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风:告全球投资者——我们为什么经历暴跌

  次级贷危机的起源-卖拐

  借着全球经济的繁荣,资本家在美国通过次级贷”悄悄地”发放大量美元给毫无风险意识的普通借贷者,并以基于未来房产价值的信用作为偿还保证。这些信用被以复杂金融技巧大量卖给全球金融机构,使得这些信用取代资金成为金融机构的资本。问题在于,全球金融机构的钱是谁的呢,实际上全球各国民众创造的财富都最终存于金融机构中。相当于利用一个欺骗性信用技巧吸纳全球经济发展创造的财富。由于信用只是基于房产的预期价值,不可能持续增长,一旦下跌就等于金融机构花钱买了空壳。扣动扳机的手掌握在设下圈套的幕后资本家手中。

  一旦房产泡沫破裂,相当于这种欺骗游戏结束分出负债者与获利者,没有人会再去填补窟窿。常规金融机构中作为资本的大量信用消失,产生金融机构的巨额亏损。所谓亏损实际上是在这场游戏中转移到另外的资本手中。可见,纸币不值钱,比纸币更不值钱的是信用,因为信用的定价权掌握在别人手中。

  为什么流动性过剩

  房产泡沫破裂时,已经贷出的货币早已不在原来的贷款人手里,贷款人只拥有要抵押给银行的空房和负债。发行的货币实际上通过还贷基本上也早已回流到银行自身而且更多,等于银行给自己发钱外带收回一处房产。而银行通过把这些信用通过中介出售完成前面所说的计划。(贝尔斯登就是这类中介和清算公司,实际上是一个帮着收钱的空壳而已,一旦使用完就会被抛弃,但又不能破产暴露秘密)。积蓄的财富做什么呢,就是用于成立各种对冲基金等缺乏监管的新金融机构,在适当的时候借助经济危机冲击各地的市场,包括油市,金市,新兴市场获取更大利益。

  在这期间金融机构通过房贷发放了大量社会多余美元给自己,房产是一个不值钱的工具而已。同时通过虚假信用掠夺其他金融机构无处投资的多余财富,这样在市场层面似乎维持了大致的流动性平衡。实际上则是在常规金融机构以外积蓄大量财富,构成一个强大的控制在少数人手中的金融原子弹——潜在流动性过剩。把债务和空房,留个贷款人和参与游戏的金融机构自身,破产或者由国家出钱补贴,其实是继续榨取国民的财富。自己则游离于危机之外,并在进行更大的预谋。此时由于有了更加不受监管的金融工具,这些被抛弃金融机构只是一个吸纳财富的合法工具而已。房产泡沫相当于把大家的钱放入另外一个更大的泡沫中。

  结果是一方面常规金融领域流动性严重不足,另一方面对冲基金的后台掠取了最大财富,成为与世界为敌的金融力量。这也是为什么资金宁愿在中国呆着也不回去救”自己”国家甚至自己兄弟公司的金融机构。

  吹起在全球进攻的号角

  使用虚假信用填补资本金最终会败露,但是这里隐藏着一个更大的针对实体经济的图谋。用世界经济创造的多余国民财富拿过来冲击世界经济的实体经济,用拥有的巨额资本,夺取实体经济中真正的优质资产。因为全球的资金对手的实力已经被削弱殆尽,在这次疯狂采购中似乎将稳操胜卷。在此之前一定要提前进行一些准备工作,以进入市场左右政策,因为政府决策永远是炒作者最大的不确定来源。

  首先,利用部分对冲资金通过抬高世界范围必需品的粮价油价,刺激各国政府执政者和市场实体的敏感神经,制造持续的世界恐慌情绪。

  其次,派出经济刺客刺探各国经济情报,散布符合炒作条件的经济理论,左右各国政策,造成目标国家的市场与政策混乱,以最终配合通货膨胀压力逼迫政府就范。(这也是为什么外资总是比国内资金对消息还未卜先知,扭转经济舆论走向)

  最后,通过压迫人民币升值进入目标市场。这说明中国已经成为(与美国并驾齐驱的)主攻目标之一。实际上人民币利息的收益只是掩盖他们决不会满足于此。他们的目的只是借人民币升值预期的收益作为资金进入的烟幕弹,掩盖热钱动机的借口。因为这样可以利用升值预期堂而皇之的在境内寻找合作者,在境外形成利益同盟,借助各种资源轻松进入目标市场。完成发动之前的最后一个准备动作。真实目的是实体经济中的优质资源和已经积累的经济体内的所有财富,掠夺政治权力。

  进攻组曲

  序曲

  吸纳国家和民间财富。将经济成果利用虚假的股市引诱进早就被埋伏好的,可以方便展开集中袭击的股市。先通过预先进入的资金在新兴市场制造经济泡沫,推高股市房市。(细看中國这两年突然加快上升的房价,其实大部分是外资购买,结合利用奥运题材产生了巨大涨价预期)另外,通过突然推高股市,制造泡沫,吸纳全国资金入场。老股民都记得股市回调后突然让人看不懂的上升,几乎越傻越赚钱,通过对内政策的影响力,促使基金规模不正常大举增加,甚至还在这样的假象下,一部分人怂恿政府提出财务性收入这样的概念,为扩大炒作效果造势。(还好社保资金没有动,中国对风险有警觉)

  继续施加压力。在国际环境突如其来地进行美元大幅度贬值,严重扰乱各国经济政策的制定,尤其是以美元资产计价的亚洲和其他新兴市场,包括日本(也就是主攻目标)。此时欧洲市场因为欧元体系的建立被巧妙的排除在外,成为同谋者而非对手,避免与欧洲直接冲突。(虽然布什还在喊坚持强势美元政策,但我相信那只是这轮攻击波生效之后的事情了)通过美元贬值快速加剧通货膨胀与升值压力,制造出口型经济实体的危机,逼迫在最后的总攻中就范,廉价出售优质资产。

  战争和动乱。这个主题在任何危机中都屡试不爽,将各国政府陷入内外交困的环境中。其中隐含的更大的目的,就是充分利用危机不仅赚取经济利益,而且尽可能掌握政权,这才是更加持久的利益,使之成为向其他国家发动进攻的基地,避免总是从美国启动,陷入不利外交局面。

  通过大量进入的外资,利用输入的债务型货币取代内部主权货币,获得临时的货币发行权。同时通过通货膨胀,压迫主权货币继续紧缩,从而进一步退出后续要大肆炒作和收购的资本市场,获得控制权和流动权。

  总攻

  次级贷市场亏损信息的公布,就是给所有对冲基金及其结盟者发送最后总攻的信号。

  多年积累在常规金融体系以外的资金将大举攻击市场冲击已经充分吸纳各国财富极度虚高的目标市场(因为没有一个持久的市场可以允许把所有财富都去投机)。多年积累的财富通过转移后释放出来,能量巨大,开始真正的流动性泛滥,进一步刺激通货膨胀的高企,对各国政府施加压力。通过一波又一波从次级贷市场释放出来的坏消息作为战略工具,打击各国股市信心。

  其实作为炒作主体的对冲基金早就知道这些消息,利用公布消息协调行动步骤,充分获得炒作的主动权,知道何时停止何时前进(类似恐怖大亨拉登的方法?)。其实因为次级贷就是他们一手造成的,当然知道所有消息,知道什么时候发布。(所以把资金拿出来在别的市场对冲获利,把烂摊子留给美国政府和民众。)

  这次大跌的目的先把股市中的剩余财富充分掠夺,虽然会经过几个波次的反复,目标就是首先困住这些已经进入股市的资金,然后通过实体经济环境的压力,让他们忍痛割肉,放弃拥有的股市筹码。而这些筹码中,有很多是他们希望掠取的优质资产股权。在中国股市中的先锋就是中国平安和中石油,后者已经被作为工具利用通过增发获取大量筹码和利益。(之前巴菲特巧妙的全部抛出,其实他的角色就是被选中在每个危机制造的机会中不断收购控制优质资产,条件是告诉他消息)中国平安的资金的使用则早已完全被外资控制成为替外资参与炒作的先锋,增发既是手段又是题材,是另一个中国本地对冲基金的信号。因为大量主导资金和结盟者的进出同样必须通过必要的信号指挥。期间若干极有水准而且胃口巨大的谣言,包括人民币一次升值到位的谣言就应运而生。(据估计已经潜伏进入中国的资金开始炒作的资金至少在3000亿美元之上,相当于完全掌握流动性的2.3万亿人民币。A股流通市值不过8万亿左右,排除散户资金,主力资金已经完全被披着各种面目隐藏起来的外来资本掌握。可以随时调控股市涨跌,赚取远大于汇率增值的表面收益。)

  在政策层面继续制造政策混乱。利用施加通货膨胀压力,理论造势等手段,影响国家的应对政策,使得政府和市场在敌暗我明中无法快速反应。最重要的是利用内外环境形成的通货膨胀压力,继续推动对实体经济产生巨大破坏的经济政策的实行。最终在金融和贸易两个领域充分打击实体经济主体,甚至彻底压垮。(比如继续推动升值,打击国有民营出口企业,等待收购良机)

  收尾

  撤离前,尽可能收购优质资产,压迫人民币升值获得最大化汇兑利益,即尽可能破坏经济结构,社会结构,进入社会各级资本领域,扶持同谋者,甚至进入影响政府决策。如果可能尽可能的进行鼓动动乱颠覆政府的政策,主要看政府能否给他们最大利益,也就是最大化的掠夺国民收益的政策和权利,理论。在整个过程中理论是重要武器,尤其是新兴市场的不成熟理论,同时以利益和逼迫俘获部分精英层为自己利用。整体上为下一场危机造势。最终目的是把改革开放的成果掠夺殆尽,安插政治力量获取政治权力,破坏代表国家民族利益的精英层。不仅打回改革开放前,而且要金融领域打开市场,成为进出资源的市场,以后不用再费那么大力气。

  另外,不排除另一个波此紧接着展开。比如美元升值,打压黄金,贸易制裁,甚至军事进攻等等。

  他们害怕什么?虽然看起来复杂,其实一系列波动有几个共同点:拿任何事物的预期作为诱饵,不管是什么只要有人相信就可以拿来欺骗;利用监管体制外体系隐藏资金,发动进攻;在政府和市场中寻求广泛的结盟者;以资本市场的危机为信号,不管是泡沫危机还是衰退危机;政治,军事,内部矛盾充分利用,制造社会动乱;打击或干扰主权政府和精英的决策和声音,甚至摸黑,比如曰保守注意或者民族主义;制造理论准备;快速行动,长周期行动,使得隐藏目的快速冲击,让其无还手之力;建立根据地,扶持自己力量。

  要说这个过程实在是严密,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没有完美的策略,最得意时就是最危险时!整个过程其实他们始终在冒险,打赌,赌他们每一步都会成功,而且发现不行来得及快速撤退。说到底他们还是赌徒。通过制造多个波次,每个波此都可以盈利,甚至可以随时停止恢复好人面孔。但是他越前进,自己也陷入的越深,实际上他们投入的赌注越大,因为他们认为成功把握越大曰安全,到后来也有他们因为胃口太大输不起的时候。以下就是他们策略中必须成功的部分,一旦失败全盘皆输,也就是中国所说的命门。

  每个波此的操作都有准备期,获利期,命门就在于准备期的结束阶段,一旦被控制,所有投入无法收回。而他们无法完全掌握的对他们策略对冲的手段就包括下面几个部分。

  汇率控制失败:比如人民币在应该升值的时候没有升值反而贬值,应该贬值的时候反而升值,不完全由他们控制,因此是极为重要的政治铺垫。因为理论上人民币价值属于长期波动,基于经济基本面,不是短期能够改变的,短期波动走势也不会对长期价值产生影响,除非配合其他手段。

  主权货币增发:能够在他人市场自由进出完全控制资本市场的关键在于挤压主权货币流动性空间,以他们控制的债务性货币取代。否则这要是在他国的市场内被关门打狗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最后受到挟制不说,说不定真的溃败或者需要动武了,触犯政治忌讳。这也是他们要先制造通货膨胀危机,进行理论宣传才能敢于冲进

  区域联合,新欧元。一个欧元已经让他们很头痛了,如果再来一个,又要重新建立大一统的专制秩序。因此如果亚洲地区联合起来,推出一个亚元,南美推出一个拉丁币。相当于形成多个坚固互相攻守同盟的堡垒,以后就难以操作了,只好使用非对称的战争手段来进行经济掠夺了,回到他们起家时的原始状态,他们也是不愿意的,现在的武器射程又那么远,美国也不安全了,到底有生命危险,胜负难料。而且到时候现在的同谋者可未必敢于再那么听话了,也许只好像希特勒,再劫持几个其他国家的政府民众和自己一起干。

  美国大本营。这次操作的实际上是通过绑架美国人民开始的,制造美国超级债务与通货膨胀。因此如果不能在美国经济安全前提下结束战斗,那么大本营将受到真正的冲击,自己掌握的美国资产也将大幅贬值,那可就得不偿失了,还是美国东西好,制度好,可以来去自由,还有法律保护,不会有民众暴动要了他们的命。

  民主力量和正义学者。物质利益诱惑在人性善良正义理智面前失效,虽然这在他们的精神世界中是不可想象的,但是如果让他们碰到,可能死都不知道为什么,落一个死不瞑目的下场。理论的作用可以使一个人的力量变成一个国家的力量当然可怕,而其实持久的。

  论持久战。打短线炒作是他们的手段,也是他们的赌注下注方向,一旦失策进入与人民为敌的持久战难免不会彻底暴露,失去政治基础,而且筹码再多也有限,迟迟不收回等于等死。因为实体经济还在正常运转,主权货币政策还在运转,在长期生出来的钱总可以超过他们的赌注,扭转力量对比。

  后记

  希望通过这篇文章把这次的资金来源,动机,操作方式,炒作周期,以及害怕什么说清楚。供股民参考,看透到底是谁抢了我们的财富,又把责任推给谁,应该相信谁,不信谁(如谢国忠厉以宁)。

  作者:新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告全球投资者——我们为什么经历暴跌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莫名 说:,

    2008年08月09日 星期六 @ 13:51:21

    1

    好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