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承业:喧嚣的城市与读书无绝缘

  我在《读书》一文中曾写道:

  “按老习惯,我们把进学校去上学叫做‘读书’,也叫‘念书’,还常说‘念中学’‘念大学’呢,无论怎样这表示首先得要有‘书’,而且对这‘书’还必须要‘念’(‘读’),这是作为学生的本份之事。在一种功利与浮燥的情绪下,现在真不时兴读书了。作学生也不必读书,只要听听应试要点,掌握答题妙法,会划圈圈,就可以顺利通过考试,拿到文凭就成了。信息社会,信息的快捷占有成了重中之重,可是,创造才是成功的精华,而创造就不是单靠信息量的积累了。人类文明的继承与创造,不只是把它全面收藏在书库,关键还在于将其通过现实的人脑进行筛选与创造。而这进入人脑的过程,就是要认真地读书,它没有什么捷径,科技再发达,到现在为止,也还没有一个方法可以不用读书就把知识注入到人脑,知识进入电脑与进入人脑有一个最大的区别,那就是前者只能进行机械的逻辑处理(仅管在这方面它的能力与快速是后者无法比拟的)而后者却能进行超越逻辑的灵感性的再创造,读书也不只是吸取知识它更可以影响及情感,它也是人类感情生活的享受。所以,还是要读书,要认真地读书,当然不是所有书都应读,是有选择地读,有的书也只是浏览,有的书只是一般地读,可总有的书是应当认真地读的,‘好书不厌百回读,熟读深思子自知’,‘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呤’是有一定道理的!读一遍与读两遍就不同,读两遍与读三遍也不一样,同样的内容不同的作者写法就各有千秋,读同一本书,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体验,作为人生的享受来说,那更是”读书之乐乐何如?绿满窗前草不锄“!学文史自然要读书,还要读许多精典名著,学理工同样也应读书,也有许多精典要读,我是教数学的,我常常告诉同学们,学数学也要读书,还要读原著,一字一句地认真读,认真领会。认真读书是武装自已头脑的唯一办法,别无捷径。”

  可见这书是要读的,用口颂读,用心品读,排除杂念,这就要下苦功夫, 当你读进去了,进入了状态以后,就读上了心,就会有人生的最大快乐了;这就是要有一个读书的环境,我总是忘不了“读书之乐乐何如?满窗前草不锄”这样的诗句。古代许多学校、书院都是建在深山老林间,有许多名山古寺,就是读书的绝好之处,就是后来许多知名的学府也多在城郊甚至农村,抗日战争时期不少名校迁到乡下,固然与防空有关,但却也保障了一个读书的安净环境,就是在战争与工作烦忙的环境下,也是要尽力寻个安净之处来读书的,五十年代把阆中师范学校建在城郊的山上,那高高的石梯,看来是上下不便,但却带来了求学的那份庄严与读书的清净,八十年代民盟的鲁承宗先生们,把知名的凉山大学选建在西昌远郊,可也是刹费苦心的,竟使时任总书记胡耀邦题写的校名也只好树立在乡村公路的路边这简陋的校门上。这两所学校我都服务过,给我的感受是因远离闹市而却实有益于教书与读书,当时(1979-81年)阆中师范早晚的朗朗书声真令人难忘,后来(1996——97年在凉大学生争相读书,学生们背地里流传着口谣曰(当地西昌有三所高校)“××是情场,××是赌场,凉大是刑场”也说明了勤学苦读。

  说道青少年,就更该重视环境了,古有“昔孟母,择邻处”,现在还有教育部门也规定学校周边不得开设网吧、小吃什么的,可是这些在学校异化为升职的学衙与营利的学店之后,哪在意读书与做学问啊!在今天,大学要大、要豪华、有气派,与衙门比,就要向大城市进军,甚至就修成大学城,这样更热闹,更有商业价值,更有生源,就是中小学在闹市区,也好挤出些门面来出租营利,谁还关心读不读书呢!

  作者:贺承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文化视点 » 喧嚣的城市与读书无绝缘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钟建峰 说:,

    2008年12月14日 星期日 @ 14:14:29

    1

    这个社会太急功近利了,读书的环境是极难得了,还有谁会跑到深山老林,三年不窥园,埋头读书呢。

    回复

  2. yghxx 说:,

    2008年12月16日 星期二 @ 19:26:21

    2

    另类的读书无用论。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