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一言:暴力不是被文明驯服的

  提要──暴力是被暴力制服的,不是被文明驯服的。文明是暴力对付暴力累积的理性结果、是正义暴力战胜不正义暴力的副产品;文明不是驯服暴力的原因或动力、不是战胜野蛮的结果。或说,宪政制服不了暴政。

  现今流行的理论是:

  文明制服暴力;

  宪政驯服权力(把权力关进笼子);

  法律防止暴力;

  …

  以上判断如果用於现代文明社会(指政治文明),应该是正确的;用於人类历史就是以偏概全,把其中的“权力”、“暴力”指称专制者,就错了。

  暴力和文明的关系史是这样的。有暴力就有反抗暴力,人们在暴力与暴力之间长期不断对抗后,发现暴力相斗的结果,输者必然全失;赢者全胜全得者少;有失有得或多失少得者多。妥协则是不论赢输损失都较暴力相斗要少些或无所失,所得都较多。暴力相斗的结果是两相亏损,妥协和解则两相得益,总结果是暴力两相斗的总得益量远少於两相妥协。经历足够时间教训后,得出以和解达至和谐的两相得益理性结论。这个理性结论就是被人们称作文明的东西。可见,暴力是被暴力制服的,文明是暴力对付暴力累积的理性结果,不是驯服暴力的原因或动力。

  还可以从另一角度观察。暴力斗争中,大多数情况一方是正义的,一方是非正义的;因为非正义性一方在道德与人心背向方面都输给正义一方,所以,大多数结果是正义战胜非正义。非正义一方经常出现和则无失或失少,斗则全失或多失情况。经过足够的赢输经验累积,非正义一方取得了理性认识:和为上算。正义方面,因其正义性的逻辑原因多乐於接受和解。於是就有了妥协和解的事实。这事实表达的精神就是我们说的文明。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可以说,文明是正义暴力战胜非正义暴力的结果,而不是原始状态下独立於暴力斗争之外存在一种叫做文明的东西,由这种东西去诱导暴力止戈妥协和解。文明出现后对野蛮有禦制作用,这是另一个问题,这里不谈。

  “宪政驯服权力(把权力关进笼子)”,若这个“权力”若指诸如欧美太洋洲日本等宪政国家的政权,是对的。若指诸如秦始皇希特勒波尔布特胡錦濤的专制独裁政制的政府权力,则错了。

  为甚么?

  当一个权力可以使用暴力而没有其它暴力对它制衡时,不可能产生宪政,即使从外输入宪政也根本起不了作用;历史上的专制政权史一直如此。现今中国并不缺少宪政知识,缺少的是愿意接受宪政的统治者。现在提出的08宪章共产党并非“不知其理”,只是“不受其理”;正是因为知而不受才要封讯抓人。可行(有效)的宪政在专制社会里根本就无从建立,那有一个虚有之宪政可以驯服权力(把权力关进笼子)?可见“宪政驯服权力(把权力关进笼子)”对专制政权或其暴力是无效的。

  宪政在甚么情况下对权力起作用呢?

  当某一集团要用暴力时,若有相对应的其它暴力集团对付它,就可能令其无法建立独大的暴力。这时有两种模式可以选择。一是暴力间混战,到最后存下唯一的强者为王。尚若出现各集团无意或无能力以暴斗暴的情况,只能也是唯一可行的就是妥协:这个妥协就是文明的一种表现。这种文明下各集团如果要建立共同的政府,就必须约定掌权者必须平等对待对方,特别是不准以各种形式暴力对待对方。你要执掌权力就必须接受这个约束条件,否则就与权力无缘;於是统治者唯有接受进笼子为执政的约定条件了。这个限制政府权力的约定,就是宪政精神;在宪政概念出现之前,一般地这种思想精神包含在文明里面。

  这个事实告诉人们:宪政是由以暴力与暴力之间斗争多种结果中的其中一个结果;宪政也必须以暴力或潜在暴力为后盾才能有效和维持。宪政之所以能起作用,并不仅仅是宪政本身的力量,而是社会上已经储存了足够的制暴力量,让权力不能施暴。你掌权后若违约钻出笼子施暴,社会有足够的力量制服你。可见宪政里面有更深层的制暴力量(包括暴力)作后盾的。只有权力“自愿”进入笼子时,宪政才能起作用。权力之所以“自愿”入笼子、承诺不施暴,并非良心发现或道德膨胀,而是你不进笼子就掌不了权,是权力诱因起作用;要掌权就得到笼子里去,不得已,只好“自愿”入笼了。今天中国的民众有没有强迫共产党进入笼子的制暴力量(包括暴力)作后盾?没有,那么在笼外逍遥弄权的共产党,凭甚么要进入你08宪章的笼子?

  至於“法律防止暴力”是不用多谈的。权力在笼子里面(宪政条件下)制定的法律,有防止暴力侵犯人权的功能;是民众制衡权力的工具。权力在笼子外(专制制度条件下)制定的法律,维护权力暴力;只禁绝反权力暴力,是统治者侵犯人权的工具。

  由以上理论可以看到,一些人以为今天的“宪政力量”可以驯服共产党只是幻想;一些人用文明理由全盘否定杨佳暴力的作用和正义性是站不住脚的。杨佳是一个人的正义暴力向强大的非正义暴力宣战。从民众反应看来,在道义上、人心上,杨佳代表着正义暴力(软实力)与强大专政工具(硬暴力)的共产党搏斗。现在的共产党没有任何软力量,民众缺少硬力量,硬力量与软力量搏斗,短期来说硬力量赢,长期输定。提倡宪章宪政,兴起运动本身也是一种软力量;如果倡导者以为单凭着宪章的正义性、正确性、合理性,甚至是普世价值,或者加上他们的言说就可以说服共产党就范入宪政之笼,只有从失望到失望、从失败到失败。如果把宪政软力量与所有其它促进中国社会进步的不同的软力量(包括纯党内改良到暴力革命)配同合作,实现宪政的可能性大增。可惜的是,正在人们期待借08宪政东风最大限度团结最大多数民众的时候,有人竟那08宪章作为打击和否定促进中国社会进步的其它异见者的工具──我期待08宪章的倡导者们制止这一歪风。

  2009/1/1

  《议报》首发

  作者:张三一言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暴力不是被文明驯服的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基础理论的逻辑构建 说:,

    2009年01月07日 星期三 @ 08:21:46

    1

    西方的哲学家对法理有非常基础的研究,这方面中国人研究的太少。必须从人性的角度去构建社会学理论。

    本文的作者在这方面也只是略知皮毛。比如公权力的产生,个人权利的产生,神权还是人权,物权的产生等等。这背后有一系列的理论,并且要合乎逻辑。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