国的产品才能卖出高价,中国才能不被别人藐视。这才是一条健康的道路。

  作者:姚国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现代化,谁为我们垫背? 浏览数

4 条评论 »

  1. mcmimi 说:,

    2008年03月10日 星期一 @ 01:49:04

    1

    看来中国人还挺自大的,为什么非得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呢?如果西方的思想更接近真理,我们就学习吧,为什么我们无法学习别人思想的精髓,而把别人的糟粕却全单照收,为什么非得当一流的民族呢?这难道不是自负吗?如果有能力就当一流的民族,没有实力那就垫背吧!

    回复

  2. mcmimi 说:,

    2008年03月10日 星期一 @ 01:54:03

    2

    LZ是有思维误区的,现把自己的民族定位于世界最优秀的民族,这是种狭隘的爱国主义,引古论今说了这么多,就是没有说出如何改变中国人的思维局限,疑惑:为什么知识分子这么擅长长篇大论近似喊口号?

    回复

  3. dEEPwATER 说:,

    2008年03月10日 星期一 @ 04:20:13

    3

    这不是自大,也不是思维的误区,没有谁生下来就心甘情愿的为他人垫背当个农奴或者更差。连印度人都说出了要么做大国要么不存在的誓言,中国人又为何要激流勇退呢?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不进则退。连自己都承认自己是个劣等民族,这个民族还能有什么指望吗?改变中国人的思维局限的办法其实早就已经有了,只是这个办法会动摇执.政.当.局的统治基础而很难实现罢了。所以知识分子在这里也就只能效法当年的CCP喊口后以期会有奇迹发生。

    回复

  4. zgs 说:,

    2008年03月24日 星期一 @ 18:37:49

    4

    to mcmimi

    你不是一留没关系 你不想成为一留就可以滚了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