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守道:骆驼的悲哀——甲申再读之三

  1644年的明清鼎革,翻开了中国历史新的一页。

  明朝灭亡之前,无论是军队的人数,还是军队的装备,农民军和满清军与明朝的军队相比,差距都非常悬殊。前者有如老鼠,后者恰似大象。然而,看似庞然大物的明朝,文官不见良谋,武官不见军功,几个回合下来,朱明王朝便油尽灯熄了。读史至此,不能不感叹历史的无情。

  清朝取代明朝,既在许多人的意料之中,又在许多人的意料之外。说它在意料之中,是因为明朝的败亡,在崇祯初年就已成定局,在万历朝已显征兆,在嘉靖朝已见端倪。明朝的灭亡,只是迟早的问题。说它在意料之外,是因为明朝不是因强大的外敌入侵而败亡,不是因一时的策略失误而垮台。敲响它的丧钟的,是一群没有文化、未经训练、过去只会逆来顺受、皇亲国戚和达官显宦们从来就不屑一顾的农民。而取代它统治中国的,不是有着悠久文化传统的汉人权贵,而是被汉人权贵们称之为蛮夷的满清。

  明朝之所以如此不堪一击,是因为明朝的皇帝,昏庸到了极点;明朝的官员,腐败到了极点;明朝的政治,黑暗到了极点;明朝的政权,腐朽到了极点;人民对它的愤怒,也到了极点。它已经穷途末路,残喘不可能继续苟延了。明朝最后落得这样的结局,是朱元璋万万没有想到的。而更令朱元璋想不到的是,明朝的灭亡,正是他的以臣民为鱼肉、以臣民为草芥的国策结出的苦果。要了解明朝灭亡的深层原因,就不能不了解朱元璋为巩固朱明政权所采取的措施。

  明朝,是朱元璋在元末风起云涌的农民大起义中建立的封建王朝。朱元璋出身于农民家庭,但他本人不是农民。他没有农民的那份善良与纯朴,却有着许多农民所不具备的狡诈、奸险与狠毒。他长期接触农民,了解农民。了解农民的处境,了解农民的困难,了解农民的需要,了解农民的性格,了解农民的观念,了解农民的思想。由于有了这种种的了解,他不失时机地发动农民,恰到好处地利用农民。借用农民的力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羽毛丰满以后,朱元璋又打出“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立纲陈纪,救济斯民”的旗号,利用汉人民族主义的激情和穷苦百姓试图改变悲惨境遇的期望,联合知识分子和工农民众对中国的最高统治权发起冲刺。朱元璋很聪明,硬的不行就来软的,明的不行就来暗的;朱元璋很机灵,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朱元璋有耐心,稳住脚跟,步步为营,各个击破。于是,同样是起义军的武装首领,做工出身的刘福通、捕鱼出身的陈友谅、卖布出身的徐寿辉、贩盐出身的张士诚,先后败在他的手下。他采取“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和“先农村后城市”的战略战术,逐步取代了自己的上司,打垮了曾经的战友,最后赶走了蒙古统治者,登上了皇帝的宝座。当年千百万满怀激情、奋勇牺牲的将士和百姓,没有几个人能够想到,他们自己拼死换来的,不是自身的解放,而是一个与前朝政权的腐朽黑暗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朱明的王朝。朱明王朝,集秦汉以来帝王专制之大成,对全体臣民实行前所未有的残暴统治。创造了中国历史上皇权无所顾忌、民权剥夺殆尽的全新纪录。

  朱元璋信奉的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理论”。朱元璋认为,自己当了皇帝,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力,天下就归自己所有。天下的山山水水、天下的芸芸众生、天下的飞禽走兽、天下的一草一木,天下的金银铜铁,天下的奇珍异宝,自己全都享有绝对的处置权。朱元璋家族于是像饿鬼一样,张开饕餮之口,疯狂地吞食:

  “皇子封亲王,授金册金宝,岁禄万石,府置官属。护卫甲士少者三千人,多者至万九千人,隶籍兵部。冕服车旗邸第,下天子一等。公侯大臣伏而拜谒,无敢钧礼。亲王嫡长子,年及十岁,则授金册金宝,立为王世子,长孙立为世孙,冠服视一品。诸子年十岁,则授涂金银册银宝,封为郡王。嫡长子为郡王世子,嫡长孙则授长孙,冠服视二品。诸子授镇国将军,孙辅国将军,曾孙奉国将军,四世孙镇国中尉,五世孙辅国中尉,六世以下皆奉国中尉。其生也请名,其长也请婚,禄之终身,丧葬予费,亲亲之谊笃矣”(《明史·列传第四·诸王》)。

  “亲王,米五万石,钞二万五千贯,锦四十匹,纻丝三百匹,纱、罗各百匹,绢五百匹,冬夏布各千匹,绵二千两,盐二百引,花千斤,皆岁支。马料草,月支五十匹。其缎匹,岁给匠料,付王府自造。靖江王,米二万石,钞万贯,馀物半亲王,马料草二十匹。公主未受封者,纻丝、纱、罗各十匹,绢、冬夏布各三十匹,绵二百两;已受封,赐庄田一所,岁收粮千五百石,钞二千贯。亲王子未受封,视公主;女未受封者半之。子已受封郡王,米六千石,钞二千八百贯,锦十匹,纻丝五十匹,纱、罗减纻丝之半,绢、冬夏布各百匹,绵五百两,盐五十引,茶三百斤,马料草十匹。女已受封及已嫁,米千石,钞千四百贯,其缎匹於所在亲王国造给。皇太子之次嫡子并庶子,既封郡王,必俟出阁然后岁赐,与亲王子已封郡王者同。女俟及嫁,与亲王女已嫁者同。凡亲王世子,与已封郡王同,郡王嫡长子袭封郡王者,半始封郡王。女已封县主及已嫁者,米五百石,钞五百贯,馀物半亲王女已受封者……郡王诸子年十五,各赐田六十顷,除租税为永业,其所生子世守之。”(《明史·志第五十八  食货六》)

  而当时官员的俸禄是:“禄米。正从一二三四品官,自千石至三百石,每阶递减百石,皆给俸钞三百贯。正五品二百二十石,从减五十石,钞皆百五十贯。正六品百二十石,从减十石,钞皆九十贯。正从七品视从六品递减十石,钞皆六十贯。正八品七十五石,从减五石,钞皆四十五贯。正从九品视从八品递减五石,钞皆三十贯……吏员月俸,一二品官司提控、都吏二石五斗,掾史、令史二石二斗,知印、承差、吏、典一石二斗;三四品官司令史、书吏、司吏二石,承差、吏、典半之;五品官司司吏一石二斗,吏、典八斗;六品以下司吏一石;光禄寺等吏、典六斗。教官之禄,州学正月米二石五斗,县教谕、府州县训导月米二石。首领官之禄,凡内外官司提控、案牍、州吏目、县典史皆月米三石。杂职之禄,凡仓、库、关、场、司、局、铁冶、递运、批验所大使月三石,副使月二石五斗,河泊所官月米二石,闸坝官月米一石五斗。天下学校师生廪膳米人日一升,鱼肉盐醯之属官给之。宦官俸,月米一石。”(《明史·志第五十八  食货六》)

  亲王的俸禄超过一品大员的五十倍,相当于九品官(正县级)的七百七十倍,几乎是一般公务人员的两千倍。亲王的儿子和孙子享受一品大员的待遇,六世孙的待遇,也远高于一个知县(正处级)。皇室有如天文数字般的俸禄,哪里来的?天上不会掉下来,地下不会冒出来,来源只有一个:老百姓的税赋。王子、王孙年十五,赐田五十倾,这田哪里来的?仓库里拿不出来,作坊里造不出来,来源只有一个:无偿划拨民田。不仅如此,朱元璋家族的生老病死、婚丧娶嫁、嫖赌逍遥以及作威作福的开销,全由老百姓(现在时兴的说法叫纳税人)买单。

  为维持朱元璋家族的穷奢极欲的生活,朱元璋绞尽脑汁、不择手段地搜刮民财。为了不让一分田逃避赋税,为了不让一个人逃避徭役,朱元璋进行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全国范围的人口普查和土地普查。根据人口普查的数据,编制成“赋役黃冊”,作为征派力役的依据。根据土地丈量的数据,编制成“鱼鳞图冊”,作为征收赋税的依据。“赋役黃冊”和“鱼鳞图冊”每年核实一次,几乎没有人能够漏网。

  为搜刮民财,朱元璋还别出心裁地发行“大明宝钞”,禁止金银在市场流通。规定民众只能用金银向官府置换宝钞,然后用宝钞进行交易。由于官府大量印制,超额发行,20年后,“大明宝钞”便贬值到原来的千分之二,几近废纸。而民间的金银则大多进了皇家的府库。老百姓也就不可避免地陷入到赤贫的境地。

  朱元璋搜刮民财,还有冠冕堂皇的理论。朱元璋说:“富贵贫贱,神明之鉴焉。有德有行者至于贵;阴骘无疵者至于富;德行俱无,阴骘杳然,刁顽奸诈至于贱。此数说也,宰在天地鬼神,驭在当世之君。”(《大诰三编》)

  皇室大多妻妾成群,多子多孙。皇室人数成几何级数增长。朱元璋的子孙继位做皇帝的有17人,封为亲王的83人,封为郡王至奉国中尉的,不计其数。徐光启《处置宗禄查核边饷议》中说:“洪武中亲、郡王以下男女五十八位,至永乐而在位者百二十七。隆庆初隶属籍者四万五千,而见存者二万八千;万历甲午(公元1594年)隶属籍者十万三千,而见存者六万二千,即又三十年余一倍也。顷岁甲辰(公元1604年)隶属籍者十三万,而见存者不下八万,十年而增三分之一,即又三十年余一倍也。”《明神宗实录》记载,万历二十三年,皇室成员达十五万七千余人。皇室成员的俸禄,多得到了老百姓无法承受的程度。嘉靖四十一年,御史林润奏称:“天下岁供京师粮四百万石,而诸府禄米凡八百五十三万石。以山西言,存留百五十二万石,而宗禄三百十二万;以河南言,存留八十四万三千石,而宗禄百九十二万。是二省之粮,即令全输,不足供禄米之半。”

  朱元璋家族不但在物资方面贪得不厌,在政治上更享有无法无天的特权。朱元璋规定:“凡王国有守镇兵、有护卫兵,其守镇兵由常选指挥掌之,其护卫兵从王调遣……遇有警急,守镇兵、护卫兵并从王调遣……守镇官既得御宝文书,又得王令旨,方许发兵,无王令旨,不得发兵。”(《皇明祖训》)。朱元璋还规定,皇室成员犯法,有关部门不得审讯和逮捕,只能实名举报,由皇帝裁决。而朱元璋是这样裁决的:“谷王橞(朱元璋第十九子)夺民田,侵公稅,杀无罪人,藏匿亡命,長史虞廷纲谏,则诬以罪而磔之。伊王(朱元璋第二十六子)世子典,多持官吏短长,不如旨,必搆之使去。至御史行部,不敢入城,要而笞之,官吏往來,率迂道疾过,犹使人追入,责以不朝,朝者亦辱以非礼。宮墙坏,奏请修筑,则夺附近民居以广其宮,索郎中陈大壮屋不肯,则使数十人從大壮卧起,夺其饮食,大壮遂饿死。阅河南府城女子,选七百余人,留尤丽者九十余人,勒其家以金赎。宸濠未反時,亦強夺民间田宅子女,养群盜闵廿四、淩十一等劫财江湖间,有司不敢问……此其恣橫无忌,肆害官民,皆由以藩王之尊,居於外郡,莫敢抗拒故也。”(赵翼:《二十二史札记》)

  当朱元璋家族的全体成员沉浸在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欢乐之中的时候,中国的老百姓却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神州大地上流民如潮,饿殍遍野。朱明王朝这样的“政府”,叫人民怎么去拥护?这样的“国家”,叫人民怎样去爱?史料记载,农民对朱明王朝的反叛运动,自明初到明末,从来没有停止过。仅《明史》中零星记录的,就有上百起之多。李自成和张献忠辈,仅仅是压死骆驼的最后那根稻草而已。崇祯末年,马世奇对崇祯说:“其实贼何能破各州县,各州县自甘心从贼耳”。人民为什么甘心从贼?从这里不难找到答案。

  朱元璋本人造反起家,深知权力的重要,深知夺权与反夺权的奥妙。因此,他不能让别人有权,因为有了权就会有政治势力;他不能让别人有钱,因为有了钱就会有社会声望、就会有组建武装力量的物质基础;他不能让别人有非分之想,因为有非分之想就会有反叛;他不能让别人有知识,因为有知识就会有谋略、有主见,就不会对自己盲从,就难以对付;他不能允许有威望、有能力的人物存在,有威望、有能力的人物就有可能成为对手。朱元璋将所有有权力、有能力、有财力、有智力的人,统统视为潜在的敌人。他必须让所有的臣民永远处于没有权力、没有财富、没有知识、没有奢望、没有尊严的状态,成为纯粹为他服役和纳税的工具。

  出于这一阴暗心理,朱元璋冒天下之大不讳,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大肆屠戮文武官员,将权力全部集中到自己手中。洪武十年之前,朱元璋以“据元相脱脱第宅,僭用故元宫中物”罪,杀了淮安侯华云龙。以“僭用龙凤”罪杀了德庆侯廖永忠。洪武十三年,朱元璋以丞相胡惟庸“谋反”为名,将胡惟庸族诛,从此取消丞相一职,并规定“以后子孙做皇帝时,并不许立丞相。臣下敢有奏请设立者,文武群臣即时劾奏,将犯人凌迟,全家处死”(《皇明祖训》)。接着,朱元璋以肃清“逆党”为借口,十余年间以株连的方式杀戮文武官员及其家属三万余人。其中包括开国元勋李善长、赵庸、郑遇春、朱亮祖等一公、二十一侯。洪武二十六年,朱元璋又借口凉国公蓝玉谋反,将蓝玉族诛,株连杀戮文武官员两万多人。其中一公、十三侯、二伯。洪武二十七年,朱元璋以私藏兵器为借口杀了宋国公冯胜,洪武二十八年,又以对孩子管教不严为借口逼死了颖国公傅友德。明朝的开国功臣,至此诛杀殆尽。清代史学家赵翼对此曾这样评论:“明祖,藉诸功臣以取天下,及天下既定,即尽举取天下之人而尽杀之。其残忍实千古所未有,盖雄猜好杀,本其天性”(《二十二史札记》)。洪武九年,由于地方行政机构的统计人员,到中央政府进行年度统计审核时,携带了盖有地方行政机构印章的空白统计报表。这种空白统计报表,印章骑缝加盖,另一半留作存根,统计人员所带的报表上只有半个印章,根本就没有别的用途。统计人员带上它,只是以备临时发现数字需要更改时使用。携带这种空白统计报表,没有违反成文的法规,也不涉及贪污受贿问题,仅仅是为了工作上的方便。但朱元璋知道后,将全国十三个省、一百四十多个府、一千多个县的掌印官(现在叫行政一把手),不分青红皂白,统统处死,副职全部杖一百后充军。制造出一个荒谬绝伦的“空印案”。洪武十八年朱元璋又制造郭桓案,说户部侍郎郭桓贪污粮食七百万石到两千多万石(具体数字朱元璋自己也说不清楚),郭桓所贪污的粮食,寄存在全国各地富裕的平民家里。并说全国所有的十二个布政司(相当于现在的省政府)都参与了作案。这个案件,“自六部左、右侍郎以下,赃七百万,词连直、省诸官吏,系死者数万人……核赃所寄借遍天下,民中人之家大抵皆破”。(《明史·刑法志》)。

  在朱元璋统治下,是与非、功与过、罪与非罪,没有标准。是还是非,功还是过,有罪还是无罪,不决定于你做了什么或没有做什么,而是决定于朱元璋的意见或情绪。他不喜欢你,你就是错的;他要杀你,你就有罪。朱元璋不把人当人。在朱元璋眼里,人与沙子、草芥、蚂蚁是没有什么区别的。想用就用,想扔就扔,想杀就杀。无故杀人是他的家常便饭。赵翼《二十二史札记》记载:“明祖学问未深,往往以文字疑误杀人。当时以嫌疑见法者:浙江府学教授林元亮为海门卫作谢增俸表,以表內’作则垂憲’诛;北平府学训导赵伯宁为都司作万壽表,以’垂子孫而作则’诛;福州府学训导林伯璟为按察使撰贺冬表,以’仪则天下’诛;桂林府学训导蒋质为布按作正旦贺表,以’建中作则’诛;常州府学训导蒋镇为本府作正旦贺表,以’睿性生知’诛;澧州学正孟清为本府作贺冬表,以’圣德作则’诛;陈州学训导周冕为本州作万壽表,以’壽域千秋’诛;怀庆府学训导呂睿为本府作谢赐马表,以’遙瞻帝扉’诛;祥符县学教谕賈翥为本县作正旦贺表,以’取法象魏’诛;亳州训导林云为本府作谢东宮赐宴箋,以’式君父以班爵祿’诛;尉氏县教谕许元为本府作万壽贺表,以’体乾法坤,藻飾太平’诛;德安府学训导吳宪为本府作贺立太孙表,以’永紹亿年,天下有道,望拜青门’诛。盖’则’音嫌於’贼’也,’生知’嫌於’僧’也,’帝扉’嫌於’帝非’也,’法坤’嫌於’髮髡’也,’有道’嫌於’有盜’也,’藻飾太平’嫌於’早失太平’也。闲中今古录又载:杭州教授徐一夔贺表,有’光天之下,天生聖人,為世作则’等语,帝覽之大怒曰:’生者僧也,以我尝为僧也;光则薙发也;则字音近贼也。’遂斩之。礼臣大懼,因请降表式,帝乃自为文播天下。又僧來復谢恩诗,有’殊域及自慚,无德颂陶唐’之句,帝曰’汝用殊字,是谓我歹朱也,又言无德颂陶唐,是谓我无德,虽欲以陶唐颂我,而不能也。’遂斩之。解縉疏云:’陛下无几时有不变之法,无一日无有过之人。出吏部者,无贤否之分;入刑部者,无枉直之判。’武臣被戮者,固不具论,即文人学士,一授官职,亦罕有善终者”。

  为防止老百姓互相串连和成立民间组织,朱元璋在全国范围内实行“里甲”制度。十户为一甲,一百一十户为一里。朱元璋规定,里甲内的村民必须互相监督,人人都有揭发举报本里甲违法犯罪行为的义务和责任。一人犯法全家受罚。邻里知情不报者连坐。规定农民只能在住所附近一里范围内活动,还必须早出晚归,不得在外留宿。每个人每天干什么事,到哪里去,都必须通报邻居,让邻居知道。瞒着邻居的活动概属违法活动,将受到严惩。规定商人和手艺人做生意和打工不能超出离家百里的范围。农民离家一里、商人和手艺人离家百里,必须持有官府开具的“路引”(通行证)。没有“路引”而外出的,以犯罪论处,或判刑,或流放。朱元璋还规定,农民必须缴纳土地税和义务服劳役。土地税每年春季和秋季分兩次上缴。力役則自备盘缠和伙食,到指定地点服役。

  为保证他的政策能完全贯彻执行,朱元璋制定了《大明律》、《大诰》、《大诰武臣》、《皇明祖训》、《资世通训》、《臣戒录》等严刑峻法,实行恐怖统治。朱元璋的决定,所有臣民,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朱元璋说:“朕出是诰,昭示祸福,一切官民诸色人等,户户有此一本,若犯笞杖徙流罪名,有者每减一等,无者每加一等,所在臣民,熟观为戒。”(《大诰·颁行大诰 第七十四》)。“斯上下之本,臣民之至宝,发布天下 ,务必家家有之,敢有不敬而不收者,非吾治化之民,迁居化外,的不虚示。”(《大诰续编·颁行续诰第八十七》)。

  《大诰》是一部钦定案例的汇编。其中所列的罪名,诽谤皇帝、结党乱政、寰中士夫不为君用、抗粮、抗差、抗租等占百分之八十以上。“诽谤皇帝”、“结党乱政”两条,根本就没有衡量的标准,朱元璋随时可以把它戴到任何人的头上。《大诰》中“所列凌迟、枭示、族诛者,无虑千百,弃市以下万数”(《明史·刑法志二》)。当时的政治气氛,方孝孺曾有这样的描写:“郡县之官虽居穷山绝塞之地,去京师万余里外,皆悚心震胆,如神明临其庭,不敢少肆。或有毫发出法度,悖礼义,朝按而暮罪之,其重名实、辨臧否诚古所未有也。”(方孝孺:《叶伯臣郑士利传》)。其气氛之恐怖,由此可见一斑。

  为了使所有的人把《大诰》的精神“铭刻在脑海里,融化在血液中,落实在行动上”,朱元璋在全国掀起了大学特学《大诰》的热潮。背诵《大诰》,可以得到朱元璋的奖励,表现突出的还可以提拔当官。朱元璋在首都多次大规模地接见讲读《大诰》的积极分子。“于时,天下有讲读《大诰》师生来朝者十九万余人,并赐钞遣还”(《明史·刑法志一》)。

  为了死后仍然能享受生前腐朽糜烂的生活,为了显示他至高无上的权威,朱元璋生前动用十余万匠人和官兵,集中全国的工艺大师,费时二十五年,为自己建造了极尽奢华、规模空前的陵墓——明孝陵。明孝陵地面建筑的宏伟壮丽,许多人并不陌生。其地下部分虽然没有发掘,未见其真面目,但它的奢华程度,是可想而知的。朱元璋死了以后,还丧心病狂地将四十个侍寝的宫女全部殉葬,其中年龄最小的不足16岁。人们只看见南京明太祖之墓,宏伟壮观。有多少人知道它里面同时还埋葬着40个冤魂?当明孝陵享殿上香烟缭绕、钟鼓齐鸣的时候,又有多少人知道40个、甚至更多的无辜家庭陷入在生离死别的悲痛之中?

  朱元璋没有罪恶感,他不认为任意掠夺他人的财产是犯罪,他不认为随意剥夺无辜者的生命是犯罪,他不认为暴殄天物是犯罪,他不认为毁谤构陷是犯罪。朱元璋没有道德感,他不认为过河拆桥是可耻的,他不认为出尔反尔是可耻的,他不认为恩将仇报是可耻的,他不认为指鹿为马是可耻的。朱元璋有的只是永远无法满足的物欲、食欲、性欲和权欲。利令智昏,权更令他智昏。聪明过头,就走向了反面。

  朱元璋的一系列措施付之实行以后,整个中国鸦雀无声,万马齐喑。于是,文官不再有良策,武将不再有战功,百姓不再有奉献。中华民族在沉默,华夏大地在沉默。但历史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它的脚步,更没有因此而停止在朱元璋设定的那一个点上。它艰难地、曲折地、缓慢地、顽强地、同时也是不可阻挡地在前进。

  朱元璋把所有可能的对手除掉之后,一定带着惬意的微笑,进入了甜蜜的梦乡。敌人消灭了,剩下的,算得了什么?朱明王朝这头强壮的骆驼,不在乎背负几根稻草。

  然而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一根又一根的稻草,像雪花似的降落,终于在甲申年的三月十九日,把这只骆驼压垮,让它停止了呼吸。那一天,北京城万众欢腾,唯一感到悲哀的,就是那只骆驼。

  作者电子邮箱  zolotang(at)yahoo.com.cn

  2008/8/25

  作者:汤守道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历史长河 » 骆驼的悲哀——甲申再读之三 浏览数

9 条评论 »

  1. 统一蒙台 说:,

    2008年08月26日 星期二 @ 14:57:10

    1

    陪葬了40个宫女,在封建史上还值得一提?

    回复

    宇宙共產無敵 在 六月 29th, 2010 10:47:43 回复:

    毛皇帝死前先陪葬9000萬人民,創建偉大馬列帝國,人民再也不敢講真話,人民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2. YY 说:,

    2008年08月26日 星期二 @ 15:07:51

    2

    呵呵 如今邓时期已见端倪,在江时期已见征兆,在胡时期……
    大家各自体会吧

    回复

  3. 張鍾韞 说:,

    2008年08月26日 星期二 @ 15:38:35

    3

    延續錯誤的政策或想法,才是添加稻草,並不是每個朱元璋的錯誤政策或想法被延續.到底哪些錯誤政策或想法被延續?想法:像不认为任意掠夺他人的财产是犯罪,不认为随意剥夺无辜者的生命是犯罪,不认为出尔反尔是可耻的.政策:我不知道但一定有.作者可以查一查.
    歷代朱氏的錯誤政策或想法被延續(直到萬歷)難道會比朱元璋的錯誤政策或想法被延續少或輕微?

    回复

  4. 之爱好 说:,

    2008年08月26日 星期二 @ 22:34:44

    4

    新中国建立后的所有政治运动与朱元璋的做法何其相似,卸磨杀驴尔

    回复

    不是主人翁 在 八月 28th, 2008 01:34:08 回复:

    作者本来就是在借古讽今,写得好!

  5. hzll 说:,

    2008年08月27日 星期三 @ 02:53:43

    5

    目标性很强呵

    回复

  6. heart1950 说:,

    2008年09月01日 星期一 @ 14:58:03

    6

    昔非今比,与虎谋皮,庆父虽死,国难未已。

    回复

  7. 台灣南投人 说:,

    2010年08月23日 星期一 @ 12:11:19

    7

    劉將軍是解放軍內思想較為開明的軍人,讀的書多,懂的反思,但其實劉將軍是用心良苦的為共產黨許多不光采歷史開脫因為共產黨就是馬列外來政權。
    劉將軍對馬列外來政權1949年後在大陸血洗地主,三反,五反,反右鬥爭,三面紅旗,纹化大革命歷史等知之甚詳,內無天災,外無敵國入侵竟將國家搞成人間煉獄。
    共產黨執政後首先和蘇俄簽訂中蘇友好條約,將外蒙及唐努屋梁海大片土地送給主子蘇俄,毛爺爺還宣稱滿州無償供蘇俄使用,中共解放軍願為老大哥史達林效犬馬,更離譜是一九七一年日本首相福田糾夫訪華時偉大萬歲的中共頭子毛爺爺竟宣稱感謝日本侵華,總理周恩來順口說感謝日本侵華讓共產黨提前五十年執政中共頭子毛爺爺甚至不用日本賠償日軍侵華造成中國損失。消息傳出海外嘩然,中華兒女犧牲千萬為了甚麼?
    現今海外華人皆有一個認知中國共產黨根本不是中國人,他們是外來政權,馬列犬馬,犧牲再多中華炎黃子孫也無所謂。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