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平:关了“大小非”,只有这一招了

  中国股市就像一列正在下坡且刹车失灵的火车,直往“谷底”冲去。“谷底”(指数点位)在哪里?谁也不知道。

  所有的人都在盼望:管理层应该拿出“进一步的实质性利好”。既要“进一步”,又要“实质性”,那是什么呢?管理层已经左一招,右一招,你们能说的“招”,他都使了,有的“招”正在准备使,可结果还是招招败北,股市还是起不来。

  看起来,只有掏心窝子的一个“狠招”了,那就是“关了大小非”。说出这句话,马上就会有人说这是 “异想天开”了吧?你的理由是,证监会已经多次表态,“珍惜股改成果”,“决不会给大小非加第二把锁”,“不会倒退到股改之前”。管理层把话说“死”了,没有余地,别有希望。可是我说,恰恰此乃“希望”之所在。要挽救中国股市的下跌趋势,只有,也只剩这一招了。

  第一,管理层为何要把话说得那么“死”?中国的股权分置改革实践下来的结果已经证明,股改没有取得成功,这已是不争的事实。一场为了实现全流通的改革,当全流通实施的时候,却要以这个市场里的绝大多数人财产的巨额损失为代价,为条件,为基础,这样的改革也说是“取得成功”,要加以“珍惜”,这无论如何不是有天良的人说得出口的。但是,“关了大小非”,就等于是宣布并承认股改的失败,那么尚福林同志任职的这一届证监会的最主要“政绩”也就没有了。在如何解决国有股、法人股上市流通的问题上,过去历届证监会领导,如刘鸿儒、周正庆、周小川等都曾经尝试过但都没有搞成。尚福林上任后,“快刀斩乱麻”,三下五除二就给解决了,这不是他的“本事”和“能力”的证明吗?况且,中国的现任领导哪有在任期间就否定自己“政绩”的?所以,想“关了大小非”这是万不能接受的。但是这只是尚福林等个人感情上能否承受的问题。说到底,股改即便没有成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中国的改革事业不就是“摸着石头过河”吗?股市的事情纷繁复杂、千头万绪,“三下五除二”的结果就是导致全体流通股股东“财产性收入”最终彻底蒸发,给党和国家2008年初提出的战略性意图打上了一个极具讽刺意味的“注脚”。所以,感情必须服从于事实,话虽然说“死”了,但并不真的是一步“死棋”。“有错必纠”,没什么不光彩,相反是坦荡和豁达,无可指摘。

  第二,“决不会给大小非加第二把锁”,这仅是一种谈判博弈的“技巧”。这里面还有两层意思。首先,对股市来说,“关了大小非”不过只是一个“技术问题”,没什么不可以的,也并非无法操作。中国股市历史上就发生过两次非流通股减持转售被“叫停”的先例,再来一次也未尝不可。想当年,小平同志曾说过,股市不行的话也可以“关”,现在一个大小非问题倒“关”不了,这岂非咄咄怪事?再说,“关了大小非”之后,可以再研究出一个市场能接受、能承受得了的缓冲方案,还是一条出路,大小非也并不会真的被“关死”了。其次,先把话说“死”,接下去看情况变化发展,还有没有其他救市途经,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让步”,这是谈判博弈的一个策略。因此,最“严格”的恰恰是最易松动的,最“死”的往往也是最“活”的,“不加第二把锁”恰巧是“可以加”或者准备“加第二把锁”了。因为道理很简单:这本身就没什么不可以。

  第三,证监会在解释不能“关”大小非的时候还有一条“理由”,即:股改后上市公司内的非流通股(即大小非)与流通股之间,双方达成的契约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因而政府不能违背和干涉。人们一听,此话果然“有理”,很是“守法”。可是我说,其实,干涉和违背市场双方达成的契约,你证监会早就干过了。中国股市建立之初,上市公司里的大小非持股成本低但不能上市,而上市公司为了募集资金溢价发行流通股,二级市场上的投资者通过实际的买入行为,买下了比大小非持股成本高出数倍甚至几十倍的溢价流通股权,这实际上就在大小非与流通股股东之间形成了事实契约,这样的契约同样具有法律效力。那么,就是你证监会于2005年通过行政方式横加干涉,以“股权分置改革”为名,公然违背了上市公司内双方已经达成了的事实契约。请问:那个时候,你证监会怎么不想到“守法”了?你今天知道要“依法办事”尊重人家的契约,但当时你又是根据什么法律来破坏双方的事实契约的呢?一句话:根本就没有“法”,全凭你上下翻的一张嘴皮子!由此可见,我们已经无须赘言,证监会的那些貌似“公正”、“守法”的“理由”,完全是用于“忽悠”市场且洋相百出的遁词罢了。

  第四,现在大家分析股市下跌原因,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美国金融危机影响,二是担忧国内经济出现下滑,三是大小非。在1700点面临失守的今天,再要把长达一年多时间、跌去70%以上的中国股市,依然归结为对我影响有限的国际金融风暴和本国并未出现严重下滑威胁的经济状况,这实在是说不过去的。现代经济领域的分析归根结底是建立在需求和供给的均衡分析的基础之上的。这么大的跌幅,只有股市的供求失衡才会导致。一个每天都在扩容、处于扩容威胁的市场,换手价格只能是不断下探,直到能够弥补、平衡供求关系为止。所以,中国股市下跌的主因,其实正是人们已经淡忘了的大小非。哪一天,大盘跌到更加面目全非不可思议,跌到连大小非都无利可图、无意再抛的程度,股价才会止跌,股市才会见底。从这个意义上看,只要大小非没被“关”掉,指数再回千点并不是空穴来风,毫无依据的事。

  第五,股改产生的大小非和“新老划断”之后新股发行所产生的“限售股”,市场累积存量已达1.5万亿股(注意不是1.5万亿元)。从2007年10月至2010年长达三年多的时间里,这些“堰塞湖”都将依次解禁,“开闸放水”。我们假设,其中有20%的大小非股份将要抛售的话,那么也就起码要有3000亿股。以目前股市平均价格6元计算,需要资金1.8万亿元才能消化,而当前市场的流通市值总量可能连3万亿元都不到。如此规模的筹码供应量,如此巨大的资金需求量,不仅将使股市不断走低,而且将把所有“利好”刺激起来的反弹无情地予以“扑灭”。再说,谁能保证另外占累积存量80%的大小非能完全做到持仓不动一股也不抛?如宝钢股份,解禁后的大小非占其总股本的67%,它如果在有行情的时候,即便抛售掉16%,不是还能保持其控股地位吗?宝钢如此,那么中石化、中石油、中行、工行、建行等等众多的大中型“巨无霸”都可以。因此中国股市有大小非存在,以及大小非问题没有一个合适妥当的解决办法之前,是根本无法讨论价值投资和估值诱惑的,传统的投资法则也将全部失效。所以,要么不想救,要谈挽救中国股市,只有“关了大小非”这一招,舍此别无他途。谓于不信,那么咱们就一起等着看最终结果吧。

  2008年11月2日于上海

  作者:路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关了“大小非”,只有这一招了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牛皮 说:,

    2008年11月10日 星期一 @ 02:04:00

    1

    “大小非”关不关无所谓了,不公平的还有企业资产混乱,划进划出。中国的股改已错过时机了,因为中国经济全面倒退了。
    一切都是体制的错误,中共的欺骗手段。中国的发展机会只有在打破花瓶,回归真实。所在政府必须开放新闻媒体,让人民参与,监督。从民强中建立新的体制。

    回复

  2. yghxx 说:,

    2008年11月10日 星期一 @ 04:53:41

    2

    建议中国所有股民,只要关“大小非”的政策出台,看见股指回升就想法赶紧抛掉手中的废纸,不要再同政府做这样不可能赚钱的买卖了。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