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报:没钱行贿进不了外省院校,优秀考生以性命讨还公理

  8 月24日,优秀班干部、优秀共青团员、西宁市虎台中学高考文科第4 名的杨颖,分数已过档数十分,然而未被她向往的外省院校录取,却被录取到青海大学。

  杨颖父母都在钢厂上班,一个月只能挣千把元。父母打听到一位女儿报考的西北某高校的招生老师,她说,学校在青海的名额已招满,若肯掏“三五万元”钱,还能争取到一个计划外指标。

  无奈之下,杨颖全家商量要退档重考。结果申请被退回了,说是理由不充分。但陆续得知的消息却使全家人心里不平衡,许多比杨颖分数低的同学都考上了外省大学。杨颖的姥爷王天生说,颖儿的母亲跪在了一位招办老师的桌前。这位老师查询后说,杨颖真可惜,分数这么高,怎么还退档了。当时,颖儿一个劲地要拉她母亲回家,却未能拽走母亲,自个儿跑出了门外。

  19岁的少女杨颖在家中打开了液化气罐……

  她在遗书上说:爸、妈:感谢你们多年的养育之恩,我对不起你们,我知道我不孝顺,也知道我的行为太愚蠢,但一切都晚了,我太愚蠢,我对当前(的)高考太不服气。

  我走了来世再做你们的女儿颖儿 8 月24日一个纯洁美丽的少女,一个不屈于黑暗的灵魂!

  杨颖为什么考取大学后还要自杀?她在遗书上写道:我对今年高考太不服气!这不服气的根本原因在哪里?《中国青年报》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

  有位同学告诉记者,说她们院里就有一位同学,花了一万多元,就被录取到了苏州一所高校。

  一位老师还告诉记者,平时也有一些学生求她为高考走走“后门”。

  为高考送钱的事在她的学生中间也发生过。一位仅仅超过青海省大学录取分数线 4分的学生,在家长的“帮助”下,竟然考取了省外一所有名的高校,幷且上了一个烫手的专业。也有一位家长反映,他的孩子考了 500多分,竟然也未被所报的省外院校录取,他实在想不通。

  8 月14日,青海经济广播电台《正点快讯》报道:西宁流行着一句顺口溜:七月考的是学生,八月忙的是家长。从北京等地来青海招生的老师一下火车或飞机,就有家长举着写有招生老师姓名的牌子在火车站或机场迎接。还有一些家长,天天等候在招生老师下塌的宾馆附近,只要招生老师一出现,他们就会冲上前去,想方设法搭话,甚至将老师接到家中,奉为上上宾,青海湖、塔尔寺,吃、喝、玩、乐一条龙服务,临走时有可能还得塞票子。

  无独有偶,广州《羊城晚报》报道,自录取工作在珠江宾馆展开以来,每天都有不少考生家长赶到这里打探录取情况,于是便有了一些“热心人”

  向家长招揽“生意”。这些“热心人”有的打着某某院校招生老师的旗号,有的自称与招生人士有“特殊关系”,向家长、考生吹嘘自己可以进出戒备森严的录取场,还能打通关节让考生给录上。其“活动”的费用开价几百元到上万元不等,有的要求先付少许“定金”,有的更大方地表示“录上了再收钱”。

  8 月26日,在河南省高校资助困难学生工作会议上,面对各市教委主任和各高校校长,副省长陈全国痛斥个别高校工作人员,借招生之机,敲诈勒索学生家长。

  陈全国说,某高校的工作人员谎称自己有招生指标,向家长索取数万元的费用。他愤怒地拍了桌子:“这简直是胡来,是丧尽天良!不要说是下岗职工、农民,就是城市的正常家庭,一年攒一万元,也不容易呀!可他一下子就敢向人要几万元!”

  陈全国接着抛开讲稿,痛斥中学里的乱收费现象:“有的中学,一个学生收 3.5 万元,这就是乱收费!一些学校的校长,一心钻在钱眼里,完全丧失了教书育人的资格!问问那些校长,如果他当年上学时,也这样收费,他能上得起学吗?他能当上这个校长吗?过去背着干馍上学的日子,他全忘了!”

  陈全国介绍:省政府的一个处长找到他说,儿子上中学,学校让交3.5 万元。处长说,交不起。他讲到这里再次质问:“省政府的处长还交不起这3.5 万元,一般工薪阶层、下岗职工家庭如何承受得起?我还担心,那些需要交钱的孩子,都因成绩不好,如果家里交不起钱,反过来就会把气撒在孩子身上。如果因此引发恶性事件,学校负得起责任吗?”

  陈全国语重心长地说:“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当初上学时,如果也像有些学校那样收钱,我们根本上不起。相信各学校的校长们也是如此。

  困难时期党和政府拿钱供我们上学,我们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痛,自己过来了,就忘了后来人,把人才拒之于校门之外。“

  陈全国表示:对于教育乱收费问题,抓住一起处理一起,绝不放过。

  那些一心钻在钱眼里的校长,应该下岗!

  决定最后的一次却只有高考一次,这对很多人来说都不公平的,毕竟一次能说明什么问题呢,它只能代表一次的成绩,但我们的制度却只有这一次机会,而且在录取方面也存在很多的问题。

  义务教育虽说不是免费教育,可现在的教育产业收费也实在太离谱,借口国家投入有限,就开口成百上千,遇到高考这样决定前途命运的大坎,就横刀立马,索取巨额“赞助费”,还要求家长写下“自愿捐赠”(这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了)。如果离分数线或某专业线不远,一般确实是可以私下谈的,以赞助的形式得到额外名额。

  本地流传,关于这种“赞助费”的标准:能有本事直接找到招生工作负责人的,标的一至二万;能认识相关老师帮助说情的,市价三至五万;关系尚浅通融介绍的,少说也得五到十万;光有钱没门路的,对不住您了,别说您认识我,一分钱我也不敢拿,那可是犯错误的!

  过去穷人家的孩子还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现在呢……

  没有钱,连一个最基本的教育资格都很难得到!以性命讨公理!苍天可曾听到?

  我记得我小时候上学,一学期只交10元的学杂费。等到了高中就升到100 多元,而到了大学就更离谱了,中国一面提倡着素质教育,一面又在素质教育的前面加上厚厚的一层金粉,这用金钱包装出来的素质教育我不敢想象会误导多少人的思想。一天看电视,一个农民说他家种一年的地最多收入只有四千元,还要供两个孩子上学,我无法想象四千元是如何供得起两位上学的孩子,不吃不喝也上不起一个大学呀。何况现在中国大部分地区的农民甚至连四千元都没有,有多少可能成为国家栋梁的人就埋没在乡野之间,又有多少蛀虫却在挥霍着那对于穷苦百姓来说的血汗钱。现在虽然有助学贷款,但真正能有条件贷得起的老百姓又有几个。那些远离尘世的乡间里的老百姓恐怕一辈子也没进过银行,更惶论去贷款!

  一个不重视教育的民族注定是要落后的。好多次听说过:在广岛原子弹爆炸的废墟上,一位母亲在教孩子读书,于是有人预测,这是个了不起的民族,很快就会强盛起来。

原载《中国青年报》读者whuang推荐

  作者:中国青年报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没钱行贿进不了外省院校,优秀考生以性命讨还公理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