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诗:取名的境界和平常心

  取名当然有有境界与无境界之分。取名境界之佳,也是两代人或几代人的共同追求。因为,父母为孩子命名,往往要昭示孩子的远大前程,孩子日后能否竭尽全力实现此等宏愿,大概,又是终生实践的结果吧。取名的最佳境界,也正是名、实相符的创造过程。《管子·九守》云:“修名而督实,按实而定名。”张爱玲就说得更巧妙了:“适当的名字并不一定是新奇、渊雅、大方,好处全在造成一种恰配身份的明晰的意境。”(见张爱玲散文集《流言》)

  张爱玲所说的此等境界,的确令人神往。阅尽中外历史,能达此佳境的人的确不多。

  先说戴安娜。戴妃的美,是大师级的美。她美得晶莹透亮而使整个欧洲为之倾倒。她的名字Diana ,源自拉丁语,是“希腊月亮女神”的含义。这位女神的内涵也是多重的:贞洁的处女神;分娩女神;平民和奴隶的保护神;志行高洁的淑女的同义词。纵观戴妃一生,应该看到,她曾往这方向的卓然努力。

  再说近代诗人陈三立。他是陈寅恪的父亲,字伯严,室名散原精舍。所谓三立,是指立德、立功、立言,典出《左传·襄公二十四年》“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其次立言。”陈三立乃光绪进士,官吏部主事,又是清末民初第一位大诗人。按旧的传统道德,他的的确确名实相一。仅就教子有方一项来考察,陈家三代四人——陈宝箴(陈三立之父)、陈三立、陈衡恪(大画家)、陈寅恪能同时编入新《辞海》,近代以降,泱泱华夏,再也找不出第二家了。

  还有当代学者严北溟。他父亲为之取名,正是取《庄子·逍遥游》开篇二字,并希望他日后读古书应念念庄子。因为先秦诸子的竞起争鸣,开创了我国思想史上的一个黄金时代。在儒、道、墨、法几大学派中,庄子学派是道家的集大成者。它运用文学形式所表达的哲学系统之繁复性、诡论性亦胜过其他各家。而在文学上,庄子的独特风格常为启发后代浪漫主义创作的思想泉源;在哲学上,则直接激发了魏晋玄学及禅宗的思辨。严氏成人后,不仅熟读庄子,还成了研究东方哲学的专家——人与名达到统一吻合的境界。

  最后再说说两个译名。译名有无境界,非细心者莫辨。其一是可口可乐(Coca Cola),这是旅英作家蒋彝的译作,可谓外来词中音意兼译的绝品。再就是迪斯科(disco),2002年版的《现代汉语词典》也收有这一词条。然而,这一译法,我仍觉不爽。其他的译名还有:“的士高”、“的士够格”、“的是够格”。吸收外来词,仅是音译乃下焉者,且谈不上什么境界,应符合汉语习惯尽量采用意译为好,才是上焉者。Disco一词,我最喜欢的偏偏是香港人俏皮的译名:踢死狗!

  取名要有境界,当然是上焉者的追求,而取名要有一颗平常心,才是当今社会最应矫正的紧迫问题。

  这些年来,许多家长央我为新生儿取名,我都乐意效劳。但是,他们的通病——几乎无例外地希望:此名一出便可响彻五湖四海;要么就是“明喻暗譬,渊源远愿,龙凤呈祥,春花秋月,荣华富贵,德高万寿”(许达然语)。传统的儒家思想太根深蒂固,致使取名的小道越走越窄。

  我国有13亿人口,但目前使用的姓氏大约在3500~4100个左右。平均每42万人共用一个姓,相当于欧洲国家卢森堡一国的人口。如果取名的思维模式不作调整,同姓名的烦恼会愈演愈烈。

  我总觉得取名必须要走多元的路子。有时也得保持一种平常而平凡的心态,或许会闯出一条新路来。

  张爱玲认为:自己有一个恶俗不堪的名字,明知其俗而不打算换一个。原因何在?正是她对人名体认得透彻:

  “中国的一切都是太好听、太顺口了。固然,不中听,不中看,不一定就中用;可是世上有用的人往往是俗人。我愿意保留我的俗不可耐的名字,向我自己作为一种警告,设法除去一般知书识字咬文嚼字的积习,从柴米油盐、肥皂、水与太阳之中去找寻实际的人生。”(《必也正名乎》)

  台湾作家三毛正是张爱玲的知音。她解释其笔名时说:和本名“陈平”相互阐释,就是平平常常的意思,因为我自己很平凡;三毛也是一个最简单、通俗的名字,大毛二毛,谁家都有可能有,还连带表明我口袋里有时仅有三毛钱。

  许多特平常、平凡的名字,给人以亲切感,反倒另有一番情趣。天津“狗不理”招牌名即源自掌柜的小名——狗不理。符号与著名女作家谢冰莹结婚后,为其子取名为“小号兵”。上个世纪30年代,著有《疾病图书馆》、《孩子们的灾难》的科普作家索非,为其子取名为“鞠躬”。五四时期,邵力子常在自己创办的《民国日报》《觉悟》副刊上发表诗作,用的笔名是“你我他”。台湾有位家长姓“范”,其全家人的姓名故意谐音为;饭馆、饭桶、饭碗、饭勺。

  南美洲的厄瓜多尔共和国,政府常把百姓的小事当大事来办:每年都要举行一次给小孩取名的比赛娱乐活动。为了夺取冠军,家长们都为他们的孩子取了个希奇古怪的名字。可是1992年,是一个取名叫“二比一”的小孩摘冠。这是他的父母在看完一场足球赛后得到的极为平常的灵感!

  鲁迅这个笔名,愚以为本也是极为平常的,并不像许多咬文嚼字的专家,故作高深而解释得那样惊险、崇高——什么《尔雅·释兽》“牝狼,其子激,绝有力,迅。”诚如他最要好的同学许寿裳所云:“鲁”就是愚钝,“迅”就是“快速”。原本是一对矛盾的反义词,就是这么平常。(见《亡友鲁迅印象记·笔名鲁迅》,引自《鲁迅回忆录》上册第249~250页,北京出版社1999年1月第一版)

  作者:采诗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文化视点 » 取名的境界和平常心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平平 说:,

    2008年03月10日 星期一 @ 04:37:24

    1

    呵呵··· 老师您好!

    回复

  2. 王仆众 说:,

    2008年07月22日 星期二 @ 14:14:24

    2

    一诗定乾坤,
    四字平天下,
    理解毛泽东,
    觉悟兴中华 。

    注:若知“一诗”、“四字”、“理解毛泽东”的内容等,请在网络上输入“王仆众”后点搜索即可。特别是在央视论坛中寻找一下。若认为有意义请将此信传给您的朋友等。谢谢!

    我的一些对新中国政治再认识的见解和观点,正在得到越来越多同志的理解和支持,这是一件大喜事,相信在不远的将来也一定会成为中国大多数人的共识,那将是全中国人民的一件大喜事。 王仆众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