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昇:读书偶得

  近读《尚书》,当读到《周书。旅獒》时,觉得有些怪异:《旅獒》,这个篇名不是与台湾一个名人的名字同音么?一读内容,大惊失色。书中有两句话让我掩卷不己:“玩人丧德,玩物丧志”,难道古人真的有先见之明,早就预示着我们的今天会出现一个“李大师”,以专门玩人为能事,老来不知羞耻,还自称“上知天文,下识地理,无所不晓,无所不通”的大学问家?钦哉!钦哉!古人有文与之作证了。

  该书《旅獒》,乃太保告诫人们不要“玩人”与“玩物”。玩人则丧德;玩物则丧志。而我们的“李大师”,玩起人来,既尖酸又刻薄,毫不留情。如此来看,这不正印证“李大师”的“丧德”小人之本性吗?

  记得是在《凤凰卫视》,“李大师”说前台湾外交部长钱复这个名字,“复”字在古时是作“招魂”解,因此他就说钱复的名字就是钱招魂。这一招也是够损的了,骂人家叫“钱招魂”。用文革时的话说,叫做“恶毒攻击”。“李大师”的恶毒攻击多得不可胜数,他自称鲁迅望尘莫及。人生至此也是够风光的了。可是他老来还不甘寂寞,继续口无遮拦,在有识之士面前,则是丢人献丑了。

  孔子说:“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论语。尧曰》)李大师,一不懂得礼,拿什么来立呢?二不懂得老来将至,天命不可违,拿什么来显“君子”的风度?拿个“知言”嗷嗷犬叫,何足称道耳?

  《旅獒》,我们仿李大师的说文折字解,旅,即李也,獒,犬也,翻译成现代通俗文就叫“李狗”。狂犬日吠,也挺合原意的。

  中国文坛最近出现不少英雄人物。有一个叫“东海一枭”的就很牛,专以论孔孟之道为英雄本色。不过,早在中国的战国时代,我们的荀子老先生就不放过“一枭”先生了。荀子在其《非十二子》一文指出:“假今之世,怖邪说,文奸言,以枭乱天下,矞宇嵬琐,使天下混然不知是非治乱之所存者有人矣!”荀子老人是否早就知道当今之世有人“以枭乱天下”?东海一枭的文章,是否真正领会了孔子的学说?人则见仁见智了。以我看,他的儒道与熊十力、牟宗三一脉相承,较偏向孟子解孔子,对荀子的看法则有偏见。实际上,荀子对孟子的批评是很中肯的:孔子讲的是“仁礼”,以礼践仁。孟子则加个“义”进来,以义来取代孔子的礼,叫“仁义道德”,还搞出个“仁义礼智信”五行学说。你说是否有些偏离孔子的道?所以荀子批评他们“甚僻违而无类,幽隐而无说,闲约而无解。”(《荀子。非十二子》)。我对“一枭”先生无偏见,不过古人有说,只是引出来看看热闹而已。

  历史无情,古人早就看透我们的一切,白纸黑字,早就记录在历史的档案。人,自以为聪明,实则也不过是在历史的圈内转。

  作者:黄鹤昇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读书偶得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Brave heart 说:,

    2009年02月06日 星期五 @ 05:53:50

    1

    李敖还真没说错,他是一个真小人,此人文才好,但是从人格来说,一塌糊涂。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