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周刊:赋予行人的交通权力

         ——“行人违章,撞了白撞”引起的感想

  所谓“行人违章,撞了白撞”的说法,即“行人与机动车相撞,机动车无违章行为,行人负全部责任”的规定(见诸《沈阳市行人与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出台后,引起了很大社会轰动。上海及一些其他城市也纷纷效仿,而在北京也引起了大讨论。笔者对此颇有感触。

  “行人与机动车相撞”,这句话本身就反映出很强的语言暗示,似乎是行人去撞机动车的,把行人与机动车放在“强势”平等的地位上。而事实是在城市的交通行为上,行人始终是弱者,再强壮的男人也经不住驾车弱女子的冲击,更何况行人中大量的是老人、儿童和伤残人。

  现代城市交通是一个复杂的大系统。系统中的各子项是既独立又密切相关的。车、人、路,交通设施和交通管理等必须有密切且合乎情理的互相配合。为了“车”而修宽马路,到处设置铁栏杆,忽视行人、自行车的交通系统建设,实际上是城市本身缺乏社会公德的表现。

  这些年来,很多城市盲目地学习西方小汽车交通发展过程中产生的一些“恶劣”现象,却忽视了西方城市交通对行人权利的尊重。大量的文章渲染西方“行人”素质如何之高,如何会让“汽车”先行,似乎西方人就与东方人不同,专让警察省心。其实不然,仔细看看西方城市交通设施,就可以发现:西方的小汽车驾驶者十分注意礼让行人,我们的司机都有这样的素质吗?

  西方的道路上设置有行人自控信号灯,行人要过车流繁忙的道路,只要一揿按钮,为行人专设的过街信号就会给人开绿灯,让滚滚车流顿时停止,我们的城市提供了这样的设施吗?

  西方的高速公路下有大量的下穿道路,让行人不至于受高速公路的阻隔。

  西方的城市道路上很难见到铁栏杆,相信的并不全是人的素质,而是在各类道路上根据行人的需求,设置有充足的行人过街设施,如较密的行人横道线,以免行人绕行过远;较多的行人地下过街通道,方便行人,尤其是老人、儿童、伤残人使用。

  当一座城市不能把机动车与行人完全分开时,它就没有权力宣布“车不犯规人犯规,撞了白撞”之类的法规。西方发达国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保障行人的安全,如尽管设计道路车速达60—80公里/ 小时,不少道路仍设置小路拱,迫使车辆减速。荷兰提倡的“庭院式道路”就是把机动车的行驶车速强行降低,以使人车能在庭院式道路上共存,享受平等的出行权利。

  以侵犯行人权利的各种交通规章、法规的基础是不健全的。行人跨越护栏固然不对,但绝不仅仅是“无知”或“故犯”,也反映出市民对城市未能提供完善的行人交通系统的一种无声的抗议。不认识这一点,仅强调“车流”方便的交通管理手段是残缺和令人遗憾的。

  纵观不少城市历次的道路交通整治“成果”,往往以车速提高了多少为依据,其实大谬。至少也应反映行人系统改善程度,总结步行环境的安全与舒适的成果,才能认为是不失偏颇的交通整治。而交通整治也不应以“运动”的形式进行,应当是城市各主管部门日常坚持不懈的工作与努力。

  在城市的交通行为中,行人与机动车是享有平等权利的,城市要做的是如何通过交通政策、交通规划、交通设施和交通管理来实现这种平等的权利,这应当是所有交通法规立法的基础,也反映出真正的“为人民服务”的精神。

  相关资料

  法国香榭丽舍大道的启示

  下面是一幅香榭丽舍大道的交通实况照片。照片将这条在世界上最享盛名的繁华商业大街上“车”与“人”的关系表现得十分清楚。

  1.充分体现对行人的尊重。每隔30—50米就有一条行人过街横道线,充分满足行人自如过街的权利,不必绕行过远。路中在行人横道线两侧设置了安全护栏,使行人可在路中稍作停留。

  2.充分体现车让行人的原则。机动车辆的行驶受设于路边的信号灯控制,相邻路口交叉处设有信号牌指示不允许车辆左转,路边禁止停车,车速不超过30公里/ 小时。

  3.充分体现对交通环境的重视。路两侧高而密植的乔木,将车与人的世界分开,噪声影响大大降低,路两侧宽敞的人行道,提供了商业街良好的行人步行购物环境。

  4.适当考虑私人机动车停车需求,路两侧辅道上安排有私人小汽车路边停车带,以方便开车人的购物停车需求。

  5.合理的行人——公交接驳系统。地铁车站设在宽敞的人行道上和商业建筑内,方便购物行人依靠地铁快速疏散。

  这张照片反映出的问题是:地面公共交通不发达,未设公交专用线。这种情况在法国比较普遍,即缺乏明确的交通政策指引,导致地面小汽车交通依然泛滥。

原载[2000-08-20深圳周刊]

  作者:深圳周刊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赋予行人的交通权力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