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一言:人赋人权

  人权是好还是坏、是对还是错?要不要人权?

  我的答辩是:人权人赋;人权是由每一个人的心给的。

  可以仿傚罗尔斯在正义论中用的方法。假设有一群摘菓猎兽而活的原始人,又假设有人要杀死(任何人中的)一个人,这个人会认为别人不应该、不可以杀他,他要活下去,只要可能他就会反抗。这个人的“不应该”、“不可以”、要活下去、要反抗,就是基於用今天所说的人权。他这个“认为”是出自他的心,所以这个人权就是由他这个人的心给他自己的。事实上并非只是“一个人”作如是“认为”,只有他有今天人们说的人权,而是每一个人都作如是想、如是要求,所以“人赋人权”是基於人性的普适道理。

  请问,质疑“人权无人给”论者们要不要上述那“一个人”所要的人权?如果你要,那么请你用你质问别人的话回质自己:我的人权是谁给的?!

  你有家人,你有财产(乞丐也有一乞食钵),有人要杀你家人或夺你财产。你一定会说这些人不对,你要反抗。请问你凭甚么不给人杀、不给人抢?你大概会说这是法律规定。再进一步问,法律是根据甚么要规定不准杀人越货,而不规定可以杀人抢财?理由多多,正义、平等、良心、道德、善…等等。又问,这些正义、平等、良心、道德、善…等等又从哪里来的?只能回答:是出於一个人的内心认为就是应该如此,而且人皆作如是想。这个“人人内心都认为”全都是自己给自己的。由逻辑推导,你的生命权、财产权是由人心给的;顺理成章,人权是由人心给的。

  要是有人不承认“人权是由人心给的”这个结论,追溯回头,这个人必定欢迎别人杀其家人和他自己,欢迎别人夺其财产妻(夫)女(子)。我还没有见过这样的人(神经病患者不计),就是说我还没有见过一个在理论上可以不承认“人权是由人心给的”这个结论的人。

  天赋人权论有两种解读,一种是有神论的解译,一种是无需经验的先验(天然)论的解释。我的人赋人权论和天赋人权论,两者都是指明人权是有赋予者的,是有源头的。只是在形式上与有神论的解释有点不同,或者说是观察角度上有不同。有神论也必须建立在信者的“信”的前提下才能成立,这个“信”的权利是谁给的?当然是自己给的。由此可以合乎逻辑地说,有神论的天赋人权解说也是建立在“人赋”的前提上的。所以,我的人赋人权论与天赋人权论是相恰的。

  既然是人赋人权,“人权是由人心给的”,那么,这样的人权可以不可以被人强行夺去的呢?

  有人说“既然天赋了你权,怎么又没有?你什么时候有过?从来没有过的,剥夺什么?”

  我的回答很简单。凡是可以由人给的东西,都可以由人强行剥夺(只要你够强就行)。我你他和所有活着的人都“有过”并且还“有着”人权;若没有的话,你我他和所有的人都死光了──因为生命权也是人权的一种。中国人曾经有过财产、结社、言论…权,这些权利是已经赋到中国人手上了的,并非“从来没有过的”,但是都被剥得一乾二净了。天赋了人权给我,人赋了人权给自己,但是给剥夺掉了,不找他们算帐要找天算帐,这是哪家的道理?

  2009/1/6

  作者:张三一言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人赋人权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基础理论的逻辑构建 说:,

    2009年01月13日 星期二 @ 04:03:39

    1

    作者的逻辑可能真不怎么好。

    “人權是由人心给的”,这句话有自证的嫌疑,类似于1=1,作为假设非常不贴切。

    而 “天赋人权”其实是一种假设,在这个假设的基础上推出了平等博爱等等一些推论。当然也有“天赋皇权”这样的假设,那推出的结论自然就不一样了。

    至于在 “天赋人权”下为什么还会出现不平等?这恰恰说明了 “天赋人权”是一种假设,有些认同这个假设,有些人不认同。至于那种思想最后能占据主导地位,还要看实力的较量。虽然我个人认同“天赋人权”,但我并不认为“天赋人权”就一定能战胜“天赋皇权”。至少这个理论论证的路还有很长要走。(随便举个例子:假设两个原始人出门寻找食物,一个找到了,一个没找到。那么找到食物的人是否可以用食物换取不平等的地位呢?– 例如让对方承诺做奴隶才会予以食物救命。是否这个找到食物的人有理由认为是上天的眷顾让他拥有了食物,而别人却没有呢?是否这个人有权利认为这就是“天赋皇权”呢?”

    另外,至于“天”的意义,大概指最初权利的源头。而这种论证其实难免要追溯到进化论,甚至物种起源。而源头往往是溯之不尽的,所以就笼统的称之为“天”。当然神创论就会将源头归于神了。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