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佶:中国民主进程的轨迹初见端倪

  摘要:中国的政治变革将和经济变革有相似的特点:在压力下被迫启动,农民先杀出一条血路,增量改革。二十年来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面对此起彼伏的群体事件,政府不应该、不可能、也不必象二十年前那样进行处理了。中央政府的战略应该是:默许民间向地方政府施加压力,默许民间形成独立的政治力量,但要把这些力量及时引导到人大这一制度中去,成为一种稳定的、理性的、合法的力量。可允许中国国民党党员进入大陆,以个人身份参加中国共产党,参加人大代表竞选,推动大陆的民主政治进程。

  中国的政治变革将和中国的经济变革有相似的特点。中国的经济变革有三个特征:

  1,在压力下被迫启动:文革结束后中国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终于下决心改革。

  2,农民先杀出一条血路:小靳庄的包产到户秘密协议上按的都是血手印。

  3,增量改革:先不动国有企业,等到外资企业和私有经济成为国家经济支柱之后,再来改造国有企业。

  中国的政治变革也将有相似的三个特征:

  1,在压力下被迫启动:官员腐败,民怨沸腾,中国已经到了“覆舟”的边缘。民谣曰:“(主席台上的官员)全部枪毙有冤枉的,隔一个枪毙一个有漏网的”;又有民谣曰:“我们农民现在最需要的不是农药和科技人员,而是陈胜吴广”(另一说是“最需要的是枪”)。

  2,农民先杀出一条血路:各地农民为捍卫自己的土地,和警察或开发商雇佣的黑帮分子发生流血冲突。

  中国的农民是很温顺的,种地亏损,就进城出卖劳力,赚回血汗钱,去交各种税费。但官员们觉得还不过瘾,于是和商人们勾结,以“开发”的名义剥夺农民的土地,直接攫取巨大的土地利益,农民终于忍无可忍了。随后工人(出租车司机)和知识分子(重庆教师)也开始了抗争。

  3,增量改革:民主政治需要新闻自由、舆论自由,但立即放开报纸和电视,会造成巨大冲击,于是逐渐放松因特网的言论自由,例如默许报道各地的群体事件等。因特网承担起了“舆论增量”的角色。

  民主政治还需要有独立的政治团体。重庆和三亚出租车司机罢工之后,政府官员都鼓励他们成立自己的协会,以便代表自己的利益,和政府与企业对话。可以预见的是,重庆教师罢教之后,也会成立代表他们利益的教师协会。这些新的政治团体作为现有政治架构的增量部分,既能够发挥必要的作用,孕育独立的政治力量和政治人物,又不会破坏原有的政治架构。

  二十年今非昔比

  随着重庆司机和教师相继取得罢工和罢教的胜利,全国各地、各行业将会出现更多的罢工和罢教事件,农民得到这些胜利的鼓舞,也将扩大他们的斗争。

  面对这一局面,中央政府不应该也不可能再象二十年前那样进行镇压了。因为今天的情况和二十年前有着很大的差异。

  1,运动主力:二十年前,运动的主力是在校大学生;而今天是农民、工人和知识分子;大学生不上课,天不会塌下来,但是,仅仅招不到出租车,社会就乱套了。

  2,仇恨对象:二十年前,是远在京城里的少数几家官倒公司;而今天的仇恨对象就在老百姓身边:贪污腐败的官员,不断加薪的公务员,不能得罪的单位领导,为富不仁的商人,拖欠工人工资的老板,不讲道理的警察和法官,强行拆毁民宅的开发公司,垄断企业的办事处:电信、电力、加油站、……,坚决不降价的房地产公司的售楼处,见死不救的医院,收费昂贵的学校,……

  3,诉求内容:二十年前,是抽象的“民主”、“自由”等政治理念,而今天是非常具体的物质利益:钱,工资,土地,房产,房价,油价,……

  4,运动动力:二十年前的动力是理想、热情和政治信念;而今天的动力是生存压力、生活压力。不抗争,就活不下去,或活不好:没钱买房,没钱看病,没钱送孩子上学,而贪官污吏们却肥得流油。巨大的心理反差造成了巨大的反抗动力。

  5,缓冲力量:二十年前,上海政府把工人动员起来,作为学生和军警之间的缓冲力量,避免了事态恶化;但今天这支力量不存在了,工人本身成了运动的主力或潜在主力。

  6,中央权威:二十年前,主政中央的是开国元勋之一鄧小平,他在党内和军队里有着绝对的威望;他启动了改革开放,也赢得了人民尤其是知识分子的好感。今天的最高领导,虽然不必依赖人民的支持才能坐稳位置,但人民的不满会成为政治对手批评和罢免他们的强有力的理由。

  7,运动目的:二十年前,运动的目的是推翻现有政治制度,建立西方式的政治制度;今天的民众并没有这样的目标,相反很愿意在现有的制度框架里解决问题:出租车司机认真和政府官员对话,接受政府的安排;重庆教师罢教的依据是政府的有关政策:“教师的待遇和当地公务员待遇一致”,罢教的目的是要求落实这一政策。

  8,事发地点:二十年前,事情发生在首都、发生在中国的政治中心,今天则是发生在边远地区和农村,对中国政治的冲击力小了很多,中央政府面对的压力和尴尬也小了很多。

  新条件,新情况,新措施

  实际上,中央政府也没有必要进行镇压。对于今天的问题,在武力镇压之外存在着更好的解决办法,同时也能顺便解决一些本来就该解决、但一直无法解决的问题。

  1,政府现在很有钱:有了钱,就能解决很多问题。

  2,借刀杀人:中央可以乘机借助民间的力量整治地方官员。

  在正常情况下,中央政府对贪污腐败的地方官员无能为力,只能靠发红头文件“三令五申”,但毫无效果。连农民都知道:“(中央的)政令出不了中南海”。“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早已成为中国人的基本常识,连小学生都能够活学活用。一旦中央打算动真格的,地方官员就消极怠工,让中央政府束手无策;甚至连地方小吏都敢造假帐欺骗国务院总理。

  要制约地方官员,仅靠天高皇帝远的中央政府是不行的,而必须依靠当地的平民百姓。只有把老百姓及其代表人物的力量调动起来,才能有效制约地方政府。

  3,让人大机制发挥作用:应该充分利用民间的力量,但不能使这个力量失控,不能象“文革”时那样。“文革”失控后,毛泽东靠自己的权威,通过军管和把红卫兵发配到农村去,恢复了对局面的控制,但今天没有人具备这样的神力了。

  群体事件的可能结果之一,是出现独立的政治力量和政治人物,例如出租车司机协会和教师协会等,那些积极串联和组织运动的核心人物,可能转化为职业或半职业的政治人物。这些团体也可能雇佣专业人士代表他们进行政治活动。例如在重庆教师罢教时,就有律师为他们出谋划策。协会以后可能会雇佣律师为自己服务。律师们精通法律,能够更好地进行维权工作。这些律师可能会转变为中国第一批职业的民间政治家。

  政府应该把民间的力量引导到一个可控的体制中去。这个体制就是现成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法律赋予了人大巨大的权力(监督各级政府工作,选举和罢免各级官员和各级公检法首长,……),只是这个权力机构一直没有发挥作用。如果能把人大的权力用好、用足,中国的民主政治局面基本上就形成了。因此,中国民主政治的“制度余量”——可以使用但未被使用的制度力量——是非常大的。

  中央政府的战略应该是:默许民间向地方政府施加压力,默许民间形成独立的政治力量,但要把这些力量及时引导到人大这一制度中去,成为一种稳定的、理性的、合法的力量。

  中央政府应该采取措施,增强人大的作用,使人民认识到人大的意义,愿意把自己的力量转入人大,愿意通过人大这个机制来表达自己的意愿、捍卫自己的利益。

  关于改善人大工作,很多人提出过很多建议,主要有:

  1,延长会期,使人大代表能够充分议政;

  2,增强选举的竞争性。在暂时没有党外人士主动来竞争时,中共可以指示自己的党员候选人主动深入民间,为民维权,让人民认识到人大代表真的能够代表自己,从而改变“选举只是形式”的观念,吸引党外人士参与竞选;

  3,不再提名政府官员做人大代表候选人。

  4,实行专职人大代表制度。鼓励人大代表在当选后辞去原来的工作,以便全身心地投入人大工作。对于专职人大代表,由上级人大支付一定的薪酬和必要的办公经费。

  5,提高人大代表的直选范围。 [ 但笔者认为对此项改变应该非常慎重。大范围直选不仅耗费大量竞选费用,而且为政客操弄民众、撕裂社会提供了机会。在美国合适的做法,在中国未必合适,台湾就是证例。]

  结束语

  很多人认为中共不会主动搞民主,这种思想是静态思维的结果。现在的情况很明朗:不搞民主,就无法根治腐败,党必垮无疑,而搞民主,党可以消除腐败,保持健康,避免垮台。怎么做比较合算,是不言而喻的。四十年前如果谁说中共会搞市场经济,别人一定会以为他疯了,但事实证明中共很喜欢给世人一个意外。

  在中共内部,担心搞了民主会失去政权的人肯定不少。但中国国民党在台湾的执政权失而复得,并在议会和县市长选举中大胜,显然有助于主张搞民主的人去说服他们。由于中国幅员辽阔,党外力量想通过人大层层选举夺取全国最高领导的位置,几乎是不可能的。党外力量夺取区县一级的执政权,就已经会产生足够大的鲇鱼效应,使共产党警觉并改善自己的工作。

  说到国民党,笔者脑袋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八十年前,中国共产党人以个人身份参加国民党,帮助国民党进行改造,使国民党取得了北伐的胜利。八十年后的今天,中国国民党党员也可以进入大陆,以个人身份参加中国共产党,参加各地的人大代表竞选,推动大陆的民主政治进程。至少在福建、广东等地台商密集的工业区或居民区,可以先行试验。第三次国共合作的内容不应该仅限于经济方面。

  2008年11月24日

  作者:黄佶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民主进程的轨迹初见端倪 浏览数

25 条评论 »

  1. Xmen 说:,

    2008年12月02日 星期二 @ 11:37:51

    1

    卫星上天,红旗落地

    回复

  2. 牛皮 说:,

    2008年12月02日 星期二 @ 11:54:22

    2

    哈,作者废话。
    我听说,鄧小平上台不是他个人的政治手段,是党组织推上去的,因为中共撑不住了,饿死人民无所谓,“反华势力”可要把中共打反了。这就是作者说的压力。
    中共现在有钱了,还会思民主吗?民主只是守住江山的敌人。

    回复

  3. 六四 说:,

    2008年12月02日 星期二 @ 13:35:17

    3

    我想问作者懂不懂20年前的事情,如果不懂的话,就不要狗戴嚼子!

    回复

  4. 巴閉 说:,

    2008年12月02日 星期二 @ 15:55:30

    4

    作者你真是很傻很天真,共産黨根本不可能普選人大代表,為了它自身的利益更不可能讓人大起到有意義的作用(按憲法規定,人大是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機構,能否定一切的事物,如果人大普選,那人民在不久的一天,一定會清算共産黨);

    你說所謂的“美國式民主”的問題我十分不同意,按以前的想法,市場經濟更不適合所謂的“中國國情”,可結果呢?是合適的,連試都沒試就說不合適,請問你是怎麼判定的?台灣的例子難道不是更好的說明了民主的力量是多好的嗎?總統貪污照樣能關到看守所,要是大陸的話,這可能嗎?

    當年毛澤東為了穩固自己的權力,不惜以中國的前途作為他的賭注,中國在那時經歷的災難是前所未有的,難道這人也敢稱神?

    再說,當年國民黨打壓共産黨那可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來的,共産黨作為一個非法的分裂組織,還想與政府分天下,換成今天的共産黨,這可能嗎?而且當年抗戰時期共産黨的武裝部隊才多少人?國軍又是多少人?國軍需要共軍幫忙抗戰??你毒奶喝多了吧?

    回复

  5. yghxx 说:,

    2008年12月02日 星期二 @ 16:59:40

    5

    犬儒又跳出来唱赞歌了?

    上一次的辩论还没完呢!在中国的框架内有解决问题的良方吗?不可能有,
    因为:任何一个独立的组织都会有反对政府行为的可能,因此必须要受政府的“管理”!这样的东西会如何保护公民的权利?三鹿毒奶为什么不让司法解决?难道还要在你黄佶的“管理”下向某党政府和沆瀣一气的国营毒奶企业提“意见”?!

    搞笑的东西还真有脸拿出来卖,真是服了你这样的“叫兽”。

    回复

  6. 不做奴 说:,

    2008年12月02日 星期二 @ 17:07:31

    6

    乍看很有道理的伪道理,都是忽略基本问题实质而漏洞百出的,在现有框架下,我们是不可能走向真正的民主的,只要是一家独大的制度,就根本不要谈民主,这个好比希求一个强盗手下留情,从而能少抢去一些财务一样幼稚,也许强盗会仁慈一点,手段会高明一点,再高明可能也只是转变成骗子,强盗和骗子他们的本质是不会变的。

    回复

  7. wanhg 说:,

    2008年12月03日 星期三 @ 00:04:13

    7

    作者是共产党派来的改良派,很幼稚

    回复

  8. 改良派已死 说:,

    2008年12月03日 星期三 @ 01:39:45

    8

    改良派已经在20年前被共党屠殺和软禁了,现在当然被逼的只剩暴力反抗一条路了,这条路是共党自掘坟墓的一条死亡之路:扼杀了不流血的和平变革(和平演变)的机会,又将再一次讲中国人民推入混乱和死亡的深渊,其反人类的本质昭然已!

    回复

  9. 诗意地栖息在大地上 说:,

    2008年12月03日 星期三 @ 01:47:37

    9

    很天真,很傻

    回复

  10. 睁眼看世界 说:,

    2008年12月03日 星期三 @ 03:22:24

    10

    若说胡溫有这种意愿我相信,要说CCP能有这意思那时打死也不相信的!

    回复

    yghxx 在 十二月 3rd, 2008 04:48:25 回复:

    任何人的意愿都是个P!只有现实的方法和行动才是公民应该看到的,否则毫无意义。

  11. eeee 说:,

    2008年12月03日 星期三 @ 04:41:44

    11

    问题是胡溫有这个魄力够种么???

    表盲目乐观,被批着党员外衣腐败利益集团的反动派们绑架的GCD还有救吗???

    和平变革??痴人做梦吧??

    回复

  12. yghxx 说:,

    2008年12月03日 星期三 @ 04:51:19

    12

    看起来上一次的大规模辩论还是对黄佶是有影响的,希望你能够放弃这种明显搞笑的方案。

    回复

  13. yghxx 说:,

    2008年12月03日 星期三 @ 05:53:55

    13

    黄佶说:“在中共内部,担心搞了民主会失去政权的人肯定不少。但中國国民黨在台湾的执政权失而复得,并在议会和县市长选举中大胜,显然有助于主张搞民主的人去说服他们。由于中國幅员辽阔,黨外力量想通过人大层层选举夺取全国最高领导的位置,几乎是不可能的。黨外力量夺取区县一级的执政权,就已经会产生足够大的鲇鱼效应,使共產黨警觉并改善自己的工作。”
    驳斥:
    1,中國国民黨并没有如同大陆某党搞右派和文革,因此反对和说服中國国民黨的人很多;而大陆某党已经将反对和说服大陆某党全打成了右派或反革命,并“采上一只脚,永世不得翻身”了。这样的“敌我矛盾”能够靠你的“说服”来解决吗?民主本身就说明不是某党做主,因此某党的下台不仅是必然的,而且那么多的“敌我矛盾”的人也不可能再让某党不靠“枪杆子”而靠骗来上台,因为骗术已经看多了去了!
    2,既然“黨外力量想通过人大层层选举夺取全国最高领导的位置,几乎是不可能的”,那么民主派有什么必要和一个“不可能的目标”妥协?何况原有的制度下只有某党指定的全国人大代表能够有最终立法权,那么没有这一权力的“基层人大”有任何现实意义?!谈判都需要对等的条件作为交换,一个没有意义的身份(基层人大代表)和垄断的立法权有交换的必要吗?!鼓吹这样的“交换”和投降有什么不同?

    黄佶说:“八十年前,中國共產黨人以个人身份参加国民黨,帮助国民黨进行改造,使国民黨取得了北伐的胜利。八十年后的今天,中國国民黨黨员也可以进入大陆,以个人身份参加中國共產黨,参加各地的人大代表竞选,推动大陆的民主政治进程。”
    驳斥:
    1,北伐的胜利只在某党的歪曲下才是某党的胜利,出了大陆没人这样认为,如果北伐真是某党为关键的话,那么某党在接近北伐胜利的时刻搞的武装暴动更应该是能够让它全国夺权胜利的关键了?可惜事实是很快就给消灭以至于余孽要逃到井冈山打游击去了?!可见某党所谓的“帮助”非但并不是北伐胜利的“关键”,其力量之小可见一斑;而且其不断的违反北伐军的统一战略,不断的搞暴动才是对北伐事业的伤害,这从国民党中央之后对某党的清洗中可以看清原因。
    2,一个用个人身份参加国民黨,最后搞跨国民黨的政党能让对方用同样的方法搞跨吗?估计只有你这样的才能出这种超级白痴的点子,骗子总是认为别人也都是骗子,除非他突然转性要当老实人了;
    一个人即使人品有问题,不代表他看不明白他自己用的丑恶伎俩。

    回复

  14. freeborn 说:,

    2008年12月03日 星期三 @ 06:57:53

    14

    结论不好,但是中间的分析很不错的哦!

    回复

  15. eeee 说:,

    2008年12月03日 星期三 @ 07:21:51

    15

    期待马总统重返大陆,结束大陆的独裁专制,开放党禁报禁,独立司法,新闻自由,公布被某党歪曲欺骗人民的历史真相,解放被GCD强迫和绑架的党文化教育,民主宪政统一中国!

    中国人民万岁!中华民族万岁!

    回复

  16. 黄佶 说:,

    2008年12月03日 星期三 @ 08:51:44

    16

    1993年,很多人说共产党要垮台,我和他们辩论了两个回合(那时还没有因特网,是在日本一份中文杂志上)。多说无益,静观事态发展吧!

    回复

  17. 黄佶 说:,

    2008年12月03日 星期三 @ 09:03:33

    17

    你们不要只在国外喊口号,你们有本事进来把共产党推翻了,那我承认你们是正确的、我是错误的。

    回复

    不做奴 在 十二月 8th, 2008 05:44:14 回复:

    这种成王败寇理论不值得辩驳

  18. yghxx 说:,

    2008年12月03日 星期三 @ 15:01:20

    18

    并非是被推翻了才是错误的!
    科学上所有的结论都默默的在哪里,不是因为牛顿才有万有引力的,而只是牛顿发现了,在他发现前的130亿年中就已经存在了对错的结论。
    某党的错误同样默默的在哪里,你黄佶可以如茅坑里的石头继续散发臭气;即使你试图用这石头的继续存在证明你的臭气是否正确那也只是你的徒劳,也和任何网友无关;因为你无视这些事实。

    回复

  19. 巴閉 说:,

    2008年12月03日 星期三 @ 16:09:01

    19

    說推翻共産黨的是法輪功,正常的中國人是不會這樣說的,再說了,共産黨如果還繼續這樣搞下去,20年之內必垮無疑,只有國民黨回大陸執政,人民才能真正的當家作主!!!

    回复

  20. HAHA 说:,

    2008年12月06日 星期六 @ 11:31:02

    20

    国民党难道是什么好鸟?

    回复

  21. yghxx 说:,

    2008年12月07日 星期日 @ 11:36:36

    21

    不是鸟,是一个能够让民众能组织反对党,有言论自由的执政党(一个公民团体)。

    回复

  22. 黄佶 说:,

    2008年12月19日 星期五 @ 15:24:59

    22

    哈哈!yghxx 哑巴了?

    回复

    yghxx 在 八月 30th, 2009 14:05:25 回复:

    是你自己哑巴了。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