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夫:奴隶

  现在再来说奴隶二字,似乎荒唐与过时。但奴隶还是有的,据说美洲就有奴隶,虽然人数极少。奴隶贸易兴隆的时期,中国人被卖到南非金矿、巴西银矿,至今还有后裔。

  在我们这块土地上,在我们被宣布为“站起来了”并“当家做主人”五十多年后的今天,中国究竟有没有奴隶?

  官方的宣传媒介中,西藏解放前有农奴:一些因为各种原因失去人身自由的人,他们被迫做繁重的工作,没有应得的报酬,生活条件极其严劣。

  如果以这种标准来衡量,中国肯定有奴隶!

  我说的不是监狱和劳改农场,这里面的人叫罪犯,无论他是否冤枉,毕竟经过法定程序被宣布为有罪,他们遭受的苦难具有一种惩罚性质。

  我所说的奴隶贸易,是指将无辜者变成奴隶,这种贸易既不是象古代的卖身为奴,如大家熟悉的董永:卖身葬父。我今天讲的有几种奴隶,他们的遭遇是相同的:在封闭的环境中被暴力所威胁,从事非人的劳动,没有人身自由,没有人身安全保障。他们每日工作时间最少有十几个小时,但他们的劳动没有报酬或少到仅具象征意义!

  这些人难到不是奴隶?他们与奴隶制时代的奴隶有区别么?如果说有的话,就是那时的奴隶不是俘虏就是罪犯,得到社会的公开承认。而今天的奴隶们是自由公民,是无辜者!

  “公仆”们肯定要说这是“抹黑”与诬蔑“,就让我们撕下遮羞布来看看吧!

  这些奴隶就在我们身边:

  在浙江临海的奴隶工厂里,小奴隶们仅十一二岁,这些童奴是被骗来的,她们的工作条件有多恶劣,工作有多危险,不需我形容。在央视播出的节目中,国人们有目共睹!

  在河南、河北的砖场里:奴隶们被狼犬与打手们包围着,逃跑的奴隶被打断了手脚…也见央视

  在新疆兵团的某些农场里:奴隶们劳作一季之后,没拿工钱之前,当地派出所便前来抓人,奴隶们只好逃命,工钱就没了,如同香港建筑工地每月开粮的时候,总有警察来抓人。

  在全国最大的暖气片生产基地:山西清徐县同戈站暖气片工业公司,奴隶们拚命挤上记者的采访车来逃出公司大门。陕西人张增社夫妇都是这家公司的奴隶,媳妇病了不准走,弟弟带钱来接人,也被抓进来!据大众日报披露,截止本月十九日,约有两千名奴隶获救离开…。

  在湖南株洲、衡阳一带,常有广东警方用火车、汽车将一批批骨瘦如柴、气息奄奄的奴隶抛弃后扬长而去。当地铁路警察和民众予以援救后,有些奴隶活了下来,靠乞讨返家,有些奴隶就含恨死去,给当地政府和居民造成沉重负担。当地铁路公安还扣留过两名抛弃奴隶的广东警察,迫使广东警方出钱处理奴隶们的后事。据活着的奴隶们诉说:广东警察经常半夜出动来搜捕外地打工者,交不起罚款的,就将女的卖到发廊,男的卖给一些工地老板做奴隶,一旦奴隶们生病或快累死时,便叫警察把他们抬上车到广西、湖南一带抛弃。

  (在广州火车站,我一位朋友买完去深圳的火车票后,在路口碰到公安、保安押看几百名外地人去收容所,保安要把他也拉走。这位朋友向路人呼救并拿出了各种证件,引起路人的同声指责。恼羞成怒的公安竟指使十几个保安把他打断鼻骨和肋骨。还是一个载客的摩托仔把昏迷的他救去医院,但手机、钻戒和装着万余现金的皮包已失踪!)

  虽然这些奴隶的悲惨遭遇很相似,但他们从公民变成奴隶的形式却不同:有些是以招工的名义骗来,有的却是被公安掠卖为奴。虽然从民变奴的形式不同,但造成这种罪恶的奴隶贸易的根本原因是相同的:每一笔贸易的促成,都可以或明或暗地看到“公仆”权力和“公仆”利益的影子!

  市长、局长们,你们很无辜!在买卖奴隶的全过程,没有一丝你们的音与容,我还没抓到你们的在场证据,怎么就红口白牙地咬了你们一口?

  其实这种现象才是令我很鄙视你们的原因:敢做不敢当!这些以民为奴的大公司、加工厂、大大小小的奴隶主们,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去做这伤天害理的事,没有“关系”、“后台”行么?就象今天大家都知道公安与老鸨们的关系一样,没有你们的暗中支持,奴隶们怎么就不敢逃呢?奴隶们怎么就逃不出来呢?没有当地政府和公安的保护与支持,贵州民警的解救怎能进行不下去?

  一般的百姓都怕官、怕公安、怕被“毙”,这些奴隶主们不怕,连央视与公安都无奈其何的人就很 “不一般”!是谁使一个个奴隶主从一般变成了“不一般”?

  “公仆”们、市长们、局长们,给中国人民一个答复吧!

  是什么促使罪恶的奴隶贸易从这块土地上灭绝几千年后又死灰复燃并到了公行无忌的地步?

  是这种疯狂奴役带来的暴利!是这种沾满罪恶与血腥的钞票在支持着某些地方的“经济”与政绩!是这种嗜血的本性将“公仆”们与奴隶主结成强大的同盟!无论歪理被罩上多眩目的光环;罪恶的黑钱以“经费”、“赞助”或“发展地方经济”的借口洗得多白,仔细闻一下,都会令人作呕。

  掠卖平民为奴隶,在几千年前的中国与埃及都是重罪。为什么我们的公仆们,还敢悍然为之?

  光从钱上看未免狭隘,在他们眼睛里的人民根本就是一群猪!从网上“民猪”的说法就可以看到这种心态。他们以占领者的身份高高在上,在他们眼里的人民,从精神到肉体都是俘虏与战利品,生杀予夺,随心所欲矣!既然奴隶由战俘变来,把你们接当作奴隶役使又有何不可?揭露这种心态,看清我们被劫持与奴役的真实境况,虽然痛苦,虽然有些人不愿承认,但却能用它来解释现实中的种种“怪现象”!

  在开往广州的火车上,一位女孩跳车自尽!因为她没票,而乘警又不肯按规定把她交给下一站派出所。乘警要以二百元的身价将她卖给广东的收容站!为此不惜长途押送五百多公里,将一个女孩象一只待宰杀的动物般绑着去卖二百元。在搜狐披露的事件内容中,我读懂了一个奴隶、一个公民的身价:二百元人民币;读懂了收卖奴隶的中转站:收容站!(又是收容站!我的朋友,一个身家百万的老板也差点被送来这里!)

  收容站是什么地方?恐怖到女孩宁愿选择死也不愿去?她知道什么?还是听进去过的人谈起过什么?难道比奥斯威辛集中营更恐怖?

  《南方周末》曾报道: 去广州的火车上有位年青的打工仔被乘警抛下摔死,而乘警的说法是“自愿” 跳车摔死,《南方周末》曾呼吁知情者揭露真相。

  但看了女孩跳车自尽的报道,我想那个民工也许真的是“自愿”死亡。当年老舍不也是“自愿”死亡么?

  当我们的身体与行动在道德与良心之外被强迫地服从他人,我们因失去行动自由而被奴役时,我们是奴隶,我们悲惨。

  如果我们失去思想的自由,被迫在思想上服从某个人、某种主义,我们同样是奴隶,一定会更悲惨!

  可悲与可怜的是,有些同胞缺少自由思想的兴趣,总想找一种精神依托,找一种精神枷锁给自己以安慰,甚至江湖术士都有人礼拜,不亦痛乎?。如果我们摆脱不了这种奴隶思维,民族还有希望么?

  十年前有一首答友人的诗,其中几句还记得:独行大漠上,相伴狼与鹰。弃身砂碛间,生死忽为轻。与其为奴为婢的偷生,我倒愿意自我放逐于塞北苦寒之地,与野兽为伍。因为古诗曰:古人形似兽,犹有大圣德。今人形似人,兽心安可测!试问:一年之中,死于虎狼蛇蝎之口的公民与死于公安之手的同胞冤魂,那个更多?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老舍和今天火车上的同胞,都是为了自由,为了不做奴隶,而“自愿”死亡。时代与皆景不同,但遭遇是一样的,选择也是一样的!

  让我们哀悼逝者,愿后人不必再哀悼我们。

  作者:野夫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奴隶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5月16日 星期一 @ 09:06:47

    1

    苛政猛于虎!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