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新时:打击权贵资本,我们需要民主的方式

  过去没怎么了解国内的讯息,使我讯息都断了,只知道政府报道的东西,其实内在的东西我竟不知道了许多。现在再看看国外的新闻,虽然不能完全相信,但至少国内的情况远比我想象的复杂得多,看来如果断掉讯息的来源,人又回到封闭的一派祥和的局面。所以我认为还是要多看国外的讯息,虽然不能完全相信,但可以自己分析,从中得出自己的见解。

  我这三年时间都是研究经济,政治,哲学和社会军事,已有很大的见解,自己认为很多东西是对的。中国内部的社会矛盾远比我想象的复杂,而且复杂得多。在处理这么多,这么复杂的东西,其实我个人是显得有点彷徨的,甚至因此而不敢发言了,担心自己说错。不过后来想想,说错了就说错了,言者无罪,所以我要开说了。

  对于中国,我从一开始就是以组织性为目的的,三年前是如此,今天也是如此,只是三年前我很多东西不懂,今天懂了,可以理智的全面的分析。我想在三年前,中共的人突然造访我的时候,对我倒是一次帮助,虽然我很快出来了。不过得了这个教训,我很检讨自己,甚至认为自己反对那时的政府是错的。为了证明自己是错的,我研究专制,研究民主,研究革命,研究政治结构,研究社会结构,研究经济的生产方式。虽然说我不是全才,并没有那些研究全部局面的人那样清楚所有的结构,但有了自己的见解。专制是一种社会的政治形式,而社会形式是由经济的生产方式来决定的。当把三者全部连接起来的时候,我觉得我那时做的是对的。不过我那时不理智,不客观,没有系统的知识和详细的理论,尤其是对于社会的。这我倒要感谢那时抓我的那些人,让我有三年学习时间。现在我认为我做的是没错的,专制已经不适合今天的社会了。或说还适合于某些中国个别的地区,比如经济落后的地方,需要行政来干预,综合各种资源,使之更有效率于经济快速发展上面。但在中国,大的方面来讲,专制已经不适合了。专制必然带来垄断,而垄断是全面的,除了从政治上,还是劳动和土地,资本上,只有这样才能巩固政治的垄断权。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到现在为止中共是最大的一家。还有就是因为权力是党的,而各站在党的关键位置的人其实也就使各劳动,土地等资源趁着私有化的变革变成了自己的,就是权贵资本。再返回来说,这部分人既是党又不是党。是身兼两者的产物,一旦国家全部私有化,他们就是资本家,一旦国家加强控制,他们就是党。这一部分人占领了太多的国家财富,他们是真正的寄身虫,利用权力来把持经济。中国为什么那么穷,是经济不发达,这是正确的,就算现在把中国变成民主的国家,穷还是穷,这是改变不了的。所以中国的经济政策是对的。但错就错在贫富差距上,中国贫富差距太大,穷的太穷,穷的连吃饭都吃不饱,富的太富,富得可以到处撒钱。这是很不公平的。中国有位经济学家,叫厉以宁的,说中国只有富的人更富才能产生经济效益,才能使资本扩张,使之更富。意思就是说,要穷的越穷,富的越富,利润的增加能产生激励作用,使之尽更大的力去创造财富,这样才能使国家富强。从经济角度来讲,我并不否认他的见解。从政治和社会角度来讲,他是在给国家种定时炸弹。一旦仇富心理增加到一定的时候,国家的矛盾将会空前高涨,这时只要一个导火索,一件事情使所有的人产生了一种反抗的共同情感的时候,对国家是非常麻烦的。而再返回来讲,我很赞同资本家的互相竞争,很赞同资本主义,真正的建立在法制下的互相竞争,公平的竞争,这是很公平的。我很反对由权力在后面操纵的资本竞争,这是恶性的资本竞争,是不公平的,完全是用权力变相的敛取财富,是一种很文明的榨取,很像18,19世纪的资本家的垄断来敛财。最终的结果是导致了整个欧洲的革命,包括苏联,也包括中国。

  中国现在的权贵资本是我最反对的东西,既不利于资本家,真正的靠自己的辛劳和汗水换来成功的资本家。也不利于普通的老百姓,非常不利于老百姓,老百姓的生存一是因为经济的落后,而另外还就是权贵资本,榨取国家资源,肥了自己,饿死了别人。也许我说得深奥了点,那就简单点,哪个单位,尤其是铁饭碗的,哪个后面没有关系,都是亲戚才提上去的。这样说就简单了吧!人家每个月发工资千多块,这在地方是高的,我们老百姓每个月卖小菜一百多两百多一个月,根本就不公平。国家也意识到不公平,就是经济补助,补助贫困的老百姓,国家说是最低的也有两百块一个人。可你们,我们,很清楚,尤其是领了补助的人应该很清楚,三十,还有十块的,甚至没有了。钱都到哪里去了,用脚都想得到,被当官的吃了呗,吃的都是我们的钱,更加不公平。

  再说个事,在沿海打工的,你们工作的厂子,工作的公司,有几家是纯私人企业家的,有几家又是官员的,又有几家是外企的。纯私人企业家我很敬重,因为他们是用智慧和汗水换来的。外企我就不用说了。其实很多是官员的,官员的钱就是收红包,借这个工程,那个工程的换来的。我们工作好辛苦啊!穿的是旧的,吃的是差的,有的地方还油都没有。可别人吃的是那么好,想想更不公平。

  换个理智点的说,只有结束专制才能结束这种不公平,这种榨取。资本家必须发展,因为只有发展资本主义才能给国家带来财富。但不是权贵资本,那是一种用非常低廉的手段却能赚取最大财富的阶层。社會主義也必须发展,因为只有平均才能缓解社会矛盾。民主并不是万能的,不是中国现在民主了中国就富了,那做不到的。但民主能使人不利用手中的权力来赚取财富,能打击用不道德的手段来赚取财富的行为。民主能建立法制,没有人有权去践踏法制,能使一切合法化,能使国家权力是国家的,而不是一个阶层和集体的。能从很大程度上消除不公平,消除有些人仗势欺人的行为。你如果跳,那我就不投你的票,使官员不敢放肆。而且还有一样,我知道中国还有很多想从政而又没有后台,又没有资本的人,你们很想有个机会来施展抱负,来展现自己,来宣扬自己的人格魅力,使人格光明,那你就加入民主的行列吧!因为民主是必然的东西。中共如果一直把持权力,只会使贫富差距更不平等,蕴晾社会危机,只会使资本家更难有序竞争,而资本家渴望的是秩序,是法制,只有秩序和法制才能使资本良性竞争,而不是不公平的权力。有了这许多的有利条件,我相信你也会认为我说的是对的,中国变革的时候已经到了,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只有大家团结才能做到,从中国内部建立组织,逐渐发展,因为有的是可以发展的土壤,与中共开明派打击中共顽固派,使权力回归民众。也许你会认为中国现在还实力强大,那是对外的,对外,中国是一个国家,一个整体。对内,中共只是中共,而且还只是中共的内部顽固派。我们要相信自己,因为我相信,所以你们也要相信。我叫释新时,如果你们哪个愿意加入,而且确信你有能力,那我愿意辅助你,当副手,我相信我能帮助到你。我需要去做的是顺应历史潮流,顺应中国新的生产方式,去做民主的事情,至于当官,我向来没有太大的兴趣,当官有太多的责任,太多的操心,我求的其实只要有吃有喝就行了,顺便还有点小钱花就足够了。

  作者:释新时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打击权贵资本,我们需要民主的方式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