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龙:“掌掴”之耻不止阎崇年

  清史研究专家阎崇年先生在无锡签名售书时挨了一记耳光,据当地媒体透露,打人者是因为无法认同其学术观点才动了手。于是,听到有人说这是话语权极度不平衡造成的心理释放,也有人认为是当今思想秩序的混乱表现,还有人称是民族主义泛滥的具体反映。但无论怎么说,明星学者在公共场所受到如此“待遇”也比较罕见,这一耳光不仅成了社会舆论的噱头,也使文化问题变成了社会问题。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打耳光一般有两重含义:一是带有暴力惩罚色彩,二是具有强烈的羞辱性质。不知哪位高人将此称作了“掌掴”,才使字面多了几分文雅,用在阎崇年先生这样的饱学之士身上,显得异常得体。不过,即使名称再文雅终究也是耳光,不然就没有必要劳警方大驾了。所以,问题的关键并不是讨论打人对与错,而是为什么耳光偏偏打在了“著名学者”的脸上。

  记得扁家弊案曝光后,陈水扁首度以“被告”身份出庭时,被人从背后踹了一脚,当事人称这一脚是发泄对陈水扁政见的不满。陈水扁和阎崇年固然不能相提并论,但从施暴者的心态分析,两者的“不满”可谓异曲同工。只要留意阎崇年近年来的学术观,就应该明白,这种肢体暴力实际上是他学术暴力的派生。比如,他在《明亡清兴六十年》中称:“满清入关更多的是促进了民族融合,其中造成某些局部破坏是不可避免的。”他还说:“文字狱有它的历史局限性,虽然制约了一定的思想灵性,但起码维持了社会稳定”……观点如此骇人听闻,他却能泰然自若,恰巧应了鲁迅的一句话:竭力从奴隶生活中挖掘出美来。

  不少人认为阎崇年这一耳光挨得冤枉,原因是社会科学领域本来就是抽象的,既然承认历史的立体概念,就应该允许有人从不同角度分析论证。这话有一定道理,今天的中国已经不同于满清时代,不至于把某些异端学说关进大狱。尽管是这样,也不意味着学者就可以信口雌黄。退一步说,对满清政权的溢美,作为学术观点存在无可厚非,但以此掩盖其血腥,甚至美化其残暴,就严重背离了科学的要义。在此前提下,如果必须说阎崇年冤枉,就是他代表了某些低俗媒体挨了打,充当了中国学术界的一个“裸替”角色。

  近年来,中国学术界的浮躁风盛行,学术在一些人手中几乎变成了权术、钱术、骗术,由此衍生的奇谈怪论不胜枚举。经济学家的诸多荒谬理论不用说,心理学者研究出演员脸型的奥秘、文化学者研究出孔子的身高、历史学者研究出薛宝钗的籍贯,曾在网上掀起一个又一个舆论风潮。若将此视作娱乐时代的特有现象还说得过去,如当作学术去解读,实在有辱大众的智商。就像近期中国某学术团体发布的世界首个《国家健康报告》,在其“国家责任指数”排行榜中,学者们把中国列为全球45个样板国家第一名,发达国家排名普遍靠后,美国则被排在最后一名。如此学术简直让人目瞪口呆。

  没理由说学者们的研究成果不够准确,但这样的研究课题没有任何意义,即使伏尔泰在世,也不会捍卫他们表达自己意见的权利。因为这种学术本质是功利性的,最恶劣之处是误导视听、教化愚民。就是这样一些学者,一边享受着国家的俸禄,一边用纳税人的钱堆砌自己的辉煌,却从来不把国家和纳税人的利益当回事,倒是嫖娼强奸、剽窃抄袭、勾心斗角、争名夺利的事件像雨后的毒蘑菇一样层出不穷。站在这个角度看,该被抽耳光的又何止一个阎崇年?

  当然,这不是说“掌掴”一些无良学者就天经地义,而是说这一记耳光不仅打在了阎崇年的脸上,也打在了中国学术界和一些低俗传媒的脸上,应该反思的却是所有中国人——原来在俗流横行的今天,还有人自觉抵御着某些别有用心的言论,原来在精英化的时代,还有草根敢于挑战“话语霸权”。其实,相对于“掌掴”,一些学者和媒体的庸俗导向更堪称暴力,他们日复一日把谗言媚语强加给受众,为了求取名利不惜放弃良知歪曲历史,假学术之名传播腐朽的专制文化。

  梁启超讲“治史以明德”,目的是让论史者抛开功利思维,公正对待历史,即使观点另类也要凭良心说话。阎崇年先生既是清史专家,当然知道满清统治者为了征服中原杀了多少人,更明白所谓的“满汉一家”只是为了爱新觉罗氏泽被万代。明知其故,却红口白牙粉饰暴政,被“掌掴”定是必然。值得庆幸的是,这记耳光引发了一场对中国学术的辩论,使大部分人基本看清了某些假道学的真实嘴脸,若非如此,下一个耳光还不知道会打在谁的脸上。

  作者:王龙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掌掴”之耻不止阎崇年 浏览数

25 条评论 »

  1. freeborn 说:,

    2008年10月10日 星期五 @ 02:06:26

    1

    老子要是发明了时光穿梭机,就把阎这个“奴才”传送到满清去,看他接受不。还有那些说共产主义好的,传送到30年代的苏联,看他还嘴硬不!
    他们所谓的“学术”,说的完全是自己都不相信的屁话、屎话,满大街的污染空气,所以哪里有尊重他们所谓学术自由的道理呢!

    回复

  2. 尽可能做个独立思考的人 说:,

    2008年10月10日 星期五 @ 02:20:05

    2

    作者的论述也是一面之辞。只看到了对方的错误,却没有看到自己的不足。举个例子,陆肆如何定论?可能至少有好几方的看法和言论,难道彼此之间就应该互相掌掴吗?另外,政府也在粉饰陆肆,至少在死了多少人这个问题上一直隐瞒,那么谁出来去掌掴这个政府呢?

    打一个学者的耳光,是无能者和弱者的表现。如果真是强者,那么面对一个强权的政府时,为什么民众都选择了噤声。

    现在网络的门槛并不高,如果你不同意某些学者的看法,完全可以利用网络这块媒体还发表自己的言论来驳斥那些学者。

    另外,李世民,赵匡胤,刘邦他们杀的人就少吗?那么是不是也要去掌掴那些鼓吹这些君主的那些学者呢?汉人杀汉人可以被接受,但汉人被外族人杀就是必须要清算的,这就是作者的逻辑。

    回复

    yghxx 在 十月 10th, 2008 03:49:32 回复:

    汉人被外族人杀就是必须要清算的!
    看看所有文明古国有哪个将外族入侵建立的朝代当是自己的?!
    埃及历史上的所谓中间期有许多朝代,但之所以用一个中间期概括是因为被西克索斯人入侵而统治。
    一个屠殺主体民族的入侵者并没有试图与该主体民族融合,而是作为高等级的统治民族而出现,这和当今的世界人民各民族平等互惠思想有10万8千里的距离,将它们混同本身就是不正常的。

    李世民的确也屠殺了许多人,但不是平民,而是和他争位的人!更不是屠殺一个民族,请先搞清楚这点,也没有将党项族和汉族对立起来让汉族成为低人一等的民族!更何况即使这样,依然有许多历史学家将李世民看成是一个典型的篡位者,这时也并没有接受他的杀人事实,是你在说“汉人杀汉人可以被接受”。

    一个人可以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就如同杨佳一样,没必要苛求他非要做一个“上帝”来将所有的不平等都消灭,问题是你对于不平等又做了什么?当一个卫道士吗?!

    牛皮 在 十月 10th, 2008 11:15:32 回复:

    支持 汉人被外族人杀就是必须要清算的!就像南京大屠殺.
    支持战争带来文化大溶合.但清国是游牧强盗民族,被统治,本是耻辱.
    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明朝后期有机会复兴.如果郑和外洋贸易成功.绝不后落后世界的.
    该死的清朝,中国近代史就是反清朝遗毒.青年毛泽东在家里闹事,就是不服清朝封建思想.现在共产党为了统治利益.裤子都能脱下来.

  3. 尽可能做个独立思考的人 说:,

    2008年10月10日 星期五 @ 02:48:08

    3

    好文

    回复

  4. 牛皮 说:,

    2008年10月10日 星期五 @ 02:59:09

    4

    认同作者,补一我个人看法.
    现在中国人民没有民族主义倾向,新中国前可能有吧?但建新中国后,人们经历了人口大移动,饥饿死难,文化革命,经济生产,哪来的集体民族倾向.现在都是个人主义.
    百家论坛的火爆,是因为我们渴望了解历史,寻找生命之源.

    回复

    yghxx 在 十月 10th, 2008 03:58:38 回复:

    所以那些别有用心之人就跑出来哗众取宠,试图塞给人民错误的先入概念。

    论坛就应该是对立观点大碰撞的地方,也应该让公民可以有自己认识的机会,如果只是一种广告的话实际上是没有意义的,所谓的“百家论坛”缺的是听众和坛主的互动,就如同西方国家的课堂一样,45分钟的课程需要讨论30分钟!同时“百家论坛”更缺对立观点的表达和辩论,这本身就导致了传递信息的单一性,这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受众将缺乏足够的信息来判断真假;如既然让于丹来讲了她的《论语》观点,就该让与于丹持不同或相反观点的人同样时间讲解《论语》观点。

  5. 方式很重要 说:,

    2008年10月10日 星期五 @ 03:34:04

    5

    打人不对,应该用臭鸡蛋对付无良学者
    他恶心咱,咱也恶心他

    回复

    yghxx 在 十月 10th, 2008 03:59:30 回复:

    臭鸡蛋需要化钱,中国百姓都很穷,因此用手打是最便宜和实用的。

    牛皮 在 十月 10th, 2008 11:20:42 回复:

    只能沉默,有机会表示.
    支持“掌掴”热血青年,保存自己,适时示威。

  6. robson 说:,

    2008年10月10日 星期五 @ 04:57:04

    6

    很正常,群众没有发言权时就只能动手了。
    所谓“君子”动口,“小人”动手。
    当一个人既不能动口,又不能动手是就不在是人了,是猪!

    回复

  7. 尽可能做个独立思考的人 说:,

    2008年10月10日 星期五 @ 06:17:37

    7

    看来以后人们有什么不同的观点,根本就无需再沟通和交流了,直接掌掴好了。彼此互相掌掴一定是个很有意思也很有特色的事情,非常具有中国特色。

    回复

    mimi 在 十月 11th, 2008 08:36:11 回复:

    你说的没错,不仅是掌掴,还要有机枪和坦克,这种形式十多年前就决定了.

  8. 尽可能做个独立思考的人 说:,

    2008年10月10日 星期五 @ 06:21:12

    8

    西藏的人如果不认同汉人对西藏地区的一些说法,不知道西藏人是不是也应该站出来打某些汉人的耳光。

    但有些人只会站在汉人的立场上考虑问题的时候,其实是给了其他民族更多的可以借鉴的做法。既然汉人如此敌视满人,想必藏人敌视汉人也就是件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回复

    yghxx 在 十月 11th, 2008 13:26:17 回复:

    关于西藏:
    你所谓的汉人至少不要算上我,我支持西藏的高度自治,因为本来就应该履行进入西藏时签定的协议。
    藏人有独特的文化传统,并非政府搞个什么支援工程就能解决问题的,首先要有的是了解藏人需要什么样的帮助,一个试图强行“帮助”别人的人就是对别人的不尊重!

    只有一个不了解藏人文化和习惯的人才更容易被政府的谎言所蒙骗。

    尽可能做个独立思考的人 在 十月 11th, 2008 19:38:37 回复:

    被蒙骗或不被蒙骗,也不是楼上你能判断了的。

    (1)首先,你是否承认立场不同,看问题角度不同,结论就不同这个看法?
    (2)在人文领域,很难有正确一词存在,因为每个人都会形成自己的观点和看法。如果有唯一正确,就是个很搞笑的事情了,因为为什么每个人都好像掌握了那个正确的观点了呢?或者真确的观点好像总被你掌握了呢?
    (3)这个事件是话语权之争?还是观点之争?– 也就是是因为没有发言权而去打人?还是因为不认同对方的观点而去打人?我想两者的界限是清楚的。可能两者都有之。那么我就要问如果因为不认同对方的观点而去打人是一种合理的逻辑吗?如果此逻辑合理,那么任何的暴力镇压都是合理的了。
    (4)人民和民族,哪个更体现人的尊严?李世民或许没有屠殺别的民族的人,可能的原因是他只面对一个民族跟他争夺权力,所以也就不存在屠殺别的民族的说法了。永远不要忽略杀本族人和外族人背后都有同一个逻辑道理:那就是要用杀人来保护自认来确立自己的地位。两种杀人方法并没有哪种是更值得称道的或更需要贬低的。如果这一点都感觉不出来的话,那么只能说有些人做奴才还要找出做奴才的乐趣,这也应了鲁迅的一句话:竭力从奴隶生活中挖掘出美来。“宁可做汉人的奴才,不做满人的奴才”,但不要忘记了,那终究是个奴才。
    (5)这个社会需要折中和妥协,也就是要保护尽可能多的人的利益,同时又不过分损害少数人的利益。我可以不认同某种说法,哪怕我认为他说的一无是处,但我不会去用民族主义的方式攻击一个学者。民族主义从来都是双刃剑,它迟早有一天会砍向自己。
    (6)至于西藏问题,我不想多谈,我读过一些书,包括王力雄的老师的《天葬–西藏的命运》一书。没去过西藏。我只想说,强烈的汉民族主义必然激起强烈的少数民族主义(例如,满民族主义,回民族主义,藏民族主义等),而民族对抗的事情在世界各地每天都有上演,想必每个人都不会太陌生。面对这种可能的趋势,路该怎么走,自己斟酌吧。

    yghxx 在 十月 15th, 2008 18:40:17 回复:

    关于是否被谎言所蒙骗的问题,我说的是:“只有一个不了解藏人文化和习惯的人才更容易被政府的谎言所蒙骗。”我并没有判断你是否被蒙骗,而只是说了一个结论,如果你不认同可以反驳,但试图强加诸如“判断你是否被骗”的说辞是毫无意义的。

    关于你说的:“(1)首先,你是否承认立场不同,看问题角度不同,结论就不同这个看法?”
    我是明确反对的,角度不同如果能够得出不同的结论,说明一定有什么没看见!如果看全面了,作为人类来说可以有许多结论是相同的:比如我们学过的许多科学的结论,全世界的人都在用都知道是相同的。

    你说:“(2)在人文领域,很难有正确一词存在,因为每个人都会形成自己的观点和看法。如果有唯一正确,就是个很搞笑的事情了,因为为什么每个人都好像掌握了那个正确的观点了呢?或者真确的观点好像总被你掌握了呢?”
    我的回答是:
    唯一正确的观点是人类的共识,在人文领域其实也是有很多的,这在联合国人权宣言中都有,每个人的确可以形成自己的观点和看法,但这决不能掩盖无数共同的观点和看法,而观点和看法可以将每一个放在论坛辩论,而不是宏观的指责别人是否正确。

    你说:“(3)这个事件是话语权之争?还是观点之争?– 也就是是因为没有发言权而去打人?还是因为不认同对方的观点而去打人?我想两者的界限是清楚的。可能两者都有之。那么我就要问如果因为不认同对方的观点而去打人是一种合理的逻辑吗?如果此逻辑合理,那么任何的暴力鎮壓都是合理的了。”
    我的回答是:任何观点都有适用条件且只在条件范围内有效,可你的“如果因为不认同对方的观点而去打人是一种合理的逻辑吗?”忘记了条件而绝对化了,我的条件是:公平的对手才有自由辩论的条件,而一旦被剥夺话语权那么如同施暴,你想一下,如果你现在如果被强行断网而无法和我辩论,那么,观点还有用吗?别忘记了话语还可以影响所有的未成年人。作为一个学者就该自觉的维护反对自己观点的人的话语权!

    你说:“(4)人民和民族,哪个更体现人的尊严?李世民或许没有屠殺别的民族的人,可能的原因是他只面对一个民族跟他争夺权力,所以也就不存在屠殺别的民族的说法了。永远不要忽略杀本族人和外族人背后都有同一个逻辑道理:那就是要用杀人来保护自认来确立自己的地位。两种杀人方法并没有哪种是更值得称道的或更需要贬低的。如果这一点都感觉不出来的话,那么只能说有些人做奴才还要找出做奴才的乐趣,这也应了鲁迅的一句话:竭力从奴隶生活中挖掘出美来。“宁可做汉人的奴才,不做满人的奴才”,但不要忘记了,那终究是个奴才。”
    我的回答:
    你搞错了对象:李世民并没有做作为一个民族概念的屠殺,而是屠殺了与他争权的人,因此将他作为例子来说民族问题没有可比性。同时请你不要自作多情的认为我将这2种杀人区别对待了,我认为李建成如果当皇帝并不会比李世民差,因为魏征是李建成的人。李世民篡位杀人只对他个人有利,对国家和百姓没任何好处。

    你说:“(5)这个社会需要折中和妥协,也就是要保护尽可能多的人的利益,同时又不过分损害少数人的利益。我可以不认同某种说法,哪怕我认为他说的一无是处,但我不会去用民族主义的方式攻击一个学者。民族主义从来都是双刃剑,它迟早有一天会砍向自己。”
    我的回答:
    你并无法确认你说的“尽可能多的人的利益”,因为这需要一个明确的方法来确认究竟什么才是你的多和少,希望你先确认这样的方法,而我认为通常情况下通过公民自由的投票能够确认这一点。而被打的人明显侵犯了汉民族的利益,中国是汉民族占绝对多数的一个国家。
    另外,极端的民族主义也是我反对的,但歪曲历史伤害整个汉民族的事并不是一个自己戴个“学者”帽就能逍遥法外的,这就如同为法西斯翻案一样的可耻。

    你说:“(6)至于西藏问题,我不想多谈,我读过一些书,包括王力雄的老师的《天葬–西藏的命运》一书。没去过西藏。我只想说,强烈的汉民族主义必然激起强烈的少数民族主义(例如,满民族主义,回民族主义,藏民族主义等),而民族对抗的事情在世界各地每天都有上演,想必每个人都不会太陌生。面对这种可能的趋势,路该怎么走,自己斟酌吧。”
    非常赞同你的想法,藏民族是中国那么多民族中最崇尚佛教的一个,民族对抗是一个悲剧,人类需要保护文化的多样性以保护整个文明,希望你更多的了解藏民族和藏传佛教的内涵。

  9. hanchd 说:,

    2008年10月10日 星期五 @ 07:09:52

    9

    当前的百家讲坛的几位明星哪一个是真正客观的学者,大概只有讲汉代和三国的那一位还比较客观,其余如于丹、严崇年都是在胡说八道!于丹年《论语》、《庄子》都没有读懂,却在侈谈什么“心得”“体会”;严崇年站在吴三桂、洪承畴等汉奸的立场上大肆歌颂满清的杀戮汉人和思想钳制,哪里有一点学者的良心!这又使我联想到电视剧里的歌颂所谓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以及清朝的康熙雍正乾隆等明君圣主,无一不是睁着眼说瞎话,是盼望做奴隶而不得的艳羡心理在作怪!我真想把这些作家、学者、导演送到秦皇汉武的时代或康乾的“盛世”,去让他们真正体验一下做奴隶的滋味!正因为如此,我对严崇年的被“掌掴”,虽则反对,但不同情!

    回复

    yghxx 在 十月 11th, 2008 13:27:15 回复:

    对,就是打得好!

  10. 牛班马 说:,

    2008年10月11日 星期六 @ 03:40:09

    10

    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的痛史不能忘!

    回复

  11. 也说一句 说:,

    2008年10月11日 星期六 @ 04:21:14

    11

    我”看到”的博主文字:1 掌掴严崇年是话语权极度不平衡造成的心理释放
    2 掌掴严崇年这种肢体暴力实际上是严崇年学术暴力的派生
    3 严崇年说:“文字狱有它的历史局限性,虽然制约了一定的思想灵性,但起码维持了社会稳定”……博主评:严观点如此骇人听闻,他却能泰然自若,恰巧应了鲁迅的一句话:竭力从奴隶生活中挖掘出美来。
    4 近年来,中國学术界的浮躁风盛行,学术在一些人手中几乎变成了权术、钱术、骗术,由此衍生的奇谈怪论不胜枚举……这种学术本质是功利性的,最恶劣之处是误导视听、教化愚民。就是这样一些学者,一边享受着国家的俸禄,一边用纳税人的钱堆砌自己的辉煌,却从来不把国家和纳税人的利益当回事,倒是嫖娼强奸、剽窃抄袭、勾心斗角、争名夺利的事件像雨后的毒蘑菇一样层出不穷。站在这个角度看,该被抽耳光的又何止一个阎崇年?
    5 相对于“掌掴”,一些学者和媒体的庸俗导向更堪称暴力,他们日复一日把谗言媚语强加给受众,为了求取名利不惜放弃良知歪曲历史,假学术之名传播腐朽的專制文化。
    6 值得庆幸的是,这记耳光引发了一场对中國学术的辩论,使大部分人基本看清了某些假道学的真实嘴脸,若非如此,下一个耳光还不知道会打在谁的脸上。

    回复

    也说一句 在 十月 11th, 2008 04:34:48 回复:

    若非电视屏幕挡着,不知遭多少鞋掷.何况还有一水之隔的政治派别各方在镜头前互相报以老拳在示范着呢,不体面归不体面,但该着咱学习的地方还不只一二.

    也说一句 在 十月 11th, 2008 04:37:03 回复:

    百家讲坛若非电视屏幕挡着,不知遭多少鞋掷.何况还有一水之隔的政治派别各方在镜头前互相报以老拳在示范着呢,不体面归不体面,但该着咱学习的地方还不只一二.

  12. kai huang 说:,

    2008年10月12日 星期日 @ 08:39:51

    12

    學術浮躁、急功近利、標新立異,是當今中國學術界的普遍現象。這是一個“光榮、正確、偉大”的時代,沒有什么東西不是“科學”的。

    回复

  13. heart1950 说:,

    2008年10月16日 星期四 @ 13:41:02

    13

    君子动口不动手——再怎么说,都是崇尚暴力的文革遗风。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