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本夫:腐败:个人·机制

  腐败并不是今天才有,也不是中国独有———腐败和社会机制没有太多的必然联系;制度的优劣可以影响腐败的程度,不能决定腐败的有无。这和杀人偿命有相似之处。废除死刑的国家,也没有放纵出杀人;保留死刑的国家,有些人还是要去杀人。

  近年来,人们关于反腐的话题特别多,是两个原因造成的:一是腐败的大量存在,赃款之巨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二是全社会反腐声势和举措空前,一批批贪官被揪出来,反腐自然就成了人们谈论的中心。

  但随着反腐斗争的持续和深入进行,一种奇怪的社会心态产生了:刚开始时某人贪污了一万元,能叫人大吃一惊,现在说某人贪污几千万,也少有人觉得奇怪;开始时挖出一个副县长,老百姓会奔走相告,现在抓起一个副委员长,大家也就一笑了之;开始揭出的多是个人经济腐败,后来又揭露出用人腐败、司法腐败、决策腐败等等。这方方面面的腐败是把人吓坏了,但听多了,见多了,人们反倒麻木了。

  反腐当然应当搞,老百姓也有权知道真相。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我认为,在腐败这个问题上,我们还缺少一种冷静的、科学的、历史的、客观的分析和认识。不管我们对腐败多么深恶痛绝,但想在短时间内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是不现实的。过去防止腐败的办法主要靠学习、教育和自我修养,这和古代中国以德治天下是一脉相承的,这当然是一个优秀传统。但历史和现实都告诉我们,仅靠这些显然是不够的。一个文明和廉洁的政府,更需要完备的法规,加强来自身外的监督和约束机制。只有自我约束和来自身外的约束监督相结合,才能真正有效地防止和大量减少腐败。现在由于我们的监督机制还不健全,就为腐败的产生提供了温床。而对于已经产生的腐败,我们又习惯于人民战争的办法,鼓励和发动群众进行举报。举报的大量出现,大概也是空前绝后的。这样的方式对当前揭露腐败无疑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从长远的观点看,这是远远不够和不行的。

  反腐要靠相应的机构和法规,防腐同样要靠民主与法制的健全。把希望寄托在所谓的“清官”身上是靠不住的。事实上,很多贪官原本并不贪,甚至还是“清官”。后来成为贪官,除了自身的原因外,管理上的漏洞对他的诱惑也是一个重要原因。从这个意义上说,法规不健全害死人。官本位权本位影响中国社会几千年,想改变它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即使是最普通的人也会滥用手中的权力:医生开大处方,出租车拒载,看门人不给你开门,锻工给家里打一把菜刀,保姆扣一点买菜的钱……地位低权力小,对社会构不成多大危害,但地位一旦变化就难说了。在街上挤公共汽车有个有趣的现象:车子停下,大家蜂拥而上,很快挤得结结实实。这时仍有一个人一只脚在地上,他便使劲推搡前头人的屁股,大声说你再挤一挤我不就上去了吗?等他好不容易挤上去,自己的屁股又被匆匆跑来的人推住了,并且用同样的话说他。这人便不耐烦,回头拨开那人的手,喝斥说你 飞都 ,后头的?nbsp;不是快来了吗?看了叫人哑然而笑。这说明地位的变化是很容易使人的心态发生变化的。私欲人人都有,而腐败的源头正是“私欲”二字。官员是从平民中产生的,公正地讲,除了少数靠不正当手段谋取官职者,大多数原本是平民中的优秀分子。中国如此,外国也如是。但我们仍然不能指望他们没有私欲。事实上,现在有些官员的基本状况是,一面称职或基本称职地工作,一面或多或少或明或暗或合法或不合法地为自己谋取一些私利。

  今天的中国正处于转型期,各方面漏洞很多。在我们反腐败的同时,更应当把目光和注意力放在国策和发展上,我们有理由对此充满信心。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进行,各项法规也都会逐步走向完善,腐败也自会随之减少。“发展是硬道理”,其中有丰富的内涵。

来源: 逸仙时空

  作者:赵本夫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腐败:个人·机制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