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涌:从张茵看中国的市场经济缺什么

  有中国首位女富豪之称的张茵女士,在两会间成为媒体的焦点。她作为政协委员,提出三个提案,一是取消《劳动法》中的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一是给富人们减税,一是为企业进口节能环保设备提供关税优惠。此议一出,许多人攻击她只为自己的利益说话。但更有许多辩护者,认为她为自己说话并没有错,每个政协委员都应该为自己所代表的利益说话,甚至有所谓“希望中国各个阶层都有自己的张茵”的说法,使她成为了媒体英雄。

  “敢于为自己的利益说话”这种观念,比起动不动就以“代表人民利益”吓唬人来,当然要成熟一些。但是,如果把这种立场当作是健康的现象,甚至是民主的表现,则未免天真。

  现代的民主政治,是一种代议政治,需要职业政治家在政治利益博弈中代表选民的利益。但是,这并不等于说每一个国会议员都成了某一阶层的代表。以我比较熟悉的美国政治而言:参议员一个州就有两个,一个自称代表某一阶层的利益的人,根本不可能被选上。众议员的选区一般要小一些,其选区内的选民成分也可能狭窄一些。比如有的选区几乎全是黑人,有的选区非常贫困等等。结果,众议员中容易出现一些“极端分子”,因为一个小选区的选民比较极端的话,这样的人就能当选。甚至还会出现“单一议题”候选人:即只关心一个问题。比如纽约州有位护士,她丈夫乘火车上班时被一位突然在车厢里开枪扫射的歹徒打死。她因此对枪支管理之松懈极其愤怒,于是以限制枪支为纲领,最后当选为众议员。不过,即使是这样的人,也要触动各阶层的神经,很难以一个阶层的利益当选,毕竟单一阶层的选区基本不存在。实质上,不管是参议员还是众议员,都必须在本选区内成为共识的创造者,建立广泛的政治联盟,然后带着本选区的共识,到国会和别的议员进行博弈。而一个“和谐社会”,也需要每个政治家都以创造共识为自己的使命和政治生涯。

  当然,我们不时听到美国的政治家在鼓吹为中产階級而战。这似乎就是代表一个阶层了。其实不然。诚如我过去撰文指出的,中产階級在美国是一个政治概念,那些无家可归者和亿万富翁之间的人,几乎都可以叫中产階級。这个词几乎成了选民的同义词。所以,每个政治家都自称为这个阶层而战,其实说的是为90% 人口的利益而战,绝非代表一个特殊阶层。

  那么,一些利益集团是否就没有途径在政治上表达自己的利益呢?当然不是。其中一个最重要的渠道,就是游说。华盛顿的游说团是出名的。各大企业和利益集团都投了大量的资金雇用游说团向政治家陈述自己的利益。也正因为如此,游说团的名声不好,一到选举年就成了众矢之的。不过,游说团毕竟体现了言论自由的原则,使人们为自己利益而奔走、呼吁的权利有实现的方式;况且不仅是大公司,一些职业和社会团体,如教师工会、妇女组织、宗教组织、工会等等,也都用游说团。这种方式,仍然属于正常的政治过程。除此而外,国会经常组织听证会,请有关专家来作证。比如比尔.盖茨就是经济问题听证会的常客。另外,政府出于特殊需要,也会找有关企业或者团体进行公开的或者秘密的咨询。

  如今中国正处于一个“民主是个好东西”的时代,加强两会的政治职能已经成了当务之急。两会的委员代表们,也应该认清自己的政治责任。这种责任,更象是民主社会中的国会议员,其角色是在自己的选区中制造共识,而不是激化矛盾。这次张茵女士自称她“代表本阶层的利益”,体现了政治意识上的幼稚。她发展出那么大的企业,是成功人士。她本阶层利益的需求,政府当然需要倾听。她如果有话要说,应该到各种听证会和咨询会上去说。如果这些还不够,也可以雇用游说团与政府进行特别沟通。但是,作为一个政协委员,就应该代表更广泛的利益,在各种互相冲突的利益中寻求政治联盟。如果各位代表放弃了这种创造共识的基本政治责任,各自只为自己的利益说话,那么大家到了两会,岂不吵成一锅粥了?这样只能带来政治瘫痪。

  这次两会,以张茵女士为代表的企业家显山露水,被称为“新阶层”,发出了强大的政治声音。相比之下,占人口大多数的工人、农民代表,则不过是出来和领导人握握手,照张像而已。这就出现了少数精英阶层被过分代表、广大老百姓缺乏代表的现象。这不仅让我想起了市场经济的祖师爷亚当.斯密。他生活在市场经济发达、工商阶层崛起的时代。但是,他却反复指出:工商阶层势力太大,最值得警惕。其中一个理由,就是工商阶层影响国会的能力迅速膨胀,使别的阶层难以与之抗衡。这种严重被金钱所控制的不均衡的政治代表,对市场经济是巨大的威胁。所以,亚当.斯密大声疾呼:一个大部分人口都很贫困的社会是很难繁荣的。他主张市场经济时先为穷人说话,而不是先为富人说话。再看看当今的中国,有的是为富人说话的,如今富人也自己说话了。但是,谁来为一般的老百姓说话呢?这就是我们这个市场经济所缺乏的东西。

  作者:薛涌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从张茵看中国的市场经济缺什么 浏览数

4 条评论 »

  1. rein 说:,

    2008年04月10日 星期四 @ 15:35:20

    1

    看到这一说法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让少部分人先富起来”这个构想的悲哀。少部分人是富起来了,可是他们确只想着怎样巩固自己的地位和经济实力,以及压制另一部分人富起来。看看社会的反应吧,中国的富人被看作是不愿意承担社会责任的,不愿从事公益事业。。。。。
    放眼看其他领域,例如教育,每年国家拨的教育资金中,用于重点大学的比例高的很,然后看看那些高校做了什么?--我只知道复旦马上造了光华楼。。。。。。。这对于更广大的学生而言是不公平的,这已经类似精英教育了,在然后这些重点大学的毕业生拥有更多的机会成为社会上层,然后再提出利于本集团利益的意见,恶性循环了。。。

    回复

  2. 独白 说:,

    2008年04月11日 星期五 @ 03:18:01

    2

    现在是搞清楚,应该让什么样的人先富起来的问题了

    回复

  3. cc 说:,

    2008年04月11日 星期五 @ 05:23:03

    3

    亚当.斯密大声疾呼:一个大部分人口都很贫困的社会是很难繁荣的。他主张市场经济时先为穷人说话,而不是先为富人说话。再看看当今的中国,有的是为富人说话的,如今富人也自己说话了。但是,谁来为一般的老百姓说话呢?这就是我们这个市场经济所缺乏的东西。
    =======================
    可惜我们的邓爷爷只看懂了《国富论》没有看到这些话。

    回复

  4. gotico 说:,

    2008年08月25日 星期一 @ 22:30:19

    4

      张茵说出了很多中国资本家想说而没有说的话,就象山西黑砖场做出了中国资本家想做而不敢做的事。
      改革开放三十年,张茵之流已不把她们手下的劳工看成是中国人,是他们的同胞,山西黑砖场已不把手下的劳工当人看。
      很多老板,甚至经济学家把新《劳动合同法》当成是阻碍社会发展,防碍经济腾飞的绊脚石。这是公然与法律抗衡,很可怕。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