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一言:党内民主可能导致国家民主

  提要。本文主要讨论如下问题:

  1,一党专政的共产党提出要党内民主,有可能吗?

  2,如果可能,它可否导致国家民主?

  对这两个问题我都给出可能的回答;请看我道来。

  “党内民主带动国家民主论”议论高潮始於2003年初。由当时中共中央主办的理论刊物《求是》杂志刊登中央社會主義学院副院长、教授甄小英和中央党校博士生李清华联合撰写的有代表性的权威文章《以党内民主推进人民民主》引起。当时我写了两篇评论文章(《党内民主,高山滚鼓》《胡的“党内民主”,阻止民主!促进民主?》)质疑。我那两篇文章观点是:一、认定胡朝共产党没有任何民主政改的诚意,党内没有自我民主化的可能;因之,二、认定胡朝政改是民主的阻力;但是,三、相信有可能把胡朝政改阻力变为动力。2003年之后不时会有这方面 的评论。李大立最近有一篇《质疑“党内民主带动国家民主论”》和我过去的论述与结论都相似。他主要是从中共现在形成了利益小集团,由之推论出中共不能实现党内民主。若谈到利益小集团,我认为事理有另一面,也可以从另一角度看问题。如果用民主演变内在逻辑的角度研判党内民主带动国家民主论的可能性,可能与李有立或者与我过去的结论相反。

  李自立和我都是从党的本质、历史、现实,或者说是从共产党有没有党内民主的意愿和共产党形格势禁处境来论证,推导出共产党不可能有党内民主的结论。这样的辩论当然很必要和有说服力,但是,也容易产可产生异义和争议。比如说党为权为私故不可能有民主,但是他们可以强辩是为公;又比如现在就有一种观点认为地方是权势利益集团,中央则是“政治集团”,政治集团是可以从国家、民族和全国人民利益出发进行政改的。所以容易出现纠缠不清的情况。

  若从共产党自己公开表达的欲达之目的评论,就可避开这些异义和争论。《以党内民主推进人民民主》如是说:「党内民主和人民民主都是,都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地位和社會主義的根本政治制度」;「要按照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原则,规范党委和人大、政府、政协以及人民团体的关系,支援人大依法履行国家权力机关的职能,经过法定程式,使党的主张成为国家意志,使党组织推荐的人选成为国家政权机关的领导人员,并对他们监督」。人家共产党自己已经讲得明明白白了,胡的党内民主是中国式“马克思主义性质的民主”,即一党专政的社會主義民主;民主改革的目的是以加强“党主”“总揽全局”、“监督”一切的能力。党内民主绝不是要求在党内实现多元化,而仅仅是主张把民主政治的一些操作规则引入党内。准确讲法是以党内增加民主手段,达到反民主的目的,以维护党的专权独利;绝不是增加我们理念中的民主内涵、民主制度。共产党的民主论更包含“要把加强专政能力的政改赶在民主革命暴发之前”的用意。

  经这一陈述,对那些还对共产党抱幻想的人的美梦就无以为继了,对那些御用文人想再愚弄人们也增加了难度。

  从历史现实思想理论推论,党内不可能出现民主,顺理成章“党内民主不可能导致国家民主”。经这么一说,理应共产党绝无向民主演变的可能了。但是,如果从民主内在逻辑来看则有可能。

  李大立提到“权势利益集团”化,“党内提出民主的要求,只是为了小集团利益”。我现在就从民主内在发展逻辑这个角度看集团利益分殊有导致党内民主的可能。

  甚么是“用民主内在发展逻辑”?甚么是民主?民主制度之可以成立的必不可少的条件是甚么?

  其中一个理解是:民主就是各自可争取和维护自己的权利。民主制度的建立持续必要条件之是不相互并吞,能协商妥协。

  那么要么样建立一个民主制度呢?

  人们普遍想法是有目的地创造建立民主的条件。这就是现今人们在走着的一条道路:民運之路。这是人们作为常识的民主逻辑。但是,民主发展还有另一种逻辑:人们并不立志追求民主,只是为了取得自己应得的东西(甚至是为了分赃)或不被别人侵犯(独霸);在没有人能够用强权剥夺对方权利与利益,只能协商妥协状况下,民主作为这个协商妥协不速之客而光临在他们之间。共产党利益集团不想要民主,但是为了均等分赃,只好协商妥协,这一来可能无法阻党民主这个魔鬼登堂入室。这个民主逻辑有个着名历史例证。这就是英国的光荣革命。所谓光荣革命就是当时英国的贵族和国皇各为私利、争权夺利,最终达成的政治妥协。民主程序就在两个(多个)魔鬼争权夺利过程中成为大家都必须遵从的行事规则。程序演变成为制度就是民主。民主制度在英国就是如此应运而生。

  当两个或以上的魔鬼争夺权力或利益时,若他们不能互相吞并而採取协商妥协手段时,就可能出现民主(程序、制度)。这就是民主内在发展逻辑。

  需要争论的是:

  党内利益集团为了自利而要求民主,这民主是真的民主是假的?

  党内利益集团为分赃而相持和妥协下产生的民主,是不是一条开创民主的道路?

  若是真民主则进一步问,这民主能否推向全民?或者问这民主能否被阻止扩散到全民?

  若有了党内民主,全民民主需不需要等待党把民主推向民间?

  为了解答这个问题,可以从研究专制党内利益分殊出现的不同利益集团可能的发展方向得到答案。

  一种可能是利益集团对民间攻守同盟,党内可民主,国家不准民主。这是一班共产党智囊们为共产党提供的理想,也是他们鼓吹党内民主的“潜理据”;明理据则是党内民主推动人民民主。

  一种可能是在主流利益集团对民间攻守同盟制约下达致党内民主──这里具备了民主的一条必要条件:大家都不能吃掉对方,只能妥协,只能多数决等等,这样的民主应该是真民主;虽则只是小局部内的民主。在党内民主过程期间或之后,统治集团内的主流利益集团或“次利益集团”的野心家或政治家为了提升本集团的地位和议价能力向对方或己方的民间求支援或借助力量,可能会以向民间开放民主作为交换条件。这样一来攻守同盟就守不住了;就是说党内民主流向民间,或者说民主由此向民间扩散。

  最重要和最可能的一种情况是,在专制统治集团内部民主化和利益集团运用民主手段解决问题过程中,整个社会民主意识强化,言论也必多元化,在这样的政治气候下,专制的权力硬力量能否敌得过民主意识的力量压力?若不可能,则民主必定自发在民间生长。只要民间自己有足够的力量,权力就不敢对你倨傲怠慢。你就有很高的被权力者利用的价值,换一个角度看就是民间也有足够的利用统治者的能力。在这种政治局势下,对朝野双方都最有利和最理性的选择是妥协。民主就在这个互相利用互相妥协中形成。

  这里说的党内利益集团相持和妥协下达致民主,只是中国民主进程的可能路钱中的一个选项而已,绝不是一条唯一之路。

  基於对民主这个认知,我支持共产党搞党内民主。

  支持的依据是我认为有可能把共产党的阻力转变为动力。把民主阻力的党内民主改政改转变成为民主的起始运动和民主的意外动力。

  以下再详谈我的理由。

  其一、提出“党内民主”本身就是党惧服民主的表现?

  先设问一个看似可笑,但却能说明本质的问题:为甚么不提加强无产階級专政而提加强民主?

  在二十年前提出加强专政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是,中国的国情是,民主像一个冤魂一样,总是缠着党不放,也像专制机体上的癌症扩散一样无法阻止,所以,二十年后却成了只有癫佬才会说的话。这并不是表示共产党放弃了一党专政,而只是不敢赤裸裸提及而已。他们现在是用民主外衣包装下寻求加强一党专政。这是为甚么?原因是民主这个精神力量起作用,共产党根於就没有任何意识和理念力量来对抗自由民主理念;民主正义性的道德力量,在人们心中已经取代了不义不道德的階級专政力量。於是,人们衡量事理的是非曲直不再用马列斯毛意识理念、階級观点,而用现今世人共识的自由民主普世观点。在精神上受民主压力无法抬头的困境下只能放弃不得人心的、实际上自己也不相信的教条,被迫接受或伪装接受别人的民主思想。因此,共产党对民主等人类普世价既极端仇恨又极端害怕更无可奈何。这就是“党内民主”出台的心理意识背景。这就是共产党绝对无情、绝不手软血腥打压维权民運民众的同时又高谈民主用民主包装自己的原因。不论是伪装还是高压,都是基於共产党对民主之惧怕和屈服的表现。如果没有民主势力对党施行强压的话,大可不必搞甚么劳什子党内民主;镇压就够了,毛泽东就是这样做的。

  既然这是一种惧(屈)服民主道义的行为,那么支持它继续下去就意味着逼迫共产党继续惧(屈)服民主道义。既然现在党内民主政改是党惧服於自由民主之所为,我们有甚么理由不支持这种惧(屈)服继续下去?

  其二、无法阻止你搞你的假民主政改,我搞我的真民主政改攻势

  你一谈民主并用民主之法,搞假民主,别人(国际、国内民众、党内不同心同德者)必然用真民主相迫。因为不管你共产党搞真的还是假的政改,你必要触及自由民主政制的“民主监督”、“权力分散与制衡”、“权力合法性和权力来源”等程式和理念;你做假的,他做真的,人们一定会搞合法的擦边球、非法的公民抗命,不断挑战党的权威和能力。过去,党是铁板一块,党的道德资本还尚有存货,还有人相信党的情况下,还容易控制。但是,尽管在这样的条件下,还是出现胡平等人独立竞选人大、郭罗基告党委的典型事例。现今失控情况严重,诸如此类事件只会越来越多。如此演变下去,人们可以看到,党内民主政改主观意图明明是为反民主而发,但一做下去,又造成了向民主方向屈服靠拢的客观行为;是变主观的反民主行为成为客观的促民主行动;主观的民主阻力变成了客观的民主动力。

  搞政改者无力阻止的事情是,只要一搞党内民主的政改,就必然形成一种政改气氛,这气氛会刺激民众民主意识的觉醒,相反它必然进一步挫伤专制的意识和意志,所以政改本身就有利民主有损专制。我们的最大国情是没有民间表达和民间组织的空间;公民社会近於零。若真个出现或真或假的民主政改气候,人们将会利用这一对民主有利的形势,对民间空间进行反覆的冲击,以找寻突破。我也相信其中必有所获。

  这里有一种情况很值得注意,有利民主之的条件往往是通过一个具体的个案成功所形成的示范样板,对样板的仿行而成为惯例。这惯例就是民主的因素的累积。现在共产党没有意识形态维系,道义资本用尽,信用无存,失道孤助,离心力大增,加之现在民众的奴隶心态多少有了改变,公民和权利意识提高了不少,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们对共产党的挑战只会更多更严重更广泛,成功个案会越来越多,成效也会越大。

  所以共产党想用民主的瓶子装专制之酒,看来未必能成事。结果可能是民主之瓶装进了民主之实。

  你共产党现在已经经不起浩浩荡荡顺之但逆之者亡的民主形势而被迫搞民主改革的假动作以继命。请问,在你因惧服而被迫动作的过程中,又如何抵挡别人进一步的真民主逼迫?在进一步逼迫下,你只能再跟一步用另一部分新的民主内容来掩护旧作假的败迹。这进一步取用民主内容又成了别人向你施压的资源。这个过程成遂令党的专制内容受到步步侵蚀而质变。渐进民主、和平演变就成为人们感得到看得见的东西。

  以上我所说的,只是有这么一种可能,而不是说这是必然。是我支持党假民主政改的理由。我是有条件地支持,不会堕落成为拥护党政改的奴隶。

  最怕的是另一种可能:所谓党内民主的政改,最终极可能是空穴来风。现权力层对异己的压制比过往有过之而无不及;封报之风空前激烈;对维权民運的民众打压之强和残酷是空前的。这些事实都和民主政改相牴触的。可见这个权力绝不可能自愿进行民主政改。若只眼望统治者,民主离我们还有十万八千里,而且会越来越远;若把眼睛望向民众和国内外大气候,又不是那么悲观的。所以,一个重要考虑问题和行事准则是,不能寄望於现执政层愿意民主政改,而是寄望於民众力量的独立壮大,寄望於逼迫现权力层不得不违背意愿进行民主政改的民众压力。

  2008/12/10

  原载《议报》第385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作者:张三一言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党内民主可能导致国家民主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自由先生 说:,

    2008年12月22日 星期一 @ 06:06:23

    1

    拜托老兄,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
    现在不是讨论党内民主的时候,而是讨论如何清算中共,让中共向世人低头认罪!

    回复

  2. yghxx 说:,

    2008年12月23日 星期二 @ 08:24:38

    2

    民主和某党没什么关系。

    回复

  3. daniel 说:,

    2009年01月02日 星期五 @ 07:52:16

    3

    我認識的省廳級官員都說,GCD再這樣下去,20年必亡.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