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平:中国股市“折腾”得够呛了

  “不折腾”,是中央领导在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大会上提出的要求。何谓“折腾”?按词典的解释,意为翻来覆去,重复地做。可是,“不折腾”这个要求的含义却明显不止于此。也因为此,据说解释起来就各执一词,也一度曾经引起对外翻译上的困惑。

  其实,解释“不折腾”说难也不难。“折腾”是一种行为、现象,而且这种行为往往都是人为造成的,当然也是人们不愿意看到,不希望存在的现象。那么“不折腾”的正确含义,就应该解释为“不要不应该如此做,却偏偏要如此做”。如果对已经被实践或事实证明是不行的,不妥的,却偏偏不愿意承认,也不愿意纠正,这不就叫做“折腾”吗?

  中央领导要求“不折腾”,说明以往就存在着“折腾”。事实是否如此呢?的确如此。拿中国股市来说,就有不少“折腾”的现象,而且在某种程度上还真叫“折腾”得够呛的。试举几例。

  折腾一:新股发行和上市

  新股IPO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的“认购证”开始,就是一块人见人爱的“香饽饽”。因为有无风险的赚钱效应,引致股市内外各方趋之若鹜,谁都想吃上一口,尤其引来各种利益集团都竭尽全力插上一脚。

  在我们的记忆里,中国股市18年来的新股发行制度不知修改了多少遍,可改来改去,屡经周折,老百姓越来越被“边缘化”,最终的结果都是使得二级市场的中小投资者吃了大亏。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中石油”的上市暴炒暴跌的“过山车”行情,让在48元高位接棒的一大批中小股民除了割肉认赔则永无解套的希望。新股的发行和上市,成了中国股市里一架演绎弱肉强食的“老虎机”。

  如今,股改之后的新股IPO更加“折腾”,其大致过程为:

  上市公司首发,总股本占比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的新股上网发行——引入所谓的“机构投资者”、“战略投资者”通过网上网下凭借资金优势占去其中的一大块——中小投资者“搏彩式中奖”申购余下的部分——开动舆论宣传为股票上市炒作造势——新股上市流通,机构坐庄拉高股价吸引散户跟风接盘——高位大量换手出货——股价下跌盘整,套牢大批散户——上市公司“大小限”到期解禁,按市价获取暴利(包括账面赢利)。这种“有板有眼”的模式在股改“新老划断”后几乎屡试不爽,无一例外。

  新股发行制度之所以改了又改“折腾”不已,究其根本原因就是:不肯让利于民。既然发行新股颇受老百姓的欢迎且僧多粥少,为什么不能把仅占总股本占比一小部分上网发行的新股全都让给普通中小投资者们申购呢?明明已进入全流通时代,为什么不能提高上网发行的新股占比,同时在上市时让“大小限”们一起上市流通以抑制大起大落呢?“不应该如此做,却偏偏要如此做”,这不是在“折腾”是什么?只要不愿让利于民,那么新股发行所谓“改革”就只能是万变不离其宗的结果:损害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这一次,新股IPO又要“改革”了,人们又听到了“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的声音,结果怎样,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折腾二:信息公开和披露

  证券市场信息公开,上市公司信息如实披露以及违反法律的相关惩治,在《证券法》里都已有明确的专项规定。可是,在改革发展了18年的中国股市里,却偏偏发生着信息不如实公开,也得不到任何制裁的案例。

  例如,2008年初,“中国平安”突然公开宣布融资1600亿元的计划。这个狮子大开口的企图“雷”倒了正常波动的股市。犹如决了堤的洪水,股指短短几天连下几城。令人发指的是,该公司在面对市场和媒体的责问时,竟然对1600亿的筹资用途三缄其口,“打死我也不说”。一家公众上市公司要向公众融资,却敢不告诉公众他拿着大家的钱去干什么,这不是在开玩笑吗?可令人惊奇的是,这样荒唐不堪,连日常生活里人与人相互借贷都不太可能出现的情况,居然“堂堂正正”在中国股市活生生地出现了。更加使人匪夷所思的是,作为肩负证券市场监管重任的证监会,对“中国平安”那样几乎可以等同于“扰乱金融秩序”的行径,也自始至终不置可否,不予谴责,更不按法律相关规定予以制裁。

  《证券法》第193条对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和法律责任有着详细的规定。对照法律条款,“中国平安”肆无忌惮在先,证监会装聋作哑在后,如此玷污“三公”,愚弄市场,是不是“折腾”得够厉害的?都说,证券市场其实就是个信心市场,可如此上下默契践踏既定法律的“折腾”,市场信心何其之有?

  折腾三:股权激励

  股权激励是国外现代企业制度创造的“新生事物”。股权激励的目的是为了实现股东权益的长期增值,通过股权的多种激励和约束机制来刺激企业经理人勤勉尽职,即理顺“东家”和“管家”之间的关系。实施股权激励制度的基础条件,是职业经理人市场的建立和开放。在国外成熟的市场经济条件下,股权激励是自然的、自发的企业经营管理行为,实不实行完全由企业自主选择,自主决定。可是,这种制度一旦传到了我国,就“拷贝走了样”,变了味儿,成了政府鼓励、号召,甚至发红头文件加以推广,而且冠以“符合国情”、“制度创新”的光环。

  我国的政治体制和组织机制,决定了我国的企业包括央企、大中型国企以及国有控股企业(含上市公司)内的高管人员,几乎个个都是“上级”任命或指派的,因而这些企业高管事实上就是“东家”的人,“东家”“管家”其实是一“家”。在这样的体制和机制下,企业的高管完全不用担忧自己的职位和“饭碗”,经营“靠天吃饭”,个人旱涝保收,经济形势好了,企业效益增长,就向上夸耀自己的能耐,把成绩归功于自己,高薪、重奖、股权照单全收;一旦经济危机到来,企业效益下滑甚至亏损,他两手一摊,顺理成章推给客观,“不信你来试试”,心安理得地位子照坐高薪照拿,顶不济的换个地方照样当官。因此,在我国职业经理人市场选择机制、评价机制和综合引导机制等均缺失或者极其不完善的情况下,由政府号召动员实施股权激励,,其实质不过就是建立起了一种“伪激励机制”,给央企、大中国企以及其他国有控股企业(含上市公司)内的“伪管家”们在高薪之外构筑一条新的利益输送渠道而已。这种冠冕堂皇的“制度创新”,除了变着法儿把姓“国”的股权“折腾”到自己的名下还能有什么结果呢?

  这里,问题蕴含的一个深层次的关键点在于,都说要加快与国际“接轨”,可有些不难做到的事就是“接”不了“轨”(例如市场早就呼吁新股发行借鉴香港模式真正向中小投资者倾斜而始终不予采纳),而为什么像股权激励这些东西却一学就会,一“接”就上“轨”了呢?

  最近,保监会等下发文件对下属国有企业股权激励紧急叫停,不谛是明智之举。

  折腾四:“大小非”和“大小限”

  “大小非”,这的的确确是中国股市里给“折腾”出来的产物。

  本来,中国股市里的流通股份作为“新股”被溢价发行后,二级市场的持有者通过正常交易买卖,今天张三买了李四的股票,李四获得了差价收益,明天李四又买进王五的股票,让王五赚了一票。张三李四和王五,以及二级市场投资者的所有获利,都丝毫没有侵犯过“大小非”(即非流通股)的利益,所有的亏损也没让“大小非”给“买单”。后来因为加入WTO需要与国际“接轨”而必须修改过去制度设计的游戏规则,照理,此时1元持股成本的“大小非”要想获得流通权,那只要与二级市场投资者溢价买股的持股成本通过货币或者股份进行折算,达到平衡,“大小非”即可以理直气壮地进入全流通。这既是一种简洁的操作程序,也做到了公平公正双方都不吃亏,更是众所周知的人间道理。

  可是,三年前的一场股改,在所谓“市场化”的幌子下,通过一连串花里胡哨且漏洞百出的“规定”和操作,硬是把一件好端端本不该“折腾”的事,弄成了给中国股市正常发展带来了无尽烦恼和留下了无穷的后患。在中国股市,能够把极低成本的“大小非”成功变成既获得流通权,又可随时在二级市场赢取暴利的既得利益者,能够使二级市场数以亿计的以高价买卖、持有股票的投资者,如今又要掏出比国家4万亿投资还要多得多的血汗钱给“大小非”的流通权背书的,除了心理阴暗之人是断不能干得出来的。

  分析“大小非”,并不能仅仅以二级市场能否承受得了大扩容来判断,而要以“应不应该如此做”来评判。很明显,“不应该如此做,却偏偏要如此做”,这才是问题的实质。

  至于说到“大小限”,则更是用“鸵鸟”政策来“折腾”人。以为只要经过了股改,中国股市从今往后就不存在与“大小非”性质类同的事物了,有如此愚昧的推断和低下的智商,中国股市不“折腾”就不是正常的了。

  总起来看,在中国股市里凡是够得上“折腾”的事情,当然有无意和有意之分,其鉴别的标准就是,究竟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不应该如此做”,但还“却偏偏要如此做”。而且一旦到了“偏偏要如此做”的地步,想“不折腾”都难。只有从不把老百姓当回事儿,以为开了个股市就有了个取之不尽的“提款机”,才会不仅不愿让利于民,而且还处处与民争利,老是盯着股民的口袋想政策,股市也就会继续被“折腾”个没完。

  朋友,你一定也希望中国股市别再“折腾”了吧?可我要告诉你,保不准,在“折腾”着中国股市的人的眼里,你倒是一个挺会“折腾”的人。

  2009年3月6日于上海

  作者:路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中国股市“折腾”得够呛了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