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炜:大学官僚化——比学术腐败更严重的腐败

  “学术腐败”已成了当今社会的热闹话题。这里“学术腐败”指的是学术造假、抄袭一类的事。造假、抄袭之人一旦东窗事发,网络和媒体通常会又会热闹十天半月。闲极无聊的人们甚至天天期待着“学术腐败”的爆料。然而,高校的腐败难道仅止于此?

  大学的本份是学术,这包括教育与研究。如果一个大学不好好搞学术,就不是一所好大学。如果一个学校的教授、副教授不用心做学术,不用心搞教学和研究,而是一门心思要当院长、副院长、校长、副校长、书记或副书记,如果一所大学的院长、副院长、校长、副校长、书记、副书记们不把全部心思用在教学和研究上,而是整天开会或勾心斗角,这当然是有后果的,那就是,把大学办成了一家公司,甚或一个政府。大学不按大学逻辑来办,必然产生这么一种导向作用,即学而不优则仕。大学不按大学逻辑来办,其必然结果是大学官僚化、行政化、衙门化。如果一个大学少则设八九个校长、副校长、书记、副书记,多则有二十来个校级干部,如果一个区区二十来人的“学院”就要设院长、副院长和书记、副书记六七人,有多大一个比例的人们会真正全副身心地搞学术?更有多大一个比例的人们心中不官欲涌动,眼巴巴地望官、媚官,从此立下不做学问要当官的雄心壮志?

  这样办大学,会给年轻讲师、助教们树立一个什么榜样?会给公众造成何种印象?这不是一种腐败,一种比学术造假严重得多的结构性腐败,是什么?纳税人把血汗钱交给大学是要让大学好好教书育人,好好做学术研究,而是让大学人整天削尖脑袋望官、媚官、跑官和争官。从哪方面看,这也是一种比通常所谓“学术腐败”严重得多的腐败,一种危害大得多的腐败。高校教师中搞学术造假、抄袭的人毕竟是少数,影响面也较小,一经爆料,会引来社会公众的高度关注,当事人可能立马身败名裂,所以更容易得到惩戒。相比之下,如果大学不按大学的逻辑来办,所造成的导向作用必然是学而不优则仕,必然是大学的官僚化、行政化、衙门化,所以其所造成的危害之大,绝不亚于少数几个人的造假和抄袭。

  其实一出中国国门,在香港、澳门就可以发现,一个大学最多设一个校长,一个副校长即可,行政上的杂事完全可以让两三个秘书或助手去做。事实上,这是国际通例,是一种合理的制度,一种对纳税人的血汗钱负责的制度。之所以是合理的,是因为大学不是政府,就那么一点破事,一个校长、副校长加几个助手、秘书完全可以办下来,甚至办得远远好过设二十来个校级干部。官少效率高。官一多,大事小事动辄召开校长会、书记会、或党政联席会。常言道,艄公多了打烂船。艄公不多,船自然一帆风顺,不会发生打烂船的事。

  可为什么在经济上表现优秀的中国人,在教育方面竟能如此愚蠢、荒谬?

  这当然要当我们悠久的仕进文化中去找原因。全世界还有哪个国家像中国那样发明了科举和八股?不用说,仕进文化与读书关系密切,学而优则仕是读书人的神圣逻辑。结果是知识、真理并再不是读书人真正追求的东西,而只是一块敲门砖,一旦仕途的大门被敲开,立马弃之如敝履。知识和真理之所以不是读书人真正追求的东西,又是因为在全世界所有国家中,读书与做官最紧挂起钩的国家,非中国莫属。说真的,一个中国大学里边除了校长或书记有一点权力,其他如副校长、副书记、院长、副院长、院党委书记或副书记统统没有真正的权力。仅就深圳大学而言,教师晋升职称,主要靠的是学术成果,而不是看院级或校级干部看他是否顺眼;一个新人要进入大学,主要也是靠其学术实力;出国机会也主要看是个人实力,或干脆靠排队。可为什么如此多的人望官、媚官、跑官、争官?这难道不因为各级官位早已成为一种荣誉,一种权力的宣示?这难道不是因为真正做学术的是少数人,他们得不到也不屑于得到这种荣誉,因为对他们来说学术不是权力,而是目的本身,而假装搞学术的人实在为数甚众,其梦寐以求的并非知识和真理,而是权力或并无实权的权位?

  在经济上表现优秀的中国人在教育方面却非常愚蠢、荒谬,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即执政党缺乏自信。但执政党在经济上有优秀的表现,是完全应该有信心的。是不是不设那么多正副官位,不浪费那么多教育资源或纳税人的血汗钱,一个学院、大学里几十个、上千个草民教授、副教授、讲师和助教就不好治?可是,执政党何苦这么不自信?以其在经济上取得的成绩,完全可以比现在自信得多,用不着设立如此多的破官位来败坏自己的名声,用不着把官位当作荣誉、特权来腐蚀那些在学术上本来会有造诣的读书人。从执政党自身利益来考虑,它完全应发动一场类似于十一届三中会那样的革命,来消除这种高校腐败。

  事实上,大学官僚化实际上已成为一种结构性腐败,其所造成的危害远大于通常的学术腐败,因为它不是个别现象,而是行业性的普遍现象。更可痛的是,人们不以为怪,反以为正常。举目望去,读书人当中真正对知识、真理感兴趣已成了凤毛麟角的异类?一百个读书人里九十九个是官迷。如果说中国经济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正在缩小,那么不幸的是,中国学术与发达国家的差距正在扩大。

  中国太可怜了。

  一个大学设十几个、二十个校级干部,一个学院设五到七个院级干部已够愚蠢了,一百个大学人中对知识、创新真正有兴趣的人最多不超过一个已够荒谬了,可更愚蠢更荒谬的是,我们还整天乐此不疲地侈谈得诺贝尔奖!中国人实在太不知羞耻了,实在太可怜了。这方面的议论不绝于耳。可是我们为什么不扪心自问一下,诺贝尔奖是奖励那些真正追求真理、追求知识的人们的,如果一开始便南辕北辙,根本不去追求真理和知识,而整天不要脸地去望官、媚官、跑官、争官,我们有什么资格得诺贝尔奖?我们有什么资格侈谈得诺贝尔奖?难道我们真的不知道,诺贝尔奖——尤其是科学、医学和经济学方面的诺贝尔奖——不是闹着玩的,是需要天赋和汗水的,是需要投入全副生命的,是要不求闻达,耐得住冷板凳的?中国人的智商还不至于如此之低,不明白这个简单道理。既然如此,就得扪心自问,像我们这样一个如此看重权力或者官位的民族,究竟有没有脸面谈论得诺贝尔奖。

  有血性的读书人,有血性的执政党中人,可怜可怜中国吧。

  2009年3月9日于深圳大学外国语学院

  作者:阮炜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教育理论 » 大学官僚化——比学术腐败更严重的腐败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颜色 说:,

    2009年03月17日 星期二 @ 14:03:07

    1

    说得很好,不过执政党的不自信在于害怕学潮,所以宁肯多设几个官位,养养宠物狗,免得久后生事罢了?四川等地区闹罢课,马上就加工资不就是那么一回事么(不然就现在教师的素质,党国还怕找不到人顶替么?),笨!诺贝尔奖哪个是在独裁体制下诞生的?我不知道,不过楼主说的有理,就中国目前这种状况,是出不了诺贝尔奖的,诺贝尔奖都是在研究民生方面的,可是中国的都是在研究政治,官路的,所谓道不同,不为谋也!哈哈,我说的有没有道理啊?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