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周刊:反贪必须清除制度性腐败

  中国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原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主席成克杰,七月三十一日,以受贿罪被北京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处以死刑。若死刑执行,他将是一九四九年新中国成立以来,处以极刑的最高级官员。今年三月,全国人大召开前夕,成克杰受到调查,到七月底即完成一审判决,此举被视为显示中国政府严厉清除贪污腐败的决心。

  但杀成克杰对那些利欲心的大小贪官能起多少儆示作用,尚须存疑。诚如深圳学者何清涟所指出,九十年代以来,中国腐败形式发生了很大变化,如果八九十年代初,中国的腐败还主要表现为个人腐败,那麽,到九十年代中期前后,腐败已由个人行为向组织行为发展,其特征是:社会组织负责人带头腐败;组织机构拥有的公共权力成为该组织成员进行权钱交易的“主要资本”;较低一级的社会组织运用拥有的公共资源贿赂上级,以换取更大的财政支持更优惠的政策倾斜及更多机会。

  何清涟更认为,这种组织化腐败到九十年代末期,已向制度化腐败过渡。在这种情况下,试图靠杀一儆百减少腐败实难奏效。这从北京大张旗鼓开展反贪工作以来的案例可以证实:无锡邓斌案湛江海关走私案福建远华案,都反映出腐败的组织化特点。全国东南西北中,年年反贪年年有案,且案子一个比一个大,盘根错节的关系一个比一个复杂;惩处的贪官,前有王宝森陈希同,现有胡长清成克杰,官衔也一个比一个高。

  中国最高领导人已意识到,贪污腐败成风关乎共产党政权的存亡,因此采取一系列措施,软硬兼施:一面由总理朱(金旁加容)基挂帅雷厉风行抓反贪,并严惩贪官,另一面从去年开始,在江澤民倡导下,自上而下对党员干部进行“三讲”和“叁個代表”的思想教育运动。

  中央政府反贪不遗馀力,腐败之风却越演越烈?要根本扭转中国政坛几成风气的贪污腐败局面,究竟该从何下手?反腐败首先必须有制度上的保证。中国官员腐败的资本是官位和权力,一些人升到一定官位,有了某种显赫身分,权力不断膨胀,而又缺乏足够有效的制约和监督,他们就可利用手中之权,为所欲为,大搞腐败。所以,只有使腐败的资本受限制和制约,才能遏止腐败之风蔓延。

  为此须建立完整公开的干部选拨考核监督任用的法律制度,建立类似香港廉政公署直接向最高领导负责的反贪机构,从法律上保障传媒和民众的监督,同时须削减分散过分集中的权力。这些举措意味着权力资源和利益的再分配,意味着某些人谋取私利资本的逐渐丧失,必然受到来自既得利益阶层的阻力。但要真正避免腐败之祸,惟一的办法就是知难而进排除阻力,加快政治制度改革的步伐,加大对公职权力监督制约的力度,限制权钱交易,限制公职权力转化为腐败的资本。惟有消除制度性腐败,才能从根本上防止更多成克杰出现。

原载《和讯财经》

  作者:亚洲周刊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反贪必须清除制度性腐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