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承业:提倡一点贵族精神如何?

  章怡和女士的散文集《往事并不如烟》先在香港出版,原名是《最后的贵族》,在大陆出版时需要删去一些敏感的字句,这当然也包括书名,其中“贵族”二字恐怕就属于敏感之列吧!君不见自“革命”以来,泥腿子坐天下,一切“贵族”均属于打倒之对象,即使是作者所记的也是被称为“最后的”了。

  从物质上、肉体上、階級上这“贵族”都可以被打倒乃至将其消灭,可是从文化与精神上说:这“贵族精神”不仅是去不掉、打不倒,而且还将发扬与长存。当然我这里指的“贵族精神”不是指那种高傲贪婪、凶恶残暴、欺压平民的一面(那正是发迹了的流氓精神),而是如众多学者所指的那种从人类文化熏陶与教养中形成的维护人的天生人权与尊严,保持独立人格与良心,同时也尊重他人,宽容平等待人的精神品格,也就是儒家所说君子之风:子曰“君子上达于仁义,小人下达于名利”,“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等等。在民间这种精神更普遍与通俗化了,那就是妇孺皆知的讲道德、尊礼乐、重仁义、守诚信,说白了,那就是偏爱精神文化,淡泊物质享受。它的实质就是在作为同时具有生物的兽性与社会的人性的两面性上,强调维护着人性而抑制着兽性。

  这种精神为什么要称之为贵族精神呢?为什么要和“贵族”二字沾上边呢?这得从历史上来看,人类社会的文化形成与传承必须有一定的经济与物质支撑,这就必然是贵族或与贵族有关联的人才办得到,就连号称无产階級的革命家与革命领导人,也都是出身于“贵族”及其知识分子。以这种精神来对待人与人之间的竞争、斗争,就是要讲究一定的游戏规则,我国自古就崇尚正大光明地明斗,不能暗箭伤人,只有阳谋,不搞阴谋。

  这种精神在西方也称为费厄泼赖(Fair Play)即绅士作风,不是也和绅士二字沾上了吗。虽然从文字上看与“贵族”“绅士”对应的应是“平民”,但与这种“贵族精神”相对立的却并不是“平民精神”,而是“流氓作风”。当然,古今中外的历史也告诉过我们,在人与人的斗争中,特别是在争权夺利时,往往是不择手段的流氓会取得了事实上的胜利,历史上的帝王将相的确也大多就是流氓,这也迫使革命者也来崇尚暴力与权力,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采用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来以暴易暴的,这以革命的名义实施着的 “丛林法则”,也就更加“不择手段”了,在革命中形成的至高无上的神圣的 “组织”不仅是“和尚打伞”不受法的约束,甚至是不要道德、没有道德底线的!这不仅带来一个传统道德文化丢失的副作用,若长期崇拜这流氓的革命逻辑必将导致革命的腐败变质,历史上的多次改朝换代,不就是这样的么?

  这样看来,章女士的散文集虽然其中只有一篇 “最后的贵族——康同璧母女印象”确是记述了最后的贵族:康同璧是声名显赫的前清重臣康有为的次女,但她将“最后的贵族”又用于作全书之名,是否也寓意着全书所回忆的那个时代“最后的贵族”的那一股子贵族精神,在号称的“阳谋”圈套中的全面覆没、悲惨壮烈,虽败尤荣、其实已胜?往事诚已矣!鲁迅先生当年虽也写过“论’费厄泼赖’应当缓行”的有名杂文,就是一贯言词激昂的他,在那革命的高潮时却也只是用了“缓行”二字,并没有用反对之词。其实,这种“维护着人性而抑制着兽性”,“偏爱精神文化,淡泊物质享受”,“遵从游戏规则,杜绝流氓手段”的贵族精神,它正是全人类文化与文明的传承,是全人类的财富,绝不是贵族的专有,更不应因贵族的作为階級的消亡而消亡。

  话又说回来,即使是旨在消灭剥削階級的革命中,打倒了作为贵族的地主、资本家,也不是要都成为赤贫的农民、工人,而是要都富起来,都成为贵族了,都成为绅士了,有什么不好?革命不是将所有高贵都变为低贱,而是相反让所有低贱都变为高贵;革命绝不是“越穷越好”!更不是“知识越多越反动”!也绝不能割断人类文明,这贵族精神不仅应当长存、普及为平民精神,而且必将发展与发扬,与时俱进,也就形成了今天的“公民意识”、“公民精神”。人类社会的完善发展与前进:兽性的克服、人性的张扬,在依靠健全法制的同时,还需要包括道德建设在内的精神文明建设,人类道德的建树与发展,是需要漫长的历史沉淀的,要一代代的传承与发展,才能慢慢形成传统的心理、习俗、风气以至信仰,这就得通过广泛的教育与影响,而我们的社会道德教育,却长期受到革命政治的霸占,一提到“德才兼备”的“德”时,往往指的就是政治,就是忠于政治,这实际上就是培养工具与奴才,这正好与人类的道德要求相反,连神圣的传统、民族、祖国、理想等等概念,也因革命与继续革命而被按需扭曲,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历次“与人斗”的政治运动中,搞臭了“人性”与“温情”,践踏了人间道德。

  革命时提倡造反有理,当然首在“无畏”,而在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人就不能不有所畏了,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拿今天的话说,人至少也有三畏:畏法、畏德、畏自然。再说简单点,人总也得要个 “脸面”吧,俗话说:“人不要脸,百事可为”。在全民的“向钱看”以后,暴发起来的新的权贵,无论怎样装腔作势、充阔摆谱、附庸风雅,无论怎样百般地包装,那总是名不符实、外丽内空的,这就更与传统的贵族精神沾不上边,而只是一派十足的流氓群像,于是便有今天这“钱、权、名、色…什么都争与要,就是不要脸!”的“诚信缺失、欺诈充斥、道德沦丧、物欲横流、上有贪官、下有骗贼”的种种社会现实,在此时,我们重新提倡这种传统的贵族精神,就是现在的“公民精神”或说“公民意识”,也就是呼唤在法制建设的同时,加强人性的道德建设,就该有多么重要与迫切啊。

  作者:贺承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提倡一点贵族精神如何?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yghxx 说:,

    2008年12月29日 星期一 @ 13:08:45

    1

    教育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