呐喊:听证会是“逗你玩”?

  前天,“炒”的沸沸扬扬、热气腾腾的河南省会城市郑州市关于集中供热价格改革和调整听证会如期召开了,之所以用一个“炒”字,而不用“吵”字,是想突出说明只是有话语权的媒体的“炒作”,而不是无话语权的广大百姓的吵闹和抱怨甚至谩骂,因为百姓的“声音”或者说是“呻吟”无“人”听到,也无“人”爱听。因为这些“声音或呻吟”既不能影响政体推陈出新,又不能左右官吏的升迁沉浮,所以有爱听的才是出了鬼了。

  不过从这次郑州市关于集中供热价格改革和调整听证会结果看,似乎是媒体特别是行政隶属级别上高于或不隶属于郑州市的媒体“炒作”,可能是没有把好当地党和政府的“脉”。结果自然让他们“丢了面子”而进一步“牢骚满腹”并通过他们的话语权“溢于言表”,或报纸、或广播、或电视、或主体网络,摇旗呐喊、煞神一般。难道这媒体“只为百姓说人话,不为帝王唱赞歌”民本理念真的确立了?我是不信,但“丢了面子失了色”而后为遮蔽自家面子,而说了几句“人话”我倒是可以理解。小民百姓倒是惯看红尘,笔者随机走访了十位小民,漠然无助和愤怒者十有八九,一位小民竟连戏代骂面如张飞的曰:听个鸟证啊,听也是涨,不听也是涨,,我操听证他个先人,糊弄鬼呢。“

  纵观郑州市集中供热价格改革和调整听证会前台操作和最后结果,确实诡异,并有让人如梗在咽的不爽之感。

  其一,从郑州市物价局,组织召开听证会的前期运作来看,首先是在全市征召消费者代表,这大概是按程序而为之吧,但据媒体报道,招来招去,在拥有近600万人口的大都市仅仅有64位热心人士报名,并从中随机选出了13名正式代表,这十万分之一的报名率不禁让人心寒,也让我想起了汉心先生的一篇檄文《大国何以造就寡民政治》的精妙论断。难道泱泱600万人的大都市,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公共事务、甚至可以说是关系到自家切身利益的公共事务,人们就如此的漠不关心吗?难道人们已经麻木到任人宰割、生死由“天”的如此地步?但事实的确如此。那么,在倒吸了一口冷气后笔者不禁自问:是什么让600万人们如此的麻木不仁呢?是什么让600万中国人如此的漠然处事呢?难道真如汉心先生“大国寡民”的妙论吗?这让我想起了一则坊间故事,说是,日本人侵略中国,占领一个村庄后把村里的男女老少千把人都集中在打谷场上,看管了起来,但由于前方战事紧张,日本人只留下两个士兵看守这千把人,其余的全部到前边继续打仗,第二天,到前面打仗的日本兵回来一看,这千把中国人全部都还在打谷场上老老实实的呆着,两个日本兵报告说一天来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只是一些中国人需要解手,但解完手就自己回来了,日本军官听了报告,哈啊哈的大笑。连声赞成中国人很懂规矩,说:“幺西幺西,中国人的很聪明,很懂规矩”。我听了这个故事,想起自己也是中国人,顿时无地自容,难道我也是很聪明很懂规矩?难道我也是任人宰割到如此地步吗?这与猪狗何异?

  其二,从听证会代表组成来看,十二名非消费者代表(搞不清是如何产生按何种程序产生的) ,其中四位是郑州热力总公司的干部,五位政府官员(方新 郑州市财政局副局长、孟宪良 郑州市财政局主任、李文德郑州市法制局副局长、范宏涛 郑州市消协科长、常庆生河南省建设厅职工),一位法律界人士(郑州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还有一位叫秦自成的郑州市服装协会会长。共计12人全部投了赞成暖气涨价的票,加上据说是“反水”的四位消费者代表,郑州市集中供热价格改革和调整听证会以16:8的比例“准通过”了涨价的方案。之所以说“反水”是因为会后消费者代表包洪恩先生爆料说,1、本次听证会之前还搞了个所谓的“预备会”或者叫“预演会”,当时那十二位非消费者代表除热力公司的四位外,其他八位均讳莫如深,扭捏作态,而那几位消费者代表是持反对涨价意见的,不知怎么的正式会上就改变了立场,2、是作为本次听证会的消费者代表,遭遇了郑州市热力公司多次恳请上门拜访的“礼遇”等,被包先生婉言谢绝。3、其他消费者代表是否被“礼遇”,包先生说不敢说,不能保证有没有,倒是郑州市热力公司的一位大概是负责人之类的人物在电视镜头前,一脸“伟光正”,并脸不红、气不短的说“绝无此事”。真不知是包洪恩老先生说谎,还是那热力公司的“伟光正”无耻。                   之所以将同意涨价的名单拿出来晒晒,一是因为对这些人等作为参加听证的资格,大惑不解,根据他们的身份,到底是代表消费者呢?还是代表当地政府。至于热力公司的四位代表,一定是代表热力公司的利益了,问题是这郑州市物价局一下子让热力公司弄了四个代表,真不知居心何在,如果你物价局一下子弄了10个20个要求提价的热力公司的代表,那你还听个鸟证啊。干脆直接涨不就成了,还拿啥子听证会糊弄老百姓。再者,那五位政府官员,更是让人不解,如果你是代表政府来的,你应该站在政府的立场上,倾听已经沸腾了的民意,我就不相信你的耳朵里塞了驴毛了,听不见在你生活的周围老百姓们坚决反对暖气涨价的愤怒之声?抱怨之声?无奈之声?。你“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这一古代官员都明白的朴实为官理念,难道你们都没有吗?更谈不上你会有“心为民所想、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的党中央最高领导人提出的为官原则了,民怨沸腾可是不利于和谐社会和稳定的大局啊。搞不好给你弄个为虎作伥的帽子带带也未可知啊。或曰,你只是代表消费者参加听证会的,那么我辈首先怀疑,你是如何成为听证代表的,你的代表资格符合一般程序吗?你的代表资格合法吗?你代表谁?其次,在当前物价飞涨,民生维艰的时期,难道你是家财万贯的地主老财?难道你是吃穿用度不尽的大资本家?如果两者都不是,那你必定是一贪官污吏害民贼吧?钱来的煞是容易。亦或热力公司“礼遇”不收你家的取暖费用?否则,你咋就一点都不心痛你的钱袋子,你回家咋给你的老婆孩子父母丈母娘大人交代呢,难道你会说由于如此这般原因,你昧尽了良心?让包括你自家在内的老百姓要多掏血汗腰包,度过寒冷的冬天了吗?你这人民公仆咋就不和人民一心呢?。至于弄个服装行业协会的会长来听证会暖气调价更是把人弄得一头雾水,难道是服装行业还兼用暖气烫熨产品不成?

  其三,针对郑州热力公司究竟应该不应该涨价,其关键就是看热力公司是否真正如其所说的20多年来一直亏本,(20年亏本的企业屹立不倒,上帝听了都目瞪口呆,惊曰:中国同行老天爷真的佛法无边啊),因为公共服务行业的经营原则应该是“保本微利”;而核算热力公司是否真正亏损的关键是看其成本核算是否真实合理,政府公共财政补贴是否到位并用到热力供应的运营当中。而正是这个关键中的关键问题,郑州市物价局和郑州热力公司相互扯皮,互相推诿,(或者说互相包庇演双簧更为恰当)。当消费者代表提出必须核算热力公司的运营成本时,有关人员便开始了娴熟的“踢皮球”专业技能。郑州热力公司的有关人员竟称“成本核算与调价无关”,甚至说“涉嫌机密无法透露”。笔者实在难以理解,一个公共服务单位的成本核算到底涉及什么机密。同时据有关媒体报道,郑州市审计部门在今年对郑州热力公司的审计中已经“挤出”了5000余万人民币的虚假成本,另有报道说郑州市热力公司平均每天的招待费竟高达2500余元,每年只需要上四个月班的职工(郑州市每年供热时间为120天),发的是全年的工资,且工资水平即便是一般工作人员都在3000元/月左右,高于郑州市普通公务员的工资。同时媒体还透露郑州热力公司虽然是一个国有公共服务行业,但给热力公司供应煤炭的可全是私人老板,所供之煤不但价高,而且不是谁不谁都能供的,有未经证实的消息说,有的私人老板供的煤,不但质次而且价高,有的甚至一车煤能卖到两车煤的价钱。听起来实在是如雷贯耳。最终消费者代表在没能看到并进行成本核算的前提下,赶鸭子上轿似的给那些利益共同体当了一回“演员”。虽然八位反对者愤愤不平,甚至有被“强奸”的感觉,但又耐他何?

  其四,在消费者代表的选择上,笔者亦是大不以为然,首先,近600万人的大都市,只有区区64人报名愿意充当“演员”,不具代表性,但笔者对这64位“铁肩担道义”的公民还是敬佩之至,问题是,这些自愿者,和后来被确定的13为代表的“听证”能力如何?他们是否能够依法依规进行“参听议证”。他们的表述能力如何,他们能否透过现象看本质,有良好的“参听议证”能力代表消费者的利益。我们知道,一个合格的律师,必须具备良好的个人素质,全面的法律知识,雄辩的口才,善于捕捉关键问题的能力,才能够在法庭上滔滔不断,替当事人争取最大的利益。而一个未经训练的普通公民,恐怕不具备此种能力(天才除外)。否则,我们还在大学里设置什么法律专业干嘛,否则我们还进行全国性律师考试干嘛?甚至是一些通过专业培训和考试的人士,还因个人表述能力和其他相关因素,无法但当律师出庭支持诉讼的角色。更何况从未进行过相关角色训练的普通人呢?其思辨能力和责任担当的能力比之郑州市物价局和郑州热力公司指定或派遣的人的能力恐怕深可怀疑。更何况郑州热力公司被爆料有“礼遇”代表之嫌。那么究竟该如何选出代表呢?这让我想起了200年前的1787年5月25日至9月17日在费城召开的长达116天的美利坚合众国的制宪会议,当时参加费城制宪会议的55名代表,有25人是从事法律业务的,他们学识渊博了,精通法律,经验丰富,热衷立宪工作,且大都是洛克、孟德斯鸠学说的信徒,这为宪法的制定奠定了深厚的思想基础。制定者将洛克的天赋人权和有限政府理论,孟德斯鸠的“三权分立”观念,创造性地与北美殖民地的具体实际相结合,终于诞生了这部西方宪法的典范之作。奠定了大洋彼岸美利坚合众国今天代表人类发展的伟大与辉煌。那么当时的美利坚合众国是如何和用何种程序将像乔治.华盛顿、本杰明?富兰克林、麦迪逊、法学教授韦思、律师汉密尔顿、律师平克尼等这些当时合众国的精英选出来的呢?难道真的像欧文.柏林最成功的作品之一《上帝保佑美国》吗?

  其五,郑州市物价局有狼狈为奸之嫌。据大河报(2008年10月22日A09版)报道。一名叫赵正军的市民在屡次要求郑州市物价部门公开郑州市热力公司运营成本遭到拒绝后,更发现郑州市物价局10月20日所举行的听证会程序违法。一是赵正军先生根据《河南省政府价格决策听证办法实施细则》第十一条规定指出,价格听证组织机构的主要职能是:受理申请人提出的申请,对听证申请进行初步审核,经与有关部门协调后作出是否听证的决定。而郑州市物价局的的做法与规定相悖。首先是郑州物价局作出的“初审意见”是9月28日,而郑州市物价局在还没有接到郑州热力公司的调价申请、更没有作出“初审意见”的前提下就于2008年9月21日在媒体上发布了此次准备进行热力价格调整的听证会公告。二是郑州市物价局提供给听证会代表的郑州市热力公司的关于《集中供热价格改革和调整的申请》的申请时间为9月27日。按照《河南省政府价格决策听证办法实施细则》第二十七条规定:政府价格主管部门认为申请人提交的有关财务状况的说明材料需要评审的,可以指定具备资质条件的评审机构出具能证明材料真实性和合理性的评审报告。然而从郑州市物价局的成本监测所《价格成本监审报告》披露的信息表明,该所从2008年8月25日就提前对郑州市热力公司提供的材料进行了监审,并在供热企业提出申请的前一天,即2008年9月26日作出了监审报告。赵正军先生说:“申请调价企业提出的申请在后,物价部门作出的价格听证、初审意见、成本监审在前,这样严重颠倒的程序能保证价格决策实体的公正吗?依据《河南省政府价格决策听证办法实施细则》第四条、第十八条、第二十条规定,物价局应当在接受调价申请并交由评审机构评审后,认为符合听证条件的,才做出听证决定。”该报还报道说赵正军先生已就郑州市物价局的“程序违法不能保证实体合法和不能保证结果正义”的事实向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而郑州市物价局方面先是扭扭捏捏不愿接受采访,而后又色厉内茬的指责赵正军先生,捏造事实,希望和该报采访部门直接沟通。但该报采访部门一直到当天下午6时才接到郑州市物价局方面的电话回复说物价局将择日召开新闻发布会,今日暂不答复。据说把当值的记者鼻子都气歪了,外加一头的雾水。

  纵观郑州市物价局和郑州热力公司的双簧式拙劣表演。笔者突然想起了相声大师侯宝林先生生前的一段相声,说的是一个毛贼到一家院子里行窃——偷搭在院子里女主人凉晒的衣服。大嫂子!晾几件衣服在门口又怕丢!也不能老是看着还得做饭呢!还得上屋里做饭干别的活,于是告诉孩子:小虎啊,在门口玩会看着咱晾着衣裳呢!别让小偷偷了去,于是这娘们屋里干活去了!一会儿, 小偷过来了,跟孩子搭腔,小虎说不认识!于是贼说不认识没关系啊,咱两在一起玩,行不!我叫逗你玩,记住了吗?小虎,答应,于是小偷便把凉晒的衣服拿了下来偷走了!小虎赶紧喊:妈妈,他拿咱衣服啦!妈妈问:谁啊? 小虎答:逗你玩.于是妈妈说这孩子你老实看着要不我揍你。呆会妈妈出来一瞧! 衣服没有了,就问小虎,衣服呢?小虎答:人家拿走了,妈妈问?谁拿走了?小虎道:逗你玩!于是当妈妈的狠狠责骂了孩子一顿,说人家都把咱的衣服偷走了你还说“逗你玩”,唉!真是个傻孩子。

  2008年10月22日

  作者:呐喊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听证会是“逗你玩”? 浏览数

5 条评论 »

  1. 此网被CP封了,好在可以突破 说:,

    2008年10月24日 星期五 @ 03:38:43

    1

    忽悠,政府很虚伪
    作戏,演员很蹩脚

    回复

    tlq 在 十月 26th, 2008 00:33:54 回复:

    政府的可是个好戏子啊,特别是闻总

  2. 二 说:,

    2008年10月24日 星期五 @ 13:57:30

    2

    地震灾民代表进京上访被关黑监狱
    2008-10-24

    四川都江堰地震灾民代表杨培群,因到北京上访被关入“黑监狱”,并遭到看守人员暴打。杨培群的丈夫郭新盼星期五向本台讲述了妻子被打的遭遇。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

    汶川地震灾民代表杨培群,因不满都江堰胥家镇的官员,贪污救灾款,到北京向中纪委上访,但被抓回后,遭到暴力对待。都江堰市政法委周主任还要求其丈夫郭新盼交5000元人民币赎人。四川维权人刘正有星期五告诉本台,杨培群在北京上访,被截访人员暴打。“拉到丰台区一个农贸市场一间房内,进行暴打,然后用车把她押回时,沿途也暴打她。然后被关到成都市高新开发区一个‘黑监狱’里面。反而政府和政法委要她缴纳截访费和关押黑监狱的一切费用”

    刘正有表示,10月10日,都江堰市政法委周主任给杨培群的丈夫郭新盼先生打电话,索要5000元,于是郭新盼向他求助。

    本台星期五联系到郭新盼,他告诉本台,妻子杨培群已经获释,但被当局打得遍体鳞伤,目前正在疗伤:“我妻子现在正在医病呢,被打得遍体鳞伤,身上青一块,紫一块。都是软组长受伤。”

    记者:谁打的,她说了吗?
    郭新盼:胥家(镇)治保人员打的,主要是到中纪委截访的黄队长,在截访的路上不断地打她。

    郭新盼披露,杨培群被关押的郫县所谓的法协办主要是关押鍅耣功学员的地方,杨培群也被关在其中。“郫县法协办主要关押鍅耣功人员,她被关在那里”。

    记者:5000元钱给了吗?
    郭新盼:没有给,我是不给这5000块钱的,因为这500元钱是他们非法索要。

    刘正有认为,都江堰地震重灾区灾民代表杨培群,向中纪委反映,当地政府官员侵吞和克扣灾民救灾款物,在中纪委遭非法绑架,当地行政和司法机关,还要家人拿钱去赎人,这种做法与黑社会绑架人质不拿钱就撕票一样恶毒。

    在地震灾区,官员殴打灾民或访民已是家常便饭,无论是没有执法权利的治保人员还是执法的公安人员,他们对灾民做出的种种违法举动,已习以为常。绵竹汉旺镇东汽中学的遇难学生母亲张秀先,因向政府请愿,被公安拘留。在看守所,张秀先被女看守殴打。星期四,张秀先在其丈夫范先生写下“保证不上访”的保证书后获释。范先生告诉本台:“他们问我爱人身高多少,我爱人说,就写一米五五(公分)就行了,她说我爱人态度不好,就打了两耳光。”

    记者:您对这个事情怎么看?
    范先生:我们敢怒不敢言,他们都太黑了。

    有学生家长对本台透露,星期二被拘留的四位家长,张青燕和张秀先,星期四获释,但朱吉芬和王新志两位家长仍被关押。“四个人,放了两个,还有两个在里面,朱吉芬还在里面,(要)给他们写保证,以后不去找他们了”。

    范先生说,公安要他们向乡政府保证不再上访,而乡政府要向绵竹市政府保证,承诺自下而上,层层保证。

    另一方面,二十多名东汽中学遇难学生家长,星期五连续第四天向当地的县级市绵竹市政府请愿,当局拒绝会见灾民。

    这名学生家长表示,当地黑幕很多:“我们去没有什么答复,这里黑幕的事情也太多了,不是一会能说清楚的,要是你能来一下,就来,要是不能来,我可以到,我们互相走近些。除了遇难家属的事,其他事我也可以给你讲一些”。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报道

    回复

  3. yghxx 说:,

    2008年10月25日 星期六 @ 18:57:26

    3

    不知道婊子都喜欢牌坊的吗?要当婊子(涨价)当然要找人给建个牌坊(听症)的。

    回复

  4. 牛皮 说:,

    2008年10月28日 星期二 @ 10:52:43

    4

    刚被封网,信息不公开,何来听证会?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