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涌:第一滴和最后一滴油

  在最近半个世纪,关于“油巅”(即世界石油供给到了极限)的警告不绝于耳。但是,新的技术和勘探,使人类不断发现新的石油储量。甚至有人说目前世界的石油储量比半个世纪前还充裕得多,预告石油枯竭的“油巅”理论无非是耸人听闻。

  这种乐观的看法并非全无道理。但是,我们必须意识到这番道理的陷阱在哪里。从理论上讲,世界石油的潜在储量还未被充分利用,新储量被发现的可能依然存在。比如在北极、在深海、在油页岩中,石油也许有得是。问题是,使用这种石油的价码是什么?在国际市场的油价为一百四十美元一桶的情况下,如果这种石油的开采成本是二百美元或者四百美元一桶,那么还不是跟没有一样?

  所以,世界有多少石油储量的问题还在其次。我们首先要以市场价格来界定什么才是可利用的石油。这就必须了解石油价格形成的机制。简单地说:生产“最后一滴石油”的成本,是石油价格形成之根本。大致而言,世界石油市场是一个价。但是在这一个价格之下,生产成本则可能相差十倍以上。比如,沙特的石油开采成本低,一桶的生产价格只有几美元。而深海石油,乃至从油页岩中提取的石油,生产成本则可能达到每桶几十美元甚至更高。人类当然要先用便宜的石油。顺着这个原则,我们不妨把沙特的石油称为“第一滴石油”。用完了这第一滴如果还不够,就用开采成本略高的第二滴,依此类推,直到最后一滴以能够接受的成本开采出来的石油被利用为止。这最后一滴的价格,基本就是全球的油价。在十美元一桶的时代,开采成本每桶达四十美元的油是绝不会有人去动的。但是,如今油价涨到了每桶140美元以上,这种开采成本高的油也可以变得奇货可居。

  沙特石油巨子Sadad al-Husseini指出,世界一万两千亿桶的石油储量中,有三千亿属于虚估,即属于可能存在、但开采成本过大或者现有技术无法开采的资源,以之对付当今的能源危机实乃远水解不了近渴。“能源观察组织”2007年的报告则称,世界石油储量在现有需求的水平上也只够用三四十年。问题是,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大国的崛起,会使需求不断高速攀升。所以,世界离“断油”的日子要近得多。当然,如今世界还存在着大量非常规石油,如重油、油页岩等,而且储量可能超过现有的常规石油储量。但是,要把这种非传统石油提炼成燃油,成本非常高,对环境的破坏也非常大。这些资源要被利用,一个前提就是油价进一步大幅度地上涨。

  另外,抛开政治因素不说,“第一滴石油”和“最后一滴石油”的市场博弈,也将影响石油的开采,进而限制世界的石油供应。表面上看,拥有大量优质廉价的“第一滴石油”的沙特,希望油价无限高涨。因为“最后一滴石油”的价格越高,她的“第一滴石油”按同样价格出售,赚头自然就越大。其实不然。沙特非常清楚,高油价会改变了整个工业国家经济发展的成本,逼得这些国家走节能道路。这样就缩小了石油的需求,许多沙特的石油主顾可能因此消失。另外,高油价也使一些高开采成本的油田纷纷被利用,这无形增加了石油市场的供给,挑战了沙特的能源垄断地位。所以,沙特在大多数情况下希望看到油价不断升高,但不愿意这种高油价演成石油危机。当石油危机渐渐生成、高成本油气田纷纷上马时,沙特往往会突然增加产量,导致油价回落,让那些投资高成本油气田的人赔得血本无归,以后再不敢动此念。这套把戏,自石油危机以来沙特已经上演了好几次,目的之一就是封杀了自己的主要竞争者,得以保持能源垄断的地位。这也难怪,美国石油界如今叫喊着政府开禁沿海石油勘探,尽快生产国产石油。但是,各大石油公司已经在墨西哥湾租用了大面积勘探海域,却都按兵不动。他们怕的,就是一旦工程上马,油价回落。这样他们高成本的石油就成了赔本买卖。

  可见,世界也许不会二三十年之内断油。但是,维持石油供应的前提是越来越依赖“最后一滴石油”。这“最后一滴”的价格,也会越来越高。所以,现有的工业和能源结构如果不改变,油价再翻一两倍是很容易的。全球经济要计入这个成本重新定价。到那个时候,许多人也许就会问:我为什么一定非要用这种昂贵的石油不可?

  作者:薛涌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第一滴和最后一滴油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張鐘韞 说:,

    2008年07月17日 星期四 @ 15:03:45

    1

    可见,世界也许不会二三十年之内断油。但是,维持石油供应的前提是越来越依赖“最后一滴石油”。这“最后一滴”的价格,也会越来越高。所以,现有的工业和能源结构如果不改变,油价再翻一两倍是很容易的。全球经济要计入这个成本重新定价。到那个时候,许多人也许就会问:我为什么一定非要用这种昂贵的石油不可?-~-~這因為尚未出現其他豐富可替能源,你只能用石油.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