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革学:养路费取消,天津又发明城市通行费

  养路费取消了,天津又冒出个城市通行费,每年660元。群众意见很大。国家已明令取消养路费、二级公路还贷,发达地区先行,减轻群众负担,有利于社会和谐、拉动内需,还留这个尾巴,令党和政府的形象、信誉受损,大失民心。

  群众们认为以前天津的养路费高,每月170元,而近邻北京才110元,天津的道路既没有北京多,也没有北京好,搞的许多车主不得不去外地上牌照。收费部门解释说,天津的养路费也是每月110元,但有一个政府还贷,每月60元。

  什么是政府还贷?就是政府借钱修路,让你们车主还。当初借钱的时候问过车主了吗?借多少还多少还多少年车主知道吗?如果车主借钱要政府还行吗?你的邻居借钱让你还行吗?这是什么逻辑呀?以人为本还是以人民币为本?

  燃油税改革十年难产,终于分娩,但与海南试点大不相同,与群众期盼相距甚远,引起很大民怨,例如收费公路仍然收费,过桥费依然收取,这个乱收费的所谓政府还贷又改头换面,张开大口,吞噬广大车主的钱财。美国税后油价3元人民币,台湾4元,我们5元多,这个优越性大家都没有说太多,认了,谁叫你生活在社會主義?谁叫你生活在中国?谁叫你是主人?可是,据说这个二级收费公路的取消可不那么容易,方案迟迟不出台,但已透出口风,“逐步取消”,而且主要取决于地方政府,就是说,地方政府愿意还给群众多少,什么时候还,由其自己决定,整个“初级阶段”都要收,也许因为我们还距离公正公平的共产主义很遥远,这让大家很失望!

  更让大家失望的是,国家在实行燃油税改革时说,取消一切越权出台的搭车收费,天津这种政府还贷就是典型,而且不止天津一地,名称也各不相同,但本身都不公平、不合理、不合法,属于强迫性的搭车收费,而且极不透明,成了地方政府确切说是个别部门的提款机。现在人民群众对某些政府某些部门某些干部的革命自觉性极不信任,事实证明,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个论断没有错,你看,该取消的又换了一身打扮,粉墨登场了,有些东西,不会自动跑到历史的垃圾堆里去,而且,扫帚的力度不大,也扫不到历史的垃圾堆里去。

  人民,为什么受伤的永远是你们?你们的代表这时候在哪里?三个太多,不敢奢望,一个代表——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又在哪里?

  作者:刘革学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养路费取消,天津又发明城市通行费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