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军:春运,是衡量社会进步的尺子

  春节将近,又到春运了!举国上下,无论媒体还是小民工都在谈论“买票难”的话题!即使专以“正面”报道为业的国家媒体也揭去伪装,板起面孔在这个“负面问题”上高调探讨和反思:为啥这么多年过去了买票还是这么难呢?

  是啊,“买票难”到底是个什么问题呢?如此的难解决呀,我们能持续经济两位数增长数十年,我们能把人送上太空,我们能在南极中心建立基地,我们能举办世界史上最盛大的奥运,我们能取得金牌第一的成绩,等等,我们能做的太多了,即使比春运——修路开车买票,难5倍的事我们都成功做到了!但是到了春运就不行了呢?这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了呢?

  在我看来这是“是不为也,非不能也!”,要不世界上人口密度比我们大的国家多的是为什么他们没这个问题呢?而且春运票再难买,大家最后无论花多少钱都买到票了,没有一个想回家而回不去的,这说明票是够的,火车运力也不是问题!

  我们口口声声说要建设现代国家,但我们的国家现代到什么程度了,我们的社会进步到什么地步了,不是专属富人的高楼大厦等能说明的,而由普通人做主角的春运才能揭示这一问题。可以说:春运是衡量社会进步的尺子。

  买票难,在这个尺子的衡量下,所揭示的现实是如此残酷而又生动真实!

  为啥要一定过年挤火车回家?因为家在远方,因为平时没时间回,因为没钱买车自己回或者坐飞机等等。家不在城市,说明了目前一般人迁徙的困难,说明了工资太低,房价太高,大多数人虽然都在建设城市,但都只是城市的过客;平时没时间回家,说明了一般人连休息的基本人身权利得不到保障,大多数人处于高强度高负荷的压榨状态;没钱,是所有原因的根本也是最终结果的体现,一般人没有与资方博弈谈判获得合理工资的权利,所得到的权利和工资本质上都是人家的施舍而已!

  回家,如此简单而又本能的渴望,实现起来却如此艰难!不只是春运的原因,而是我们这个社会一般人的权利状态和经济状态的必然结果,是一系列社会政策和社会发展结果的合力。这把冷酷的尺子衡量下,揭示的是一般人蝼蚁般的生存状态!

  这把尺子衡量的另一面揭示的是垄断集团的无耻嘴脸!无数人对如何解决“买票难”献计献策,比如“实名制”、“先上车再买票”、“售票独立”等,但他们连试一下的姿态都懒的表示,一边坐享垄断暴利,一边抱怨这个问题太难没法解决。垄断在中国的语境下就是一种特权,这种特权与其他特权的本质毫无区别,都是以漠视和牺牲公众权利与利益为代价!为了自己的私利不惜牺牲除自己之外的所有利益,而即使社会进步也不例外要让路,何况如蝼蚁一样无权无声无地位的社会大众呢?

  郎教授说中国经济是二元结构,一元是特权阶层,一元是民营经济。要我说中国的所有问题都表现为二元结构,而这个结构的本质就是一般人的无权利状态与特权阶层的特权垄断。权利意味着利益,没有权利能保障和实现自己的利益吗?一般人的无权状态,表现在回家上就是“买票难”。特权垄断的表现就是如同“铁老大”般的这幅低效率、不思进步的冷酷无耻的嘴脸!要在目前这种权利不对等的状态下,解决春运问题就如同解决其他问题一样,简直无异于痴人说梦!

  中国社会的进步,就是要打破这种特权阶层对权利的垄断,实现所有人的充分自由,从而使所有社会人分享权利,真正实现在法律面前平等,在社会竞争中机会均等,在权利保护上地位平等。具体到春运这个问题上,实现乘车人与“铁老大”的权利地位平等。只要目前这种权利的二元结构继续存在,就难以说我们的社会进步了多少,而春运是衡量这种进步的一把极好的尺子,只有破除可耻的特权垄断,所有人权利平等了,自己能实现自己的利益了,回家的“票”自然就有了,“买票难”的可笑历史也会成为过去,基于强大的公民社会的中国社会也就真正强大了!

  来源:凯迪周刊

  作者:李小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春运,是衡量社会进步的尺子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freeborn 说:,

    2009年01月21日 星期三 @ 07:05:17

    1

    恐怕不是这个原因吧
    历朝历代的统治者最害怕大量流氓无产階級聚集在一起,聚集在一起如果还有很大的不满就更危险了
    现在他们最害怕的就是这个,在车票问题上亲民一下,忽悠的大家晕呼呼的。
    借用一个朋友的一句话“有选票,没有车票,春节我背你回家”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