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鹤慈:“势”在变化——如何评价知识分子的低头

  看到有人指出在国民党面前直立的知识分子,到了共产党时,都低下了头。这个现象基本是事实,但对这个现象的分析,如果不从共产党,不从中国当时的状况着手;而只从知识分子身上找毛病,非要强调只是知识分子本身的问题,就偏激了。

  我想到了1943年的华沙犹太人的起义。纳粹占领华沙后,五十万犹太人被隔离。到43年起义时,华沙隔离区的犹太人只剩下六万。起义的犹太人,只有二百人有武器。但和德国的正规军,包括坦克,血战了近一个月。华沙的犹太人最后活下来的,只有二十多个。

  难道那些前面被送进集中营的三十多万犹太人,就正巧全部都是软骨头?他们排着队,在音乐声中,进入毒气室;而后来那六万犹太人,就正巧都是英雄?他们差不多是赤手空拳,浴血奋战。

  还可以问一问,为什么象傅作义这样对日本可以直着腰,对委员长也不示软的军人;不也是对共产党低下了头?国民党的军官,不论是起义投诚还是被俘的,哪一个没有低头?

  再进一步说,就是共产党自己的地方势力;不论是山东的黎玉,广东的方方,还是最典型的海南岛的山大王,对国民党没有低头,对毛泽东的正牌共产党,也是低下了头。

  现在的年青人,可能不会懂得,这个有力而无形的“势”。

  历史上有过,某某君主提倡胡服,提倡细腰。但你可以不穿胡服,不节食。最多是招君王不喜欢。但当“势”已经是“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时,你难道可以苛求那些剃头的人?

  国民党时期,在自由多和少的条件下,背叛自己良知的知识分子,是为了升官发财,为了从统治者那里分一杯羹。这个诱惑,当时的大多数知识分子顶得住,而在毛泽东时代,在自由有和无的条件下,背叛自己的良知,是为了不进监狱和保住脑袋。这个威胁,绝大多数的知识分子顶不住。

  准备写一点,给年轻人看;没有在过去所谓的“最”的年代生活的人,不清楚当年毛泽东时代的厉害。他们不清楚在权利和道义都在官府下,社会被控制的严密和恐怖。

  在谈过去的知识分子,谈右派时,现在有一股对当年知识分子的完全否定的趋势。

  在权利和道义都在官府的时代。当年的一般老百姓如何?所谓的非知识分子的一般人民如何?

  举两个例子:过去没有上访,也就没有截访,但也有截,是截要饭。饿死也只能够死在村里;而且当年截的相当成功。 与死亡距离稍微远一点的人,去截马上就要饿死的人,晚一点会被饿死的人去截早一点要被饿死的人。

  另一个例子是:60年代初,因为没有饭吃,中共把1000万城镇人口下放到农村。在城镇,一个人还有30斤左右的粮食,可以保命。 而当时的农村,家家戴孝,户户白鞋的村庄已经很普遍。就这样,明明是走向死亡,1000万人都去了。当年城镇人口,我记得是只有六,七千万人。

  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不会体会当年城镇户口和农村户口的区别,这个区别可能比现在的美国国籍和中国国籍的区别还大。北京郊区的农村女孩,会嫁到寸草不生的唐山盐场的劳改队,去嫁给一个劳改释放犯,而中国的农村,又是最看重成分的地方,大量的成分高的地富的儿子一辈子打光棍,这些女孩子们就是为了这个城镇户口,为了能够吃国粮。

  如果明白当年人民的情况,就明白当年统治的残酷,就不应该单单苛求知识分子。当年的反革命,右派在群众眼里,就象是萨斯病的病人,只是远远的躲开而不去踏上一只脚的人,是你谢天谢地遇到的好人。

  当然,中国知识分子从历史带来的弱点,从旧知识分子向现代化转型中,西学东进时的失误等,是一个值得认真对待的问题。但不应该简单的完全否定当年的知识分子。

  当年知识分子的整体屈服,的确是那一代人的耻辱;但能够说当年的知识分子都出卖了自己的良知?我觉得只是他们辜负了自己的良知,但不认为是出卖。除了那些为虎作伥,揭发检举的人外,绝大多数的知识分子,只是在面对灾难时,尽量的争取少一点灾难而已。

  说一句刻薄的话,当年知识分子就是想出卖自己的良知,都找不到买主。当年的知识分子,当年的右派的低头认罪,并不是想用自己的良知换一个好价钱。认罪不认罪,反正是一律下地狱,低头认罪,只不过是想别下到最底层。

  今天的人可以高调的批判当年的知识分子,但是,你们看看他们的遭遇,

  看看那些已经低头认罪的右派的遭遇,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你们今天责备他们,就是他们没有一直下到第十八层?就是没有象林昭一样的死去?

  回到今天,为什么我会对现在的低头认罪苛刻的多?

  我的回答很清楚,今天的“势”和过去不一样。林昭被枪毙,当时知道的人,可能不到三位数。而今天,一个人早上被拘留,下午就可能会在国外报道。

  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不知道过去,我不喜欢一些人的过分自恋:有没有伤疤,就叫什么被暴打;被隔离了几十天,就叫人间蒸发。我的父亲,八年没有一点消息,我们也不会用人间蒸发这样的词,因为我们知道,人是被公安部带走的,应该在公安部的某个监狱里;现在没有接到死亡通知书,父亲应该还在人世。可以用人间蒸发的,只有象储安平这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人。

  同样,一些人,可能是有意或无意的过分的渲染自己,什么流放是除了死刑以外的最高刑罚,什么被捆在椅子上就是最大的酷刑等等。我也很难接受一些人,动不动就拿死出来说事,不论是自我宣扬还是为别人辩护。这些英雄和英雄的辩护士明明知道,他们离死还有十万八千里。

  令人不解的:那些对四,五十年代的知识分子软弱最苛求的人,同时也就是对今天低头认罪辩护最起劲的人。

  同样是这些人人,对生活在真正存在死亡威胁的年代,在只是因为言论就会被判死刑的年代,冷嘲热讽;嘲笑这些人没有宁死不屈;而对在根本并没有死亡威胁的情况下的屈服,却拿不可以要求别人宁死不屈来为一些人的软弱开脱。这才叫咄咄怪事!

  过去没有民间道义的支持,没有国际舆论的声援,无声无息的就可以把一个人灭了,没有美国国会,欧洲议会吭一声;没有人权组织,联合国的机构过问。不要说抗议,签名,就是媒体的报道都一字不提。律师根本不存在,如果有什么审判,也是游街示众的杀鸡吓猴,法院前几排坐的都是重点教育对象;死者的家属只能是去交子弹费,而今天,判刑的家属差不多都可以说话,都可以和海外媒体说话,甚至有的可以到国外说话。过去的镇压,几乎是零成本,杀一个林昭,子弹费都由家属出;而今天,镇压就必须付出成本,所以必须要考虑到成本。

  储安平(如果我没记错,是原光明日报主编,民主人士)说过,国民党的统治下,是自由的多少的问题,共产党的统治下,是自由的有无的问题,我觉得,这句话今天可以改一下,毛泽东时代是自由的有和无的问题,而今天的中国,是从自由的有和无转向自由的多和少的问题。当我听到一个因为陆肆关了18年,最近从监狱中释放的犯人,在监狱服刑期间,得到了两个学士学位,我觉得,今天我对中国在开始转向自由多和少的判断,并不过分。

  今天,如果承认中国是的自由从有和无的时代,转向为自由是多和少的时代;那么,我们对人,对事,也包括对自己的标准当然可以更严格一些。

  张鹤慈11、07、07 墨尔本

  作者:张鹤慈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势”在变化——如何评价知识分子的低头 浏览数

7 条评论 »

  1. 高级锁链 说:,

    2009年02月07日 星期六 @ 22:52:23

    1

    说得好!
    权势还制造了一个符合他们的道德标准,让知识分子为他们的道德标准歌功颂德。
    鱼和熊掌如可兼得,只能在自由的情况下,有一个公认的价值或基准,才可以体现出知识分子的知识力量。否则,“人”都做不成,甚至猪狗不如,遑论“知识”和“分子”。

    回复

  2. 东流 说:,

    2009年02月08日 星期日 @ 03:22:46

    2

    对于作者的很多观点都认同,但是对于“中國在开始转向自由多和少的判断”持保留意见。作者只是看到了异见人士今天晚上被拘留、明天早上就被海外知晓的表象,而没有看见中共極權对于民众铁板一块的控制至今未变的本质。还有一点,不知道作者注意到没有,消息的便捷,通讯的发达,那不是中共極權对于民众的恩赐(尽管北韩和古巴至今没有互联网),那是科技进步给人类带来的普遍的变化,这跟制度变化完全是两码事。作者可能是海外日久,暖风熏惯了,进而淡忘了中共的豺狼本性。
    试验中国大陆是否真的自由了,不说作为中共喉舌的cctv可以在欧美落地,可以在台湾落地,但就是不允许大陆边境之外的任何媒体染指我红朝,就算香港亲共的、向左转的电视媒体可以在广东落地,但是也被新闻检查的大剪子铰得七零八落、满目疮痍,单说一点:现在作者如果能将1945年前后中共自己在《新华日报》上论民主、人权的文章(可谓洋洋大观)结集出版的话(我敢说会洛阳纸贵),如果有大陆任何一家出版社敢于做这件事,那我就相信今天的中国大陆确实是在向“自由多与少”的方向转向,否则,你就是将全球的宣传机器都开动起来说中共允许“自由多与少”,也没有任何人相信!

    回复

  3. classic91 说:,

    2009年02月08日 星期日 @ 03:35:14

    3

    作者这么喜欢向后看啊,毛的时代可是中国最黑暗的时代,封建帝王拍马都赶不上

    回复

  4. Haifeng 说:,

    2009年02月08日 星期日 @ 04:09:29

    4

    作者说的只是一个方面。

    作者忘掉了一个事实,即新闻和文化的封锁。当绝大多数知识分子在当年只能看到和听到统治者允许看和听的东西的时候,您怎么能责怪他们没有觉悟呢?就像没有见过太阳的人,当然不知道黑夜中的烛光是多么渺小。

    回复

    wertyu 在 二月 8th, 2009 04:43:46 回复:

    放屁

  5. wertyu 说:,

    2009年02月08日 星期日 @ 04:47:04

    5

    造谣也要讲逻基,不然叫人看不起。

    回复

  6. zz 说:,

    2009年02月08日 星期日 @ 04:59:39

    6

    照我看来,作者立论的前提是:知识分子和平民百姓是一样的,我觉得立论的前提有待商榷。知识分子应该有着自己的使命吧。比如:外敌入侵,平民百姓为了生存,不抵抗无可厚非,可是军队如果也这样,恐怕不合适吧?大家所批判的知识分子,恐怕也不是无名无姓无影响力的教师之类的人吧。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