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三:群体供不起楼的“社会问题”是谁造成的?

  在举国欢庆北京成功完成奥运开幕式盛典时,始于南方名城深圳的一股“断供”潮,也正在向我们一步步逼来。不过好在这个月初,国务院派往深圳调查断供的专家组出色地完成了总理交给他们的工作,并得出了“深圳断供并无大规模出现”的结论。与此同时,深圳各大银行也纷纷表示,现在房贷依然是他们最优质的资产。

  专家组的结论似乎无懈可击亦有案可查,银行也可以骄傲地宣称“房贷依然是他们最优质的资产”,但这一切都是在目前国内房价并没有真正降价的情况下产生的。而一位亲身经历过香港上世纪90年代负资产风波的李大卫先生告诉记者:“其实风险还是非常大的。” 作为香港亚银投资顾问有限公司的首席研究员,他深谙由于国内断供的成本很高,主动断供基本不可能发生,“但被动断供的人士也许会慢慢增多”。如香港1998年楼市的价格,与最高峰时房价相比被腰斩掉一半。虽然没有立马出现大规模的“负资产”人士,即“断供”潮的源头。然而随着香港经济跌入低谷,行业萧条,减薪骤见,迎来了被动断供的大批后续部队。到了2003年,“负资产人士”的人数达到最高峰。就此导致了360亿港元的坏账,要由香港银行按揭市场来买单。结果呢?自然中国政府不可能容忍事情朝着最坏的境地发展,在国家大力支持的政策下,才使得香港经济重新起步,负资产情况才逐步得到改善。如果说香港的资本主义社会出了问题,都要由社會主義来救,那咱社會主義的银行出了问题,又要谁来救呢?于是乎有人提出:个体供不起楼,是经济问题;群体供不起楼,那就是社会问题。但我想知道的是,这个“社会问题”到底是谁造成的?

  日前深圳的楼市上冒出了一个“万人住房团”,团长是三年前曾在网上发起“万人不买房行动”的倡导者邹涛邹先生。据说参加的团员甚为踊跃,如今已有2万多人报名加入浩浩荡荡的团购大军。按邹先生的说法,从号召万人不买房到发起组织万人团购住房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实现购房价格的基本目标:深圳关内的房子8000元/平方米,关外的6000元/平方米。而这个价格,邹涛称是通过对3万多名深圳市民的走访调查而得出的可承受的房价标准。不如此,不足以让更多的老百姓在深圳这块土地上安居乐业。

  发展中国家的领头羊是中国,中国经济最先得到发展的是深圳。深圳人的工资收入曾经在全国排在第一位,这两年或许有些落后。但从一份来自美世咨询的《中国内地城市生活成本调研》报告中我们可以得知,近年来在中国生活成本最高的前10位城市里,珠三角地区占了3位,分别为深圳、广州和佛山。生活成本高,收入自然也应水涨船高才行。如果说,深圳的合理房价定在6000元~8000元/平方米的话,那上海、北京、天津以及其它的城市呢?根据这些城市老百姓的收入水平,合理的房价应该高于深圳?还是应该低于深圳呢?我想这个答案是不言自明了。

  本月初,深圳银监局局长刘元表示:目前“……深圳中资商业银行个人住房不良贷款余额为17.35亿元。虽出现个别断供现象,但不至于出现系统性风险,不过违约率呈上升态势给银行贷款质量带来压力”。又据记者调查,由于房价缩水而成为负资产,且租不抵供时,会有个别房产投资者被迫放弃增值条件欠佳的房产。但并非所有负资产客户都选择断供。对于自住性购房者来说,即便房产成为了负资产,鉴于自住房产属生活必需品以及对个人信用记录影响等诸多因素,一般都不会轻易断供。关键要看当今购房者中有多少人属于自住性购房者。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既然个人选择断供的概率相当小,那么将断供潮理解为炒房者要挟政府救市的理由,这更合乎逻辑。”。

  据广东的新闻媒体透露,关于深圳房贷“断供”的雷声虽大,但明确的断供案例实际上却仅有“陈先生”、“李小姐”两例。其中的陈先生陈立名片上的头衔甚响,号称“深圳著名的房地产投资客”。此人于去年深圳房价接近最高峰时,以单价2.8万元/平方米买进一套总价在280万元的房子,当时也曾一度自诩“赚”了。可现在他所在小区的二手楼价,已经跌到了每平方米1.3万~1.4万元。但令他略感欣慰的是首付只拿了50万元,掏的钱还不到总价的20%.所以面对记者的镜头,他理直气壮地反问记者:“我现在欠银行220万元,而楼价只值140万元。供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自从中国的房地产开发商们在有关政府政策的配合指导下,吸上了“暴利”这付兴奋剂后,为了消除购房者对房子总价的“恐高症”,不少开发商都拼命把购房者的首付降到最低。恨不得只要你说声“买”,钱多钱少没关系,你就看着给吧!直当是晚市的青菜贱卖了。不过话说回来,银行在这上面就一点儿责任没有吗?这就是你们所谓的“优质房贷”?听说这个月初,深圳首位断供的炒房者终于被银行告上了法庭。此君情况与陈立极为相似,总价240万元的房子,首期只付了40万元。在楼价跌破银行贷款后,这位炒房者连续4个月无法供款,即使今年5月时再度供款,银行依然把他告上了法庭。现在银行已申请冻结该人士名下拥有的4套房产。据说为筹钱还款,该业主涉案房屋近半个月前已挂牌出售,标价230万元,但仍与市场价有近30万元的距离。

  对于上述以投资性自豪的炒房客们,即使他们排着队从深圳、上海或北京的高楼上往下跳,恐怕也不会博得那些连自住房都买不起的老百姓们同情的眼泪。谁让他们积极主动地上了开发商的贼船呢?谁让他们把自己所谓的幸福成果建立在别人不幸的遭遇上呢?我去年曾经问过一位前两年买了新房子(专门卖给拆迁户的房子,相当于经适房)的朋友,北京现在的房价涨得这么高了,你还不赶紧把房子卖了赚他一大笔。他回答说,当初这房子总共27万,拆迁补偿款才给了19万。我还是管亲戚借了8万块钱才买下来的,到现在还没还清呢。我也知道房价涨了不少,可就是涨了一千倍、一万倍对我来说也毫无意义。卖了它我们全家住哪儿去啊?听,这就是生活在党中央身边一个普通市民的肺腑之言。它没有什么大道理,更没有什么高深的理论,它只是说明了一个朴素、真实的想法,一个微小但足道的愿望:不管你标榜的是什么样的政府,只要你能满足大多数人在住房上的“自住性需求”,就是一个好政府,一个负责任的政府,一个“关注民生、重视民生、保障民生、改善民生”的人民政府。

  现在许多房地产大腕动不动就拿中国楼市所谓“刚性需求”来忽悠老百姓,忽悠政府,而我们的政府主管部门前些年还真就让这些奸商们给整蒙了。就跟被下了迷药似的,不知道中国的房子应该先给谁盖了,也不清楚中国城镇居民的兜里究竟还有多少银子可供那些奸商们榨取。但开发商们显然很明白,如果不能把政府相关部门忽悠晕了,或者用“特殊利益”把自己跟那些政府部门紧紧地捆绑在一起结成一个“特殊利益集团”,那“暴利”从何而来?又如何能向世人证明,中国的房地产开发商是世界上最能赚钱的商人。在这一点上,大概连世界首富比尔??盖茨都自叹弗如!

  关注民生的学者告诉我们,那些资本主义发达国家房地产的利润,一般都在3~5%左右,相当于咱们社會主義中国的十分之一。无怪乎现在咱们再也不提什么要解放那些还生活在资本主义水深火热之中的劳动人民了。感情人家资本家都知道不能再对老百姓施以暴利压榨了,而咱们的红色资本家们,却一门心思地想要榨干劳动人民的每一滴血汗钱,让他们告别刚刚温饱的生活,为了一所能安居的房子,重新回到水深火热之中去。这未免也太有“社會主義特色”了吧!

  有识之士早已向人们指出,眼下一个最明显的事实是:房价涨幅虽然在下降,但下降的仅仅是“涨幅”,还不是普遍高启的房价本身。而由此产生的“房价过高”、“远远超出国民消费能力”的基本房地产市场态势其实并无根本改变。众所周知,我国楼市的“暴利”是以不合理高价为基础的,既然高价如故、“依旧在高位坚挺”,附着其上的暴利,显然不会轻易消失。所以断言“房地产的暴利时代已经终结”尚为时过早,地产界的奸商们决不会轻易地退出历史的舞台。准备“改邪归正”的建设部老爷们听清楚了,老百姓要你们“追究”的是“房价”失控而非“房价涨幅”失控,莫非你们还想让房价在“调控”过后继续上涨?

  中国的百姓自古以来就常常被人称作是“一盘散沙”,“三个和尚没水吃”的谚语由此而来。一旦有人出头将他们组织起来,团结起来凝成一股劲儿,心往一处想,力往一处使,就会生成一种令统治者胆寒、让垄断者心惊的力量。昔日波兰的团结工会,就是一个中国人民的榜样。所以,我们期望邹团长的“万人团购平台”能早日搭建成功,并借助这个平台“让占这个社会绝大部分群体的中低收入老百姓能拥有性价比合适的房子”,实现他们安居乐业的美好愿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如果在不远的将来,中国各地能出现千万个“万人团购平台”来和房地产开发商的高房价对抗的话,也许就离那些奸商们彻底灭亡的日子不远了。

  借用沈晓杰先生的话说:社會主義决不是一锅口惠而实不至的“空心汤团”,社會主義公有制的优越性应该、也必须在公民的住房问题上得到应有的体现。否则,就别跟老百姓白话什么“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的执政新理念,更谈不上贯彻、落实“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的民本新思路了。

  2008年8月9日于北京

  作者:唯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群体供不起楼的“社会问题”是谁造成的? 浏览数

6 条评论 »

  1. 張鍾韞 说:,

    2008年08月12日 星期二 @ 14:56:54

    1

    市場是有隻看不見的手.-~老資本主義名言
    政府管的越少越好,像房子,航空等.-~新資本主義名言

    唯老,別老抱過去想法(社會福利國,人人有房子,人人有長久工作做,人人有大筆退休金可以拿,人人有全面健康保險可以用),現在是資本主義的世界(從美到日本再到英國)(有錢才有一切).

    回复

  2. 張鍾韞 说:,

    2008年08月12日 星期二 @ 15:45:36

    2

    地是老百姓的,土地私有化,才是解决住房问题的根本之道!-~才怪.
    老百姓有地難道就不會賣地炒樓或炒土地?根本沒思考到重點.
    西方資本國家土地私有化,都市中地王豪宅屢屢可見,可是又有多少人租的起買得起都市裡的房子.

    回复

  3. micah 说:,

    2008年08月13日 星期三 @ 07:54:43

    3

    官僚主义才是今天的主旋律,什么共产主义,社會主義,此本主义在这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都吃不开的.

    回复

  4. 信用卡套现 说:,

    2008年08月18日 星期一 @ 08:35:25

    4

    刚性需求,土地被控制,是文化和制度所造成的

    回复

  5. clare 说:,

    2008年08月19日 星期二 @ 01:14:51

    5

    我牙根不同情断供的那些人,如果现在房价大涨,他会不供。典型的撕毁合同,只是银行确是把我们这些不炒房的良民百姓的钱贷给这些人。现在等于是受牵连的是大家。政府出来保护的,其实是我们这些大多数人的生活。真该好好给银行的高层降降工资

    回复

  6. clare 说:,

    2008年08月19日 星期二 @ 01:19:32

    6

    又及: 真的价格猛跌,最后还是套牢的是大部分人的利益。土地开发费用不会少,开发商不会降低自己的利润,最后呢,不能按期交房、不给农民务工者发工资、社区被堵门,提供低质量的物业,低质量的设施设备,最后倒霉的还是良民,房虫?房虫才不住呢。现在他们倒霉了,上吊还得拉上我的银行存款,这就叫连锁经济吧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