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英杰:阎崇年挨了民族主义一耳光

  阎崇年先生无锡签售挨巴掌一事,估计一时三刻不会消歇。目力所及,相关新闻评论(跟帖)累千上万,大有再掀网上“满汉之争”高潮之迹象。这场泥沙俱下的论争,闹腾有几年了。阎崇年挨的这巴掌,遂使辩论由“文斗”进而过激化,个中缘由有心者不能不察。

  事情的重点并非打人对不对。作为一个成年人,打人者倘若没有意识到此举的对错及其后果,只能归结于从小没教育好。整个事情尤其值得探讨的是,为什么有人欲煽阎崇年耳光而后快?

  事情起因就在于,阎崇年在央视主讲清史惹来不少非议。特别是他这次推出的“明亡清兴六十年”,被很多人认为过度“扬清抑明”,大有美化“满清王朝”之嫌。比如他说:“满清入关更多的是促进了民族融合,其中造成的某些局部的破坏是不可避免的。”这句话伤害的恐怕不是少数人的感情。

  但这需要从三种角度进行观察。首先是学术层面的论争。作为一名满学家,阎崇年提出自己的看法,即便值得商榷甚或谬误百出,前提也应是尊重其发表不同观点之自由。学术之争尽量在学术范畴内解决。

  其次是大众流行文化中明清“元素”的观念碰撞。前些年,“辫子戏”大为流行,其后《大汉天子》等历史剧接着上场。通俗历史著作中,二月河清朝帝王系列畅销在前,《明朝那些事儿》等作品风行在后。这其实是传统回归的表征。明清“元素”走进通俗文化,不过是其中较具代表性的一种市场反馈。然而,由于明亡清替,持不同态度者在观念上难免有所冲突。因而,那些同情明朝的人不免会对“公开讴歌”清王朝的学者表示不满。作为一种文化生产、消费及其文化影响而言,这仍然可以说是一种常态。

  不过,正因为明清不仅是王朝兴替,历史上还存在民族冲突史实,带有民族主义情绪者难免借此挑起话题。这是看待阎崇年被打事件的第三种角度。我曾指出,中文互联网上存在三种基本价值冲突,一是政治文明诉求导致的价值冲突,比如“孙志刚事件”;二是传统与现代的道德冲突,比如“铜须门事件”;第三种就是狭隘民族主义及其反对者之间的观念冲突。这在“911事件”及历次抵制外国货风潮中表现尤为激烈。而近年来网上冒出的所谓“满汉之争”等,也归属这一范畴。

  这里所说的“满汉之争”,纯粹是一种虚无的“汉族中心主义”在作祟。这些人根本听不得任何批评(他们假想中的)“汉文明”的声音,更不用说客观对待“持不同观点者”。阎崇年在网上便被人骂为“汉奸”、“包衣奴才”。

  实际上,这才是阎崇年被打的真正原因。阎崇年挨这一耳光,哪里是什么学术之争的“肢体表现”,明明是被无知的民族主义人士撞了一下腰。客观地看,民族主义是大多发展中国家对于现代化的本能回应,也是国民对国家历史与文化的一种价值认同。但是,过度反应必然走向极端民族主义之路。究其根本,除非他们想把满清一代彻底排除在中国历史以外,否则强硬将这种仇恨意识形态灌注到历史和学术当中,只能是让人看笑话。

  阎崇年被打,有位网名凌沧洲的文化人士撰打油诗曰:“汉愤皆欲杀汉贼,吾意独怜老奴才。翻云覆雨殊不易,百年谎言强登台。今日猛听耳光响,方知血性未死光。诸公若不幡然悟,耳光耳光再耳光!”我倒想送他及其同道者民国著名明清史学家孟森先生一段话:

  “明初代元,以胡俗为厌,天下既定,即表章元世祖之治,惜其子孙不能遵守。后代于前代,评量政治之得失以为法戒,乃所以为史学。革命时之鼓煽种族以作敌忾之气,乃军旅之事,非学问之事也。故史学上之清史,自当占中国累朝史中较盛之一朝,不应故为贬抑,自失学者态度。”

  就学术而言,今人对待清史,亦当作如是观。

  作者系杭州日报评论员

  来源:上海商报

  作者:魏英杰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阎崇年挨了民族主义一耳光 浏览数

16 条评论 »

  1. 毒鼠强 说:,

    2008年10月08日 星期三 @ 07:51:08

    1

    中国无近代史!何来史学家?

    回复

  2. 牛皮 说:,

    2008年10月08日 星期三 @ 10:45:12

    2

    打得好,打出了网络上的百家论坛.
    到底那掌掴有没有民族主义倾向,不重要.重要的是打在垄断言论上.
    为何百家论坛会这样火?我看过很少,好像都在说历史.像他们这样的档次,起码万家.现在实际只有一家.
    CCTV的百家论坛,现在是该被打耳光的时候了,打出正论,打出真真的历史.

    回复

    恩恩 在 十月 8th, 2008 10:55:49 回复:

    无论如何,对阎动用暴力来表示抗议的行为都是绝对错误的,君子动口不动手

    freeborn 在 十月 9th, 2008 01:51:55 回复:

    恩恩
    你以为阎是学术吗?不是,他是强权的代言人,他是用他的历史知识来为黑社会暴力哲学体系添砖加瓦,他是话语强权。面对这样的强权,你和他去理论吗,没有用的因为他代表的是官方之言,你去和他理论,他根本视你为无物才不会和你辩论呢!辩论的目的是获得大家的认同,他已经获得官方认同还需要大家认同;辩论的目的是为了获得真理,他已经获得了官方的所谓“理”(理从王,官定即为理)需要和你辩吗?
    掌掴的好,起码证明了有反对他歪理邪说的奴性教义的人的存在。

    你说“无论如何,对阎动用暴力来表示抗议的行为都是绝对错误的,君子动口不动手”
    当年6.4学生就是君子动口不动手,结果黑社会最后动手了,你以为你当宋襄公面对黑社会高嚷这句话有效果?不会,你只好被揍的更惨。

    比CP更黑更狠 在 十月 9th, 2008 03:06:10 回复:

    说的好,89-64,CP军队血腥屠殺和平示威学生和市民的暴行已经充分的说明,对于独裁的流氓暴政强权,根本没有道理可讲,但问题是老百姓们赤手空拳对付不了共军的枪炮坦克,不晓得哪里能搞到枪炮炸弹,老子跟CP拼咯…

    牛皮 在 十月 9th, 2008 05:05:41 回复:

    因为观点争论,我被别人打一掴,决不会还手的.这不是暴力.
    6.4事件,至今我还不明白,但中共如何能用暴力呢?可以不接纳意见,反对声音过后,大家自然会弃的.

    yghxx 在 十月 9th, 2008 05:49:37 回复:

    明初代元,以胡俗为厌,天下既定,即表章元世祖之治,惜其子孙不能遵守。后代于前代,评量政治之得失以为法戒,乃所以为史学。革命时之鼓煽种族以作敌忾之气,乃军旅之事,非学问之事也。故史学上之清史,自当占中國累朝史中较盛之一朝,不应故为贬抑,自失学者态度。

    同样的,莫名其妙的褒扬清朝同样有失学者态度!因此被打耳光是正常的。

    清朝毁灭了汉族的民族服饰,而一个民族本身就是需要靠这些来保持民族特色的,说“留发不留头”是一种民族灭绝的措施,这样的政府如何成为了阎的“民族融合”一说?!整个清朝满族就是比汉族高了几等,否则也没了八旗子弟作为游手好闲的代名词这一说,这也叫“民族融合”?!

    阎如果作为满族的后人,居然敢在辛亥革命后那么多年想为压迫汉人的少数败类翻案,打得好!
    阎如果作为汉族的后人,居然敢为外族压迫汉人而鸣冤叫屈,打得好!

    阎如果作为非汉族非满族的后人,如果枉顾事实,胡说八道,依然要揍他!打得好!

    ha 在 十月 9th, 2008 06:05:23 回复:

    牛皮用电驴搜一下”事件”,有关于64的完整记录片”天安門”下载,反映的东西比较客观,你可以看到:
    党国大员高高在上,漠视学生情愿诉求,李*害怕面对人民的质问,继而反陷学生的爱国请愿活动为反党反社會主義动乱,激化了矛盾,北京各界百万人民的呼声,党内开明改革派与顽固权贵派的角力,学生运动缺乏了一些理性与斗争技巧的燥热,戒严令颁布后学运下阶段目标和形式的混乱与无序,个别所谓学运领袖不负责任的言论和卑劣的人格…
    最后当然就是,面对学运,非理性而又毫无安抚平息学运技巧的愚蠢顽固派们,选择了动用军队和武力镇压的最流氓最无赖最霸道的办法….

    一切以CP错误的评价学生和平请愿活动为开始,一切以CP的血腥镇压与清算为结束…

    牛皮 在 十月 9th, 2008 07:37:40 回复:

    ha 谢谢,我试试.

    独立的判断 在 十月 9th, 2008 18:07:27 回复:

    很多人都反对中國与日本共同开发东海油气田。这些人更没有话语权,发的帖子都被和諧了。这些人是不是早该有人站出来扇某些人一个耳光了?

    阎的观点正确与否都不是最重要的,重点是打一个读书人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就掌掴那些签了东海协议的人去。柿子总拣软的捏,中國人的劣根啊。这样的民族不是病夫又能是什么?

    yghxx 在 十月 10th, 2008 04:45:06 回复:

    问题是打不到而不是不想打,卖国的人都不知道朵哪里去了,因为他们都离百姓远远的。
    而阎这样的蠢人才试图坐台风光一下,这下好了,被打了。

  3. 寒 说:,

    2008年10月09日 星期四 @ 00:39:31

    3

    一家之言的历史不足信.
    中国的历史都是这样写的, 就更不足信.
    近现代史更是一团浆糊,根本没法信.
    悲哀的是对历史的不信任而导致对现在的漠视,对未来的迷茫.

    回复

  4. 独立的判断 说:,

    2008年10月09日 星期四 @ 18:15:28

    4

    很多人都反对中國与日本共同开发东海油气田。这些人更没有话语权,发的帖子都被和諧了。这些人是不是早该有人站出来扇某些人一个耳光了?

    阎的观点正确与否都不是最重要的,重点是打一个读书人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就掌掴那些签了东海协议的人去。柿子总拣软的捏,中國人的劣根啊。这样的民族不是病夫又能是什么?

    这个国家的人,可以在别的国家里举行抗议,却不敢在自己的国家里发表任何反对政府的抗议。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在其他国家里,有法律在保护着抗议者的权利。

    在这个国家里,有谁发起过对东海协议的抗议?有谁发起过对汶川校舍建筑质量的抗议?有谁发起国对如此大规模的奶粉掺毒的抗议?有谁发起过对大规模贪污腐败的抗议?没有,当面对强权时,这个民族的人都噤声了。当面对一个读书人的时候,他们却涨起了胆子,因为他们很清楚打个读书人的后果并不可怕。

    回复

    yghxx 在 十月 10th, 2008 04:48:08 回复:

    都发起过,只不过你没看到而已,你有没有知道中国的媒体报道新闻是用“新华社通稿”的?如果知道还问:“有谁发起过对东海协议的抗议?有谁发起过对汶川校舍建筑质量的抗议?有谁发起国对如此大规模的奶粉掺毒的抗议?有谁发起过对大规模贪污腐败的抗议?”

    你这样就已经上了它们的当了,因为对你而言你没看到的就是没有,那么当然只要国内不报道,你没看到就没有了。

    yghxx 在 十月 10th, 2008 04:49:31 回复:

    提醒你一句:信息却失是无法进行“独立的判断”的。

    freeborn 在 十月 10th, 2008 06:21:31 回复:

    独立的判断
    我想说:不管任何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因为不是全能的上帝,不可能世事尽知,所以我们必须承认我们的判断是有可能有瑕疵的,这个瑕疵的大小是看我们遭到虚假宣传的毒害有多大是否丧失了逻辑推理的能力,以及我们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搜寻、接受到尽量多、全面的信息。如果在这些层面上我们不能做的很好,我们都难以实现“独立的判断”。
    “独立的判断”是很难做到的,如果你和我一样身在大陆,我希望你不要贸然声称自己能够“独立的判断”。你要想到在不民主、信息不公开的社会里,独裁者其实都不能独立判断的,虽然形式上独裁者可以接触到他可以接触到的一切信息,但是其实质是很多信息因为其来源是一源的,所以多是虚假的(比如胡、温都不清楚到底中国GDP、人口数量、粮食存量等数字,因为上报的数字都太虚假了;你还可以想想当年蒋所接到的国军战报)。
    所以,只有民主的、信息公开的社会,才可能造就“独立的判断”。
    另外,你追求“独立判断”的精神是可取的,但是希望你能认识到我们自身的不足,只有这样才不会让你丧失承认自己推断错误的勇气,以及进一步探索的能力。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