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人:中国人的“白日梦”

              一,说  梦

  我以前做过许多白日梦,现在醒来了才发现我曾经做过的:都是一些属于全民族的大梦。这里,我想谈一谈这些我们人性深处的大梦。

  我觉得,中国虽不是一个宗教国家,却是一个宗教情感最强烈的国家之一。

  “文化大革命”是一场宗教狂热一场梦,“大跃进”是一场宗教狂热一场梦,“共产主义”是一场宗教狂热一场梦,“公有制”、“农村公社”等三面红旗不曾是许多人真心实意的一场梦?昔日的辛亥革命与北伐战争不也是一场大梦吗?今天的中国,“富强”仿佛是一场梦,“大国”仿佛是另一场梦。

  大梦将醒……然而中国人的本能便是:去接着做另一场新的大梦。中国人就是这样地接连做了两千多年的大梦。

  还有哪个国家或民族能象中国这样:积极地造神、崇神,和在失败以后造新神的呢?还有哪个国家或民族能象中国这样:积极地虔诚地崇拜活人的呢?还有哪个国家的人民会比我们:在狂热追求某一个社会或某一种主义上付出得更多呢?

  不错,无神的历史的确能使我们自傲;但一想到我们民族历史上的苦难,想到我们人民的怯懦、盲目与迷信,想到登峰造极的暴政和种种酷刑,想到深宫、宦官、教彷、守节、连座、灭门、文字狱、科举、小脚、滥杀无辜与滥杀功臣……等等这些我们民族的特产,想到几百年便来一次的彻底亡国,我不禁悲伤地想到:中国人是一个不幸得只能崇拜暴政连一口可靠的精神鸦片都没有吸上的民族。

  然而,中国人也是最爱忘却,最好沉浸在虚无的白日梦中的民族;大中华之大,大在梦做得无边无际……据说中华文化的最大优点,便是它能同化一切成功了的入侵者然而,几千年来的一次次“同化”,已经使我们的民族文化,成为了一个标准的亡国奴的文化;甚至在同文同种的统治者面前,也显得颤颤惊惊地像个小亡国奴。

  所以我们民族真实的历史,便如一场噩梦。

  直到今天,我们依然相信一个民族的苦难,源于一两个不好的领导人;一个人的死,便会带来一个民族的灾难;一个政党的独裁,便是一个国家富强民主的必要保证;我们依然留恋在二十世纪像秦始皇那样地统治过中国的“老毛”,等等。

            二,中国人的“大国梦”

  且不说在我们的眼里“我们”昔日辽阔的版图的光辉。当中国南疆的“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的时候,大概每个有热血的中国人,都会义愤填膺地以为越南人“忘恩负义”“胆敢侵占我神圣领土”该打!据说那场战争,主要是由参军几个月的新兵打的,据说每个连队打得都很英勇,冲锋连常常只剩几个人才撤下来;据说仗打得很艰苦,越南到处是洞和热带森林,而且全民皆兵,四处设伏;据说牺牲的中国兵,太急太多,无法将尸体和姓名一一对照,有时埋一个尸首,便写一个“缺勤”者的名子,据说最后的胜利,是因为果断地实现了“‘三光’政策”,云云。

  90年国内报载一个“容军”工厂的人均月收入,“已达到八十元”;报上又披露在广州郊区一个特等伤残寄养院的月生活医药标准,为三十元;军训时在基层教导团,听“老山”前线的战斗英雄做报告,说上战场以前每人发一把“五四”手枪,里头只有四发子弹……当然,被俘后活着回来,“也比死好受不了多少”;和当兵的聊聊,还都盼着上前线,虽然众口一辞 “大炮一响,大官往上升,小兵往下栽”,但“家里穷”、“没门儿”,上战场如果不死再立个功,“没准儿回家还能分个工作什么的”;上战场如果被打死了,便当“爱国了”。当陆兵的伙食,是八个人四小碟粗菜,若逢年过节或有检查团来,有鸡,有肉。难怪中国小兵的命,打起仗来也贵不到哪去。

  几个陕北同学带来了这样的消息:“自卫反击战”中,我军的一个野战医院,由于指挥不当,被越军摸了去;越南人把俘虏到的女兵轮奸后,将四肢锯掉后运回来。此事有关中国的国家荣誉,不宜声张。解决办法,便是政府到黄土高原的最北边的穷山沟里,找娶不上媳妇的穷光棍,把这些已不怎么能动的女兵们,嫁给他们,每年补助钱、粮若干。

  而这一切,不过是为了支援中共的小兄弟柬埔寨。

  如果说“忘恩负义”便应挨打的话,我想,“苏联老大哥”更有理由痛揍我们。五十年代苏联对中国大规模的工业、军事与教育援助,仅凭“困难时期”两年的农副产品就“还完了”?中国人挨饿饿死不是因为“大越进”、“浮夸”、“反右”与“一平二调”却是因为“老大哥”“逼债”?神圣而万能的“爱国主义”呵…… 什么是“边境冲突”,中国官方的报道可信吗?“边境冲突”究竟是领土的冲突还是双方政府的政治冲突?从一个“老兵团”那里我知道了“珍宝岛”事件的真实过程:珍宝岛本为江心(靠近我方一侧)的一个无人小岛,是一些那个时代与“苏修”“对着干”的热血青年首先带枪上岛,与随后而来的苏联边防军展开对峙;双方由“交涉”、“谩骂”、“推搡”直至“斗殴”,由于苏联人又高又大又壮,中国人在肉搏中吃了亏,于是首先开枪打死了十数名苏联军人,由此随着冲突的升级苏联军队出动了坦克……想必回击苏军的武器里,也有“苏制”的。(那个老兵团向我讲这些,是为了说明“我们”并没有“吃亏”。)

  中苏中蒙边境及青藏高原上的那些病死冻死饿死的战士,中越边境上的十几万座新坟,与小城市里偶然留下的几座节妇烈女坊,在历史的眼光里,又有多大的区别呢?中国有多少资源,毁在了自己的统治者手里,或正在廉价地拍卖给外国人,却要为边界上的几寸土地,高喊“爱国主义”。中越边境上近十年来残酷的战争,与以后的和平笙歌,在我看来,不过就像政治家手里的两张骨牌罢。

  也许我们中国人总是把生与死的意义看得太重大了吧,所以我们的生与死便总是毫无价值毫无意义。(如果“大国”不能给人民带来实际的好处,“大国”反而成了阻碍民主发展的专制的借口,“大国”又有何意义呢?)

  中华民族饱受了战争的苦难,但中华民族既没有对已经战败了的昔日的侵略者表现出应有的警觉(甚至连最基本的“澄清事实”的要求,也不敢大声提出,只敢“友好友好”地希望“不再战”),也没有对一般的侵略表现出人道主义的觉醒(以为极端的民族主义便是“爱国主义”,以为强权便是国际关系中的一切;连对自己同胞在对外战争中所受的苦难,也漠不关心);所以,这几十年来,我们的大国梦做得很甜、很苦、很难、也很累;所以我们中国人很可能还要再次饱受亡国之苦和战争之苦。

            三,中国人的“富强梦”

  若干年前,中国的学生和市民试图以鲜血捍卫他们做“百姓”的尊严:反腐败、反专制,和为教育请命。

  而如今,腐败与专制在以空前的规模在中国大地上深入发展,在城市里已经到了一个国家干部仅凭正当收入便难养家的地步。甚至连小学生的家长,也要在节年向孩子的班主任送礼、请客,否则,不仅自己老要去当“小学生”,孩子也要永远评不上“三好”,天天挨“克”。现在中国的大地上,是到处笙歌燕舞,纸醉金迷。

  甚至连海外的“民運”,不少“反腐败”似乎也只是在反对共产党的腐败,不反一般的腐败。据说腐败是经济发展中所不可避免的,适度的腐败有利于经济;据说专制是经济腾飞的关键,如亚洲的四小龙就是靠专制起飞的;据说纸醉金迷,美人入抱的地方是最好的谈生意的地方总之,对于各派,腐败已是半公开地合法化了。

  就像昔日拜皇帝一样,中国人现在的是“拜金”。为了金子而可以不要法制、良知、廉耻与科学教育,为了金子可以不讲“人性”,也可以不要国家。中国的现实也不允许大家老老实实地做生意:繁杂的捐税,仍然有效的双轨制,不平等的法律制度,繁琐的条条框框,和层层叠叠的专制,鼓励的便是腐败,奖励的便是专制。

  搞偷税漏税的,发了;塞红包给回扣的,发了;买空卖空的,发了;坑蒙拐骗的,发了;走私的,发了;买卖军火的,发了;法律系统里专门卖“命”的,发了;有权有势的,发了;卖批文的,发了;有“条子”的,发了;曾经有平价外汇的,发了;截流专款开白条子的,发了;搞裙带关系的,发了;使美人计的,也发了……同时绝大多数普通的劳动者,如中小城市的工厂里一个月依然百十来块钱的工人,不得不当“债主”的农民,仍然在大繁荣下辛辛苦苦地生活着,大多数老老实实的中国人,还远远谈不上“富有”乱世造桀雄。我想,当一个社会里大部分爬上来的新贵靠的都是不正当的手段,当一个社会的基本道德沦丧以后,它便离彻底溃烂人民受难的日子不远了。

  而中国历次“反腐败”运动所制裁的,大部分只是那些官场上的倒霉蛋;没有民主监督和司法独立,建立在“举报”上的法律制度,有时甚至是一种恐怖一种对检举人、被检举人、法官和证人、听众等多方面的恐怖。的确,离开了腐败,当今中国的市场经济,也就不怎么转了,至少北京一地如此。以腐败在中国的深度和广度来看,中国的可算是“全民腐败”。

  “全民腐败”真的是一条使国家“富强”的路吗?

  我认为,现代资本主义的四个基石是:公平竞争、法制、人的价值与科学技术。这是二次大战后,西方世界成功的关键。以此标准来衡量,中国当今经济的繁荣,有很大一部分像是吸食鸦片后的亢奋。

  我不相信看到一个不认识的小菜贩,便罚五块钱卫生费的居委会老太太,会对市场的繁荣,有何积极意义;我不相信“官本制”、“权本制”,各种人为的壁垒,大大小小的山头把头,会对经济的健康流通,有何俾益;我不相信搞烂了社會主義经济的专制,会成为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保护人;我不相信利用任何一点权力、机会,就索取利益,或是大吃大喝的普通职工,能有什么真正的未来;我更不相信为了一小笔个人存款,就出卖国家大好河山的腐败干部,会对我们民族的未来,有任何好处。

  何况,中国当今的经济繁荣,有很大部分是建立在举借外债和拍卖资源的基础上。想要以此发达的国家,如南美、南斯拉夫等国,都曾经有一段十分繁荣的历史,如今都是步履艰难;不错,经济的发展需要引进资金,开发资源;但更重要的是引进、消化技术和提高人的素质。如今,在中国最没有出路的恐怕就要算是读书教书了;毕业了的大学生研究生,不是出了国,便是下了海,鲜有安心技术工作的。

  中国仍然是一个一切讲究“原装”的国家,多数“三资”企业,卖的仍然是“洋牌子”。

  何况,中国如今的繁荣,有很多本身就是虚假的。几年前北京倒爷手里的化工原料,价格曾是生产最终产品的好几倍,但人们仍“倒”彼不休;北京大部分合资饭店,曾长年客房率不足30%,主要靠内宾的“高消费”和“高价”来维持;中国这几年的繁荣,是在基础工业和农业萎靡不前的背景下;国营大企业的轻工产品,有一个原因竞争不过乡镇企业:它们不能付30%-50%的回扣给国营商店的采购员,于是北京的各大商场,充斥着私营企业生产的质次价高的“不耐用消费品”;几年前,我在浙南农村,就看过以专门经营从国营企业偷来的零件、原料,和各种商标、发票等公开的消赃市场的“兴旺”,看到过“纸糊皮鞋”、“旧冰箱变新冰箱”的工厂的“忙碌”,更看到成千上万的小工厂向海里、河里、田里、山里顷倒有毒的废物。所以中国私有化百分比的提高,亦“喜”亦“忧”;中国很有钱申办“奥运会”,却没有钱给穷孩子上学。这一切,不过说明了:中国的繁荣,一部分也是“专制”和“无知”的繁荣。

  中国的经济立法,是完全不平等的。法律以外的法令、法规,内部的规章制度,红头文件,条条框框,太繁太多;有道是:“外行的看不懂,内行的记不住;收税的看不全,经商的看不见”;条子之所以屡禁不止,主要是因为大部分条子都“合法”关键是合哪个“法”。“三资”企业,不仅三年免税,而且价格自主,产品不统配,所以不少“三资”企业,是“虚”的,大老板本是公家人。据说十年来广东全省的税收,不及无锡的一个县,而国家的投资,十年来的重点是特区;这样的“改革”,怎么能搞不“好”呢?

  (写到这里,我不禁想起了王塑小说中的两句名言:“‘中国’的英文名字叫‘拆呢’”,和 “抗战为什么打了八年?……汉奸!汉奸太多!”)可能,这一切的代价便是:中国人再次做了一场空梦“空想资本主义”的梦。

  也许,一切黑暗,似乎都可以归结到“资本主义的‘初级阶段’”。也许,过了若干年,一切都会因“理顺”而健康起来的……我们民族历史上的一个最主要的思维特点,便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只关心效果,不关心图径我觉得,应该把我们历史上的“炼丹术”,排列在“四大发明”前面,成为中国历史上的“最主要发明”:只要把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放到炼丹炉里一锅煮,等上七七四十九天,念上几万遍啊咿唉哦哄嘿牛马,便会有包治百病精神焕发长生不老的金丹妙药出现……

  于是,“富国强兵”演变成了“军阀割据”,“民主建国”演变成了“北洋政府”,“三民主义”演变成了“党国天下”,“馬列主義”演变成了“毛泽东思想”,中国的现代史,就象一段炼丹史;甚至直到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人仍然演就了“大越进”、“大炼钢铁”和“文化大革命”等几场轰轰烈烈的现代全民“大炼丹”运动。

  所以,今天中国的这个“热”那个“热”,也仿佛是一场场“炼丹”。

  从“原始资本主义”到“现代资本主义”,西方经历了“文艺复兴”(或人文主义运动)、“宗教改革”、“资产階級革命”( 或结束封建专制) 、“路德革命”、“宪章运动”、“南北战争”、“工业革命”、“经济危机”、“无产階級革命”、“新政”和两次“世界大战”(我个人以为资本主义的现代史,是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才开始的),其中的哪一步都不是轻轻易易的。西方资本主义的历史,是民主、科学、生产、人权与教育综合发展的历史是一步步明明白白艰苦发展的历史,而不是一个“炼丹”史。

  而且,亚洲四小龙真是靠腐败与专制起家的吗?以台湾为例,国民党对人民控制得最严密的时期,人民失去了“说话的自由”,而今天的大陆人民,还没有彻底的“不说话的自由”。台湾政权对经济的控制,要远比大陆宽松;“日据”时代,台湾已经普及了初等教育;几十年来,台湾政府继续努力普及全民的高中教育,平均的人的资源,远比大陆好。国民党在台湾经济起飞的关键时期(“小蒋”时期),并不怎么腐败否则,台湾的有钱人,早就该是当时掌权的“外省人”了,而不是现在的“本地人”;三十年中,台湾社会居安思危,卧薪尝胆,受着极大的外部力量的制约,客观上不能滥用权力所以,幻想着靠腐败与专制起家,步“亚洲四小龙”的“后尘”,不过像是一个“梦中之梦”罢了!中国要富强,一步也不能少走。

  我想,一个民族要发展,不仅商业和轻工业要发展,科学技术、基础工业和农业也要发展,特别地,全民教育和民主政治也要发展;“经济繁荣”并非医治百病的良药。否则,一个“繁荣”与“腐败”、“专制”、“愚昧”、“封建”、“民族危机”和“宗教狂热”相结合的朝代,一个只会盲从和盲动的社会,会堕落得更快。回顾中国的历史,紧接着每一次民族的“大繁荣”的高潮之后,都是一场空前的“大灾难”。

  所以,我们不能期望把一切“污秽”,放到一起,盖上盖,一气煮上七七四十九年以后,便会有一个强大的中国出现这是违反迄今为止人类发展的一切规律的。

                ***

  拿破伦曾经说过:“小心,千万不要唤醒中国中国是一头沉睡中的雄狮!”我想,中国这头雄狮之所以迟迟不醒,是因为它还在做梦!

  醒醒吧!梦中的中国人!

  作者:痴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人的“白日梦”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