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革学:通行费也成了老婆的内衣?

  天津、上海、重庆、兰州等地在养路费废止之后,仍坚持收取既不合法也不合理的附件费,名称不一,性质相同,都属于顶峰作案,对抗和叫板中央。教育部原副部长张保庆同志痛心地说过:国家有的政策出不了中南海。由此可见一斑!

  这种收费被称为政府还贷费、城市通行费、道桥费、中环费等名称,群众通常称之为通行费,都是地方政府,确切地说是地方交通主管部门自行制定出台的乱收费,借助公权法器,行一己之私,强行收取,平均摊派,暗箱操作,黑幕重重。2002年国务院治理道路乱收费的通知、2004年的《公路法》及2008年底发改委关于实行燃油附加费的通知都明确禁止越权出台、强行收取、平均摊派的车辆收费,通行费在光天化日之下、在群众质疑与骂声之下逆势而为好几年,实行燃油税了,还执迷不悟,厚着脸皮、大着胆子、顶着党纪国法和民怨沸腾强行收取,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中国青年报、新华网、中央电视台、中国新闻网、北方网等有良心、有责任感、有政治敏锐性的媒体纷纷报道和揭露通行费,各大网络论坛上更是群情激奋,骂声一片,可是,对于这些,我们有关部门的有关官员是如何回应的呢?党中国青年报、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天津交通部门养路费政绩处官员时,问到每年十几亿巨额通行费如何使用、管理费占多大时,该主管官员竟支支吾吾地回答说:“这个……这个不好细说……”

  哈哈,原来,通行费也成了老婆的内衣!

  记得不久前面对公众对房地产暴利的指责,要求公布房地产成本时,京城某房地产大佬回答说:这个不可能,房地产的成本就像老婆的内衣,不可能拿出来示人。引起更多、更大的质疑和指责。而广大车主交上的动辄十亿计的巨额收费,在某些人那里也成了老婆的内衣,不愿拿出来示人,更加令人气愤。

  按照政府信息公开法规规定,涉及公众利益的重大事项必须向社会公开,天津每年十几亿元的巨额通行费到底流向哪里,公众特别是广大缴费的车主有权追问,政府也有义务公布和回答。面对社会追问,拒不公开,只能说明其中存在不可告人的秘密。

  在还贷的名义下,以人民政府的名义,收取人民的巨额金钱,到底花到了那里,怎么就不能细说?心里没有鬼,有什么好怕的呢?2007年死于非命的天津原政协主席、市委副书记宋平顺一直是主管政法的,包括公安局、交管局,天津出台还贷收费是在2003年,当时宋还在位,据说交管部门中大量收入流向宋的情妇,到底多少,也没有公开说法。按照坊间传说的宋平顺贪污上亿的说法,这每年十几亿元的收入可以早就十几个宋平顺,这么多年早就多少?宋生前死后的那些宋平顺又是谁?也是也是如同通行费一样,不能细说,也是老婆的内衣——不能说?

  十几亿元,好贵的内衣!到底穿在谁的老婆的身上?征稽处?交通局?市政府?不得而知,反正不是车主的老婆,广大车主被迫拿钱娶来的老婆连同内衣都不知被谁在享用。而且,现在看来,享用的人显然不止一个老婆,不止一件内衣!

  不能细说,其实是不愿细说,心有苦衷,有口难言啊。但是,你不说,不等于老百姓不说,你装糊涂,不等于老百姓都糊涂,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上级领导乃至中央也不会放任如此局面持续下去,影响民声、民心,也违背民主,更不利于和谐、稳定、公平、公正,不符合中国和世界进步的时代潮流。识时务者为俊杰,顺潮流者成英雄,希望有关部门、有关领导特别是高层关注过问此事,他们不说,你们来说说,这到底是咋回事?这到底是谁的老婆?谁的内衣?

  作者:刘革学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通行费也成了老婆的内衣?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